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挑战极限的努力并没有结束,2006年6月在盖茨海德,8月在苏黎世,牙买加“百米飞人”鲍威尔均跑出了9秒77的成绩两次追平自己保持的100米跑世界纪录。而德国一所大学荷兰籍数学家阿尹马鲁教授对田径各个项目的世界纪录测算得出,100米的极限为9秒29,他认为,鲍威尔跑出了9秒77的世界纪录还能够缩短0.48秒。



通过对1546名男子和1024名女子马拉松选手的成绩数据推算,马拉松的成绩可以比男子马拉松世界纪录保持者、肯尼亚人保罗·特加特的2小时4分55秒,再提高49秒。而女子马拉松纪录创造者、英国选手拉德克里夫的2小时15分25秒纪录,将来能够提高8分50秒,也就是2小时6分75秒。



阿尹马鲁之前曾用数学统计模式测算出股市的波动规律和保险赔付率的临界点等,他表示对体育纪录进行预测是,“为了帮助运动员对运动极限的了解,有利于提高成绩”;他强调:这些数据是有科学根据的,是通过数学、统计学的极限理论模式测算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