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黑燕 第二卷 第九章 情敌 自作自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湘兰平时乖乖女的形象早就深印在素如的心里了,我再怎么冤枉素如都不信,只能替湘兰背了这“黑锅”了,害得我又是保证,又是发誓,好说好歹的好一会才让我的皮肉不再受苦。

或许还是掐累了,素如才放过我,这会儿正安静地半趴在我胸口,指尖轻轻地刮着我也不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我暗暗松了一口气,素如今天跟往日性格大相径庭,让我一时捉摸不透,突然,我想到素如还没跟家里报个平安,轻轻地说:“老婆,你既然想家了,就打个电话回去吧?”素如手指一顿,看着我道:“好,快抱我去客厅打电话。”

我疑惑地道:“你不是有手机了吗?干吗不用手机打?反正也贵不了多少。”素如再次掐了我一下道:“家里要是知道我的号码,还不得烦死?快点!”

抱着素如来到客厅的电话旁,我一看,原来电话线被拔掉了,难怪我打电话回来没人接了。素如伸手麻利地接上电话线,拨出几个号码,不一会那边就传来说话声。我没有去听素如跟家通话,只是电话里传来的嗓门儿太大,我又抱着素如,离得这么近,想不听也难,一声“如如”的昵称,让我听得肉麻不以,我不自禁地捏着素如的胸口侧耳倾听了起来。

“如如,那个张飞虎把你放了?”素如疑惑地道:“张飞虎是谁?我什么时候被这么个人抓住过?”那边继续道:“就是形意门虎宗的笑面虎张飞虎啊。他说你昨晚偷偷闯入他朋友开的公司偷盗,刚好被他发现擒住了。今天早上三点钟的时候打来电话,让你爷爷亲自过去给个说法。”

素如气道:“胡说,我根本就没见过那个叫什么张飞虎的人。”忽然,素如象是想起了昨晚的事,连忙道:“爸爸,爷爷来上海了没有?”

“天一亮你爷爷就出发了,这会应该到上海了。哦。你王师伯和李师叔也去了,志胜也跟着呢。“素如一听,顿时急了,昨晚遇上的两个老头,素如感觉哪一个的功夫也不比爷爷差的,再想起那个阴侧侧的老头还说要用自己引出爷爷,这么久了,还不知道有什么更厉害的埋伏等着爷爷,这有心算无心之下,爷爷肯定很危险了。

素如不敢再往下想了,焦急地喊道:“爸爸,你赶快让爷爷回去。那叫张飞虎的人不是好人,他们是爷爷的仇家,想要伏击爷爷。”电话那头一阵爽朗的笑声道:“如如,你爷爷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哪在乎那些跳梁小丑的。不用担心,再说了,你王师伯和李师叔也不是软柿子。打不过,还不能跑吗?你爷爷又不是老糊涂了。呵呵呵!”

素如越听越急道:“爸,你快点叫爷爷他们回去啊,哎呀,张飞虎那边有会寒冰掌的,很厉害,隔着我三米远都能打中我,我都已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才活回来的。那边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高手,爷爷他们才三个人,哪里脱得开身?”

电话那头也笑不出来了,急忙道:“如如,你说的是真的?你伤的怎么样?”素如道:“爸爸,你就别担心我了,我有老公照顾,已经没事了,爷爷那边才有事那!”素如急迫的连“老公”也喊出来了,幸好她的父亲没在意听到自己女儿没事了,关心了两句就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素如急促的依着我,我安慰的道:“老婆不用担心,要是你爷爷他们已经进了‘陷阱’,我去把他们救出来,你应该对老公我的功夫有信心吧?”素如担心的看着我,好一会才点点头,向想到我的功夫,我才发掘丹内的真气差不多都耗尽了,虽然全身真气会自行运转以恢复功力,可这速度也太慢了,自动恢复过来的真气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我拍拍素如道:“老婆,我的功力消耗过度,让我现在恢复一些,好应付突发事件。”

刚准备把素如挪到沙发上,电话又响了起来,素如拿起电话:“爸你通知到爷爷他们没有?”电话一阵沉默道:“如如,是我,致胜!”素如脸色一转:“把电话给我爷爷!”

