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6失去的徽章

当大家从早晨的浓雾中醒来,科罗拉多5号基地的士兵们都感觉到了一丝奇怪的味道。

今天的尼特中校似乎跟往日有着什么不同。在他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往日的和蔼,训练结束后,他也没像往常一样安排分组格斗,当早晨的阳光缓缓照到杂乱的草坪,跑完30公里的他们开始了自由活动。

因为5号基地又出事了。

阿历克斯最懂得揣摩长官的意图,当他看到尼特坐在场地一旁望着远处的白杨树出神,他走了上来。

“长官。”

尼特并没有回头,他从来人的脚步声已经判断出这是阿历克斯了。他依旧坐在冰凉的地上,将袖子捋起来。

阿历克斯递过一支烟,尼特摆了摆手,不吸骆驼牌以外的任何香烟,这也是他多年以来的一个习惯。

著名的海豹部队有2000名现役士兵,目前在5号基地集训的只有300人。5号基地主要训练学员的侦察与反侦察能力。海豹突击队大部分士兵都在各自基地进行分项训练,只有两支特别行动小队被秘密派到了国外。具体派到了哪里,这是最高军事机密,恐怕只有国防部的几个高官以及那些被派出去的人才会知道。作为5号基地的总教官,尼特准备一回到基地马上着手为猎狮行动圈定最后的人选,哪里会想到他还没在半路上他接到了报告,努万又惹事了。

该死!气冲冲地赶回基地,尼特生气地骂道。他知道,自己向来对努万的宠爱惯坏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这一次,他竟然因为一点小小的不满,跟临时接替尼特督训5号基地的教官乔发生了冲突。两个人扬言在训练场上一分高下。当着全体训练人员,两个人展开了一对一的较量,结果努万打折了乔的三根胁骨。这件事已经惊动了总部。尼特回来之前努万已经被总部带走,听说将把他送到海军总部进行制裁。

既然人都已经被带走了,尼特也是毫无办法。早训过后,他心事重重地望着训练场边的树尖发呆。说实话,尽管努万一直惹是生非,可是尼特却非常喜欢这十具个性的小伙子。他在努万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一个不听话的兵不一定不是一个好兵。尼特知道之所以会发生这件事绝不是努万一个人的责任。乔是一个喜欢发难的教官,他总是对手下这些兵指指点点,已经有很多人对他表示不满了。

尼特的行动中不能没有努万。可是努万在这个时候竟惹下了这样一个乱子,着实让尼特犯了难。应该怎么办呢?

作为一名侦察兵,在尼特眼里努万的位置是不可替代的。尼特深信只有才真正了解这个黑人小伙子的内心世界。可是他跟乔动手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总部不依不饶,努万肯定将无法参加这次行动,那么自己只有修改作战计划了。

阿历克斯没敢再搭话但悄悄地退了下去。他知道长官这是因为努万。在5号基地这支三百人的集训队里,只有阿历克斯和努万是尼特的老兵,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已经佩带上三叉戟徽章。尽管他不知道此时长官心里怎么想的,但他从尼特的表情里可以看出来,一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跟努万有关,让长官的情绪受到了影响。

想了想,阿历克斯又退回来,他轻轻地对尼特说:“听说他现在还没有被带到总部去,1号基地的长官在对这件事进行调查。”

尼特从地上一跃而起:“你说什么?他还没被带到总部?你负责这里的训练!”说着,尼特头也不回地走了。

阿历克斯望着尼特的背影,心想长官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这么冲动?

坐进他那辆大号悍马尼特看了看表,早晨七点十分,在8点之前赶到1号基地时间来得及,他打开对讲机呼叫阿历克斯。在得到回应后,尼特命令:“现在,你放下手头所有的工作,立即以我的名义到医院去看望乔中校。听见没有,立即。”

“是!”阿历克斯答应着,他当然明白尼特的意思,他无奈摇了摇头,然后无不担忧地对尼特说:“长官,你早晚会毁在这个家伙手里的!”

尼特愣了一下,但他顾不了这么多了。

尼特风风火火地赶到1号基地,看到他那有着特殊标识的悍马横冲直撞地开进来,守卫也没敢阻拦。当尼特问清努万正被关在基地尽头那间禁闭室时,他停也没停,加大马力一直将车开到了禁闭室门口。

禁闭室门口,一辆黑绿相间的吉普车停着,几个人正扭着努万的胳膊往车上拉。尼特从悍马上跳下来,连火也顾不上熄了。他冲进人群,一把薅住努万的衣领,硬生生地将他从那几个特种兵手里抢了过来。

几名士官一见是尼特都松了手,努万看到尼特顿时神气起来:“长官……”

就见尼特二话不说,他一个勾拳将努万打翻在地。 惊恐之中的努万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他的脸上又挨了重重一拳。那几个扭送努万的士官看得目瞪口呆。只见尼特发疯似地咆哮着,他的拳头雨点般落到努万身上。努万艰难地试着站起来,然而他的身形还有没站稳,又一次次地被尼特打翻在地。

努万的鼻口都流出了鲜血,他索性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的长官发泄着无边的愤怒。

直到当他像一摊烂泥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他睁开眼睛眼望着尼特,尼特却还没有放手。他一把提起努万,怒吼道:“动手啊,白痴!你不是喜欢动手吗?能不是能打吗,你给我动手啊,白痴!白痴!”

