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年这十大新闻都是假的,你被哪条忽悠过

Saint-Xu 收藏 11 10076
导读:06年这十大新闻都是假的,你被哪条忽悠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法国导演起诉《吉祥三宝》抄袭


【刊播媒体】《华商报》


【发表时间】2006年3月12日


【作者】高咏梅


【“新闻”】内地乐坛近日抄袭传闻不断。前日有知情者从法国传来消息,法国电影《蝴蝶》的导演菲利浦·慕勒已经了解到《吉祥三宝》抄袭一事,并在仔细听过网络上下载的《吉祥三宝》一歌后,认为该歌的确抄袭了《蝴蝶》主题曲的主要旋律!菲利浦·慕勒向法国媒体表示十分愤慨这种剽窃行为。北京时间前日上午,菲利浦·慕勒正式向当地法院提起了诉讼,而《吉祥三宝》的演唱者布仁巴雅尔也将于近日接到来自法国的正式书面文件通知。


【真相】《世界新闻报》驻法国记者李茜为了弄清所谓“抄袭”事件的真相,与菲利普·慕勒取得联系,慕勒说他本人并不了解“抄袭”一事,更谈不上告《吉祥三宝》的创作者了。此前,《吉祥三宝》作者布仁巴雅尔演艺合同代理公司———北京飞乐唱片总经理钟雄兵告诉其他记者:早在1997年,布仁巴雅尔和朋友们就凑了两万元,制作了以布里亚特民歌为主的500盘蒙语版的磁带在蒙古国发行。这盘磁带B面第一首就是由布仁巴雅尔和爱人乌日娜以及女儿共同演唱的《吉祥三宝》。从时间上推算,《吉祥三宝》在前,《蝴蝶》在后,钟生气地说,“前者怎可能抄袭后者呢?”


【点评】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2006年的春节晚会让《吉祥三宝》火了一把,岂料却有好事者出来泼脏水。实在想不明白,这法国歌曲为何与蒙古族民歌较上了劲,非得打一场国际官司?看看新闻报道,还真像那么回事:又有知情者,又是北京时间,又是正式起诉,新闻诸要素似乎俱全,但消息源却语焉不详。正如菲利普·慕勒所言:“直到现在我也不能理解这件事,一点都不明白,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个‘谜’。”其实,中国读者更不明白,真正明白的恐怕只有始作俑者,只是他未必敢说出真相。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假新闻评选的候选篇目中,娱乐新闻数量仍然名列第一,“吉祥三宝”事件只是其中一个典型而已。在近几年的假新闻评选中,我们愈发深切地感受到,许多“娱记”已经不再以探求事实真相为职业追求,而是以报道传闻、丑闻、绯闻为能事;不再以实事求是为价值底线,而是以哗众取宠吸引“眼球”为成功目标。这不但从整体上败坏了新闻工作者的形象,也已经引起了受众的普遍反感。难道,传媒真的要“娱乐至死”吗?


二、垃圾场惊现儿童残肢


【刊播媒体】《兰州晨报》


【发表时间】2006年4月4日


【作者】唐远知 鲁进峰


【“新闻”】两条煮熟的儿童胳膊及碎肉、骨头掺杂着生姜、朝天椒等调料惊现兰州市城关区阳洼沟垃圾场!4月3日,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公安分局及辖区派出所的百余名公安民警全面介入调查,并在东岗、雁滩、和平一带展开重点排查工作。记者获知这一消息后迅速赶到事发现场,在垃圾场一蓝姓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记者来到垃圾场西北侧的一堆垃圾旁,在一个白色塑料袋旁,放着两条小孩胳膊,塑料袋里装有碎肉、骨头,以及生姜、朝天椒等调料,现场没有发现小孩躯体的其他部位。办案人员从现场情况分析,这是一起杀人碎尸案,小孩被杀害后肢解煮熟,被害人年龄在5岁~8岁之间,性别难以确定。


