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黑燕 第三卷 第一章 购房 别墅风波

kook123ko 收藏 0 18
导读:传世黑燕 第三卷 第一章 购房 别墅风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我又回到了枯燥的军训生活。还剩最后一个星期了,也许是为了最后的‘大阅兵’。教官也想最后抱一抱佛脚,对我们严格多了。齐步走,正步走不停的重复。好在最后三天我们又加了一项训练项目——军体拳。让大家也有了炫耀的地方。现代的年青人,大多都受到过武侠电视的荼毒,对于军体拳热情高涨。

习军体拳,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太简单不过了。只看一遍,我便能领会其中的精髓。相对于普通人的世界,这军体拳也是一套颇有威力的擒拿格斗技巧,运用得当制服一两个大汉还是不成问题的.

湘兰也学得快,只是被我稍一指点,那拳法便打得虎虎生威,招式连贯。不过周围的同学却难了。学了后面忘了前面,要么就动作不对。教官只能手把手的教,好不容易学会了吧。那动作又艰涩难看。就像机器人摆造型似的。好在教官也不勉强,学会套路也就得了。

我这几天只要室友睡着了,便会一个人来到树林里练功,素如在湘兰的宿舍里住下了,两人每天晚上挤在窄窄的单人床上,早晨就一起来树林里练功。

素如的功力退步了一大节。她自已到无所谓,湘兰可得意了,不停的炫耀自已。说什么素如以后由她保护了。虽然素如的功力退了一大步。可也不是湘兰能胜得过的,还不知道是谁保护谁呢。

军训总算结束了。阅兵的时候,每人发了一双白手套,调到军训基地的新生也全回来了,学校在操场上摆了一大排的课桌当面阅兵台。新生组成的三十四个方队,一队一队的从阅兵台前走过。那看起来气磅礡,还真有那么点天安门前国庆大阅兵的排场。

军训操场外围着一大圈的人看热闹,有高年级的师兄师姐,也有闲着无事的退休教师和调皮的小孩子。更有一些拉着幅条的什么武术社啊,文学社、蓝球社什么的社团在极力的做着宣传,好不热闹。

经过学校领导的验收,然后教官全被请上去又是握手,又是感放谢。校长再总结讲话。什么这一届新生的素质比上届好了,什么学校的师资力度多么强等等老一套的讲话,大家从小学到现在,见的多了,也听的厌了。若不是台上的教官那眼睛像探照灯似的在我们身上扫来扫去的,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有人在闲磕聊天了,毕竟教官这半个月建立下来的威严,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消除的。

最后校长讲话,还突然念到了我的名字,让我从神游中惊醒过来,一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点名批评?可教官不是说没有把我的事上报学校的吗?旁边一人轻轻碰了我一下道:“快上去,给你发荣誉书了。”

我听的一愣,左右看了看,才发觉其它的方队里,每一队都有人走上阅兵台。我赶紧跟了上去。仔细一听,才知道是表扬军训期间训练刻苦,作风精良,纪律严明的新生,让我一阵怀疑。论哪一样,我也排不上号呀?

这下我真正的成名人了。我虽然不怕千众瞩目的感觉,可也不想站在明处被人当耍猴儿的看。说实话,我喜欢幕后,喜欢黑夜。

被选为‘训练标兵’肯定是教官的意思。我没想到一次万多米的长跑,不但另同学印象深刻,连教官也对我另眼相看。站在台上,我机1械的走完各种程序,我知道自已以后恐怕是平静不下来了。

军训完了以后,有几天休整才会上课。趁着这两天,我又重新找住的地方,素如住在湘兰的宿舍里很不方便。看了好几处地方,这里还算不错。环境比前面那几套房子好多了,是幢小型别野,每月租金六万,湘兰听得一阵心疼.

别野分上下两层总共五个房间,两个卫生间一个浴室外加厨房,而且家俱一应俱全。别野处还有一片小草埔和一个超小型游泳池。为什么说是超小?因为游泳池只有三米宽四米长,池里面的小清澈见底。令我看得非常满意。

房东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姓袁,一直带着我们到处参观。见我看着游泳池。忽然露出个了解的笑容。我一见,有些尴尬的撇过头看向别处,没想到房东却靠上来轻声道:“兄弟不用难为情,大家都是男人。理解理解。我想刚才主主卧室的那张加宽的大床,兄弟也是挺满意的吧?怎么样?我这套别野还满意吗?”

