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章 大展宏图 第三十六节 练兵

秦时竹 收藏 27 19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Ps:最近不断有读者批评我不听建议,不做修正,时竹纳闷异常。须知,听取建议必须建立在建议本身正确无误或者相对有操作性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如果胡乱听取,出了问题,究竟是谁对小说负责?恐怕还是作者吧。

我对于书评区评论,持非常宽容的态度,有些评论明知不对,也不加以反驳或批评,因为我总是认为,读者并不是专业搞历史或者数据的,有些情况不了解在所难免,不必苛求。比如,某读者一再宣扬,东北三省在清末民初只有1000来万人口,真不知道他的数据从何而来。我查阅过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主编的《中国人口史》,东北光是奉天(辽宁)省的人口就超过此数目,虽然专家的意见并不一定完全正确,但总比个别人胡乱猜测有根据的多吧?既然提出的数据已经错了,后面建立在这个数据上的所有推论还能正确无误么?另外,还有人坚决反对平藏,认为是不可能的,这就怪了,难道历史上民国初年的川、滇平藏都是后人的想像?要知道他们将藏军打得落花流水,袁世凯迫于英国压力喊停才停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某些读者的心态很成问题,一心希望作者按照他们的思路进行,丝毫不顾及是否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单纯以自己的是非判断小说的是非,是耶?否耶?对于这样的读者,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自己提笔写一部,“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对于真正可靠的批评意见,我是从来虚怀若谷的,比如前不久有读者指出熊式辉应为熊克武,我当即就表示听取,小说存在缺点、错误确实需要花大力气修正,但如果以讹传讹,岂非错的更多?

+++++++++++++++++++++++++++++++++++++++++++

若论起北洋旧军官的遭遇,吴佩孚可能是最幸运的。在护国战争中,有些人被杀,有些人被捕后查办,有些保留军衔、撤销职务(比如段祺瑞)等于靠边站,唯独他这个秀才不仅脱离了干系,反被升了一级,提拔为准将旅长而让人刮目相看。

对于秦时竹和陆尚荣的重用,吴佩孚是感激涕零的,但是心里也有疙瘩,因为他所在的旅是国防军陆军第112旅,按照国防整编法案属于后备旅,三线部队,这让心高气傲的吴佩孚颇为有些难受。后备部队都是些刚刚补充入伍,从来没有经过任何军事训练的士兵充当,除了充当培训骨干的10%左右的老兵外,9成以上没有战斗力,但是112旅不同,除了一部分补充士兵外,大部分都是原北洋军官兵,他们或是接受了和平改编,或是在战场上投降后留用的,虽然这些士兵大部分也是北洋军在1912年年底新近补充的,但怎么说也经过了近一年的训练,比“白丁”强多了,里面甚至还有部分前清新军改编时候的老兵。吴佩孚认为,凭自己的练兵水平再加上部队的基础,只要给他三个月时间,保证可以训练出一支劲旅,纵然不能与11师等总统起家部队相比,但列在一线部队的中游水平完全不在话下。因此,当他接到委任状,别人纷纷前来祝贺其荣升一旅之长时,他心中还颇为有些闷闷不乐。

在成功说服陆建章打开北京城门后,冯玉祥大大立了一功,也被提升为准将旅长,任命几乎和吴佩孚一模一样,后备旅、三线部队、110旅。吴佩孚和冯玉祥这两个在历史上反目成仇的名人此刻由于时空错乱,居然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吴佩孚是秀才,举止儒雅、风度、气质都有文人影子,说话婉转、含蓄,总是似乎有小聪明在里面,冯玉祥是深为佩服;冯玉祥大方、豪爽惯了,性子很直,带兵训练一丝不苟,说话坦率,吴佩孚也深为喜欢。国防军练兵主要分布在三个基地,绥远、察哈尔和辽宁,112旅和110旅驻地相隔不远,吴佩孚在休息日有时也会来找冯玉祥喝酒。

在一次酒足饭饱后,吴佩孚借着几分醉意,问冯玉祥:“焕章,你以前是北洋的老人,革命后又是陆总长的老部下,你倒说说,为什么让我带三线部队?”

