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爆发。中国人民党终于领导革命武装,打响了对反动派的第一枪。


此时的南昌城里,敌人只有朱培德第五方面军的总指挥部及警卫团,第3、第6军各一部,总计三千余人。而我方掌握和影响的力量有:张刚第20军,朱德的第3军军官教育团和南昌市公安局的两个保安大队,张刚的独立团为骨干编成的第25师,以及蔡廷锴的第10师等部,共计两万余人。从军事力量来讲,我强敌弱。但敌人似乎闻到了什么风声,占领了城里各主要军事要点,并拼命修筑工事。而且朱培德第五方面军主力第3军、第6军也正日夜兼程赶往南昌。如果不在一天里解决城内的敌人,到时敌人来个里外夹攻,起义队伍可就危险了。


“开始”,在王强威严的命令声中,起义向敌人发动了全面进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战斗进展消息流水般传到总指挥部。所有人都在焦急地关注着战况,只有我一点儿都不急。历史上南昌起义是顺利的,只是后面南下才失败了。这里与历史惊人的相似,知道底细的我,当然悠哉游哉了。


凌晨三点。


“报告总指挥,我方已拿下了南昌城大部分区域。只是敌人在第五方面军总指挥部一带修建了坚固的防御内城,我方缺乏重武器,进攻受阻,伤亡较大。突击营营长和两个连长阵亡,士兵损失一百多人。25师正在准备下一次的攻击。”


25师攻坚。不好,大牛就在25师。由于大牛身高力大,而且以前是猎人,有一手好枪法,现在他已经是尖刀连的排长。25师的老底子是张刚独立团,他们打仗向来不要命,威震天下,死伤也重。尖刀连更是一群在地狱里玩命的汉子。


不能让大牛牺牲,他可是我到这个时代结拜的第一个兄弟,也是我日后手下的一员悍将。我得去救他。但没有重武器,我上去也是送死。想想,想想,我在小说、电影里看的当年八路军是怎样对付日本人的炮楼的?对了,土坦克——就是用一床棉被浇上水蒙在八仙桌上,其上盖层土,再蒙一床湿棉被,这样用三床棉被夹两层土,可以挡住机枪子弹。嘿嘿,知识就是力量!


“总指挥,让我去,我有办法尽快攻进去。”我向王强请缨。


“你……”王强显然对我这个菜鸟表示怀疑。


“你有把握吗?”齐思名关切地问道。


“有。”


“可以让他去试试,他的军事思想很独特,说不定行。”刘伯承插了一句。


“好,我任命你为突击营代理营长,你把警卫连带去,两个小时内一定要结束战斗!”


“是!”


我一到前线就立刻召集突击营的三个连长(其中两个是我现场指定,一个是大牛,另一个是在士兵中呼声很高的林浩。商量进攻方案。最后,我决定二连佯攻敌正门,三连佯攻敌右翼的开阔地,一定要打得猛、打得狠,要让敌人认为是主攻,把敌人的火力吸引过去。我带领尖刀连一连和警卫连从左翼发起真正的主攻。敌左翼前有一个大湖,兵力难以展开,所以敌人在这里防守兵力不多。有了土坦克,在出其不意下,突破口很快就能打开。


五分钟后,二、三连同时发起了进攻。战士们呐喊着向前冲,其悍不畏死的劲头连我都认为他们是在对敌人发起致命的最后一击。


“上!”我命令道。


三辆土坦克迅速向前推进,同时我组织了一批枪法准的战士对敌人进行精确压制,重点照顾敌人的机枪,火力虽不猛烈,但非常精准。既削弱了敌人的火力,又让敌人以为我这边只是佯攻而已。


第一次出现在战场上的土坦克让敌我双方都猜疑不已,不知这到底是何怪物。但他们不停地逼近城墙的事实让敌人意识到了危险。城上的敌人纷纷将火力集中到土坦克上。不过“汉阳造”的子弹根本对土坦克无可奈何,敌机枪又被我方压制住了。三辆土坦克离城墙越来越近了,100米…70米…50米,“开火!”这时,我命令所有武器猛烈向敌人射击。一时间,密集的火力将敌人打了个猝不及防,敌人马上乱了阵脚,纷纷又把枪口掉转还击。土坦克趁机冲到了城边的火力死角,将炸药堆在一起,拉响导火索之后,三辆土坦克亡命地撤离。


“轰……”一声巨响,内城城墙被炸开了一个大口子。


“弟兄们,冲啊!”我拔出驳壳枪,一马当先冲向缺口。


这时候,我的奔跑优势就显示出来了,离我最近的战士都在20米之外。要不是土坦克下的大牛等9人在突破口掩护我,估计我一进突破口就会上演一幕“自投罗网”的典型案例。


冲进突破口后,我立刻命令王连长带领警卫连死守,接应后续部队。我自己带领一连直插敌总指挥部,打乱敌人的指挥系统,让敌人陷入一片混乱。


经过一个小时的混战,敌人被全部消灭。敌第五方面军总指挥朱培德也被大牛从污水沟里拎了出来。这场战斗在我的指挥下只牺牲了十几人,伤了三十几人。其中大部分是被迸飞的碎城砖砸伤或进突破口时扭伤了脚。创下了该部队有史以来突击营伤亡的最低纪录。可以说,我以较小的代价完成了一场成功的攻坚战。自然,回到指挥部,我免不了要费一番口舌解释土坦克的创意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