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九章 改变 第九章 改变

摇滚情人 收藏 0 0
导读:矢车菊 第九章 改变 第九章 改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回到基地,谁也没再提这件事,看来法兰维斯真的相信她只是试图逃跑吧。经过这件事,伊斯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沉默了许多。

她独自坐在宽宽的办公室里,望着窗外,天已渐黑,灯火辉煌的城市里,有她最喜爱的各种舞会,俱乐部,热闹而欢乐的夜晚啊!她却不愿回去,她站在窗子边,望着远处发呆,她的世界,她的今后,她的未来,不再充满了希望。她还能有什么出路?她还能得到什么呢?她觉得她跟死了已没什么区别,因为这纹身,标明了她的地位,她只是德国人的工具,是这战争的牺牲品而已。她被注定只能生存在阴暗的角落,难道她必须这么躲避一切吗?

她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毫无感情地去想那个新提出的火箭发动机的构想,她的化学方面的知识还必须再扩充,好吧,她下定决心,得不到别的,她一定要在科学中做出一件惊人的事情来。她闭上眼睛,象一部机器似的思考,电话铃又响了起来,又扰乱她的心。可她已经学会忍耐,学会承受了,她一动不动,现在这个时候,准是何尼斯打来的,她痛恨他,是他将她带到这儿来,改变了她的命运,毁了她的一生。

电话还在响个不停,她干脆跳起来,将电话线扯断,终于安静了。她重新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她睡着了,做了个梦,她梦见穆索兰用一支枪指着她说:”你这个叛徒!”她着急死了,去看克洛斯,他却冷冷地说:”你解释吧,有谁会相信?”她转身就跑,”砰!”一声枪响。她尖叫一声,猛地睁开眼睛,心在猛烈地跳动着。

“伊斯,怎么了?”何尼斯一把将她拉入怀中紧紧抱住。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回过神来。

“你来这儿干什么?”她生气地问。

“我一连几天都在给你打电话,你为何不接?于是我就来了,我进来的时候,你睡得正熟,所以我没叫你,电话线是你扯断的?”他问。

“去你的,见鬼!”她推开他,她很需要他温柔的怀抱,可仇恨的火焰一直在她心中燃烧,她无法原谅他:”出去!别呆在我办公室!”她冲他嚷道。

“你怎么了?”他皱了皱眉头:”怎么变了个人似的?”

“你说对了,”她起身离他远一些:”我是变了,彻头彻尾变了。”

“伊斯,回去好吗?如果你不高兴回你那儿就去我那儿吧,……”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粗野地打断了。

“见你的鬼,我哪儿也不去,爱在哪儿在哪儿。”

“你难道忘了,你说过要我别离开你吗?”

“算了吧,”她笑着,开始露出一副不恭的脸孔来:”那全是屁话,你忘了吧,我怎么可能说呢?实话是,我从心底在恨你。”

“为什么?”

“因为你毁了我!”她面露凶相:”你信不信我迟早会杀了你?”

“伊斯!”何尼斯吓了一跳,她是怎么了”到底什么回事,说出来,我一定要知道。”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大钟,已是凌晨4时了,她要骂出口的脏话终于忍了下来,何尼斯必定又是半夜驱车前来,一直陪伴着她的。

她摇摇头,终于温和了些。

“你睡一会儿吧,天快亮了。”她说。

他走到她身边,她坐在办公桌上,桌上乱七八糟的,纸,尺子,书,乱丢了满满一大桌子,她眼望着地板不吭气。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你变了,为什么?”

“是,我是变了,我不能变吗?”

“可这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有事瞒着我,包括你。”他扶着她的肩说。

她点点头,依然眼望地板,他吃了一惊,没想到他的感觉是正确的,他脱口而出:”什么事?”

她说:”不告诉你。”

“什么?”他问:”法兰维斯知道吗?”

“他知道,但他也不会告诉你。”

“为什么?”

“你别问了,也不用猜,我是不会说的,这件事与你无关!”

“可你刚才说什么……”

“想怎么说怎么说。”她打断他,又说:”你快去休息吧,我哪儿也不想去,我不值得你这样,还有,从现在开始你大可不必这样。”

“回去吧,伊斯,我喜欢你在我那儿,你爱在那儿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她说:”我变了,你最好别理我。”

他将她抱起来,她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并没有反抗,他将她几乎是扔在沙发上,接着扑了上去,热烈地去吻她,吻得她措手不及,没法拒绝。


克洛斯坐在穆所兰的钟表店后面的房间里,用手顺了顺那微曲的金发,把伊斯的他所看到的告诉了穆所兰。

“她的确没有受到追究?”穆所兰问。

“已经过去许多天了,她也像从前一样去基地,真奇怪,”他说:”我也没听到其他任何风声。”

“难道她有什么好理由,只是没告诉我们,比如说:实验,或是什么的。”

“不知道,她来过这里吗?”