等了一下,素如估计电话已经转到爷爷的手上了,素如才道:“爷爷,爷爷,是你吗?”电话里传来一个洪亮但又带着一股沧桑的声音响道:“是我,丫头,你没事吧?”听的出来,这是个说话中气十足的老人,而且听他说话的语气,看来并没有进入“圈套”。

素如放下心来道:“爷爷,担心死我啦!你们没有被埋伏,我就放心了,快回来,那边的人很厉害的,而且他们的人又很多。”老人道:“丫头,你现在在哪儿?怎么样啦?听敬天说你中了寒冰掌,我这把老骨头差点没吓散架罗!”素如高兴的笑道:“爷爷,你不用担心我的,我已经没事啦!多亏了老------哥哥提醒我往家里打个电话。”

我听素如叫我哥哥,差点儿没高兴的跳起来。素如看到我的表情,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喃怪的白了我一眼。“丫头,你现在在哪儿?我们马上就过来。”素如听的一阵迟疑。那头儿马上就催道:“还不快说?你还要我们担心多久?”出于长久以来的威严,素如不敢隐瞒,只能不情愿的将我们的住址说了出来。

挂了电话,素如内疚的看着我。我笑了笑道:“没关系,我就当提前见家长好了,反正没多久,我们还是要到你家去不是?再说我们的事迟早也要跟你家里说。”素如点点头,趴在我的怀里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素如像是想起了什么,抬头看着我道:“他也来了。”

我一愣,恍然道:“哦!你是说的那个我还没有见过面的情敌啊?没事,他要是不识曲,敢跟我抢老婆,我就阉了他。”

素如轻笑道::“老公,他家传的‘沧澜剑法可是很厉害的,你行不行啊?”我大声嚷道:“好哇!老婆,你竟敢怀疑老公我的能力?来来来,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素如大惊失色的道:“老公,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啦?”

我恶狠狠的道:“不行,你太伤老公我的自尊啦!怎么的也得证明一下不是?”说着就抱起素如来。素如哀求着道:“老公,我身体还没好,放过我吧?”我笑着道:“那用别的方法也行啊?总不可能让我空手而归吧?”素如啐骂了我一下道:“色狼,想让我那样帮你就直说吗?用的着动这鬼心思?”我欢呼一声,抱着素如就望房间跑。

把素如放到床上,素如推了推我道:“快帮我先穿上衣服,我爷爷他们马上就到啦!”我笑道:‘没这么快,上海这么大,等你爷爷找到这里,最起码都要四十分钟啦!等下再穿也一样。“素如坚决的道:‘不行,把我的衣服拿过来,我自己穿。”一番计较,我们还是把衣服先穿上了。

没想到还没到二十分钟,门铃就“叮咚”的响了起来。素如吓的连忙抬起头擦嘴,我只能爬下床去开门。

门开,一个老者带着两个人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站在门外。老者红光满面,头顶布满白丝,再加上一身合体的白绸衫马褂装,不语间浑身透着一股威严的气势。

另两人亦是绸衫马褂,只是颜色不同,但同样的给人一种心胸坦荡的浩然之气,两人年年龄相近,约莫四十五六岁的样子。最后一个年轻人却是身着淡灰色休闲服,腰挺的笔直,眼神凌厉,相貌还算端正。四人按三排站立,一下就显示着老者的主导地位。

看到是我开门,门外的四人都愣了一下。我本就特别注意的情敌,眼神中更是透出一股阴狠的敌意。还是爱孙心切,老者先开口道:“小伙子,你是如如认识的朋友吧?如如在不在?”

我马上恭敬的道:“爷爷,您老请,素如没事,正躺在床上休息呢!两为师叔请进。我懒的跟最后的年轻人打招呼,谁让他干什么不好,偏要做我的情敌,跟情敌客气,我还没有那么大的气量。

老者一听自己的孙女伤的这么重,连床都起不了,急的一下子从我身前让过的地方穿过,连轻功都用上了。后面三人也焦急的跟了进来,我关好门的时候回来,四人已经围在了床边,素如扑在老者的怀里,哭的好不伤心,正咽噎着讲出事情的经过。

事情的经过,我早就听素如仔细的说过一遍了,也不用再听,抽空端了三杯水进来,情敌没有份,让他看我的眼神更加阴狠了,我根本就不在意他能怎么样。对待敌人,就要坚决的打击,若不是看在老婆爷爷的面子上,我连门儿都不会让他进的。

好不容易等素如讲完,那眼泪连连的模样,让人瞧着无不怜惜的。我不时的帮素如递着纸巾。一直插不上话的情敌,这时突然道:“爷爷,你看如如伤的这么重,我们马上带她回去静养吧?”老者听的一阵点头,素如尖叫道:“我不回去!”

老者看了一眼素如,回头看着我道:“小伙子,谢谢你啦!这么久,我这老头子都还不知道你叫什么的?”我连忙躬身道:“爷爷,我叫李诗涌,您不用这么客气的,我救素如是应该的。”老者一阵错愕,一时说不出话,像是在思索我这么说话的意思。

情敌这时又跳出来道:“这位朋友,谢谢你救了我的妻子,我邯郸赵家欠你一份人情。”老者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素如焦急的道:“赵致胜,你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嫁给你啦?别做梦啦!”