“怎么?子玉兄嫌官职太小?”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吴佩孚摆摆手,“我吴佩孚虽然功名利禄之心很盛,但绝非权欲熏心之人,这个位置我已经很满足了,败军之将,不但没有惩办反而升官,说明上头还是看得起我吴某人的,只是……”

“只是什么?……”冯玉祥心中暗笑,果然给总统和总长料着了。上任之前,秦时竹和陆尚荣特意找冯玉祥谈话,一是勉励他好好干,争取更大的进步;二是提醒他,你和吴佩孚都出身于北洋军,彼此间有共同语言,要和吴佩孚搞好关系,此人有水平,但是心眼不大,你冯玉祥一直以豪爽出名,要争取交个朋友,不要太拘泥于吴佩孚的小节;三是吴佩孚万一有什么心底话透露,要及时予以处理……后面的意味深长冯玉祥是了解的,吴佩孚的部下都是原先的北洋军嘛,万一有个风吹草动可是麻烦。

“子玉兄,三线部队也是很重要的嘛!国防军和原先北洋军体制不同,一线、二线兵力补充都是从三线抽调,你看人家姜登选,原本不也是三线么,现在不是已经升格为二线,按照国防军整军计划,他的旅说不定过两年要升格为一线师……咱们哥两个好好练练,把水平显出来,到时候……”

“不是我吴某人托大或者夸口,我的部队经过3个月训练,战斗力都能赶上一线部队,让我们做三线部队我心里有想法,我不是说上头对我大材小用,而是国家多事,如果把明明是劲旅的部队当作后备队使用,太浪费国防力量了……”

“哈哈……原来是这样,要不这样,子玉兄,咱们打个赌,过几天人员到位、休整完毕,训练大纲也将次第下达,咱们三个月以后见个高低,到底是你的112旅厉害还是我的110旅能耐?”

“不不……焕章兄,这你太吃亏了,我不愿意占这个便宜。”吴佩孚虽然精明,但是面子还是要的,“你的部队,除了两成北洋旧军,一成国防军老兵,其余都是新兵,啥也不会,我不是看不起你,我的手下大部分都是有训练基础的,三个月后还不是遥遥领先?咱们起点不同,起点不同……不好做比较。”

冯玉祥心里暗笑,国防军的训练大纲是什么你还没有见识过呢,当下满脸堆笑地说道:“子玉兄,这比赛我是比定了,要是我输,绝无二话,也不找客观原因推脱。”

吴佩孚沉吟片刻,说道:“坚持要赌,也可以,不过为公平起见,到时候考核时我让你一成,若是我们112旅的考核总评分没有超过你们110旅一成,就算我输,超过一成,就算我输……”

“好,一言为定。”当下,两人约定谁赌输了,在考核结束后要给对方牵马溜校场一圈,同时必须亲自登台号召全旅向对方学习。这场奇特的比赛让秦时竹和陆尚荣知道了,两人也是大笑,按照历史表现,这两个可谓是棋逢对手……

吴佩孚豪言壮语说的时候很痛快,但是真正拿到训练大纲后却也有些感觉有些棘手。训练大纲规定,每天清晨,官兵必须完成5公里越野跑然后再加100个俯卧撑才能吃饭,上午是队列和体能训练,下午是各个器械科目,更让吴佩孚大跌眼镜的是,晚上居然是政治和文化训练,不仅要学军纪、唱歌还要学文化,甚至规定,凡是入伍时为文盲的士兵,三个月后必须识字300以上,会写简单的便条,会做1000以内的加减法和100以内的乘法……乖乖,这可有大麻烦了。

老兵有基础不假,但老兵多了也有多的烦恼。原本北洋军中的训练强度没有那么大,那些老兵唧唧歪歪,不满话是格外多,相比之下,那些贫苦农民出身的新兵就驯服多了,以为军队这样的训练是天经地义,没有丝毫怨言;在打靶这个科目上,先是要求练习半个月的空枪瞄准,或是用砖头挂在枪杆上锻炼臂力,或是要求士兵熟练掌握“站、跪、趴”三种姿势,老兵也很不耐烦,认为老子早就训练过,犯不着再炒冷饭,新兵原本连枪都没有见过,一下子摸到了新枪,心里甭提多高兴了,让挂砖头就挂砖头,让趴就趴,哪有那么多废话?

