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威海,海军临时总部。

自从舟山岛遭到日本轰炸之后,海军部就迁到了这里来,而海军司令齐骏上将的心情就没有好过。经过工程部队评估,在战争期间,舟山岛上的军事设施是无法修复了。更主要的是,现在重要的战争物资都被用来生产武器装备了,所以海军总部不能在短时间内回到舟山去,只能在威海将就着指挥战斗了!

“什么,皮定均竟然自己做出了决定?”收到皮定均的报告之后,齐骏的心情更不好了。当然,这主要是表面上的现象而已,齐骏本人就是从海军舰队司令官出身的,自然知道前线指挥官的决定有多重要。而他也是迫于上级的压力,自然不敢反对,皮定均的决定,反而减轻了齐骏的压力!

“其实,皮将军的决策本身并没有问题!”一名参谋显然是支持皮定均的决定,只是不敢在总司令面前把话说完了。

齐骏笑着点了点头:“这我也知道,皮定均这小子有我当年的气魄。但是,他们现在的任务并不轻松啊!”齐骏叹了口气,一边摇着脑袋,一边来回的走了几圈,接着才说到:“这样吧,去通知席林中将,让他尽快完成舰队的补给任务,尽早出海支援皮定均。如果两舰队联合作战的话,皮定均为总指挥,席林他们的第3舰队必须要听从第4舰队的指挥!”

“这……”参谋有点犹豫了,虽然皮定均的军衔比席林高,但是,第3舰队的实力明显更强一点,是这次海战的主力,让席林听从皮定均的支持,是不是有点勉强了呢?

“怕什么?”齐骏看出了参谋员担心的问题,“以前,席林就是皮定均的老手下了,他们两人的合作时间很长。而且,席林是个顾全大局的人,不然也不会选择他担任第3舰队的指挥官。现在,明显战局要看皮定均他们的行动来决定,皮定均也更了解日本联合舰队的战术,让皮定均来担任总指挥,没有什么问题!”

参谋想了下,也觉得总司令的话有道理,至少在人际关系上,两人之间不存在任何问题,接着又问到:“但是,现在我们的行动明显与总参谋部的决定不一样,会不会……”

“没什么好担心的,田震龙总参谋长应该知道第4舰队这么做是正确的!”齐骏想了下,“另外,你把我们的意见也告诉田总参谋长,希望得到田上将的支持。这样一来的话,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很快,海军部改变了的作战计划送到了田震龙的手里。田震龙自然知道海军部的决定带来的意义。从内心来讲,田震龙本就不支持第4舰队继续在西太平洋腹地执行作战行动。而现在,海军加快了第3舰队的出战准备工作。同时,取消了第4舰队打击硫黄岛的行动,这大概也算是个中间方案吧!所以,田震龙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从根本上来讲,第4舰队的行动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因为中央的意思要拿第4舰队做交换,来为反攻菲律宾创造机会,同时彻底破坏日本在西太平洋上的资源生产基地。如果可能的话,还会削弱日本联合舰队的实力!但是,总参谋部的意见却是要先挽救第4舰队,在保存自己的实力下,才想办法取得下一步进展。

这种矛盾直接决定了军政双方对作战行动有着不同的要求,虽然,最终皮定均想了个巧妙的办法来解决双方的冲突,但是从本质上来讲,这种折中的办法,并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甚至存在着更大的风险!

