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十二章 短暂的平静

ddtt 收藏 1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55/


周四上午,荣波按照正常的换班时间来到待命室替换那些夜间值班的飞行员,他穿好飞行服,拿着自己的头盔,一进待命室的门,大队长梁桂已经穿着飞行服坐在值班室里,荣波刚打算敬礼,梁桂打了一个手势让他坐下说话。

荣波坐到梁桂的对面的椅子上,正打算张嘴问有什么事,梁桂先说话:“你的值班任务由我接替,你现在马上去团长办公室受领任务。”梁桂说话很干脆,从不兜圈子,性格直爽的他脸上的表情很镇定,看不出有什么别的意思。荣波一头雾水什么都没明白,但从他的脸色和眼睛里看出来他很平静,像没事似的,不知道自己去团长办公室是好事还是其他事。他把飞行头盔放在自己的桌子上以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离开值班室,直接去团长办公室。

荣波还是按程序喊了报告后等团长批准后才进入办公室。他进了办公室从来不敢坐,以前即使团长请他坐下说话他都很谨慎的谢过之后也不敢坐下说话,这次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他依然笔直的像依仗兵一样抬头挺胸的立正站好,敬军礼之后等团长先说话。

团长喝下一杯凉茶,缓慢的把茶杯放下,把面前摆放着的文件合起来放在桌子左边,没说话先叹了一口气,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他。荣波向前走了一步,双手把文件接过来打开仔细看了一遍,这是一份已经生效的任命书,他从现在开始已经被调离一中队,进入三中队做见习副中队长,他才刚离开军校不到半年,能获得如此提拔是很罕见的,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遗憾,他马上就要离开他所喜欢的战斗机中队,去一个没有战斗机的飞行中队服役。三中队只有笨重的轰6飞机和运八飞机,是一支担任作战支援和保障任务的部队,在那里就没机会和敌人在天空中真刀真枪的较量,也没机会发射他所喜欢的导弹,没机会去靶场打靶投弹,总之从前的一切都不会再有。他曾经想过自己的以后,非常怕自己被调到航校去,也怕被调离作战部队,目前的情况只比他设想的好一点点而已,他还在98团飞行大队,至少没被调到航校,也没被调到其他二线部队去。

团长擦擦头上的汗,说:“我尽全力保留你在团里,上级早就要求我重新安排你的工作,我开始没答应,但是他们一再要求把你调走,我尽全力争取才把你留下,并且根据你的战功相应的给你调整了职务,希望你能在新的工作岗位上能好好干。”

“谢谢团长。”

“三中队新任中队长是尹明华,你去向他报到,以后你要全力协助他工作。”

“我马上去报到。”

团长迟威摆了摆手示意他马上去忙工作,他因为连夜开会,讲了一晚上的话嗓子已经有些疼,不想在多说话,年纪大了说话多了身体都吃不消。

迟威奉命指挥一支担负特殊任务的团队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侦察、反侦察耗费了他大量的心血,还要测试新装备的飞机,要搞部队编制改革,各种飞机混编在一个团里能否良好的完成协同作战?国内尚没有多机种混编的飞行团,而国外一个联队内有战斗机和攻击机混编的,也有战略轰炸机和战斗轰炸混编的,建制内还有运输机、加油机、预警机、电子战机、侦察机等作战支援飞机。多机种混编是一个新课题,也是个难题,以前加油机、运输机不在建制内,协同作战效率低,需要上级组织协调,现在建制内有这些支援保障飞机,协同作战由团部直接协调,飞行团的独立作战能力得到很大的加强,但行政管理和作战指挥的工作比以前要复杂,工作量也增加了不少,迟威希望把尹明华和荣波调到三中队之后能在协同作战方面有提高。


尹明华昨天被任命为三中队的中队长,他是战斗机驾驶员出身,以前在其他海航部队服役的时候驾驶SU-30MK战机,来98团转飞歼10系列战机后飞行技术也是过硬的,因此他很快获得了晋升。

他上任后第一天的上午,坐在办公室内看资料,目前编制改革进展到关键阶段。第三飞行中队有24架飞机,比别的中队的飞机要多出很多,这也是一大特色。中队内有电子侦察机、电子干扰机、远程侦察巡逻机、加油机。目前没有将运输机编制进来。目前只有4种飞机,管理起来也有极大的难度,各个机种训练方法和方式有很大不同,很多科目不能一起训练,要由各个飞行分队的队长具体组织训练。抓训练可不是他的强项,他始终认为中队指挥员需要做的重要的事情是带领全中队顺利完成任务,而抓训练是航校和教导队的事情。

这时候荣波进办公室报到,尹明华很高兴,因为有个王牌飞行员做自己的帮手是十分的难得,他问:“你在航校接触过轰6没?”

