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Google的面试经历:无为思想到极致

机缘巧合之下,我在离开北京的那天,能够到Google北京的临时办公室去面试。


(鉴于我离开的时候好像签了non-disclosureagreement的东东,里面太多单词不懂,所以直接签了就走了,现在想起来好像是要求我对面试内容保密的,所以下面说的只是我的感受,与面试内容都无关)ps.假如有Google面试的话,一般都会进行五面的。



可惜我赶着坐火车回来,只能面三轮。

和我联系的是一名香港人Ben,电话上甚至还说上粤语,所以我是比较轻松的去Google公司。谁知道一进去,负责接待我的是一位外国PPMM,可怜我只是听懂她说他们要开会,让我等20分钟,我只会说OK和Thankyou,连“CanIspeakChinese”或者“That's all”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搭讪了。。。


等了20分钟之后进了一间房间,眼前一亮的是几台dell的2X寸液晶显示器。我问到底是多少寸的液晶,Ben说不知道,不过正式的Google办公室是每个员工配备两台这样的液晶来工作的。。。正当我yy着如何用两台2X寸的液晶来练习左右互搏的时候,一面面试官就来到了,开始了面试。。。


至于面试内容。。。多看点书,注意平时的积累吧,问题都很开放性的,而且还问得很深入,直到你无法招架为止,每一面我都有一题做不出来。少不了的当然是当场写程序,这个我还是做得比较好的。


最后让我提问题,感触最深的是三面的面试官,我提的问题大多是关于Google在中国的战略是什么。他大概是这么说的,Google来中国的目的并不是打败什么公司或者抢占市场,Google最注重的是人才。Google注意到中国有许多人才,而这些人才中有一些是不愿意到国外工作的,所以Google只是决定要不要这批人才。最终,Google决定要,所以就来了中国。Google的运行模式也是很特殊的,只要你有好的idea,你提出来,通过的话就可以联络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来做这个项目了,不用考虑赚不赚钱的,只要你是为用户服务的。这个模式有好处也有坏处,好的就是可以激发员工的创造力和动力,坏的就是根本不知道Google向哪个方向发展。。。


一番话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把老子无为的思想运用得这么极致。如果能进Google当然好了,如果进不到也不要紧,去Google面试已经是一种享受了。

Google中国首位工程师:我为什么选择Google



穿着一身得体的旗袍,说着流利的中文,中国首位Google工程师周红在回忆当年的经历时依然神情兴奋。


对周红的采访很不幸的约在了一个下雨天,但当谈起Google的时候,周红脸上的笑容似乎可以驱散窗外的阴云。作为Google最早的员工之一,周红从一个斯坦福大学毕业生蜕变成了Google最优秀的工程师,而周红本人也亲身见证了这个公司从小到大的神奇经历。


1999年年底周红获得斯坦福大学机械工程博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的时候,Google还只是无数个不起眼的小公司之一。


“能够去Google工作非常偶然,当时我已经得到另外两家公司的offer。”周红回忆道。


凭借在斯坦福优秀的成绩,周红毕业的时候很轻松便拿到了Oracle和思科的offer,而且都得到了满意的薪水。但是周红大学导师的一句话改变了周红在美国的轨迹,本来她的计划是去大公司工作,然后顺利拿到绿卡。


“导师当时告诉我Google那个公司不错,然后我就到Google的网页上搜索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就开始对这个公司产生了莫名的好感。”周红回忆起自己和Google的第一次接触,一脸的甜蜜。


然而寻找Google公司地址的经历看起来却不是那么甜蜜。汽车在七拐八拐之后终于看到一个小纸牌,上面有一个手写的“Google”字样,周红才知道自己找到了面试的地方。


当时的Google只有60多人,而且那座楼并不专属Google使用,一层的办公室转租给了别的公司,但是当周红发现这么小的公司里竟然有按摩室和厨房时,她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公司。


“Google的面试非常难,我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面试,但是我喜欢对我面试的那三个人。”说起在Google的面试经历,周红满脸兴奋。


和大多数的公司不同,Google面试的第一步是让周红写计算机编码。“都是非常难的编码,不仅要能够运行,而且要用最好的算法写出来。但是我很喜欢,他们都是懂技术而且聪明的主管。”周红说。


在完成所有的面试之后,周红筋疲力尽,但是她已经喜欢上了这个风格特异的公司。“面试完之后工作人员还送我一件Google的T-shirt,当时我就想如果他们不给我offer的话,我就用这件T-shirt拖地板。”周红略带调皮地说。


幸好周红很快就接到了Google的offer,Google T-shirt得救了。


作为Google最早的一批工程师,周红进入Google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参与Google的国际化计划。“那时候Google的确很缺人,算上我只有两个人负责这个项目。但我觉得很酷,两个人就可以把这个项目做出来。”