在皮定均的计划中,所有的变数都集中在了第3舰队的身上。如果第3舰队能够准时出发的话,就将顺利的完成打击日本硫黄岛物资生产基地的任务,然后在密克罗尼西亚南部与第4舰队会合,两支舰队最终联合突破日本的海上封锁,回到台湾岛。但是,第3舰队要是无法准时到达。那么,第4舰队将独立面对日本联合舰队的强大压力,极有可能被日本联合舰队消灭掉!当然,如果第3舰队早一步提前赶到战场的话,就能够与第4舰队配合,有力的打击日本联合舰队,为这场海战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台湾,高雄港。

对席林中将来讲,第3舰队大概是他指挥过的最差的一支舰队了。这不是指舰队的装备水平,而是舰队人员的素质。

第3舰队原先是在泰国湾执行支援任务的,主要是掩护马来半岛北部地区地面部队的防御。舰队本身的实力就不够强,是海军五支舰队中实力最弱的一支了,顺应的,人员编制也最少。后来,担任克拉运河的部队得到了加强,空军在中南半岛上的空中力量也得到了加强,所以第3舰队也就没有了作战任务,返回榆林港进行休整了。

当席林接到前往第3舰队担任舰队司令官的任务时,他正在第2舰队,即掩护济州岛与朝鲜半岛的那支舰队上担任指挥官。等中将飞到广州,搭乘最新的一艘航母,即“塔里木河”号前往榆林港的时候,他彻底的明白了这次任务的重要性。

第3舰队的根底并不雄厚,虽然按照皮定均在前面总结出的经验,席林将舰队中的新老官兵都打乱了配置,争取让每艘战舰上的官兵都有一点实战经验,同时也让新兵能够尽快的从老兵那学到作战方法。但是,这仍然是不够的,按照舰队现在的规模,每个老水兵至少要协助7到10名新兵完成训练任务。但是,这留给席林的时间并不多了!

海军最主要的问题暴露了出来,中国强大的造舰能力,能够保证为海军提供源源不断的新战舰,中国海军并不担心战舰的损失,而且很多老战舰本身就已经达到了使用的寿命限制,也需要更换新战舰了。但是,中国海军的人才培训机构即使全速运转,也无法为海军培养出足够多的优秀人才。特别是在海军的训练体制中,无法保证让每位新水手都能够在完成训练的时候获得实战,或者近实战的经验。特别是当海军大规模的培训人才的时候,甚至很多官兵仅仅完成了初级的作战训练,就被派上了前线战场!解决人才问题,成为了众多海军将领最为迫切的一个问题,也是解决中国海军战斗力的问题了!

“将军,海军部新的命令!”参谋员将一份油墨还没干的文件交到了席林的手里。

“什么?”席林皱了下眉头,阴云出现在了中将的脸上。

“怎么了?”第3舰队新上任的参谋长白彬少将看着司令官的脸色,知道这下麻烦又来了。

“要我们提前出港!”席林皱着眉头,将命令书递了过去,“现在第4舰队改变了作战计划,将先放过硫黄岛,缠住日本联合舰队,为我们创造机会!所以,海军部要我们提前出海的时间,支援第4舰队作战!”

“皮上将搞什么鬼?”白彬也皱起了眉头,“以现在第4舰队的实力,根本无法与日本联合舰队对抗。而且第4舰队的官兵已经经历过了一场残酷的海战,精力有限,皮上将这么做,不是把自己往危险上放吗?”

“你认为皮定均‘福将’的外号是怎么来的?他会做亏本的事情?”席林摇了摇头,他与皮定均合作了好几年,对这位上将的脾气非常了解了,“现在,他要是去干硫黄岛的话,那才危险了。名义上,第4舰队向小莅原群岛机动,吸引日本联合舰队,其实他是避开了日本空军的锋芒,将自己按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位置上。怎么说,皮定均是不会吃亏的,就算是打不过日本联合舰队,他还能跑,拖住日本联合舰队并没有多大的难处。而这一来,重担就落到了我们的肩上!”

白彬听着席林的分析,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同时也发现了自己与这些海军将领的差别。他是正规军事学院毕业的高才生,与席林,皮定均这些从海军底层混起来的高级将领不一样,与杨官亭却有几份相似,都是先在学校学习了系统的海战理论,然后才到部队实践。而现在海军担任主力的高级将领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从海军底层做起,只是在后来到军校进修过的。也许,这是中国海军最大的特色,也是最大的资本了。只有这些将领才能够更贴切的理解海战的重点,也才能够将舰队的作战能力发挥到极限!

