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三十二节于珠的心愿

柳梢青青1 收藏 0 0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三十二节于珠的心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爷爷看于珠心事重重的表情,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话语,不由的紧皱了一下眉头,心里在思忖着:“于珠想对我说什么来着?莫非她还有什么心事不好向他的丈夫开口,今天见到老乡的我以后,想倾诉给我听听,让帮助她拿拿注意不成吗?”

手腕托着半个脸的爷爷思忖了片刻,抬起头来看于珠的时候,于珠还是泪流满面的也正在看着爷爷,两个手指头掐着下巴,嘴唇蠕动了几次,还是没有说出她想要对爷爷说的话……

“于珠,茂才对你和孩子都很好吧?”

“兄弟,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俺了,茂才心底很善良,很老实勤快,对我和孩子可亲了,我给茂才生了两个闺女以后,他就说:“算了,咱们反正有儿子了,不再要第二个了。等善善长大以后,把咱们的五间瓦房翻新成两层楼房,好给儿子娶媳妇儿用,咱们也就算是尽到当爹娘的心劲儿了。”

“我看茂才想得这么开,一门心思的都是想着善善以后娶媳妇的事情,我怎么还能忍心再让孩子姓汪呢?

在善善两岁的那一天,我没有给茂才商量,买了烧纸,带着孩子去到汪七的坟头烧着纸愿意着说:“善善的爹,今天是咱们孩子两岁的 生日,你肯定等不及了,因为在去年孩子一岁生日的这一天,我娘两个一大早就来到你跟前和你一块儿给小善善过生日,今个呀是我在家给你包饺子呢,你平日里不是最喜欢吃肉掺 茄子馅的水饺吗?今天,我给你端来了两大碗,你吃着,咱们俩好好的说说话行吗?

善善的爹,自从你走后,俺一天都没忘了你,当我嫁给茂才的前一天下午,我抱着孩子坐在野地里呼唤着你的名字与你商量,俺要改嫁给尚家村的尚茂才的事情,让你在天有灵的看着俺把你汪家的根儿抚养长大,好让你天天都能看见你心爱的儿子……

茂才很有良心的对待俺和孩子,嫁给他后的第二天,人家就四处寻找你的身子骨,白天黑夜的约三里人马整折腾了三天的时间,才把你给找回来安葬在尚家村的土地上,你在外“流浪”了十多天才有了落脚的地方休息,这你也都知道,俺在晚上的梦地里都看见你在笑呢,今天一来是给孩子过生日,再者呢,俺还有个心事想对你说说,看你愿意不,如果你愿意,就让我给你烧的纸灰飞得高高的,让点燃的香活头,冒出火焰来让俺看看,证明你是同意俺的作法。

我嫁给茂才这二年里,就给人家生了两个闺女,可人家茂才还是高兴地给俺们端吃端喝的宽恕俺,把善善当成他自己的亲儿子对待,天天用背驼着咱们的孩子出去买好吃的,还要给善善盖楼房娶媳妇,可是人家从来就是叫着汪善善的名字笑呵呵的亲热。我是想说从今天起,就把咱们儿子的“汪”姓改成茂才家的“尚”姓,这也让老实巴交的茂才出门能抬起头来做人,这也算是咱们唯一能做对得起人家的一件事情吧,也算是茂才这一辈子没白养活你汪家的血脉骨肉……”

兄弟,还真灵验,我还没有把话说完,那烧着的烟灰就打着旋转飞的可高了,插在他坟前的三株香,冒出烘烘的火焰向善善的怀里扑着……

回去以后,我把给孩子改姓尚的事情一说,茂才发愣了好久,没说一句话,最后看着我只是憨厚地笑了笑说:“你看着办吧,我压根就没有多想过这事,改不改都没有啥,反正都是咱们的孩子,谁也又给我的善善抢不走,吃晌午饭的时候,茂才喂着善善饭激动地很流眼泪哩。”

爷爷用双手搓着自己那受得干巴巴的脸说:“汪七又不是那不明事理的人,他肯定会同意的,那你还有啥心事对我说呢,你尽管说,你大哥这穷要饭的也没有啥能耐,只要能帮上老乡的忙,我是一定不会推辞的。”

于珠微笑着说:“俺知道你是很讲情面的人。星泰兄弟,我一直寻思着,尚善都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大人了,万一以后……”

“以后啥,你是怕孩子以后知道了他自己的身世埋怨你们,是不是于珠?”

“啊,啊,就是呀,他 知道自己的身世不是姓尚,而是姓汪怎么办呢?他要是刨根问底儿的,我能不给他说实话?孩子要是一生气跑回了路山冬乡老家去扎根落户在原来俺们那两间房子里住,那不就是把茂才 给坑苦了,人家不是白养活他二十多年了吗?咱的良心往哪里去搁呢?你说是不是兄弟?”

“于珠,你现在可不能冷不定的把事情告诉给孩子啊,茂才尚家传宗接代的希望就在善善身上延续呢。可不能伤了他们的父子之间的感情啊。”

“那你说咋办?是我等他成家以后给他说明呢,还是等他自各知道后,我再告诉他呢?”

“爷爷一时也拿不定注意,沉思了一会儿说:“现在,善善还给他爹过周年不过?”

“过着呢,每到汪七周年或者是清明节的日子,我和孩子都去给他上坟烧纸。”

“那善善问你汪七是谁呢,你着怎么给他应付?”