【真相】4月5日下午4点,兰州市榆中垃圾场发现人体组织警方调查结果新闻发布会举行,兰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胡义就警方的调查经过及结果进行了详细汇报。经公安局民警广泛走访调查,最终核实:两截人体上臂及碎片组织,系甘肃中医学院基础学实验室标本制作室于3月31日在制作人体标本时所切除的碎片,属于正常教学尸体标本。有关人员将其装入塑料袋中,放在标本实验室门口,准备次日入库。4月1日早晨,学院清洁工清扫卫生时,误将此袋当作生活垃圾清理,送到前来运送生活垃圾、医用垃圾的清洁车上,拉到阳洼沟垃圾场倾倒,直到4月3日被拾垃圾的群众发现报警。


【点评】事后,兰州晨报社对该报道进行说明:“报道写好以后,兰州晨报编辑部按照四审制度进行了审稿。在审稿过程中,相关主任就报道中的一些细节详细询问了记者,但记者当时隐瞒了采访的部分细节,以至于在修改稿件过程中没能及时发现稿件中与事实不相符的一些情节。如稿件中提到的所谓现场有‘生姜’、‘朝天椒’,还有对案件性质的分析等等。”为了严肃新闻宣传纪律,杜绝新闻宣传中的虚假新闻,《兰州晨报》对采写失实报道《垃圾场惊现儿童残肢》的两名记者予以开除,并对相关责任人做出处理。仔细分析,这篇报道之所以严重失实,关键就在于记者在采访时没有进行深入调查,而是道听途说,主观猜测,看到残肢等,就联想到肢体被煮熟,并由此推断是一起杀人碎尸案,从而造成了恶劣影响。其实,同属于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的《西部商报》也有相关报道,只说垃圾堆里发现两只小孩手臂,既没有发现所谓的生姜、朝天椒,也没有断言被煮熟,更没有推断是杀人碎尸,而是说“就孩子的具体死因,警方正在进一步的调查中”。两者比较,高下立判。



三、扫墓祭祖烧“别墅”将被查处


【刊播媒体】《华西都市报》


【发表时间】2006年4月24日


【作者】杜成


【“新闻”】“今后发现烧‘别墅’、‘轿车’、‘二奶’等乱七八糟的祭奠品,民政部门将会同国土、林业等对当事人予以查处和处罚!”昨日上午,国家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在成都召开的全国殡葬工作会议上透露,国务院正着手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殡葬管理条例》进行修订,今后,有关部门查处清明祭祖中的这些封建迷信现象将有法可依。前些年,部分市民在清明祭祖时,烧纸别墅、纸轿车,这两年竟有人去烧“伟哥”、“安全套”,去年发现有人烧“三陪小姐”和“二奶”,今年清明节更“升级”了,有市民祭祖时竟然烧“超女”!


“扫墓者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去烧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但带有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而且显得低俗下流!”


【真相】中国殡葬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洪昌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民政部领导根本没有讲过政府要查处烧“别墅”、“二奶”等行为的话,而且,该报对会议名称的报道也是不正确的。张洪昌指出,扫墓祭祖时烧“别墅”、“二奶”等行为,不符合政府倡导的破除殡葬陋俗,提倡移风易俗、文明节俭办丧事的殡葬习俗改革方向,社会各界对此早有批评和指责。对这些行为,中国殡葬协会将通过宣传和教育,引导人民群众以崇尚科学和健康向上为荣,以愚昧无知和低级庸俗为耻,自觉破除丧事活动中的封建迷信和殡葬陋俗,文明节俭办丧事。《华西都市报》随即于4月26日刊发《更正》,表示由于该报记者对会议名称(应为中国殡葬协会理事会第二次全体会议,而非“全国殡葬工作会议”)和民政部有关领导的讲话理解有误,作了不准确的报道,造成了不良影响,故向民政部有关领导及广大读者致歉。