“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

“这点我知道!”席林点了点头,“舰队的补给速度太慢了,前段时间为了让飞行员以及水兵有足够的作战经验,训练力度太大。舰队的物资消耗太多。现在舰队的补给是大问题!”席林自己知道第3舰队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按照现在的补给速度,至少还要2天的时间才能够完成补给。对了,帮我联系过高雄驻防司令了吗?”

“已经联系了,木将军也很为难!”白彬尴尬的笑了下,“现在整个台湾岛的后勤供应都是问题,空军因为一直在执行打击宫古与巴坦群岛的任务,对后勤补给的要求很高,大部分的物资都分到了空军去。”

“那他有什么表示?”席林打断了参谋长的话,现在不是讨论问题的时候,是需要解决问题办法的时候。

“最快,只能在后天早上完成舰队的补给!”白彬直接说出了结果。

“后天早上?”席林摇了摇头,“这不行,太迟了。给海军部发消息,让他们与木林森联系,必须尽快完成补给,最晚都要在明天下午完成!”席林顿了下,拿起了帽子:“算了,还是我亲自去找下木司令,这事耽搁不得,我就不信,他没有点‘老窖’!”

“但是,舰队的事……”白彬皱了下眉头,他还没见过中将这么急过,“而且,2个小时之后,就要召开作战会议了,你这一走……”

“没什么好担心的!”席林笑了起来,看着白彬说到,“这样吧,作战会议你来主持,我必须先搞好补给方面的事情!”

没等白彬回答,席林就离开了。这事确实耽搁不得,如果舰队的补给不到位的话,他们就无法出海作战。而第4舰队的危险又迫在眉睫,看来,这次席林要与空军的后勤补给军官斗上一番了。


西太平洋,第4舰队。

舰队已经向西南方向航行了12个小时,在2个小时前到达了作战海域。虽然,舰队此时已经能够对硫黄岛进行打击,就算是战列舰都能够使用火箭增程弹药炮击硫黄岛附近的资源生产基地了。但是,舰队的弹药已经不足以支持起一场大的打击行动。所以,皮定均并没有批准舰队参谋部要求打击日本基地的决定。反正,现在小莅原群岛上的日本基地已经瘫痪了,根本无法对他们构成威胁,何必多此一举呢?

“司令,海军部的消息!”参谋员说着,将文件交到了皮定均的手上。

“第3舰队将在明天晚上出港?”皮定均笑了起来,听到这话的杨官亭也笑了起来,大概这是这几天中唯一的好消息吧!

在前面12个小时的航渡中,舰队中有两艘巡洋舰与一艘驱逐舰因为动力系统出现故障,已经掉队了。虽然这对舰队的实力并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但是皮定均知道这背后隐藏的危险有多严重。因为舰队在外作战了很久,而其中很多战舰都是才完成了总装,就被送到了第4舰队来,很多战舰几乎没有时间完成海上测试工作,其中的问题自然很严重,甚至有大量的工程师随战舰一起行动,好解决随时出现的问题。如果在后面的战斗中,舰队还出现战舰因为动力系统出现故障而掉队的现象的话,那就不是这么容易解决的问题了!

更严重的问题还在后面,经过统计,现在舰队的弹药严重不足。因为海上交通线还不完全安全,根本就无法获得补给。如果第3舰队无法及时赶到的话,他们根本不敢与日本舰队发生正面冲突!当然,最尴尬的是,现在舰队官兵的精力都很差,大部分官兵都因为得不到应有的休息,导致舰队的战斗力严重降低。

这些问题,都需要皮定均想办法解决。在这12个小时内,皮定均只派遣了一定数量的战斗机担任舰队防空任务,同时让舰队尽可能多的官兵得到了休息。但是,这仍然不够解决所有问题。第4舰队就如同一支受了伤的老虎一样,虽然爪子仍然很利,但是需要休息,才能够恢复过来!