我点了点头道:“还行,我回去考虑一下再联系你。”

老实说,这套别野是我今天看过的最满意的房子了,只是离学校稍微远了点儿。坐出租车都要八、九分钟,要是步行,还不得半个小时的。但是今天看的别的房子不是太大了,就是跟别人共用一个楼梯,太不方便了。现在我是越看越满意,但是还有时间,说不定还有更适合的房子。

房东失望的把我们三人送到门口,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也不大在意,领着湘兰和素如慢慢走,还没走出二百米,房东突然跑了过来道:“兄弟,你买不买别野,就这幢,一口价,两百万!”

我摇了摇头,房东紧抓着我的手道:“兄弟,救救急,哥哥我急用钱,要不我们再商量商量,看兄弟的穿着,应该也是有钱人,说实话,我这套别野才刚置办没多久。里面还有很多东西没用过。兄弟你也看过了,我看得出来,兄弟还是挺满意的。”

我挣脱他的手笑道:“我买它干什么呀?你也听的出来我不是上海人,这儿不长住。”

房东退开两步,满脸的期盼。湘兰插口道:“两百万太贵了,顶多一百万。”

房东失声笑道:“这位小姐真会说笑,不说房子,光里面的家具,组合音响,电器等都不止一百万了。老实说,这套别野我总共住了还没有五十天呢。”湘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敢说话了。

看房东准备回去,我开口道:“我给你现金一百二十万,半个小时后就有?”房东身体明显一顿,看着我很是犹豫。

我看得出来,他很是心动。看来他真的急用钱了。最后房东咬咬牙道:“好,我等你们一个小时,手绪我也顺带着帮你办了,我这就叫律师过来。”

素如道:“老公,我们就剩下一百二十一万不到了,买了别墅我们就没钱了。”

我笑着道:“上海这么大,哪个地方找不到钱?”

房东笑道:“兄弟,好豪爽,冲你这句话,我再给你少五万,你付给我一百一十五万就行了。”

“谢了!”

我们匆匆赶到学校将钱提了出来,来回花去二十分钟,来到别墅的时候房东的律师还没到,房东领着我们再次来到客厅。又给我们倒了三杯水,坐在沙发上始聊起来。素如和湘兰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两人手拉着手又开始逛起别墅。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房东笑道:“没事。反正等下这别墅也是你的了,兄弟,不知你在哪里发财。这么毫爽。一下子就能提出一百多万出来?”

我笑了笑道:“这没什么。我们只是到上海来看看有什么赚钱的生意,才刚来上海没几天。袁先生不知是干什么的?”

房东勉强的笑了笑道:“我只是开了家小公司,这不,公司不景气,资金一下子周转不过来,只好卖房子了。”我一听就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你公司就是再亏损了也达不到卖房子的程度。

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律师姗姗而来,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抽出两份合同,我看了看,就早房东袁承志房屋转让的合同,上面的条条款款都已经打印好了才来,可见律师的效率之高,现在我只需要在上面签个字,付了钱主行了。一切手绪简单明了,以后这别墅就是我的了。

刚才是他送我们出门,现在换我们送他们了。袁承志提了钱跟律师一起走的,一付急匆匆的样子,边走还边打电话。可是还没等我坐稳,他一个人又慌慌张张的跑回来了,我站起来道:“袁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袁承志一拍脑袋道:“瞧我慌了头,没事没事。”说着便往外一溜小跑,像是要躲什么似的。我看着一阵奇怪,领着湘兰和素如慢慢跟了出来。

出了这片别墅区的路上出现五六个气势汹汹的大汉,直朝我们走来。我们三人站在院门口,这几个人看也不看的直往别墅里闯。我连忙拦住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不要乱往别人家里闯?”

当先一名三十余岁的大汉,脸上挂着一条骇人的刀疤,一直从左眼划到左边嘴角,见我拦住他的去路,朝我一瞪,露出森森的白牙道:“小子,别挡道儿,老子没功夫陪你磨牙。”

旁边一人站出来很不客气的朝我狠狠推来,我一个小巧的擒拿。马上让他无法站直腰,整个身体被我扳得矮了半边身。马上又有一个人冲了上来,我不想闹事,一把将被我制服的汉子推得撞向那冲上来的人。

两人摇晃着扶在一起,对面六人一齐怒瞪着我,又要动起手来。

我连忙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这里是我家,要闹事去别处去。”

刀疤脸道:“袁承志是你什么人?”

原来他们真的是来找袁承志的。“我们跟他没关系。这幢别墅我刚刚从他手上买来,已经经过律师公证了。你们找他干什么我不管,请别乱闯别人的别墅。”

刀疤脸笑了笑道:“刚买的,没经过我的同意,袁承志还作不得数。”

我听的一阵奇怪,难道是被骗了?我疑惑的道:“可房产证上明明是袁承志的名字?难道房产证是假的?”