很难想象这样的成绩是两个人做出来的:三个月之后,Google就推出了10种最主要的欧洲语言;六个月之后推出了中日韩三国的亚洲语言。如今Google已经推出35种文字语言和109种界面。


很快周红又决定去参加Google News。“我们的主管很开通,他并不会因为你是核心成员就不让你走,而是鼓励我去尝试新的项目。”


“我去的时候Google News刚刚推出来,只有两个人,我是第三个人。我的工作是将新闻和相关的图片对应起来。”周红认为Google的工作方式就像游击队,不管多大的项目总是依靠几个人就可以做好。


在搭建完Google News的基本架构之后,周红又开始寻觅新的挑战,然后她就来到了中国。


周红在中国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找到更多的“周红”,并将自己对Google的兴奋“传染”给他们。


“我有很丰富的招聘经验,Google的员工都是工程师自己招聘的,在Google的五年我至少招聘过两三百人。”周红看起来对新的挑战成竹在胸。


首位中国工程师周红:


1990年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毕业生,1999年年底获斯坦福大学机械工程博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在美国生活、工作多年,现随Google进入中国而重新回国。


就在微软、Yahoo、百度大规模网罗中国本土人才时,Google拍马杀到。


2004年Google的营业额增长118%,达32亿美元,员工增长86%,达到3021人,同年Google在中国的广告收入约为2400万美元,占据中国互联网搜索市场1/4的份额。面对全球业务的狂飙和中国业务的优良表现,Google中国员工迄今为止不足10人的局面注定要改变了。


微软前副总裁李开复的加盟,又使Google中国的人才招聘成为今年招聘市场上最值得关注的一幕。而此前,李开复和他的50名关门弟子计划也慢慢高调地浮出水面。


Google似乎不会满足于仅仅招收50名中国“天才”,在选择中国优秀应届学生的同时,Google同时启动了一项寻找中国天才程序员的计划。按照目前李开复收到的面试简历统计,未来Google在中国的员工人数将大大超过50名的限额。


“突然”面试

最近,几乎所有中国地区参加Google面试的人员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突然。


11月3日,上海交通大学软件学院研究生三年级的小姚同学意外地接到了Google的面试电话。自从小姚在9月下旬在线申请了Google中国公司的软件工程师职位后,他已经等了一个月时间,在随后几十分钟的电话交流中,小姚回答了诸多Google提出的技术问题。


而同小姚一样,清华、交大、哈工大、中科大等高校的学生也不约而同地接到了Google的面试电话。


整个面试过程,Google再一次展现了它的奇特方式:一个+1951211的电话号码和全中文的电话面试方式,和很多外企的电话面试都不一样。但此轮电话面试之后,Google又归于沉寂,近一个月时间,没有人收到确认面试通过的信息,也没有看到Google进一步的动作。


但Google提出的2005年第四季度在中国建立工程研究院的计划,依然令众多面试者对此次招聘充满了期待。


9月20日,Google中国区总裁李开复在面对中国媒体时曾表示,他希望尽快招聘到Google中国工程研究院的第2名、第3名,直至第50名优秀员工。Google此次在华主要招聘对象为应届生。


截止到11月5日,李开复的足迹已经踏遍了哈尔滨、广州、上海、武汉等8个城市的近20所高校,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份简历。


李开复透露,经过初步的筛选,他看中的“关门弟子”已经超过20个,明年6月,Goolge研究工程院将完成所有人才的选拔,公司的运营机构也将建立,届时Google中国将正式开张。


李开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新加入者将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Google项目组加入,他们会有很多国外同事,和那些人一起工作,并有可能会成为某项技术之父;Google同时鼓励自己的员工用20%的工作时间学习其他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所有的这些项目都不是以盈利为目的,首先要考虑的是对于社会的贡献,对人们使用习惯的影响,然后才是商业考虑。


“我们重视招聘人员的可塑性和潜能,虽然他们有些人一开始并不是编程高手。”


寻找中国最优秀的程序员

但显然,Google并没有忘记寻找中国最优秀的开发人员。北京时间11月21日,Google 宣布在中国首次推出Google中国编程挑战赛(Google CodeJam),这也意味着Google寻找中国人才的战役在多方位正式打响。此次,报名截止日期为12月12日。


Google中国编程挑战赛是Google一年一度编程挑战赛的延伸和扩展,该挑战赛邀请参赛者选择适当的编程语言并发挥自己的编程技巧来编写代码解决方案,解决一系列具有挑战性的竞赛题目, Google 编程挑战赛是Google 对全球范围内工程、编程和计算机科学群体进行鼓励和支持的一种方式。竞赛将以在线方式举行,这次竞赛将主要吸引中国大陆最具天才的编程人员参与。