“现在,我们来看看日本联合舰队的动向吧!”皮定均的脸色很快又变得很严肃了,快步走到了三维地图前,“现在,日本联合舰队已经到达了冲大东岛附近。他们将在这里完成最后一次的补给,之后,就将向硫黄岛前进了!”

“大概还需要24小时,日本舰队就能够到达作战海域!”杨官亭的手朝地图上指了一下,“日本舰队的速度还真快,看来,他们也是接到了死命令,专程来对付我们的!”

“没错,我们算下时间!”皮定均点上了根烟,边想边说到,“现在,我们应该转身向南鸟岛前进了。在明天傍晚,日本舰队将到达硫黄岛东面350公里处,距离我们还有1650公里。而此时第3舰队离开高雄港,日本舰队将怎么做?”

“他们没有选择!”杨官亭想了下,“如果日本联合舰队此时调头的话,将首尾不能相顾。我们只需要跟上去,日本联合舰队就将遭到夹击。所以,我要是日本舰队指挥官的话,会全速追击我们,争取在第3舰队赶到战场之前,消灭我们,然后转过身来,与硫黄岛上的空军配合,对付第3舰队!”

皮定均点了点头:“肯定是这样,但是我们也不能一直跑,不然第3舰队永远得不到机会!我们一定要找个地方,一个联合对付日本舰队的地方!”上将的目光在地图上搜索了一会,才说到:“我们就在这里,在关岛南部迎战日本联合舰队!”

“但是……”杨官亭皱了下眉头,“这么一来,我们将在3天之后,与日本舰队交战!”

“3天?”皮定均摇了摇头,“不,准确的说,应该是4天之后。现在第3舰队将提前出港,而且接到的是死命令,所以,我们在关岛迎战日本联合舰队的话,第3舰队肯定将首先赶过来支援我们,然后我们再对硫黄列岛发动打击行动!”

“这与原先的计划不一样!”杨官亭这下知道了皮定均的脾气了。

“变化永远快于计划!”皮定均转过了身来,“想办法通知席林,让第3舰队到雅浦岛附近迎接我们,到时候,我们要让日本联合舰队自赴死路!”

“但是,这应该先通知海军部吧!”

参谋长提出这个问题,皮定均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这样吧,先不要通知席林,等到第3舰队出港之后,再与席林联络。”

“这……”杨官亭真有点无话可说了。这皮定均的脾气还真是牛,虽然这个作战计划更完善一点,但是这根本就不是海军部的命令。当然,中国海军的指挥体系,也已经决定了皮定均有这个权力,因为在战争中,战场指挥官有权决定具体的作战方案。虽然海军部直接指挥舰队行动,但是在很多时候,都是以海军部让步来满足战场指挥官的要求。更主要的是,现在皮定均是两支舰队名义上的指挥官,恐怕席林也不会拒绝这个要求。

“不用再说什么了!”皮定均摇了摇手,“现在赶快行动吧,先炮击硫黄岛,让日本舰队再快一点。然后,我们就该南下了!”

五分钟之后,准备就绪的“色林错”号战列舰进行了第一轮主炮齐射,中日海上大决战打响了!


日本联合舰队,“大和”号旗舰。

这不是以前的那艘“大和”号战列舰,而是最新一级战列舰的第二艘。原本并不打算命名为“大和”号。但是,在济州岛海战中,“大和”号战沉,所以在这艘战舰服役的时候,被改名为“大和”号,看来,日本还是很重视这个名字。

“海军部的新命令?”诚田上将拿过了参谋员递过来的命令书,心情显得很不好。

诚田是原西太平洋舰队的参谋长,在宫本阵亡之后,这位只有42岁的少将连升两级,不但成为了上将,还担任了新联合舰队的指挥官。但是,与中国舰队一样,诚田对现在这支联合舰队的素质很不满意,主要是人员的素质太差了,无法满足战争的需要!