“没有。”穆所兰回答。

“也许那个党卫军上校,”克洛斯说:”他帮了伊斯的忙。”

“谁?”

“何尼斯上校,我看得出,很明显,他非常喜欢伊斯,伊斯的很多有关党卫军的情报就是从他那儿来的。”

“哦!这也好,你要时刻注意她,提醒她要保持清醒!”

“我会的,”克洛斯说:”但这件事,好象使她受到很大刺激,以至这么长时间没联系,她也没跟我联系过,也许有些厌倦了,想要休息一下。”

“这可以,你要时刻注意着她。”穆所兰说:”据说,冉克跳伞后,她并没有也跟着跳伞,而是掉转方向。”

“什么?”克洛斯很吃惊,她怎么如此倔强?

“不知道什么原因,然后有飞机追了过来,并朝她射击,她可能因此受的伤,冉克听到空中的枪声,但他没有看见她跳伞。”

“也许是她想将德军引开,”克洛斯说:”她是个不错的女孩。”

“是的,克洛斯,你以前,喜欢过她吗?”

“这个,”克洛斯不知该怎么说,伊斯确实很可爱,可波夏特,才真正地,完全地占据了他的心,还有苏露芝,她也是个美丽纯洁而无辜的姑娘,他也改变了她的命运,这是一种伤害,可为了胜利,他不得不承受这罪过,而他自己呢,他的命运,将由波夏特来改变,他的最深的痛苦,也将由她而埋下。

他站起来,拿起帽子说:”算了,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走了。”

“好吧,克洛斯,我知道你的处境,确实很为难的。”

“可只要为了早日胜利……,再见。”

“再见。”穆所兰说。


伊斯终于忍受不了基地的寂寞,她悄悄回到波兹坦,她很失落。走进空荡荡的房间,她习惯地想起了该到换衣服的时间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待天黑后美妙的欢乐时光。

打开衣橱,她看到了那条美丽的带粉色花饰的裙子,后背很低,很迷人的一种款式。她就像看到一把尖刀在她心上,她飞快的抽出那条裙子,把它甩到地上,她转身跑下楼去。

这纹身,这永远无法去掉的耻辱,她茫茫然地东看西看,最后,她看到桌子一角有一把水果刀,她一步步走过去抓起它,用刀锋往手腕那儿慢慢往下刺,真疼啊!她感到很害怕,皮肤刚破了一点儿,她便大叫,丢掉刀子,可一看,屁事都没有,她扑到沙发上,气得嚎啕大哭,她实在没有这个勇气,她是个胆小鬼,是个懦夫。

哭了一会儿,她又跳起来,找到一瓶酒,拿出一个大杯子,希望酒精能壮壮胆,可随着头越来越昏沉,她的勇气还是一点也没长,相反,她却想起了克洛斯,想起了何尼斯。她调转方向回来的目地不就是要见到这一切?不离开这一切吗?啊!对了,她还说好要扮演波夏特这个角色跟克洛斯见面呢,怎么能死呢?太蠢了,好好活着,明天,明天?

她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天黑了,她没有开灯,屋里光线很暗,她越发感到孤独可怕。

电话铃响了,肯定是何尼斯打来的,她多想接啊,她需要有人跟她说说话,他对她多好啊,她可得到他真诚而温暖的怀抱,他深情而执着的陪伴,他的宽容与耐心是她最愉快的享受。

她终于抓起电话:”喂。”

“你回家了,伊斯?”他问。

“是的。”

“陪我吃饭好吗?”他问。

“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没吃饭?”她问:”我不想吃。”

“我在等你呗。”他说:”一起去吧,我马上就来接你。一个人我怎么去吃呢?”

她哭了,因为她最脆弱的时候,他总能打动她。

他很快便到了她的住处,他走进来,伊斯独自坐在沙发上,他闻到屋子里有一股酒精味。他走过去,说:”伊斯,看你这样,我觉得很不安,可你就是不告诉我。”

“你别问。”她说。

他坐下,伸手顺开她脸上的头发,她的眼睛都还红红的:”好吧,不想让我知道就算了,可是你看,才几天,你竟变得这样!你不说就陪我去吃饭。”

她摇摇头。”我已经很饿了,难道要让我也陪你饿着吗?”他说。

她点点头,”老天,这可不行。”他一把拉起她:”上楼换换衣服,无论如何,一定要去。”

她终于站起来,朝卧室走去,去换衣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