半个月下来,吴佩孚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他现在明白冯玉祥打赌时这么有底气,老兵多固然是好事,但不服从指挥、老油条多确实让人很头疼,新兵没经验也是事实,但新兵听话,相对好管理也是优点,一来一去,吴佩孚原本以为的优势就逐次在消减,这怎能不让他急火攻心?要是比武失败,这个堂堂的一旅之长可是要给别人牵马溜一圈的。更让人心烦的是,部队政治学习头一项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老兵们自由惯了,一下子上紧发条如何能受得了?训练的时候,吴佩孚虽然着急,也不敢对部下太过于重罚,激起兵变可不是闹着玩的,再说如果太过于严苛,士兵主动请辞怎么办?要是人数少得太多,哪怕是全部通过也可能超不过对方一成……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打赌,一下子变得不明朗起来。

当然,老兵多也有老兵多的优点,当冯玉祥还在为有些士兵分不清左右而烦恼的时候,吴佩孚已经能指挥部队熟练地进行正步走和队列展开了,在战术素养上,老兵那么多天饭也不是白吃的,明显比傻乎乎的新兵来得有经验和把握的多……练来练去,两边都在飞速进步。

头三个月训练结束后,根据当时中国国防军和德国国防军方面已经达成的约定,德军教官将深入部队帮助训练,比例为每个连一个教官,后备部队教官组组长亨克尔上校考察后认为,“在众多国防军三线部队中,第110旅和第112旅是极为突出的……官兵体能充沛、精神饱满、队列整齐、技术动作到位,如果事先没有告诉我这些部队仅仅是训练了三个月的话,我会认为他们起码接受了半年以上的培训……这两支部队的高级军官,如冯准将、吴准将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让我对中国高级军官在前清时期那种腐朽的、奄奄一息的、麻木不仁的印象完全加以改变……”

新兵入列考试原本并不是太引人注目的考试,按照条例,由所在军区司令员也就是华北军区司令长官夏海强中将出席就可以了,但是由于110旅和112旅那引人注目的打赌,不仅华北军区高层倾巢出动,连国防部总长、次长,四总部长官乃至于德国教官团高层也是一个不拉……

考核的第一个项目首先是队列行进,两部队以连为单位,依次通过主席团接受检阅,并且由主席团上的验收军官对队列进行评分……

第二个项目是10公里武装越野跑,五公里外的折返点早已严阵以待,任何官兵到达折返点后都将在手上敲上一个图章,然后再快速返回。校场东西两个相隔老远的角落,竖起了两个旅各自的军旗,军旗下面乃是考核官,逐一计时并按照时间多少予以评分,凡超过70分钟者均列为不合格(训练阶段的不同考核标准也不一样,以后的要求更高)……在两旅官兵撒开腿猛跑时,第一项队列得分已经出来,吴佩孚的112旅比冯玉祥的110旅领先12分,为87:76(满分100),大大超过了10%的让步点,吴佩孚脸上浮现起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冯玉祥脸色平静异常。很快统计得出第二项考核,为85:87,冯玉祥的部队还领先2分。

第三个项目……

第四个项目……

第五个项目……

随着上午5个项目的成绩依次得出,112旅和110旅的得分比例差越来越小,到中午时分得出的总评为437:419,110旅只落后不到5个百分点,冯玉祥面带喜色,吴佩孚一脸凝重,不过,好戏还在后头呢……

下午第一项是文化考试,题目很简单,一共只有5题,所有参加考核的士兵在听到口令后齐刷刷地坐下开考,此种别开生面的考试让德国教官团大开眼界,蒋方震和荫昌用熟练的德语向他们解释……中国的士兵文化水平比较差,文盲居多,为了适应国防现代化的需要,特意补充一些科学和语文知识。德国教官团团长贝克尔中将连连点头,对中国的这一做法表示赞赏,这确实是在国民教育尚未跟上的前提下迅速提高水平的最好方式……