“总长要求我们立即南下,拦截中国舰队!”参谋员显得很担心的样子,“而且,中国扩充的第3舰队已经在高雄港进行补给,相信很快就将离开台湾岛!”

“第3舰队?”诚田摸了下额头,真是祸不单行啊,一个第4舰队已经难以对付了,现在中国又将第3舰队派了出来,明显是针对他们而来!

对于中国的战争实力,诚田心里有数。2044年,中国的造船能力是年2.5亿吨,而日本只有1.2亿吨,造舰能力分别是1800万吨与1500万吨。而且,中国有能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将造舰能力提高到年3500万吨的水平。这就是差距,中国海军不担心战舰的损失,最多是加快造舰的速度,弥补战争的损失。但是,日本却没有这个能力,每损失一艘主力战舰,都将对日本构成巨大的损失!如果战争持续下去,日本是必输无疑。但是日本军部的人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战争初期,就应该重点攻击中国本土,特别是中国沿海地区,打击中国的海军持续作战能力。但是日本却放弃了在台湾岛的登陆行动,最终选择在菲律宾与东南亚群岛登陆,随后登陆朝鲜。这些行动,不但没有伤害到中国的战争根基,反而加重了日本的战争压力!

“对,第3舰队由席林中将指挥,按照计划,他们将在明天造成离开高雄港!”参谋员很尽职,但是他知道的也是老情报了,席林早就获得了补给,准备在傍晚时分就离开高雄港!

“现在,中国第4舰队在哪?”诚田不敢有丝毫耽搁,因为他心里清楚,如果失去了机会的话,被中国两大舰队联合夹击,那么他们将没有一丝获胜的希望!

“现在中国舰队已经离开了小莅原群岛附近,正在南下!”参谋员在地图上指了下。

“看来,他们是准备到关岛南面去!”诚田苦笑了一下,中国第4舰队司令官皮定均他是很了解了,这人从不按章法作战,而这也是日本指挥官最头痛的事情,而且现在皮定均的行动就证明了这一点!给诚田出了一个难题,追的话,将掉入中国舰队设下的陷阱,不追的话,那么等到中国这两支舰队会合到一起,他们更没有获胜的希望了!

“我们要追击吗?”参谋员知道总部的命令,但是他也知道追击的危险性,所以语气带着商量的口吻。

“能不追吗?”诚田反问了一句,“空军要什么时候才能够恢复小莅原群岛,南鸟岛空军基地的作战能力?”

“大概2天之后!”参谋员在地图上看了一眼,“现在,空军的工程部队正在抢修塞班,提尼安岛与关岛上的基地,在明天傍晚应该能够回去使用!”

“催一下空军!”诚田微微的笑了下,“告诉空军,让他们争取在明天凌晨,对中国第4舰队发动一次袭击,阻拦中国舰队南下的速度。最慢,也要将中国舰队拖在关岛北面,限制中国舰队的机动!”

“但是,中国舰队完全可以向东面绕开空军的拦截啊!”参谋有点不解了,在空军没有完全恢复作战能力的时候,这样的拦截行动能够起到多少效果呢?简直是让空军的飞行员去送死!

“如果第4舰队向东边机动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诚田阴笑着,拍了下参谋的肩膀,“如果第4舰队向东航行,避开空军的拦截,那么就将比预定时间晚至少12个小时与第3舰队会合。而我们就能够趁这个机会先干掉第3舰队了!”

“这……”参谋员点了点头,但是却显得很忧虑,“这与海军总部的作战计划不一样,会不会遭到龟和将军的反对?”

