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经过45天的连续夜间空运,1933年5月22日,距离盘踞在多伦的日伪军南侵察省不足两天,第21师终于全部集结完毕。同时到达的还有第2军司令部直属部队、以及边区教导团高潮顺的3000名大刀队。

第2军军长武国福奉命直接指挥建立华北前进基地的工作,当然把他的指挥班底和直属部队也带来了,第2军司令部直属部队包括1个机械化营,1个152重炮营、1个88高炮营、1个野战医院、1个侦察营和1个警卫营,直属坦克营的T-34/85因为太重无法运输换成了32辆T-26。

最新生产装备的2个大队24架陆军型F-IB“耻辱烈火”式战斗机经过两次空中加油也转场飞抵张家口,第2军成了第一个拥有陆航固定翼战斗机的部队。

这样,武国福手下就有4个步兵团,1个T-26坦克营又一个喷火坦克连,2个机械化营,1个152重炮营,1个122炮营、1个85炮营、1个高炮营又一个连、1个火箭炮连、2个陆航大队。

共计17600人,32辆T-26KB“红色风暴”坦克,10辆TH-26KS“火龙风暴”喷火坦克,78辆Sdkfz251加顶改式装甲车(与德国原型不同,本车加屋脊型装甲顶盖),300辆汽车,18门152炮,18门122炮,18门85炮,24门88自动高炮,6门火箭炮,156门82/60迫击炮,24架战斗机。

另外还专门用40个航次为察哈儿民众抗日联军运来了1.8万支莫辛.纳甘步枪、500挺捷格加廖夫转盘轻机枪和1千万发子弹(约等于6个基数,纳甘步枪弹比三八步枪弹重,同样重量下,日军带120发,纳甘步枪带80发)。

连续的大规模空运共飞了750多个航次,用了130万升油,把空军油库耗得见了底,新建成的空军炼油厂压力太大叫苦不迭。空军战略运输部队损失惨重,虽然没有跟国民党空军和日本空军遭遇上——人家根本没有夜间飞机,但先后两架运输机在降落滑跑时发生事故(总共只有24架),一半以上的飞机经受不住这种频繁高强度、恶劣起降条件(张家口临时机场)的摧残,要进厂维修保养。人员极端紧张疲劳,运到一半空运联队政委就开始吊葡萄糖,咬着牙坚持着把部队运输任务完成,联队长也住了院。即便如此,每天还要按前线部队高强度作战补给要求,至少拼凑6架飞机,向张家口空运60吨物资。陆军这次没人骂空军“孙子”,见到穿天蓝裤子的就递烟——太仗义了!

空运部队已经榨不出没有任何余力,这已经是短期内特区在华北可以勉强支持的最大规模部队了。

规模宏大的空运不仅震惊了察哈儿民众抗日联军的官兵,也惊动了一些不想惊动的人。从空运的第三个晚上开始,机场的警卫就由抗日志愿军的战士担任,358团和边区教导团的指战员在机场周围不停兜圈子。

边区教导团团长高潮顺是被俘释放后主动投诚的原粤军教导旅参谋,教导团是侨军33个战斗团里唯一一个不是原解放军干部任团长的部队。团里除了政工干部和技术军士外,带兵的都是原来教导旅的“起义”官兵。高潮顺是投诚过来的,自己觉得比别的团长矮一头,因此暗自捏着一把劲,带兵极严,军事训练一定要跟兄弟团比着干,部队纪律除必须遵守侨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外,还有一套《忠烈军人歌》要遵守。官兵除了枪支外还继承粤军教导旅传统——每人背一把砍刀,全团一起操练时,大刀虎虎生风,煞是壮观,这在火力论优先的侨军当然是吃不开的,因此也被兄弟部队讥笑为“大刀团”。当听到要派抗日志愿军赴华北前线时,高潮顺直接找到集团军司令员孙振堂,当场跪地写血书才得到出征机会。

教导团的一个班最先在机场旁边一个山包的草丛里发现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此时正是傍晚,再过几个小时运输机就要降落。俩小子偷偷摸摸看见有人来急忙钻到草丛里想躲过去,谁知早被眼尖的战士发现。冲上去大喝:“什么人?”

其中一个见躲不掉了,拔出手枪就要打,另一个战士见状抽刀扑上前一刀下去,连手掌带手枪一起斩落。这家伙痛的用母语大声嚎叫——原来是个日本人。真是冤家路窄,班长最后没拦住,脆生生一顿嘁里垮嚓,一阵刀光闪过。最后战士们只好架着汉奸(没见过这么砍人的,吓得走不动了),拖着被砍的七零八落的鬼子尸首回连部报告,鬼子身后留下一条血道,拖到连部只剩下半截子,结果给连长好一顿臭骂。

汉奸腿软的不行,一见到官长知道有救了,急忙跪到泥地上倒豆子一样啥都招了。连长周黑强投诚不够一年,侨军的俘虏政策背的不太好,趁着指导员去营部的机会好不容易准备下的辣椒水老虎凳楞是没用上,气的直翻白眼。

“你说你是驻多伦的鬼子派来的?”

“是、是、长官,我叫赵德彪,那个——”一指后边那半截子“叫本谷一郎,是皇军侦……”

裸着袖子的警卫员小赵上去就是一个嘴巴:

“什么狗屁,你也配姓赵,别说爷爷听不懂的。”

“是、是、不敢姓赵、不敢姓赵、那个本谷一郎是皇、”急忙啐了一口,自己狠狠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是鬼子中尉侦察参谋官,这半个月我们一直呆在张家口打探情报,昨天晚上在东关喝酒睡的晚,听到天上有动静,这才找到这里来的。”

一见小赵又要打,急忙叩头:“句句是实,句句是实,小的不敢,老总饶命,老总饶命。”

“多伦有多少鬼子?”

“鬼子有两千多骑兵,还有炮队,索旅长(伪军索华岑)三千多人,鬼子守城墙、索旅长守黄旗。这是半个月前小的来的时候的情况,现在小的就不清楚了。”

“恩” 周黑强想了想,对小赵说:“送团部吧。”

周黑强对小赵说的声音小,赵德彪听不明白,见小赵右手拎着刀,左手来拉他衣领。杀猪般得叫了起来:

“饶命呐,饶命呐,我也是被逼的啊,总爷,中国人不杀中国人啊,总爷……”

赵德彪给押走了,周黑强却被他最后那句话触动了痛处,沉默良久,长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