刀疤脸还未说话,素如便道:“老公,我早看这个人不是老实人,难怪别墅这么便宜。”

刀疤脸忽然高兴的道:“你们花了多少钱?”湘兰口快:“我哥哥给了他一百一十五万。还是现金,他刚才明明是走了。忽然就又跑回来,这个骗子。哥哥,我们快去找他?别让他跑了。”

刀疤脸连忙问道:“袁承志往哪跑的?多长时间了?”湘兰往别墅后面一指道:“同几分钟,他往别墅后面跑的。”刀疤脸往后一看,身后五人立刻朝袁承志逃走的方向追去。

我也有些懊恼,没想到自已这么不小心,居然会被别人骗去一百多万。刀疤脸现在要进别墅我也不好阻拦了。没想到他到挺客气,招呼我们道:“来来来,进来坐。袁承志跑不了。别墅区大门有我的人守着。”我们只好跟着刀疤脸又回到客厅。

刀疤脸很随意的坐到沙发上,笑着道:“这位小兄弟,不知你是干什么的?怎么会买这套别墅?”我笑着道:“没什么?看这儿的环境还不错,就买了。”

刀疤脸应和着道:“是是,这儿的环境是不错,家电又齐。哦!我们还没有互相介绍吧?我叫刘龙,道上的朋友都叫我龙哥或老龙的。”湘兰听了刘龙的介绍,差点没笑出来。刘龙,流脓,这个名字到是挺特别的。

我客气的道:“我姓李,刚从家里出来,到上海来寻求发展的。”

刀疤脸“哦”了一声道:“上海好哇!上海遍地是黄金。都说那个香港是什么好地儿,我觉得还是上海好混。有钱人不比香港少。李兄弟选择到上海来发展,就证明你眼光不错。以后要是碰上什么困难,只管找我刘龙,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这刘龙说的话,让我听着有些怪异的感觉。

刘龙继续道:“李兄弟,既然你看中了这套房子。那我们再好好算算,这里可是上海市区最豪华的地段了,按这里的地价是一万作一平方算。这房子怕有两多平平方了,我们去掉零头也差不多三百六十万。再加上房子里都装修好了的。什么也不缺,你人直接进来就能住。我就给你一个整数四百五十万怎么样?够便宜的吧?”素如听得咋舌不已,湘兰更是连眼珠儿都差点瞪出来了。

我笑着道:“既然我被骗了,就不打算再买了。等袁承志找回来,我拿回钱就走。”

刘龙忙道:“李兄弟别急吗?要是价钱不满意,咱们还可以再商量的吗?”这时别墅门口刘龙的手下走进来,边走边喊道:“龙哥,这小子被逮回来了。”

顿时,别墅里又多了十个人,其中九个都是刘龙的手下。袁承志鼻青脸肿的坐躺在客厅的地板上,口角流血,人一时还有些迷糊,衣服上满是脚印,看来没少挨打的。那喊话的人手上提着我们原先装钱的旅行包。恭敬的走到刘龙面前道:“龙哥,这小子想跑,包里装的钱。若不是小强机灵,还堵不着他。”

旅行包的拉链已经被拉开,刘龙看了一眼,点点头,阴狠的看了一眼被拖到客厅的袁承志道:“给他清醒清醒。”

旁边靠的袁承志近的一人,二话不说的冲上前朝袁承志胸口狠狠的一脚。袁承志像个滚二葫芦一样被踹得往后一倒,在地上连滚了两面三刀圈,又有两只脚伸在袁承志身上。

刘龙道:“轻点儿,他死了我找谁要债去?”

袁承志抱抱着头倦缩在地上任人踢打。听到刘龙的声音,好像瞬间清醒过来似的。更加大声惨叫道:“别打别打。龙哥,龙哥,快让他们停手!”刘龙手一扬,手下全都停下脚散开。

袁承志鼻涕眼泪齐流的连滚带爬到刘龙面前哭喊道:“龙哥,龙哥,您再宽限几天,我一定还。”刘龙笑着道:“你拿什么还?说说看?”

袁承志愣了一下,马上道:“龙哥,您再给我一个星期时间,我把公司卖了还你,包里还有一百一十五万,先给您垫垫。”湘兰听了气道:“喂!这钱是我哥哥的。”

袁承志这才发觉我们三人也在,疑惑的道:“我不是把房子买给你们啦?”不说还好,一说湘兰更气。“这房子到底是你的还是别人的?”袁承志腰身一挺道:“当然是我的。”刘龙一脚将袁承志踹倒道:“什么你的,现在这房子是我们的了。”

刘龙的话让我明白了没有被骗。我笑道道:“龙哥是吧?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事,现在这房子已经是我所有,你们的私人恩怨请另找地方谈。”

刘龙的手下有人忍不住骂道:“你小子哪冒出来的?他妈的,没听到龙哥的话吗?”