【点评】这些年来会议报道常常出错,问题就出在记者要么没有到会场,要么就是到会场后拿了材料就走,要么就是在会场打瞌睡,要么急于使会议新闻“出新”,真正能坐定下来、静下心来从头听到尾、认真记笔记,更认真思考的记者少之又少。当然,板子全打在记者身上有失公允,“把关人”也难脱干系,因为这条新闻太荒唐:老百姓祭祖,民政部凭什么非要认定哪些可当祭品哪些不能当祭品?如果不涉及修建祠堂、毁林修墓,国土部又凭什么去管别人如何祭祖?至于林业部门,最多也只能管烧祭品别烧着了森林,又怎能管人家烧什么?退一万步说,即使真要管,又如何去管,管得住吗?……但令人惊讶的是,这样一条一看便知其假的“新闻”,居然连闯三关,端上报纸版面。这才是让人最想不通的地方。



四、银监会拟发退市令三城商行受警告


【刊播媒体】《上海证券报》


【发表时间】2006年6月6日


【作者】唐昆


【“新闻”】近几年来,银监会将风险分类中的五、六类行确定为风险处置工作重点关注行,明确风险处置的指导思想、方式以及目标,要求有关银监局对重点关注行建立风险提示制度。在此次会议上,唐双宁点名批评了三家城市商业银行,目前衡阳、秦皇岛、珠海三家城商行均被划分为第六类行,据悉上述三家银行不良资产率尚在50%以上。“对于风险状况不断恶化,地方政府无力或无意救助的银行,要研究其市场退出问题。”银监会负责人在会上如是表态。


【真相】上述报道刊出后,引起挤兑风波,两天半的时间里,衡阳城商行被支取现金1亿多元。后经调查证实,这是一起媒体报道失实,加上个别另有所图的人散布虚假信息并以讹传讹,导致少数不明真相的储户提前支取存款的风波。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衡阳市政府和相关部门在不到3天的时间里,及时消除了负面影响,维护了市场金融秩序的稳定。


《上海证券报》2006年6月8日予以更正:“本报6月6日A2版‘银监会拟发退市令三城商行受警告’一文中涉及衡阳市商业银行的部分表述有失误之处,划入‘第六类行’应为‘第五类行”,谨向该行致以歉意。”


【点评】银监局衡阳监管分局办公室主任贺岚峰对《中国经济周刊》说:“据反馈回来的信息,该报道是根据录音整理后写成,把其他行误听成了衡阳城商行。”由此看来,这只是媒体一次小小的失误,但是,正是这个小小的失误,却酿成一场挤兑风波。“蝴蝶轻轻地舞动一下翅膀,可能导致系统最终发生极大的变化。”湖南省银监局的相关负责人用“蝴蝶效应”来解释此次风波。从这个比喻中,我们的媒体是否意识到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责任?我们的记者是否意识到自己手中那支笔的分量?




五、腰围1.75米松原孕妇至少怀了五胞胎


【刊播媒体】《新文化报》


【发表时间】2006年6月12日


【作者】任飞霖


【“新闻”】松原市宁江区出了个“超级孕妇”


―――怀孕3个月时肚子大得就像待产孕妇,去医院做检查时被告知怀了三胞胎;两个月后再查,又被告知至少怀了五胞胎!据了解,她可能是我省首例怀五胞胎的孕妇。昨日中午,记者初见乔玉波时,着实被吓了一大跳:她坐在炕上,穿着特制的孕妇装,肚子最前端已经超过了膝盖,目测其腹部至少有半米多高。怀孕前乔玉波的腰围约为72厘米,近半个月,她的腰围平均每天都会增加9厘米左右,目前,怀孕5个月零5天的“腰围”已经猛增至1.75米,比她身高(1.67米)还长8厘米,而她的后腰到腹部最顶端足有0.62米。由于肚子太大,家人不得不专门为她特制了一个小布兜,用来托住其腹部。


