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黑燕 第二卷 第十章 赞避 军训被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想到明天还要回学校,我不敢运功太久,等寒气全部被清除了,我马上就停功了,因为我知道浑身的真气要是补充回来,运功最少都要二十个小时去了,要是一个不小心闹得逃兵加迟到,我倒眉不说,湘兰也会不好过。

本来就瞌睡连连,困乏不已的素如一见到我睁开眼,就惊喜不已,瞌睡早就不知扔哪去了。高兴的道:“老公,你醒了,寒毒压住了没有?”

我笑着点头道:“素如,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素如欢喜的看着我。等着我的下面的答案,一点也没有因为我停下来而不高兴。我将她搂到怀里道:“寒气已经被我消除了,而且——”

刚好欢呼的素如立马顿住了,期待的想听到我的而且是什么。我忽然想表演一下,小心的让素如靠在我怀里,尽量不碰到伤口。双手穿过素如,我慢慢合掌,一阴一阳两种极端的真气从手的掌心渐渐靠近。

空气中中凭空冒出一股白雾,我的掌心靠得越近,空中的雾气越多,偶尔还发出“咝咝”的轻响。素如惊得张大了嘴,目瞪口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我散去真气,抱着素如道:“老婆,厉害吧?这是老公的新本事。”

素如傻傻的点头,好半天才道:“老公,你这是什么功夫啊?”

我笑着道:“左手的是寒冰掌,右手的是火焰掌,这是老公自已悟出来的功夫,呵呵呵。”素如自豪的揽着我的手臂,仰躺在我怀里道:“老公,你真聪明。”

这时我才发觉房间里只有我们俩,看了看时间,快四点钟了,轻轻的道:“老婆,你爷爷他们呢?是不是走了?”素如撇撇嘴道:“在客厅呢。”

我搂了搂素如,笑道:“我还以为他们会趁我去寒毒的时候,把你绑走呢?”

素如气道:“他们还真有那个意思,居然趁我关心你的时候,想打昏我,幸好我警惕,不然还真让他得手了,现在正守在客厅里呢?”我问道:“那后来呢?你爷爷他们怎么会又到客厅去?我看你也没有能力反抗呀?”

素如故做亲松的道:“我把爷爷气出去的。然后他们都出去了。”不用想也知道当时肯定吵得很凶。我连素如的手臂也抱住道:“老婆,天马上就要亮了,我今天还要回学校去,你怎么办?我担心你爷爷今天肯定是绑也要把你绑回去。”

素如挪了挪身子道:“我不走,老公,要不我跟你一起偷偷的回去?我爷爷他们肯定找不到我的,就让他们在这儿等好了,要是过几天他们还不走,你就叫房东来催,看他们还走不走?哼!大不了我们重新找一幢房子住。”

我想了想道:“也好,东西就先放这儿好了,但是你的伤药怎么办?都还放在浴室里呢?”

素如笑道:“没事,我包里还有一份呢。够用了,等伤口结痂就用不着那些药了。”

我点了点头,从素如的包里又找了找,素如阻止我道:“不用翻了,我看着药在里面,再装点钱进去就行了。”

背上包我推开窗子,抱着素如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夜空里,不一会儿就来到学校,看看天还有一会儿才亮,素如都一晚上没睡了,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她送到湘兰的宿舍去睡觉。记得湘兰的宿舍在四楼,我站在窗户下给湘兰发了个信息,怕她睡得太熟,又拔通了她的号码,响了一声就挂掉了。

果然,湘兰动作到快,没让我等两面三刀分钟,她的头便从宿舍的窗户里伸了出来,我连忙朝她扬了扬手。谁知湘兰爬到窗户上就往下跳。素如好笑的道:“没想到兰兰挺急的。连楼梯都不走了。呵呵呵。”

我顾不得答话,纵身将湘兰接住,我又马上回到素如身旁将她扶住。素如到现在却还没办法站稳。看着怀里的两个美人,我对着湘兰笑骂道:“又不听话了,没楼梯吗?”