鲜红的血吧嗒吧嗒地顺着尼特的鼻尖滴下来,尼特又是一个直拳打过去,努万哼都没哼一声一头栽到地上,这一次像一条死狗一样一动不动了。尼特似乎还不解气,他拖起已经被他打晕的努万,向训练场中央走去。

谁会知道这个发了疯的教官此时要做什么。就在这时,一号基地的长官都赶了过来。1号基地是海豹部队的总部所在地,海豹突击队的最高长官N上校一把拉住了尼特。

两个人的眼睛对视了很长时间,尼特的蓝眼睛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N上校无奈之下摊了摊手,讪笑道:“中校先生,我对你的士兵感到无比的幸运。看来,今天他要逃过总部对他的惩罚。”

尼特站在那里喘着粗气:“这是一个蛮横无知的家伙应该接受的惩罚,长官。我觉得你不应该把他送到总部,我有管教他的好办法。我一定会让他接受最厉害的惩罚的,长官。”

N上校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但他认真地看着尼特:“中校先生,你一向袒护你的士兵,却从不问他们做了什么。我为你的话感到遗憾,我很难照你说的做,尼特,你要知道他罪不可恕。”

“可是他现在已经不醒人事了,长官,所以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我想也不会完全是我的兵的错,长官,我知道您一向十分爱惜自己的士兵,你为什么不为他想想呢?”尼特辩解道。

N上校沉吟了一下:“尼特,我已经记不清你这是第几次为他们做这种事了,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作为一名特种兵,我们的士兵需要忍奈、忍奈!”

说着,他指了指远处。1号基地的围墙上,写着醒目的大字:海豹的字典里没有我。

N上校的语气缓和下来:“我们需要的不是个人的英雄,尼特中校,我们的士兵应该是一个服从命令的整体,这才是海豹战无不胜的法宝。尊重长官是一个士兵最基本的素质。”

“可是上校先生,难道您不愿意给一个犯过错误的年轻人一个改正的机会吗?你应该知道,他是我们海豹部队最出色的侦察兵。”尼特说。

“不,中校先生,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既然这样,我希望你能够让你的士兵清醒,不过,这将是最后一次!”N上校说。

“我很高兴你能给他一个这样的机会,对一个海豹队员来说,我认为他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惩罚,难道您不是这么认为吗,尊敬的长官?”尼特说着,表情缓了一下,指了指像一条死狗似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努万。

尼特知道,一旦被送到总部,努万会有被开除军籍的危险,他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出色的侦察兵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错误断送前程。

“你总是这样管教自己的士兵,尊敬的尼特中校,我为今天发生的一切感到遗憾,你的士兵是一个野蛮且不服管教的家伙,但愿今后他能够做得更好。”

说着,N长官转身走了。尼特坐在1号基地的草坪上,望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努万,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当尼特回到5号基地,他打开车门,浑身是血的努万眼皮一翻,灵巧地从车上滚了下来,嘻皮笑脸地望着尼特:“长官,您救了我”。

尼特冷冷地看着他:“我知道你是装的,愿上帝原谅你们这些可耻的人。”

只见努万一笑,轻狂地说:“我知道长官一定会来救我,所以,我一直赖在那里不走。那些愚蠢的家伙们企图把我送到总部,这是不可能的。”

尼特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调皮的努万一吐舌头,站在那里一声不吭地俯首听命了。

尼特心中却清楚得很,虽然努万一向不服管教,但除非发生了让他难以容忍的事,以一名海豹的老队员他的素质还是能够容忍的。即使这样,尼特还是从他的军服上摘下了他的三叉戟徽章:“现在,你已经不配拥有它了。”

当努万想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尼特已经钻进汽车扬长而去。

尼特将努万扔到基地,他一个人开车来到医院。医院里的乔中校面色苍白,被固定在一张特大号的病床上一动不动,他一只胳膊上还缠上了厚厚的绷带,看来真的伤得不轻。

见到尼特乔的表情有些激动,尼特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头:“请原谅一个孩子的鲁莽与无知吧,中校先生,这点儿伤对你来说可能不算什么,我已经让那个无知的家伙接受了最严厉的惩罚。”

说着,他递过努万的三叉戟徽章,在乔面前晃了一下。作为海豹部队的教官,乔当然明白失去徽章对一个特种兵意味着什么,他褐色的眼睛里流露着一种让人难以猜透的表情:“这……”

尼特笑了笑:“今后他将接受你的考核,今后将由您来决定他是不是有资格佩带它。我想,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最严厉的惩罚。愿你早日康复。”

尼特将努万的徽章放在乔的床头,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