“我会开但不熟练,我对电子侦察机不熟悉。”

尹明华拿手整理了一下头发说“你我都是外行。”

“我们一起飞几个架次,凭你的技术应该能很快掌握的。”



间谍船被炸伤后,尚云和刘协驾驶水翼快艇回到基隆港,住在商务酒店已经休息了几天,两人惊魂未定,晚上做噩梦都梦见了歼10A战机俯冲投弹的情景。

两人为了打发时间,一起坐在酒店顶楼的咖啡厅喝着咖啡研究怎么和雇主交代。咖啡厅里的琴师弹奏着他们喜欢听的钢琴曲,也有安静的环境,说话的时候不用担心周围有人偷听。

他们俩正商量事情的时候,一个穿西服的中年男子迈步走进咖啡厅,用目光扫了咖啡厅一眼,向尚云走了过来。此人身高一米七多,瘦的弱不禁风,一副文人模样,一看就是非行伍出身。他走到尚云旁边,拉一把椅子坐下。

尚云认识他,他就是国防部军事情报局战略情报处的处长晋中原,尚云只要看到他就心烦,但无奈的是他是谈具体业务全权代表,大事小事需要和他商谈,签合同执行合同都是他负责,虽然职位不大但是权力很大,为了不得罪他,尚云只好皮笑肉不笑的微笑了一下,这样也是为了不破坏自己的形象,他假装热情并语气缓和的说:“很高兴见到你。”

晋处长坐下来,把公文包放到桌子上。刘协心中骂到:这个狗军统又来,他来准没好事,自己没死在战斗机的炸弹下,迟早要被这个家伙烦死。(国防部军事情报局前身就是令人憎恨的军统局,他们在中国历史上存在的时间不多但作恶多端)

晋处长沉默了一阵,点上一支香烟,吸了几口,才开口说:“你们让我们损失了10架飞机,上边很难容忍这样的情况发生下去,如果以后总是这样我们就要降低佣金。这样下去你们职业安全咨询公司的声誉也要受到极大的影响。”

刘协想这个老军统实在是太坏了,我们做这样危险的生意容易吗?没我们从中帮忙跑腿你们根本得不到RQ-1侦察机,侦察机损失是很正常的,没隐型能力的飞机都是很容易被击落,这是起码的常识问题。

尚云这下被晋处长惹火了,他怕着桌子说:“佣金别说降低,就是不给我们也行,到最后看谁要谁的好看,到时候台北市内到处是无名尸体你可不要怪我们。我们的本事即使不帮你们也荒废不掉,我们去帮解放军,我还免收佣金,我要把我教给你们的东西都告诉他们,你们这点套路玩不了几天,别以为有几个钱什么都能做成,就你们这点钱,没人愿意赚,自己留着买棺材吧。”他说完站起来就走,刘协没早不想在这里呆着,马上站起来跟着走,他最不喜欢和情报部门做生意,更不喜欢别人威胁他们。

晋中原本想拿官方身份压他,没想到这俩人是生茬,还不好惹,因为自己对他们不摸底,没想到他们敢这么硬气。他见尚云正在气头上,也没追着和他说好听的。

晋中原拿手机发短信指示自己的部下继续跟踪监视他们。


对尚云和刘协军事情报局一点也不摸底,他们通过新加坡司法部协助查了一下这两人,但新加坡方面给出的资料没多大价值,只能查出来他们曾经在美国居住。他们又寻求美国司法部的帮助,司法部内部资料库也没这两人的资料,美国司法部的工作人员把他们的指纹和照片输入到以知信息栏,然后点击查找按钮,电脑资料库给出的答复是查无此人。后来寻求中情局的帮助,中情局资料库中的资料显示这两人身份不明,但目前不是CIA的人,几年前还在特别行动处,因为涉嫌盗窃美国的机密情报已经被停职调查,但调查结果一直没出来,他们已经辞了职。军情局的首脑彻底对继续查明尚云和刘协身份失去了信心,但为了得到情报又只能和这两个身份不明的人做生意,里边蕴涵的风险也是不能忽视。

尚云和刘协走出酒店打算去外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刘协说:“夏明本来就不让我们自己开公司,他说好多光明正大的职业我们都可以做,为什么非要跑这个小岛上弄这些非法的勾当,起初我只是想弄点顾问费花,后来他们给钱太多我才亲自出海。”

尚云说:“是呀,谁不喜欢做又安全又赚钱的工作,不如我们买别的公司的股票做股东,这样以钱赚钱我们就省下买命赚钱,也不看别人的脸色,我们坐快艇出去转转。”