湘兰宠腻的笑道:“楼下大门被子锁了吧?”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瞎说,你以为是监狱吗?”湘兰可不理我,侧头看着素如道:“姐姐,你的伤治好了。担心死我了。”

素如抓着湘兰的手臂笑了笑,突然严肃的道:“好你个臭丫头,居然敢骗我?”说着便伸手到湘兰的腋下去呵湘兰的痒。湘兰最怕这招了,连忙想躲,可惜每次都是想要躲闪的时候,人就笑得瘫软下来,更是被素如得手。

湘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姐——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的——饶了我吧——呵——呵——呵——”等湘兰笑了个够,素如才停手道:“你吃的治胃痛的药是什么回事?”

湘兰恍然大悟,捂着嘴就笑了起来。素如哪能还不明白的,伸手又呵了起来,湘兰连忙求饶道:“是哥哥让我这么干的。”

我一听连忙否认道:“老婆,你别听湘兰瞎说,我跟本就不知道,湘兰,还不快老实交待?”

湘兰偏偏一口咬定是我,让素如又相信是我干的,身上少不得又是一阵皮肉之苦,这叫什么呀?贼咬一口,入木三分。湘兰忽然想到什么,好奇的看着素如道:“姐姐,哥哥不会这么准吧?”

我接口道:“那还用说。”素如到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湘兰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靠到素如旁边道:“姐姐,让我听听小宝宝有没有动?”素如连忙伸手挡着湘兰贴上来的脸,娇喃道:“哪能这么快?现在都还不能肯定呢?”

湘兰可不理,非要听一下不可,我抱着素如任她们闹了一阵,才将湘兰又拉回怀里道:“湘兰,素如一晚上没睡了,你快扶她到你的宿舍支休息,小心了。素如背上有伤,不要碰着了,包也拿去,里面有药,素如会教你的。”

素如到是有些困了,我止住还要问话的湘兰,湘兰懂事的扶着素如朝楼梯走去,什么也没问。好在这段时间湘兰也长了点力气。不然还真扶不走素如的。

我默默的看着两人消失在楼梯口,才转身来到离操场不远的树林。这里是我和湘兰每天早晨都来。学校还是有些不爱睡懒觉的人的。由其是一些老师教授,经常早起晨练。

找了块干净的地方,我又盘膝坐下开始练功,这次的教训可不小,若不是我最后关头想到了对付寒气的办法,现在肯定早变成‘人棍’了。吃亏就在没有多余的真气与人对敌,本来在我身上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凭我先天之境真气生生不息的补充,再加上我本身的真就比较充盈,谁的功力有我强?

要知就我的功力是有质有量的,照素如的说法,建国以来还从没听说过有哪个武林人士进入过先天之境的,那些老一辈的,一生勤练内功,若不达到先天之境,就只是真气比我多而已,可这是完全的两个层次的高低不同。

就拿今天的赵志胜来说吧,他武功既然是家传的,肯定是从小就开始练功,看他的年龄也比我大,可是运足全力,亦被我仅剩的那一丝真气震得吐血,就能看出先天和后天的明显距离。

这次的教训给了我危机感,那种连自已的女人也保护不了的无力感。我只能时刻保持在警惕中,以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挑战着我,最重要的是赶快恢复功力,好迎接未知的挑战。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候,有了强大的武力,我才会有信心。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了尖锐的哨子声,我一愣,这才想起是集合的哨子声,连忙收功,我练功的地方离操场只有几十米远,走出树林,就看到十几个教官正矗立在操场上。

看来新生都喜欢睡懒觉,我是第一个来到我们班的教官面前,教官见到我,只是轻轻的瞟了一眼,就当没看见,腰身挺得笔直,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看着一群迷彩服的新生慌张的往操场跑来,很多人都还在整理着衣服,那迷彩帽盖不到的地方,偶尔还能看到杂乱的头发,可见是从睡梦中被哨声惊醒的.