【真相】正当各媒体记者为“超级孕妇”乔玉波腹中五胞胎的安危担心时,乔玉波却在松原一家宾馆悄悄邀请了长春电视台《城市速递》的记者和长春普济医院的李姓院长,当面自述怀有五胞胎一事是假的。乔玉波躲到一边把肚子里的东西掏出来:竟是三条棉被、十几件棉衣、毛衣、单衣、棉坐垫、帽子等物品,整整20件。“用手拎一下,足足有七八公斤。”


【点评】这条假新闻着实害人不浅,竟让一家权威新闻机构也跟着“吃药”,居然向全国发出专电。其实,问题就出在最初采访的记者听信一面之词,未作进一步核实,从而酿成一条假新闻。不过要说记者采访不仔细,怕也未必,因为记者不仅给那个假孕妇量腰围、算体重,还了解到为假孕妇做一件合适的孕妇装需要4.5米的布料,“细节”不可谓不“细”;报道时还不惜篇幅加上相关链接,告诉读者目前全世界报道的五胞胎仅有36例,概率为六千万分之一。更令人发噱的是,新闻中写道“乔玉波怀孕三个月时,腹部两侧2平方厘米的面积就已被撑得近乎透明”。可既然连孕妇的肚皮都看见了,怎么就没看到塞在衣服里的棉被、棉衣?


事发后,《新文化报》刊文诚恳地向读者致歉:“轻信,不止是对事件当事人说辞的轻信,更为致命的是对自己工作态度、认识水平和判断能力的轻信让我们铸成大错!如果我们多一分冷静科学的态度,如果我们多一些质疑核实的努力,如果我们对自身悄悄滋长的轻慢保持足够的警惕......”肺腑之言,发人深省。



六、广州市面出现注水西瓜


【刊播媒体】《信息时报》


【发表时间】2006年7月19日


【作者】黄熙灯


【“新闻”】“明明汁液很多,可吃起来却一点都不甜。”记者近来接到不少投诉,称所买的西瓜,瓜相不错,切开汁液也很“丰富”,但一吃却寡然无味,有些甚至有股酸馊味,他们怀疑西瓜被注入了水。在某医科大学上班的杨女士告诉记者,她买的西瓜切开一看都是污红色的水,她取了样叫同事化验,这才知道西瓜被注射了红药水。对此,市场方面回应,不排除有不良瓜贩给西瓜注水,甚至红药水,但这样西瓜容易变质腐烂,风险极大。


【真相】8月4日,国家质检总局出面辟谣:广州市面并没发现注水或药水西瓜,之前有媒体报道的“广州市面出现西瓜被注射红药水根本不能吃”哗众取宠,造成了广东、河南两省部分地区的西瓜卖不出去,而实际上给瓜注水如同“杀鸡取卵”,瓜农不可能做这样的傻事。国家质检总局获悉后,立即要求各地检验检疫机构对今年以来供港西瓜的检验检疫情况进行了调查,今年1~7月份共受理供港西瓜报检1042批1.16万吨,均经检验检疫未发现西瓜被注水或注射红药水等异常情况。


值得回味的是,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记者曾就此事采访作者本人:“你什么时候想出要作这样一篇报道?”黄熙灯回答:“我买到一个西瓜,发现不那么好吃,就想做关于这方面的文章。”中央电视台记者又问:“那你报道中的杨女士现在在哪里?”黄沉默一阵答:“事情过得太久,忘记怎么联系了。”中央电视台记者再问:“那有电话吗,她电话号码多少?”黄再次沉默一阵回答:“忘记了。”


【点评】据专家分析,根据生物学常识,往西瓜里注水或注射红药水不可能使西瓜的颜色变得更鲜艳,相反还会造成西瓜很快腐烂并带有异味,反而不利于销售。但不知为何,该记者却深信瓜贩会做这种傻事,简直难以理喻。而深信这种傻事的结果,却使开封市西瓜批发大市场西瓜价格跳水似地暴跌,一连五六天,没有往香港发一车货。一篇子虚乌有的报道,却让瓜农实实在在地蒙受了巨大损失。作为有职业道德的记者和媒体,于心何忍?