“我和茂才一直就对他说是路山老家姓汪的亲戚来村里以后得病死在这里了。”

“那就好,你就不用对孩子说实话了,既然瞒他到现在了,还一直要瞒下去,有时间你和茂才 先把话说住,你们俩的心里都得有个思想准备,真是到有一天善善知道了内情,老根归宗的时候,你们也都能接受事实,心里不难受才行,我说的对不对?”

于珠流着泪点着头说:“你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等过罢这两天,我就暗暗地给茂才先说说,让他心里好有个底儿,真到善善走的那一天呀,茂才就不会太伤心了。”

“哎,于珠,你们一家人一直回去过家没有?”

“兄弟,汪七出来的时候就说死也不再回家,没有脸面再回去见你星泰兄弟,这不,可应他的话口气了,就是死不回家,我也很想我的爹娘和两个妹妹,我又改嫁以后的第二年春节,还是托人给我爹娘写了一封信寄回去以后,二老爹娘才放心的来信说,她们还以为我们三口人都不在人世了哩,过罢春节,我舅舅赶着毛驴车拉着我爹娘和三妹走了两天的路来我家住了十多天,我爹娘 去到汪七的坟前哭了好长时间不站起来,临走的时候还嘱托茂才说,要好好的对待善善,孩子从小就没有看见过他爹是啥模样儿,怪可怜的。

茂才一再安稳发誓让我爹娘放心,他一定会象亲爹一样照顾好孩子的,茂才也没有食言,我是挑不出他半点毛病来的。”

“嗯,这就好,你和你的爹娘,妹妹多写几封信,不要让她们为你和孩子们担心,农活不忙的时候,你和茂才还是要回冬乡看看你亲戚们的,过去的事情就永远让它过去,不能搁到心里一辈子想不开,你也不能说一辈子不回家,咱们都是五十岁的人了,这土已经埋住胸口了,今天脱了鞋,明天还不知道能穿不能穿呢,趁现在身子骨硬朗还能爬动几年,真是到老了以后,你想再回咱们冬乡去一趟可就难了,想爬也爬不动,你说是不是?”

“哎,我听你的。”于珠伤情的泪又一次模糊了双眼……

“哎,星泰兄弟,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啊?是啥事情?”

“大兄弟,我三妹来看我的那一年,她才二十岁,她们走的 时候,我专门交代我爹娘回去后,去冬村打听一下你成家了没有,如果还没有娶媳妇,就托人把我的三妹于叶嫁给你配婚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因为我知道你是宽厚待人的好兄弟,于叶嫁给你过日子,我是最放心的,可后来是咋了老乡,我听于叶写信说是你不同意娶她,我一想,啊,肯定是你还在生气,不愿意要我们家的妹妹当媳妇……”

“啊?是你在这里给我做的媒人?”

“哈,是我让三妹妹嫁给你的,咋了,你还不相信吗?”

“于珠,不是我不相信,是邻居张大妈当时没把话给我说透,我听说你们离家出走,我的心是多么的难受,你们两个大人不说,刚满月的小善善能经得起风吹雨淋的吗?万一要是有个啥好歹,你们不后悔吗?当时要是张大妈说是你的意思,那我心里不就有谱了吗?再说,我一个人住着两间破房子,谁给我当媳妇呀,我自己也生我自己没本事的气,所以,我就推辞了,没有想到现在你才把话说透,嗨,别提了,已经二十多年了,你三妹现在过得还好吗?”

“星泰兄弟,别说了,人的命天注定,我算是相信命了……”

“咋了,你妹妹她......”

“星泰兄弟,我也听三妹写信说你很背运,孩子这么小你就早早的死了妻子,日子过得也很艰难,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会过到要饭这等地步,唉,我妹妹比你大两岁,也是很不幸运的,你不同意这门亲事以后,她就嫁给了里村的一个中医先生叫里书,大我妹妹五岁,可就在结婚后的第二年,里书得了胃病,他就自己给自己下药治病,可是越治越厉害,后来他仔细一看药方是下错了药,里书连气带忧愁,没有活几天就死去了,怪不得人们都说是医不自治,当医生的自己不能给自己治病,就现在人们还都是这么说。我的妹妹也没有怀孕生孩子。”

“那后来呢?”

“后来又改嫁了两家后,都是不到一年的光景,男方病逝,村里的人们都议论说我妹妹是妨男人的丧门星,把我妹妹的名声传到几十里以外,我三妹一生气就再也没有嫁人,一直就在我娘那里住,于叶比你大两岁,今年是四十四岁。”

“啊,那老住在娘家也不是个办法呀,老了以后怎么办?谁照顾她呀?”

“我也是这么想的,星泰兄弟,你打算还回去不?”

“我呀,肯定得要回去呀?家里还有个闺女留在她婶子家呢,我能放心吗?”

“唉,是呀,儿女连心啊!你打算啥时候回家?”

“看看吧,停个一年半则的,等日子好过了,就赶紧回去。”

于珠端详着爷爷的表情,眨了几下眼睛,习惯地用手指头抠了抠嘴角,轻微地笑了笑……

于珠当听见有人在外面叫她时,她站起来说:“老乡,俺的闺女闺女叫我回家呢,天也不早了,你们也赶快歇息吧,我明天叫你们到我家去吃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