矢车菊 第十章 酒吧 第十章 酒吧

摇滚情人 收藏 0 14
导读:矢车菊 第十章 酒吧 第十章 酒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下午,克洛斯和苏露芝一起在河边的小树林散步,夕阳已经落山,水面上闪烁的光彩也逐渐消失,这一刻,是一天之中难得的安静时刻,一天的工作,办公室的工作计划,工作安排,不用再去操心。

苏露芝披散的头发随风轻轻飘动着,不时地拂上克洛斯的肩,因为她正和克洛斯紧紧地挨着坐在小河边。克洛斯手中拿着一个香烟盒一般大地照相机,他把一个小盖板掀起来,露出了一个照相镜头,他教她给相机上铉,怎样使用这种相机给文件拍照。

“是这样吧?”苏露芝闪动着眼眸,头靠在他地肩上:”你看,我已经会了。”

他伸手抚摸着她地头发:”你很聪明,但千万要小心,知道吗?没有绝对把握不要乱行动。”

“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你就相信我吧。”

“我相信你,”克洛斯笑着说,并将她搂得更紧了些,就这样紧紧相依地坐了一会,他站起来,说:”天黑了,我们走吧。”

苏露芝拉着他的手站起来,说:”去喝咖啡好吗?”

“好!”

这个俱乐部一到晚上就热闹非凡,各种人都有,歌声,叫声,笑声乱成一片。克洛斯和苏露芝刚坐下,就看见远远的墙角那儿坐了一大堆年轻人,还有几个女孩子,他们正在玩扑克牌,玩的起劲,叫叫嚷嚷的,有两张桌子并在一块儿,桌子上堆着酒瓶,酒杯,这一大堆快乐的年轻人显得很惹眼,他认出其中就有伏烈,有伊斯,伊斯就坐在他旁边,看他在出牌,她手一扬,手指间夹着香烟,嘴里缓缓地吐出烟来,老练之极。

“天!”他心里说,她又开始抽烟了,又跟那伙人在一起了。他和苏露芝边喝咖啡边远远注意着那边,只见伊斯站起来,来到中央的小台子前,拿起麦克风合着旁边的钢琴,朝着伏烈他们唱一首歌,他们叫着朝她拍着掌,也跟着齐唱这首欢快地带布鲁斯风味的歌。

唱完,所有人都热烈鼓掌,有人吹口哨,有人尖叫,她则笑着得意的四方谢幕,显得十分卖弄与玩世不恭。

琴声缓了下来,她接着唱的是一首很优美的歌曲:”冬天早过去,春天不会再来,春天不会再来,夏天也早过去,一年年地等待,但我始终深信,你一定会回来,我曾经答应你,我要永远等待你,等待着你回来……”

克洛斯听着,低头一声不吭,这支歌,深深刺痛他的心,他知道,伊斯这歌唱给谁,可他却真的听到了,他心中,这歌却留给了那个神奇地人,波夏特。明天,这一切将又会怎么样呢?

“任你在哪里,愿上帝保佑你,当你在祈祷,愿上帝祝福你,我要永远忠诚地等待你回来,你如已升天堂,就在天堂相见,在天堂相见……”

他怀着深深的内疚,却想到自己,何时才能与她再相见呢?太遥远了,太遥远了。他望过去,伊斯唱完歌,伏烈端着一杯酒,来到她旁边,搂着她的腰往回走,她扔掉手里半截的香烟,端起酒杯像喝水一样喝了一口,十个手指也染得红红的,真俗气。

苏露芝拉拉他说:”她的歌唱得不错。”

他皱了皱眉头,说:”是的。”他起身,说:”我去打歌电话,马上就回来。”

“喂,何尼斯上校吗?”克洛斯问。

“是的,你是谁?有什么事?”

“你来这个俱乐部,”他说了这个俱乐部的名字:”伊斯在这儿,你应该来看一下。”

“好,我马上就来。”

他回到桌子边等着,他望过去,伊斯又开始老练而无所谓的抽烟了。

才一小会儿,何尼斯便走了进来,他看到了伊斯,她坐在一大堆任旁边,那些人正在玩扑克牌,她坐在旁边动作造作的抽烟,那样可太不文雅了,尤其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何尼斯站到她面前,她抬起头望他笑笑,手指间的香烟也来不及丢掉。

“你好。”她说。

“伊斯,你怎么……”她想把香烟丢掉,但来不及了,他一把抓住她拿香烟的手。

“你在干什么?”他说:”这个样子!”

“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她叫起来:”已经下班了,下班了,你走开。”

“离开这里,听见吗?”他说。

“走开!”伊斯叫起来:”我说你离开这里,听见吗?”

伏烈听到他们越来越大声的说话声,转过来道:”喂,你是谁?干什么?”

“你就是伏烈中尉?”

“你怎么知道?你是谁?”