我眼神朝他一瞪,没想到丝毫没有吓退他,他反而骂道:“小子,你瞪什么瞪?信不信老子捅了你?”说着从身上抽出一把尺长的砍刀。

刘龙见我面不改色,笑着道:“李兄弟,这姓袁的欠了我们钱,现在没钱还了,我们只能拿他的财产抵押了。兄弟看这套房子像是只值一百来万的吗?”

我无所谓的道:“那我不管,钉在袁承志手上买来只用了这么多,那白纸黑字的,我完全按照法律程序办理的。这幢别墅现在已经是我的合法财产。你们来迟了。请离开。”

刘龙不怒反笑的道:“兄弟,不要这么不上道儿,我也不多要,你再添我三百万,这房子就是你的了。”素如接道:“你想得美,别想我们再掏钱!”

刘龙脸顿时板了下来,阴沉的道:“兄弟,你不掏钱这房子只怕是住不安稳了吧?”我笑着道:“我还从来没被人威胁过,你们想怎么干?做给我看看?”

刘龙见我软硬不吃,大笑着道:“好胆色!兄弟,你怕是还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吧?我们是青龙帮的,看你是斯文人,本着是讲讲理的,既然兄弟不听,说不得只能用点别的手段了。”

我故作好奇的道:“哦!你们想用些什么手段?我到真想见识见识。”

是人都有三分气,何况是这些天天跟刀口打交道的黑帮。刘龙顿时又拉下他那张丑脸道:“上海这么大,每天失踪人口不下百人,我想再多出三人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吧?”

我笑着道:“怎么?龙哥想杀人灭口了?”

素如接下我的话道:“凭你们也配?”

听了素如的话,再加上我的表情,刘龙到是有些踌躇了。普通人要是知道自已正跟黑帮的坐在一起,早就噤若寒蝉了,就早平常的高干子弟也不敢发下这种藐视的话语。

刘龙自问还是有些眼光的,本来以为我只是普通的小商人,已经准备动粗了,可听了我们说话的口气,前后一分析,顿时又拿不定不主意了。要是惹上了什么大人物的子弟,给青龙帮带来灭顶之灾,后果就不堪想像了。

本着尽量不得罪这样的人物,刘龙呵呵笑道:“原来兄弟是有身份的人啊!呵呵。这套房子就这么结了。兄弟有空到我们青龙帮去玩玩。我刘龙必定扫榻以待。我们走!”刘龙站起来,对我点头哈腰后转身一扬手,准备带着手下走人了。

我不知道刘龙想到了什么?没想到是素如一句话,居然将刘龙吓走的。我刚准备起身送刘龙他们走,突然,从门口跑来两个女孩。

一瘦一胖。比例太明显了。瘦的那个长得高挑匀称,姿容秀丽,气质也不错。看年龄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胖的那个只能用肉团来形容,胖得也太夸张了。整个身体像个充了气的皮球,正辛苦的跟在那个瘦的女孩后面。我坐在客厅都能感觉到她双脚震地的声音,她五官还算端下,皮肤白皙红润,像羊脂玉一样温合,给人一种娴静的感觉,可惜那浑身的肥肉,让她身材走了样。女孩子长成这样,应该算是一种悲哀吧?

“哥!你这是怎么啦?”纤瘦女孩穿进人群,一把扶住袁承志,满脸的关切。

袁承志苦着脸道:“小琪,我不是让你去机场等我吗?怎么又回来了?”

刘龙不停的上下打量着袁小琪,突然被一支白皙的胖手推开,不禁侧头看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推自已,发觉是同袁小琪一起来的女孩。一瞪眼道:“你是袁承志什么人?”

胖女孩道:“他是我同学的哥哥。请让开,你挡路了。”声音柔软美动听,让人觉得她像是在软语温求,但语气里却又带着一股让人不忍拒绝的感觉。刘龙不自觉的侧身让开一步,让肥女孩过去了。

刘龙的小弟中有一轻声笑道:“要是让我跟她上床,不被压死才怪。”众人哄笑起来.

胖女孩回头一瞪道:“请你说话放尊重些?”众人噤若寒蝉,愣愣的看着她说不出话来。胖一进客厅,就占据了主导地位。

湘兰趴在我耳边小声道:“好胖哦!教室的门儿她能挤进去吗?”素如听了“扑哧”的一声笑了起来。

我心里有的只是惋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