听到哨声五分钟内就要集合完毕,顾不得梳洗了。湘兰这时也跑到了我身边,笑着道:“哥哥,你倒霉了,等下教官肯定会拔下你一层皮,呵呵、呵呵。

看着湘兰兴灾乐祸的笑声,我撇撇嘴道:“凭他,有这能力吗?到是你,怎么早上没来练功?”

湘兰马上笑不起来了。轻轻的道:“姐姐背上的伤口好大一块哦?我要照顾姐姐吗?你不想想,我的床铺是硬的,叫姐姐怎么睡?幸好我带了个毛毛熊,让姐姐抱着睡,再说舍宿里多了个人,我怕室友打拢了姐姐休息。得等她们醒了说一声不是?”

我笑着道:“没想到我的湘兰还有这么细心的时候,呵呵呵。”湘兰得意得嘴翘上了天,我刚准备调侃几句,旁边插过来一个人道:“兄弟,还是你嚣张,敢放那个‘马面神’的鸽子,佩服佩服。”

我一看,这不是那个活跃份子刘振华吗?我扫了眼四周,大家都是一付兴灾乐祸的表情。刘振华这时又道:“兄弟,等下你可幽着点。‘马面神’现在可是‘更年期’,那脾气让人捉摸不透,你放他鸽子的这口气,他可是憋了一天。呵呵,不说了,‘马面神’看过来了,我可不想又被他逮到,兄弟,你自求多福吧?哈哈哈哈。”

集合完毕,教官并没有让我出列,只是例行的跑出学校。

军训是有成果的。那个脚步叫整齐啊!根本听不到别的杂音。不时的喊声“一二三四”,震天响。教官在方队侧面带步,让大家连咳嗽一声都不敢。

十几分钟以后,我们又跑回学校,教官让我们自由休息了几分钟,又开始了齐步走,正步走的训练。对我不闻不问。害得那些想好戏的同学大失所望。

一切又恢复往日的节凑,教官像是忘记了我的事情一样,七点半解散后大家开始打扫个人卫生,吃饭。

终于,正戏上演,八点钟集合以后,教官开始训话了,“一个军队,纪律是最重要的,训练其次,没有纪律,上级的命令无法下达,没有纪律,部队将是一盘散沙,毫无战斗力可言,没有纪律,军队还叫军队吗?军队就要有军队的样子,学校将你们——”

教官的长篇大论,大家实在是听得多了,我更是听不进去他的罗嗦,看他在上面口沫横飞,我都怀疑他不去做演讲家都可惜了,底下的同学虽然不敢动,可心思早就神游物外了,大家身体素质虽然不怎么样,可这‘左耳进右耳出’的本事绝对是炉火纯表了,以前学校领导讲话可没少过。

“李诗涌!”

“到!”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出列!”听到教官喊我出列,大家不由同时精神一振,试目以待的看着我,教官面无表情的看着我问道:“昨天干什么去了?”

我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个理由,可看到教官,我觉得没必要告诉他。“我有事去了。”教官没有在意我回答前没喊“报告”。

继续道:“你不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受伤了吗?”周围一片哄笑声。湘兰一下子就红了脸,这时才发觉自已认为编得天衣无缝的理由是多么的露洞百出。

教官朝周围一瞪,大家马上止声。我轻松的道:“我的确有事去了,你要怎么罚,我认了!随你。”“好!你马上绕着操场跑二十圈,什么时候跑完什么时吃饭!”我点了点头,教官又喊道:“王湘兰!”

湘兰一愣,马上喊“到”,

“你敢骗教官,去跑十圈,同他一样。”

我转回身道:“是我让湘兰这么说的,她就不用跑了,我跑三十圈。”

教官理也不理我。对湘兰吼道:“还不快跑,你不想吃中饭了?”

我阴沉着脸道:“你再说一次?”