他掏出证件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我要把她带走,你没意见吧?”

他耸了耸肩:”你问她,我又不是她男朋友。”

趁着他俩说话,伊斯站起来就往外走,何尼斯追到门外,她站在门口,对他说:”我不会和你走,我不回去。”

“为什么?”

“玩儿都不行吗?已经下班了,你少管我,再见!”

他生气了,她先前的温柔与可爱呢?无论再有何多变,无论是不是他的任务,哪怕她是一匹野马,他也要将她稳稳牢牢的拴住,不但拴住她的人,还要拴住她的心,她激起了他更为强烈的征服欲。

“好,我管不着,你想干什么就要干什么,我就让你抽,让你喝,走,走,进去。”他说着,扭着她手臂返回俱乐部里,找了个单独的角落坐下,叫来许多酒和香烟。

伊斯也不客气,动作利索地抽出一支香烟来,他不吭气,为她点上火,还为她到满一杯酒。伊斯冲他笑笑,示威似的猛猛地吸了一口,做出一个舒服地样子,朝他笑,说:”谢谢。”

何尼斯也笑了笑,不过,是苦笑。抽完一根,她又拿起一根来,何尼斯又仔细地为她点上。

克洛斯在一旁绕有兴趣地看着他,看他用什么法子制服伊斯那又臭又硬的脾气。

一整瓶酒已经倒出一半了,伊斯的脸颊红红的,笑容灿烂。她开始有些摇晃:”何尼斯,何尼斯。”她嘻笑着说:”何尼斯!”

“什么事!”他问。

“没什么,我只是喜欢叫你。”她说。

他不理她,又给她杯中倒满酒:”喝吧,你的酒量不是很好吗?”

“谢谢。”伊斯接过酒杯,说:”不过,我已经喝够了,真痛快,明天你还这样陪我吗?”

“明天?”他说:”我要看你明天还想不想来。”

她不再去拿烟了,他却拿出一支,点着,塞到她手上,说:”抽吧,抽个痛快。”

“不了,够了,我不行了。”伊斯说,她觉得不妙,扔掉烟,想站起来溜开,他轻轻一拉,她就头昏目眩地坐了下来,他将酒杯送到她嘴边。

“亲爱的,喝吧,我陪着你呢。”他说。

她皱了皱眉头,已经不是她要喝,而是他在灌她了,他就是要将她灌醉。看她喝得闭上了眼睛,开始露出痛苦的表情来。

“不要了,不要了!”她哭丧着脸避让着。

“继续啊。”

“不,不,够了,放开我,我要去找他们,伏烈!”她又想起来。他一拉,她就跌坐了下来,一个地靠在他肩上,他把酒杯端起来,送到她鼻子下边。

“想喝就喝吧!”

“不,不,不要了。”

“你不是很想喝吗?已经下班了。”他开始端着杯子灌她。又喝了两口,她已经无力反抗,连眼泪都喝出来了。

“饶了我吧,何尼斯。”

“不行。”她摇摇晃晃,脑袋往他怀里钻,已避让酒杯,何尼斯又给她灌了一口,她终于哭了:”饶了我吧,我不喝了,不喝了。”

“还要吗?”

“什么都不要了,够了,够了。”

“那明天再来,是不是?”

“不,不,不来了,不来。”她恳求道。

他扶她坐好,问:”要不要我带你回去的?”

她点点头:”要!”

可他却将酒杯倒满递给她:”喝完这杯,我就带你离开这儿。”

她想也没想,闭着眼睛一气喝完,”行了!我这就带你走。”他抱起她,大步走了出去。

克洛斯笑笑,对苏露芝说:”他对付伊斯还真有一手,是不是?”


何尼斯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天已经黑了,伊斯坐在他旁边,口齿不清地叫他:”何尼斯,何尼斯,何尼斯!为什么不理我?”

他看了她一眼,并不理她。车子渐渐来到城郊,远处是一片墓地,城市已经安静了下来,他把车子停住,去看她,她还在叽叽咕咕地说着他听不懂的波兰话,脸上还挂着笑,脸蛋红红的,头发东一缕西一缕的,像个无邪的孩子般可爱极了。

他将她的头发顺整齐,问:”你笑什么?”

“笑你。”她傻乎乎地笑着说。

“为什么?”

“你是个傻瓜,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你真可爱!”说着,她费力起身扑过去,紧紧抱着他,在他脸上使劲亲吻,何尼斯被挤在方向盘与门之间的狭小空间里,还被她抱得那么紧,他不得不推开她,喘几口气。

“我怎么会被骗了?哪儿被骗了?”

“这可都是因为你,我不能,让你知道!”她嘻嘻地笑。

“到底什么事?”