“先别管这些了,如果我们能够取得海战的胜利,总长大人是不会为难我们的!”诚田转过了身来,“现在,传我的命令,舰队转向到210度,我们要先拦截第3舰队,打击第3舰队,然后再去收拾中国人的第4舰队!”

可以说,诚田的行动在很大的程度上让日本这支唯一的主力舰队避免了覆灭的下场。但是,在实力不济的情况下,光凭军官的指挥,就能够获得胜利吗?


第3舰队,旗舰“博斯腾湖”号战列舰。

舰队是借着夜色离开高雄港的,但是,在现代化战争中,夜色的掩护并不能够提供多大的帮助。席林当然也没有指望这能够瞒过日本的侦察。自从舰队踏上这一步之后,一切都已经注定了,不管怎么样。现在第3舰队必须要承担起主要的作战任务,成为接替第4舰队,中国在西太平洋上最主要的作战力量!

“司令,第4舰队皮定均上将的来电!”

“这皮定均又要干什么?”还没等席林看完,白彬就急了起来,反正只要是皮定均来的命令,就没有什么好事。

“当然没好事了!”席林苦笑了一下,将命令递了过去,“你自己看吧,竟然要我们加快速度,到雅浦岛与我们会合!”

“雅浦岛?”白彬想了一下,“密克罗尼西亚群岛西面?”

“对,看来,他是要与我们联合夹击日本舰队了!”席林快步走到了三维地图前,对旁边的参谋员问到,“现在,日本联合舰队在哪?”

“正在高速南下,目标应该是雅浦岛!”

“看来,我们与日本人想到一起了!”席林尴尬的笑了下,“这下麻烦大了!”

“怎么?”白彬走了过来,疑惑的看着舰队司令官。

“很明显,日本联合舰队是冲我们来的,想不到,日本人这么看得起我们!”席林朝地图指了下,“日本舰队加速南下,显然是希望依靠关岛上的空军阻拦第4舰队,先与我们决战,收拾掉我们之后,再对付第4舰队!”

“这可不好办了,日本联合舰队的作战力量比我们强,被他们缠上的话,很麻烦!”白彬皱了下眉头,皮定均这一决定,几乎将所有的压力都放到了第3舰队的身上。

“我们还怕日本舰队吗?”席林冷笑了一下,“就凭小日本那点战舰,能够做什么?我还正等着这天呢,不然什么功劳都被第4舰队捞了,我们还打什么?”

“但是,我们单独对付日本联合舰队,这也太冒险了一点!”

“当然不是我们单独对付日本联合舰队了!”席林笑了起来,“皮定均能看着我们冒险吗?要知道,现在日本他们得不到补给与支持的话,根本就无冲破日本在西太平洋上的防御线。所以,告诉皮定均上将,让他们尽快达到关岛南面,我们的航线要改一下了!”

“向南偏移,争取时间!”白彬立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向北走!”席林摇了摇头,“如果我们在雅浦岛附近与日本舰队交战的话,日本舰队能够依靠关岛上的空军战机提供掩护,我们更无法获胜,我们必须在这里拖住日本舰队,等第4舰队前来支援!”席林的手在西太平洋盆地处指了一下:“只要我们能够坚持一天,相信皮定均他们就能够赶到了,到时候,就该我们收拾日本舰队了!”

白彬皱起了眉头,按照他在海军学院学的知识,这种战术是很冒险的。但是,他并不完全明白席林这些由海军底层升起来的军官的想法。很多时候,战争中运气占了很大的成分,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冒险赌一把,这也是不错的选择。而且,现在把问题交到了第4舰队的手中,皮定均的行动将决定战斗的胜负!

很快,第一次出海作战的第3舰队转向了。席林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有多重要。但是,这一步必须要走,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并不以某个人的意志为转移!也只有在血与火的争斗中,才能够体现出军队与军人的价值!

6个小时之后,中日舰队的侦察机分别发现了对方的具体位置,双方几乎是同时派出了第一波攻击机群,中日海上决战正式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