下午第二项是投弹,北洋军原先并未有类似训练,故而双方的起点几乎相同,得分也相似――84:85,所有参加考核的士兵都知道自己旅长和对方旅长的这个赌局,如果输了,那不仅是输旅长的面子,全旅几千号人马必然也抬不起头来,因而个个摩拳擦掌、奋勇争先,很多人甚至超常发挥,超过平日训练的最好成绩,看得台上的国防部大员们是个个喜形于色。蒋方震对陆尚荣说:“总长,原本以为这两人太过儿戏,现在看来对士兵的激励不小,这种方法以后可以推广……”

陆尚荣点点头:“以后部队升格,一律以考核成绩为标杆,谁符合条件谁上。这办法苯是苯了点,但确实管用。”

第三项是射击,吴佩孚成竹在胸,认为一定能再次拉开差距,谁知道冯玉祥的部队虽然是新兵训练,但打起靶来却是丝毫不含糊,让吴佩孚大为吃惊……果然,统计数据出来后吴佩孚脸色铁青,原本以为稳稳当当要多拉对方一些的射击只取得了83:77的领先,刚才还是多云的脸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第三项是炮击,这次轮到冯玉祥叫苦不迭了,110旅的炮团不仅在标识方位时落后对方许多,在进行实弹射击、火力覆盖的时候,准头更是差得离谱,连原本差距不大的迫击炮5发急速射都打的勉勉强强,考核官拿出的成绩也证明了这一点,炮击一项110旅取得了最差成绩,61:85落后112旅一大截,几乎是勉强过关……

到晚上时分,除了文化考试因为人数众多,需要大量时间评阅外,其余全部项目得分都已揭晓,112旅暂时以759:690,不多不少正好领先10个百分点。冯玉祥和吴佩孚两人紧张地等在阅卷室门外,望着里面考核组的成员飞速批阅那小山一般高的试卷,心情要多紧张就有多紧张,这最后一项文化考试居然决定着整个赌局的命运,让他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若是放在平时,秀才坐镇的112旅文化水平比110旅要高出一截,可是今天已经发生了太多的意外,谁都不敢再大意。

士兵们完成考核后已经在进行露天大聚餐,不仅菜肴美味可口,连数月不见的酒水也重新端了上来,完成考核后部队将有难得的3天假期……

陆尚荣、萨镇冰、蒋方震等一干要人来了,望着在评阅室门外踱来踱去、坐立不安的两人,真是有些让人发笑。

“子玉、焕章……你们两人怎么还不入席?大家可都是在等你们两个……”

吴佩孚“啪”的一个立正:“怠慢之罪,请总长和各位长官恕罪,只是我和焕章两人不知道最后的成绩,任是美酒佳肴也难以下咽啊……”

冯玉祥也是毕恭毕敬:“请总长和各位长官先行用膳,一旦得知成绩,我们马上入席……”

蒋方震笑了:“你们两人也真是争强好胜,也罢,大家再等几分钟,庞副官,你去看看大概还需要多久?”

“是!”庞副官一溜烟跑进了评阅室,这可是吴、冯两人都不敢进去的地方,按照规定,谁擅自跨入就算谁舞弊……片刻后,庞副官带来消息:“报告各位长官,里面阅卷已毕,现在正在统计成绩,折算平均分,结果再过10分钟肯定可以得出……”

总参谋长张绍曾笑了:“那再等等吧……”

虽然只有10分钟的时间,但吴佩孚和冯玉祥两人觉得几乎像是过了10年那么久,好容易捱到10分钟结束,考核组长算出了成绩将其登在信封里郑重地交给夏海强――他是今天考核的总考官。

夏海强慢悠悠地,一边观察两人的神色一边抖开信封,何峰差点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夏海强平时都是风风火火、急急忙忙的,什么时候连看封信也这么磨磨蹭蹭?肯定是存心要吊冯、吴两人的胃口。夏海强看完后,也不说什么,随手把信递给了陆尚荣,自己径直走到冯玉祥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焕章……今天你的部队表现不错……啊!虽然落后一点,但是事出有因么……”

冯玉祥听了,差点一个立脚不牢,吴佩孚听了,心里可美了……谁知,夏海强也走到他面前,也是依样画葫芦地拍拍肩膀:“子玉调教部队果然是好手,不过么……这次这个赌也没打赢,下次还要再接再厉……”

这可把吴佩孚惊得怔在原地,一动不动……

陆尚荣已经看到了成绩,心里笑骂道:“夏海强这个调皮鬼现在都做司令了还这么不安分,平白无故地吓别人干嘛?”