七、大雨袭杭百舸归


【刊播媒体】《今日早报》


【发表时间】2006年7月23日


【作者】包敦远


【“新闻”】该新闻图片刊于该报头版,图片说明是:“昨天下午,眼看一场大雨就要袭杭,西湖上的游船纷纷回码头躲雨。”


【真相】据《中国记者》(2006年第9期)披露,这是一张经过电脑后期制作、将影像复制组合而成的照片。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照片中有两组影像是相同的,只不过前后位置有所变化而已。


【点评】在本刊连续6年的假新闻评选中,假新闻图片还是第一次入围。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张假照片开创了历史。当今世界,数码摄影技术、电脑图像处理软件的革新,是一把“双刃剑”,它同时为新闻摄影和图片造假提供极大便利。虽然假新闻照片是第一次入围年度假新闻,但在中国新闻界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最著名的就是那幅曾获第47届“荷赛”日常生活类三等奖新闻摄影作品《非典时期的爱情》,最后被查实是请模特摆拍。2006年年初的“华赛”评选,也爆出获金奖照片造假的新闻。当然,新闻图片造假并非中国新闻界的特产,在西方新闻界也时有发生。2006年8月6日,路透社宣布,由于发现黎巴嫩籍摄影记者阿德南·哈吉提供的一张关于黎以冲突的照片曾用电脑软件修改,今后不再播发哈吉提供的照片。在此,建议新闻同行读一读《<华盛顿邮报>图片处理之15条军规》(《中国记者》2006年第9期),或许有所裨益。


八、铁道部酝酿火车票中加铁路建设费


【刊播媒体】《中国经营报》


【发表时间】2006年11月6日


【作者】柴莹辉


【“新闻”】铁道部正尝试寻求一种方法来“堵”


住我国铁路建设资金的庞大缺口。近日本报记者独家获悉,今后火车票价有可能效仿民航的机场建设费概念,在票价中引入“铁路建设基金”。目前,国家发改委正在就此事进行市场调研。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今后建设基金的模式可能被沿袭到铁路客运中,“票价改革有可能分步实施,新建的客运专线首当其冲,之后普通线路的客运也会涉及。”据悉,这种借鉴民航机场建设费模式,在铁路票价之外额外收取的“铁路建设资金”,在高速列车和普通列车、新建线路和原有线路会有所区别,建设基金定位在不同数额。


【真相】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表示,他注意到《中国经营报》发布的所谓“独家”新闻,这条看不出来源和依据的消息,在社会上引起了一定范围的误传。至于报道中有关铁道部酝酿在火车票中加收铁路建设费,火车票将要涨价的消息纯属空穴来风。铁道部从来没有提出过这方面的议题,更谈不上正在酝酿这样的方案。铁道部寻求通过这种方法来堵住我国铁路建设资金缺口的说法,更是毫无根据的,也是不负责任的。铁路票价涉及到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票价调整必须严格依照法定的程序进行。


【点评】这条广为传播的新闻被铁道部新闻发言人指为“空穴来风”之后,有不少评论提出质疑:这会不会原本是铁道部故意放出的“政策气球”,但看到舆论汹汹,就翻脸不认账了呢?但不管幕后情况究竟怎样,从新闻业务方面加以探讨,就能发现问题不少。新闻中说“本报记者独家获悉”,故而无疑是一条独家新闻,但是,风险也由此产生。正因为是独家,其他媒体也就无法证实你的报道。况且,新闻源只是一个不知姓名、不明身份的“知情人士”!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权威部门加以否认,记者和媒体百口莫辩。客观报道的准则之一,就是必须要有两个以上各自独立的新闻源相互印证,方能成为新闻报道。其实,这不仅是新闻报道的技巧,更是保护媒体的良策。而现在《中国经营报》没有严格遵循这条准则,就只能独吞苦果。