老者回头斥道:“丫头,你说的什么话!你们的婚事是我老头子亲口答应的,这次你偷跑出来,婚期仍然算数,你现在已经是致胜的妻子了。”

“不是,不是!”素如松开他的爷爷,连忙爬到我的身边,我扶住素如道:“别乱动,小心伤口裂开!”素如乖乖的点点头,紧紧的抓住我的手不放。

我看着老者道:“爷爷,本来今年的国庆节,我就已经决定去一趟苍山了。既然您老现在在这儿,我只好当面说啦!自从和素如相遇,我们就一直在一起,从我第一眼看到素如,我就喜欢上她了,素如,你呢?”素如连忙点头道:“我也喜欢你!”

老者听的脸色都沉了下来,我没有理会,继续道:“我们两彼此相爱,我希望爷爷能同意我们两的事。”老者手一扬道:“我这老头子听不懂你们的情呀爱的,小伙子,看你能想办法解去丫头的寒冰掌,你是那个门派的?老头子我亲自登门拜谢,丫头我就带回去养伤啦!致胜,还不背着丫头走?”

我没想到老者会这么不讲情理,素如的两为师叔到还好,一直不说话。就是那个情敌实在是太讨厌了,气的我现在就想栽了他。老者已经站了起来,背着双手朝门口走去。赵致胜往我走了两步,沉声道:“朋友,请让开,我要带如如回家了。”

素如紧紧的拉着我道:“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盯着赵致胜道:“你没听到吗?素如不愿回去!”赵致胜回瞪着我道:“朋友,这是我们的家务事,请你别阻拦!”我依然挡在他和素如的的中间,赵致胜没办法,只好说了声“得罪了”便身掌朝我攻来。

我现在功力未复,要想抵挡赵致胜的进攻,只能选择运用精巧的招试对敌。但是将要营住赵致胜的招试时,我就后悔了。没想到赵致胜这么的狡猾,出招时的却是按照素如说过的武林规矩,第一招都是礼让试探性的,我看他出招不带风声,刚刚心安松懈的时候,他却是暗聚功力,在这一刻才猛然爆发,攻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这小子是存了心的想伤我,若是我的功力恢复,像他这样的暗算,我早就能提前看的出来了,哪怕是功力恢复的比现在多一些,我也不至于吃这个亏。我慌忙提起那仅剩的一丝真气迎上,砰的一声响,我们双掌接实。强大的反震力让我禁不住的往后退,一下子就坐倒在床上。

赵致胜亦被我的功力震的身体乱晃,大步的往后退,若不是被人扶着,绝对会坐倒在地上,就是这样,,也忍不住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看到他被我震伤,我心里一阵解气,虽然我现在的功力实在是少的可怜,单凭量的话,肯定还没有赵致胜现在的功力的百分之一,但是就是这么一丝,还是在仓促之下的情况,也比他强上太多,因为我胜在质上面。

我没有受伤,但是我也要倒霉了。真气耗尽,留在丹田里的那团寒气,就少了制约,开始扩散了。这可不是当初素如那样的寒气,而是被我压缩精炼了无数次的急速寒气,威力成百上千的提升了。就这愣神的功夫,寒气就已经蔓延至我的胸口,我知道,如果再不阻止这团寒气,后果不堪想像。这应该是我自作自受啦!

我身上的迷彩服很薄,素如来扶我的时候,发觉我身上一阵冰冷,先是一愣,突然就醒悟过来,惊叫道:“老公!你把我身上的寒毒吸到自己身上啦?”

看着我一动不动的样子,素如忽然间就大粒大粒的泪珠低了下来。我现在没精力回答素如,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我奋力压制着浑身扩散的寒毒。这股寒气终于让我感受到了寒冰掌的威力,就这一口气间,我都差点儿没被冻死的。

体内的真气量实在是太少了,寒气已经差不多覆盖了我的胸腹,连身体都已经在失去控制,这回我真的有难了。好在这微弱的真气还有点儿用,让我能暂时保持清醒。睁开眼睛,我就看见素如泪眼汪汪的,刚想说话,却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素如死死的搂住我的脑袋直哭。

已经走到门口的林宗源见我和赵致胜平了个两败俱伤,脚步就一阵迟疑。赵致胜的伤势不是很严重,只是真气被震乱了而已,很平常的情况,只要理顺了体呢哦混乱的真气,调养两日就没事了,服了归元丹,这会儿不用人扶,也能自己站稳了。倒是这叫李诗涌的小伙子,好像伤的更重,震倒在床上像是昏迷的样子,不禁回头看了赵致胜一眼。赵致胜连忙道:“爷爷,我不是故意的。”