“我完蛋了,彻底完蛋了,没办法了。”她叽叽喳喳地说着,双眼望着前方,不笑了,一动不动,眼泪接着就掉了下来。

他伸手去抚摸她的脸,她一眨眼,泪水便扑嗒嗒往下掉,全滴在他手背上。

“何尼斯,我想回家 ,我害怕,我害怕啊!”

他摇摇她:”你只是喝多了,不用怕。你怕什么呢?我们这就回去。”

“我孤独。”她说,她靠在椅子靠背上,闭上了眼睛。

“为何孤独?伊斯,我不是在你身边吗?”

“是啊,你说过不离开我的,是不是?亲爱的!”她开始满口胡言乱语:”但你不知道,我现在开始恨你了!永远!你是这一切的根源。”

他静静地听着,一声不吭:”上校,上校先生,是你,你毁了我,告诉你,我要杀了你!我真蠢,跟一个德国上校在一起。”

她的声音轻了些:”谢谢你的耐心,其实我很感动,可是,可是……”她开始埋怨:”我完全可以跑掉,只要我愿意,可是我却为何要回来?为什么啊?”她靠在靠背上,闭着眼睛,有些呜呜咽咽的。

“可是为什么?”他柔声问。

“我要回来。”

“为什么?”

“为了你。”她低头小声的哭起来:”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为了你,我这下子完蛋了。”

“谢谢,伊斯,”他说:”我永远在你身边的。”

“去你的,你马上就会改变主意了,迟早的事。”

他愤怒了,大声问道:”你还是不想说,是吗?究竟什么我不能知道?”

她却靠着他,闭紧嘴巴不回答,他无可奈何,沉默地开车送她回家。

他将她抱到床上,轻轻放下她,她用手背勾着他的脖子不放:”伊斯,伊斯。”他轻轻地叫她:”放手,快放手,听见吗?”

“不,不,你别走。”她闭着眼睛说:”你说过不离开我的啊,你忘了吗?”

“没有忘,我只是很累,该回去了。”

“求你别走。”她努力张开眼睛,他没有回答她。

“好吧,随你的便,”说着,她使出最后的劲,将他拽倒在床上,扑过去歪头狠狠咬在他肩上。

“上帝!”他疼得一把推开她,她倒在一边,翻过身去深深地睡着了。

“妈的。”何尼斯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骂了一句,他累极了,他已经被那个伊斯和法兰维斯不肯告诉他的秘密伤透了脑筋。他躺着,动都不想动,他抬起手臂压在眼睛上,可他刚合上眼,就睡着了。

“醒醒,快点醒啊。”何尼斯是被伊斯弄醒的,她使劲地摇他,他睁开眼睛,就看见伊斯正爬在床上,一个劲地摇他:”快醒醒!何尼斯!”她大声叫喊。

“行了,行了。”他说,努力清醒过来:”已经醒了,没看见吗?几点了?”

“迟到了,你看!”她将腕上的手表凑到他眼前:”快呀,我要走了。”

“别吵,把电话给我。”他坐起来,顺了顺头发说:”你没事了吗?”

“没。”她将电话抱过来,递给他,并顺势在他脸颊上使劲撞着吻了一下。他边拨号码边感到纳闷,她为何以不肯认认真真,真心诚意地吻他?

“喂,法兰维斯,我是何尼斯。”

“你在哪儿?都几点了,怎么还不来?”

“这个……”他还没解释清楚,法兰维斯便听到一个女孩子大喊:”快点!我要去基地!”

何尼斯回答她:”别急!”

“我要走了。”

“等等,我送你!”他转回来:”法兰维斯……”

法兰维斯一阵大笑:”我知道你在哪儿了,是不是?你要送她去基地?”

“是的,早上我不来了,我中午再去,有没有什么事?”

“没有,你忙吧。”法兰维斯说:”真弄不懂你是怎么执行这个任务的,到底是成功还是没成功?”

“什么都没发生。”何尼斯大声说道:”别再提那任务,我早就说过,我不是在完成任务!让那个什么任务见鬼去吧。”

他”啪”地挂上电话,伊斯跑过来问:”什么任务?”

“没有任务,我马上来。”他对她说:”我这就送你去基地。”


他送她到基地,在她就要下车时,她低声对他说:”其实,我猜到这个任务了,你信不信?”

“伊斯,你听谁说什么了?”他有些吃惊。

“没听说,但我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在空军医院的时候,从法兰维斯的话中,她隐隐猜出一点,但猜测始终是猜测,可现在,他却与法兰维斯有这么一段对话,她就更加肯定了:”你是个骗子!”她说。

“没有,伊斯,相信我,什么都没有。”

“我从一开始都信任你。”伊斯说:”可现在,我才知道,你最最不可信任,我现在什么人都不会相信,任何人,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从现在起,你不必再这样了,我……我不会,不会再有什么事的。”说完,她钻出车去,再见也没有说,留下何尼斯一个人目瞪口呆,解也解释不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