湘兰见我要发火。连忙跑过来拉住我,哀求的道:“哥哥,没事,我能跑的。”我挣开湘兰。眼神一刻也没离开教官。大家一看事情发展成这样。顿时兴奋起来。

官回瞪着我道:“怎么?你还不服了?”“我都说了,是我让湘兰这么说的。”湘兰用身体紧紧的顶着我,不让我往教官靠近,因为她知道,我们一但动手了,事情性质就完全变了,军训期间,敢打教官的,绝对会是个记大过警告处份,说不定还会被开除学籍,湘兰可知道我肯定敢动手。

教官严肃的道:“我不管你让她干什么?但是,她敢传递假情报,你知道意味着什么?这是投敌,这是背叛。在战征时期,一个假情报,你知道会让多少战士牺牲?我这样罚已经是够轻了。还不快跑?”我缓了缓身体,湘兰拉着我就往操场的跑道上跑去。

操场上十几个方队的新生不时的张望,又被他们的教官逮到好几个‘反面教材’。操场上的跑道一圈就是八百米,十圈就八千米了。普通人还真跑不下来。

更何况是刚刚上大学的新生,个个都是一付弱不禁风,营养不良的样子,教官是存心的相给我们个‘下马威’。我跟在湘兰的旁边跑着,不时的看一看她,湘兰到是挺高兴的,直都是笑盈满面,还不时的朝我眨眨调皮的眼睛。跑得欢快,要是再哼点歌什么的。我都怀疑她不是罚跑步,而是跑着去玩了。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湘兰有了内功底子,对待这么点体力运动,还还难不到她,一溜小跑下来,就是喘了点粗气,流了几滴汗,连衣服都没汗湿,看来这段时间,功力颇有精进。

湘兰很聪明,知道用轻功跑步,若不是我阻止,她还不得一跨一两米?十圈下来,硬是用了一个小时,湘兰都还跑忘记了。我一直帮她数着,教官在远处看着惊奇不已。湘兰再陪着我跑了一圈,我便让她去旁边的树阴下休息去了。

教官有些失算,没想到我们的体力这么好。就是部队里,都没有见过,像我们这样跑完一万六千米后,连汗也没出多少,面不红气不喘,就跟刚散完步似的轻松。班里的同学本来想看我们累得趴下的样子,也大失所望,像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我们。

我和湘兰并排着站在教官面前,令教官无话可说,只能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体力不错,你不去当兵可惜了。”我无所谓的道:“我不喜欢被人管。”

教官点了点头道:“你们去休息吧?下午再训练。以后有事先跟我请假。我不是不通人情的,就是部队里有特殊情况,也是允许士兵请假的。”看到我们的身体素质这么好。教官难得的和颜悦色。

既然教官这样说,我当然会给他点面子。轻笑道:“是,我以后不会有事了。你放心好了。”教官难得的笑了起来道:“好了,快去休息吧!你的事我没有跟学校领导说。”

我揽着湘兰往宿舍走去。刚没几步就听到教官又吹起哨子,吓得湘兰不自禁的要往回跑,幸好被我搂住才醒悟这哨音不是对自已吹的。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军训,所有的新生都有‘恐哨症’。一听到哨子声,哪怕是你在上厕所,也是匆忙一擦屁股,提着裤子就跑。

千辛万苦来到湘兰的宿舍,素如正睡得熟。身体侧睡着,怀里搂着个布熊,双腿卷屈着,我看到宿舍里唯一的桌子上放着早餐,应该是湘兰给她特意留的,不过还没有动过。

湘兰笑道:“姐姐睡得可死了,我们晨练完回来都没有被吵醒。哥哥,你快把昨天的事情告诉我,我心里可急了。”看着湘兰焦急的样子,我便笑着把素如怎么受伤,后来我帮她疗伤,还有她爷爷的事简略的说了一下。

听到素如的爷爷要强带着素如回去,还有赵志胜的卑鄙偷袭。湘兰气愤不已,反而对素如的受伤绝口不提。我疑惑的道:“湘兰,你怎么不提为素如报仇的事?”