两人坐出租车回到港口,乘快艇离开基隆港。

这两人走了以后军事情报局的首脑就像失去左右手一样,再也没机会得到高价值的情报。


98团经过几次战斗,海面上暂时没有了间谍船和间谍飞机来骚扰,高强度巡逻也告一段落。一中队的飞行员坐在值班室内依然没有感觉到一点轻松,对他们来说,真正的战斗还没开始。

颜玲是一中队的中队长,他必须身先士卒,周四上午的侦察任务由他亲自执行。他进入歼侦10侦察机的机舱前,站在战机正前方,看着机翼下的侦察吊舱和电子干扰吊舱,看着机翼下挂着的霹雳5导弹和大号副油箱,认为依靠这些装备自己绝对能顺利完成任务,能驾驶这些新飞机的确是令人感到愉快的事,机务人员把战机保养的相当好,机身上干净的一尘不染,带着十分满意的心情他坐到驾驶舱内。

战机停在滑行道上,牵引车离去后,起飞信号灯亮起第一盏绿灯,他启动了发动机进行试车,发动机启动正常,从噪音上没听出来有任何异常。润滑油很充足,保证了发动机正常的运转。第二盏绿灯亮起,他稍微加大的油门,松开刹车,战机滑行起来,冲上跑道,之后迅速打开加力燃烧器,WS10发动机喷出长长的蓝色火焰,动力强尽的发动机轻松的让战机短距离滑行后离开地面,战机轻盈的飞入高空离开S1基地。

这次侦察任务的目的很简单,单机去监视那些非法进入专属经济区和领海的外国军舰。最近日本军队虽然很少越过东海分界线,但偶尔也有P-3C巡逻机和小型战舰也经常从钓鱼岛附近路过。美国舰队总是在日本的专属经济区内为跨过分界线的日本军舰护航,帮他们撑腰壮胆。这样的挑衅对98团来说一点都不陌生,上次在钓鱼岛上空短暂空战让日军收敛了一点,最近他们又坐不住,玩起了老把戏。

钓鱼岛和专属经济区都是98团的防区,防区内屡次让日军窥探,实在是有损这个团的脸面,让他们团在友军面前很难堪,不过和日军有作战经验的他们一点都不怕这些日军,他们有十足的把握击退任何入侵者,连荣波这样缺乏经验的飞行员都能击落2架敌机,其他比荣波更有经验的飞行员更是信心十足。

颜玲不担心日军战机骚扰他,反倒怕日军不敢来,他早想击落敌机,只是没一个合适的机会而已,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单机出海更能施展他的飞行技术。他还不喜欢使用自动驾驶系统,习惯手握驾驶杆亲自操作。有上千小时飞行经验的他驾驶战机的时候沉着冷静,他不开雷达从数据链获取该空域的情报。日军只有军舰在海面游弋,天空中并没有飞机。这很让他失望,遗憾的回头看看机翼上的导弹,知道可能用不上它,但机上没挂炸弹,如果军舰突然开火自己连还手的武器都没有。他不能继续想这些,集中注意力飞向钓鱼岛。


此时钓鱼岛附近海面上游弋着一艘日军石狩级轻型护卫舰,这级护卫舰只建造了一艘,80年代建造,只有反舰反潜武器,没有防空导弹和防空炮,是一艘火力薄弱的护卫舰,吨位只有区区1400吨,舰员95人,最大航速只有25节。日军把这样一艘老旧的护卫舰派来是有所考虑的,在钓鱼岛这里他们领教了98团的厉害,不敢派太新的军舰,以免被中国飞行员击沉,先派一艘旧的军舰过来试探一下,如果没事就派其他军舰也过来,如果被打沉了也只是损失一艘老军舰而已,丝毫伤不到主力舰队。他们这样谨慎的挑衅是惧怕战斗机对他们进行突然打击,所以不敢公开的进入中国领海。

颜玲驾驶战机从石狩级护卫舰上空飞过,用侦察吊舱为军舰摄像,把这艘军舰仔细拍摄完之后,他驾驶歼战机继续在钓鱼岛上空盘旋,监视这片空域,因为机内燃料少,在此巡逻的时间也不并多。就在即将返航的时候,东边忽然出现了2架F-4EJ战斗机,在附近空域巡逻的KJ2000预警机用雷达发现了他们。F-4EJ战斗机的雷达反射信号非常强,坐在预警机内指挥的副团长柏诚一下就识别出来,并拿无线电通报:“2架日军F-4EJ正向西飞行,即将抵达钓鱼岛上空,完毕。”

颜玲本来已经掉头向北飞去,一听敌情同报迅速转向东飞行,并且打开JL10雷达,他向右压下驾驶杆战机迅速完成转向,随后他连续向后拉驾驶杆战机开始爬升高度。

日军F-4EJ急速飞向钓鱼岛,转眼就到了钓鱼岛上空,颜玲正等这个机会,他怕敌人不来,既然他们来了,自己就有机会开火。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