九、深圳中级法院的日常工作由深圳市纪委代管


【刊播媒体】《民主与法制时报》


【发表时间】2006年11月6日


【作者】田加刚 龙良卿


【“新闻”】2006年6至10月,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先后有5名法官被中纪委、最高检“双规”或逮捕,其中包括1名副院长、3名庭长、1名已退休老法官,卷入调查的法官、律师多达数十人,调查还在逐渐向基层法院渗透。据透露,目前,深圳市中级法院已有20多名法官、8名律师被调查,另有几名律师“出国”,调查面在不断扩大,并涉及深圳基层法院法官。深圳中级法院的日常工作,由深圳市纪委代管。


【真相】针对有关报道内容,《深圳特区报》记者随即采访了市中级法院有关负责人。“有关报道中‘深圳中级法院的日常工作,由深圳市纪委代管’一说是完全失实的。这一不负责任的报道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该负责人开门见山地向记者表明了态度。这位负责人还向记者表示,今年6月以来,市中级法院个别领导和几名法官因涉嫌违法违纪问题,有关职能机关目前仍在侦(调)查中,个别媒体所描述的一些违法违纪事实缺乏依据。


【点评】不管深圳法院有多少法官卷入违法违纪案中,也不论这些人的犯罪事实究竟如何,但作为常识判断,怎么可能由纪委来代管法院的日常工作呢?这岂不成了天方夜谭?如果是其他专业领域的报纸出此差错,或许尚情有可原,但作为以报道民主法制为己任的法律专业报刊,犯此低级错误,实在是说不过去。




十、投资50亿美元中国企业拟在韩国济州岛建唐人街


【刊播媒体】《华声报》


【发表时间】2006年11月26日


【作者】佚名


【“新闻”】济州岛被称为韩国的“海南岛”,保存着完美的海景,又享有特别待遇。负责济州岛开发的济州国际自由都市开发中心十分渴望中国的资金。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金其洪等一行,日前访问济州岛政府,听取了对投资环境的介绍,提出了他们的唐人街构想。该构想提出由中国企业在济州地区建立IT和高科技研究所、外国教育机构、中医院、科技交流展览馆、土特产品饮食商街、酒店、转让式别墅、高尔夫俱乐部和文化艺术中心等,属密集式的唐人街。金其洪表示,若条件合适,中国国有资产监管委将研究在340万平方米的土地上,投资50亿美元,建立一个地道的唐人街。


【真相】2006年11月27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新闻发言人杜渊泉针对“中国拟在韩国济州岛建唐人街有意投资50亿美元”的消息发表声明:该消息不属实。在国资委官方网站上“委领导”栏目中,并未有金其洪的名字。事实上,金其洪只是国资委机关服务中心(国资委下属的局级机构)副主任,而不是国资委副主任。至于报道称中方提出将投资50亿美元建设唐人街,金其洪认为这是歪曲了事实。“济州的确已经划出了一块324万平方米的土地用于吸引中国企业,并计划引资50亿美元。但这些动议都还只是济州方面的设想,对方在会谈中提出后,我表示条件成熟时愿意从中牵线。而实际上这一设想的招商还处于起步阶段。”他强调,自己在济州期间从未代表中国政府作出任何承诺或签署任何协议。


【点评】经查实,这篇报道是从境外中文媒体“移植”而来,而境外中文媒体又是从韩国媒体的报道翻译而来。经过这三转两转,国资委机关服务中心副主任升格为国资委副主任,韩国的设想变成国资委的投资项目,韩国济州岛上就冒出了一座耗资50亿美元的地道的唐人街……这篇假新闻的出笼过程,正是当今层出不穷的假新闻的缩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