湘兰笑道:“我知道哥哥肯定是等姐姐的伤好了,带着我们一起去报仇,现在提出来干什么?再说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地方呢?那个佳梦夜总会的老板肯定会躲起来,现在去也找不着人。”

我笑着刮了下湘兰的鼻子道:“小精灵。就你聪明,不过报仇的事,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带着你们不方便。

湘兰马上不依的道:“不行,我一定要去。姐姐也要去认人吗!哥哥,我现在很厉害的。昨天早晨我一个人练功的时候,一下就能飞到树上去了,而且我的排云掌一下就可以打得这么粗的大树乱晃。”说着湘兰就比了个碗口粗的大小,还犹豫着往外扩了扩,让我看得一阵好笑。我笑着道:“湘兰,我好像没见着学校有这么粗的树呀?”

湘兰一阵脸红的道:“我只是打个比较吗?哥哥,我扔的在石头可准了,到时候我用石头砸那些坏人。”我抓回她的手道:“你有石头,别人有枪呀?谁厉害?”

湘兰想了下就道:“那我们去买防弹衣,对我们去买三件防弹衣穿上,他们就伤不了我们了。”湘兰见我摇头不已,只顾着笑,马上抓着我的衣服撒娇的道:“哥哥,我要去吗!我要去吗!哥哥,你带我去好不好吗?”

湘兰缠得我实在没办法,我只好妥协道:“好好好,带你去,带你去好了吧?”湘兰高兴的在我脸上“吧唧”一口道:“哥哥真好,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哥哥打坏人的样子呢?”

我搂着湘兰道:“哥哥这次肯定要杀人,你怕不怕?”湘兰探着好奇的脑袋问道:“不怕,哥哥,杀人是什么感觉?”我好像被哽住了似的,呼了口气道:“我怎么知道?”湘兰撇着嘴道:“哥哥骗人?以前你都杀过三个人的。”

我这才想起以前在湘兰面前吹牛说过的。当下只能硬着头皮道:“杀人可不好玩,我这一掌劈过去,那整个人就被劈飞了,也不用过去看。我这一掌已经将人的内脏都震裂了,人肯定活不了。至于什么感觉吗?也没什么,就跟杀只老鼠差不多。”

湘兰想了想道:“哥哥,那电视里放的,怎么死人看着那么恐怖,那眼珠都掉出来了,脸上全是血,好吓人的。”说着便往我怀里挤了挤。我笑着道:“死人有什么吓人的。不就是丑了点儿?让人见了恶心吗?反正死了又不会动,它能把你怎么样?只是你心里瞎想而已,再说了你学的课本上不说的人也是动物吗?你看过那些杀猪的吧?也是血淋淋的,你不也照样吃。只是上面沾的血被洗干净了。”

湘兰连忙摇头道:“别说了别说了,好恶心,我再也不吃猪肉了。”我反问道:“那你鸡肉、鱼肉也不吃了?”

湘兰一阵沉默,我还真担心湘兰以后不吃肉了,继续道:“人也好,猪也好。都只是你的心理作用,湘兰,你只要记住,这些都是动物,只是人有思想,有语言,有智慧。再加上我们受的传统教育,让人不自觉的想得高一等。但是这些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我们所学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对别的生物生杀与夺,这也是大自然的一种天性。人可以随便杀动物。就证明人比动物高贵,而我们武林中人亦是以强者为尊的。你以前也看到了,我可以随便的杀伤周围的平凡人,所以我也不需要这些平凡的朋友。这也是哥哥不自觉间的产生高人一等的心理。湘兰,你现在也算是武林人士了。心里是不是觉得周围的人不如你?”

湘兰点了点头。“对了,就是这样,你的思想要跳出这个范畴,你看看我们前一段时间不是天天去偷钱吗。按平凡人的法律我们该被抓起来坐牢,可谁管得到我们?”湘兰点头道:“哥哥,我明白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