“诸位,我现在郑重宣布一下最后的成绩……在十项考核中,110旅取得770分,112旅847分!”

果然是秀才的脑子转得快,吴佩孚马上算出,自己不多不少正好领先对方10%,双方只约定了10%的让步点,结果不多不少正好这个数目,两家算是打平了……

等到周围的人都开始拍手表示鼓励时,冯玉祥才明白过来,自己虽然落后了几十分,但是并没有输给吴佩孚,禁不住也是笑起来,先是给众人团团敬礼,然后对着吴佩孚当胸就是一拳:“老伙计,咱们打平了……”

“哈哈,呵呵,打平了,焕章……”吴佩孚激动得语无伦次……

“祝贺你们俩,到目前为此,各后备旅的考核得分还没有超过你们两个的……”蒋方震主管全军考核,对情况非常熟悉……

酒宴上,吴、冯俩人联手,将夏海强灌得酩酊大醉,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

三天后,个人成绩全部揭晓,夏海强作为华北军区主考官登台报告。

“弟兄们,前几天110旅和112旅进行了入列考核验收,到现在为止,成绩已经全部揭晓,在本军区的考核中,112旅独占鳌头、110旅名列第二……”下面哗啦哗啦全是热烈的掌声,近两万士兵已经得知了各自的旅长谁都没有输的消息。

“下面,我宣布,凡是此次考核平均分在65分以上,最低分在60分以上的士兵,视为考核合格士兵,全部授予列兵军衔,自下月起,每月薪水增加2元;凡平均分80分以上且最低分在70以上的士兵,视为考核良好士兵,授予二等兵军衔,每月增发薪水3元;凡平均分90分以上且最低分在80以上的士兵,被视为考核优秀士兵,授予一等兵军衔,每月增发薪水4元……对于本次考核成绩名列前100名的士兵,同时授予考核优胜纪念章和20元奖金,希望大家能向优秀士兵学习,争取在下一次评定考核中取得优异成绩……对于训练成绩突出的军官,同样予以嘉奖,符合条例的,将由军区政治部予以升职或晋衔。”夏海强话锋一转,“自古有奖必有罚,这次110旅和112旅虽然总体情况突出,但也有个别人不够努力,得分很低,不仅拖了全旅的后腿,也让军旗蒙羞,为名正军纪,特宣布以下处分:凡平均分在65分以下或平均分虽在65分以上,但有1门低于60分者,由该连连长予以口头训诫,准许随队继续训练,一个月以后对薄弱科目进行补测;凡平均分在60分以下者,由该营营长在全营大会上予以公开批评,一个月后进行全面补测;凡平均分低于50分者,予以全团通报批评,每月扣除薪水2元,一个月后全面补测;凡平均分低于45分者,除非有重大客观原因,否则予以清退……以上其他人员若一个月以后补测仍然不能通过,同样予以清退,补测通过,可授予对等军衔,正式入列!”

好在吴、冯俩人治军有方,立即清退者不到50人,需要补测者也只有约300余人……

对陆尚荣、蒋方震等人提出的一系列考核法令和雷厉风行的清退制度,有人原本提出疑问,认为如果士兵故意通不过、逃避兵役怎么办?俩人斩钉截铁的回答:“目前国防军全部以募兵组成,若是避重就轻、逃避训练,这等士兵要他何用?真要上了战场,不是投降叛变就是溃散奔逃,反而与军心不利……”

秦时竹批示:“国防为国家生死大事,宁可少些,但要好些!”

一般的新兵入列考核一次性通过率不到9成,清退率在3%左右,110旅和112旅已经大大优于这个数据,故吴、冯俩人国防部通令全军嘉奖。围绕着3个月以后的第二次考核,吴、冯俩人又较上了劲……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