据悉,即使是这次编程挑战赛,Google也是要求严格,李开复表示,比赛的关键在于“挑战”,既要自己能编程,还要能读懂别人的程序,发现别人的bug,并会据此评分。参赛者将通过在线资格赛决出前500名参加12月19日进行的第一轮比赛。在线竞赛首轮名列前250名的参赛者将竞争前50名参加冠军赛的资格。第二轮胜出的前50名参赛选手将于明年1月20日聚集到一起角逐冠军。


虽然李开复一再表示,Google仅是希望通过这种形式的竞赛强调核心计算机科学问题的重要性,从而促进中国的计算机科学教育。但不排除Google挑选优胜者加入公司的可能。


李开复表示,Google欢迎比赛的优胜者有兴趣加入公司,但依然需要通过“不一般”的面试从上周开始,华尔街交易员们打招呼的方式就变成了“今天你Google没有?”这个招呼背后有两种含义,首先意味着询问对方今天有没有使用Google的相关工具,其次是说今天有没有买进Google的股票。


从上周突破400美元以来,Google股价的上涨趋势没有减弱,截止到11月28日,已经超过428美元。这种强劲的涨势让许多人大跌眼镜,比如雅虎和思科的总裁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投资者会对Google如此情有独钟,Google股价的上扬也刺激了美国股市的整体上扬。


为什么是Google?如果你对Google的印象还停留在搜索工具的话,那真的说明你已经落伍了。Google实验室里那群邋遢小子们已经把星巴克开到了自己公司内部,看似毫无规则的内部放权式管理每天能激发出无数的创意,尽管只有少数会被落实,但是这已经足够吸引全世界的眼光了。


Google从创始伊始,就始终秉承创新的原则,时至今日,Google已经成为创新的代名词。平均每一周就有新的产品面市,这意味着其背后每天都有新创意。从最早的搜索、排名,到GoogleAD、 Dictionary、Print、Blogger、Gmail、Google Talk,以及最新的Goolge Base 等,这个名单太长了。如何吸引投资者,是每一家上市公司都要考虑的问题,尤其是网络公司。前两年的互联网泡沫让人心有余悸,不过经过市场的大浪淘沙而剩下来的,当然有其独到之处。而其中最为重要的,自然是技术革新。


那这种技术革新是带来不断的繁荣?或只是昙花一现,又是一个泡沫呢?这是一个预期的问题,也是一个如何看待互联网发展的问题。网络的确极大地塑造了今天的商业世界,但是商业的基本规则并不会因为形式的改变而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说吸引消费者。传统的商业模式正在哀叹要打动消费者越来越难,而Google的标新立异却完全突破了这种陈规陋习。


不过,投资的风险始终存在。尽管Google的发展令人难以置信,但是Google如果无法做到尽善尽美,那么市场马上就会对此有所反应。这很像是走钢丝,花样越复杂,完成得好自然能获得更多的掌声,但是一失足,无疑会一败涂地。因此部分谨慎的分析者认为对目前的市场保持一点冷静是很有必要的。尽管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Google应该突破450美元的时候,这种要求冷静的声音有点不合时宜。这种不合时宜或许对Google不适用,但是对于国内的互联网公司而言却非常有必要。号称“中国Google”的百度,只有在刚上市的时候糊住了人的眼睛,一下猛涨3倍,而随着人们对百度的了解越来越多,股价回归也是意料中的事。为什么?因为百度不是Google,或者说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类型。百度的贡献在于模仿与跟进,不可否认在中文搜索领域,这种模仿和跟进也能成就其霸主地位,但是主动权永远掌握在积极求变自主创新者的手里。而Google无疑就是这样的角色。


华尔街的投资者都不是傻瓜,相反他们都拥有极为挑剔的眼光。那么为什么Google能入他们的法眼,从而使这家成立仅7年的公司,迅速成为美国最大的30家公司之一?可以说,此种飞跃,有史以来非Google 莫属。答案是Google 基于创新的盈利能力。这种创新何以体现?以Gmail为例,通常的网络免费电子邮箱都是由网络公司指定一个固定的空间,而Google抛弃了这种做法。Google在和广告商、消费者互动中,不断扩展邮箱的容积。Gmail的原理是,使用的人越多,广告商投放广告的激励越大;广告商投入越多,就能扩展更多的空间,从而吸引更多的消费者。这就是Google模式。


然而传统的旧思维仍然在Web时代产生影响,这也导致了中国诸多互联网企业仍旧停留在卖产品的理念上,而Google则给出了Web时代的新方向,那就是做好吸引人的服务,免费提供,但从中衍生出增值业务。Google的股票走势蔚为壮观,但是这种升值是有盈利来保障的,而不是靠美丽的光环和空洞的言辞。而其盈利的模式又不同于以往的模式,创新在这里居于主导地位,这或许是Google仍在不断上涨的股价带给世界的启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