林宗源不做声的点了点头,走到床前对素如道:“丫头,让爷爷看看他的伤势怎么样了?”素如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样,哭着道:“爷爷,你一定要救老公,老公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林宗源一阵气恼,挨着我的伤势没法发作。只是刚搭上我的手腕,心里就一惊,寒冰掌的症状自己再熟悉不过了,急忙问道:“丫头,他跟你一起中的寒冰掌?”素如摇头哭道:“没有,老公肯定是把我身上的寒毒吸到自己的身上了。”林宗源一阵迷糊。

“这寒毒还能够转移的吗?”素如道:“我不知道,当时我寒毒发作昏过去了,好像是双修的?”林宗源气恼的道:“胡闹!这------”

林宗源顿时有些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赵致胜气的眼睛都绿了,自己的老婆跑了不说,还跟别的男人一起双修,叫自己的脸往哪儿搁?赵致胜现在恨不得冲上来补上一掌。

林宗源探视了一阵,无奈的道:“爷爷没办法,这寒毒太厉害拉。”素如呆了一下,哭的更凶了。“都是你们,都是你们,老公本来好好的------“素如现在脑子里已经迷糊了。

我轻轻的动了一下,睁眼看着素如,想说话,但是实在是没力气,素如马是就发觉了我的状况,低下头将耳朵凑到我的嘴前,我艰难的道:“扶我坐起来,我自己有办法。‘

素如连忙推起我来,只是她背上有伤,使不出力来。我只好看向林宗源,素如当作没看见,硬是要自己来。林宗源在旁边明白了我的意思,伸手帮我坐了起来,素如却不理他,让林宗源一阵摇头叹息。

我已经想到办法了,要想彻底的消灭我体内的寒气,我只能练化它,这也是突然之间的灵机一动。我虽然悟通寒冰掌的原理,但是却对这产生的寒气不知道是怎么处理的,不然它也不会伤害我的。我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反起道而行,寒气是阴性真气产生的,那我就创出门极阳性真气的烈焰掌什么的功夫,按道理,这不就刚好克制啦?

天地万物有阴就有阳,优生就有克,这是自然界的平衡规则。体内的寒毒只能靠阳毒来根除了。我努力沉下心神,一念一转,丹田内那可以说是没有的真气,瞬间就转变成阳性的真气,按照我领悟的寒冰掌的特征,阳性真气极快的自旋了起来。果然,过了一会儿,我就“看”到了旋涡心里冒出的白气。

顿时,我的信心大增。运着旋涡心里的热气往那寒气靠近,好情况终于出现了,另热气一结合,就是相互抵消。我真是天才,这样的方法也让我想了出来。寒气虽多,可总量就那么多。而我的热气却是生生不息,时刻生成,两厢一比较,消灭寒气只是时间问题了。我一边消灭寒气,一边恢复功力,时间就在不知不觉间流逝。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这时我又想到,那寒气之所以会上害我,肯定是因为我放弃了转变阴性真气和旋转阴性真气造成的,我试着做了一下试验,果然成功了,好冤啊!就是偷了一下懒,就让自己吃了这么多苦。

素如一直靠在我的身边趴着,突然感觉有人向自己后劲击来,想也不想就往床上一扑,反掌挡去,刚好拦截到偷袭的手掌,回头一瞪,发觉是赵致胜,顿时气的怒骂道:“滚出去!你这个卑鄙小人!”

看到这个人,素如就一肚子的气。如果不是他,哪会有这次意外?赵致胜收回手,尴尬得手足无措,林宗源看不过去,斥道:“丫头,你说的什么话!”素如面无表情的道:“我要是没受伤,早就动手杀了这个小人,都出去,别打扰我老公疗伤!”

林宗源气的吹胡子瞪眼,怒道:“丫头,你是这么对爷爷说话的?”素如这时也不怕林宗源了,看着林宗源道:“我现在是有老公的人了,我们连孩子都有了,姓赵的,你别想我会嫁给你啦!”

素如现在也是豁出去了,什么也不想想,也不想管,经过这次的事情,什么都看明白了。林宗源颤抖的伸手指着素如,气的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道:“我------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孙女?我------我打死你!”说着便要高扬起手掌,素如马上摆出一副任你打的样子,林宗源却怎么也劈不下去。

素如更是火上加油的道:“你还打不打?不打了就去客厅休息好了,我老公还要疗伤,受不得吵!”林宗源怒容满面的道:“这小子是哪个门派的?”素如随意的道:“自己练的。”

林宗源更是怒不可揭,摔摔手道:“等这小子醒了,老夫自己问。”说着便走出了房间。

随后三人也鱼贯而出,赵致胜临出门还不甘的的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怨毒。素如也不在意,凭赵致胜的功夫,十个加在一起,也不是自己老公的对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