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十一章 全球鹰折翼

ddtt 收藏 1 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55/


副中队长项广和荣波马上站起来,拿上飞行头盔就走,救生背心和伞包早就穿戴好。荣波说:“让你说对了。”

“我即使什么都不说敌人照样会来的,快走。”

两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机库跑去,这点距离不远,比其他部队机库与飞行员待命室的距离相比,98团是最近的,这样飞行员能迅速登上飞机,起飞前准备时间能缩短很多。在地勤人员的全力配合下,他们迅速准备好起飞。

2架歼10A被牵引车拉到跑道上,飞行员等起飞信号灯亮第2盏绿灯。项广坐在驾驶舱里,先检查了仪表,知道战机一切正常后,顺便看了荣波一眼,这家伙坐在驾驶舱里正看自己眼睛瞪的很大,他早就知道只要有战斗飞行荣波都是十分激动。

战机升空之后,KJ2000预警机滑上跑道,也跟随战斗机升空巡逻。


项广耳机里传来副团长的声音,“目标从东北方向进入专属经济区上空,已经接近领海上空,雷达调整到对空自动搜索状态,完毕。”

项广用无线电询问:“入侵飞机型号是否清楚,完毕。”

副团长柏诚坐在预警机内宽敞明亮的带空调的机舱里,眼睛盯着雷达显示屏,大脑神经极度紧张,这次他从雷达屏幕上怎么也不出来入侵飞机的型号,他知道先打开数据链与战斗机共享预警雷达的图像数据,这样战斗机飞行员就能提前发现敌机。他为了方便战机开始拦截,又通报了一次敌机方位:“目标从东北方飞来,向南沿着我领海上空飞行,飞行高度2万米,速度每小时600公里,型号不明,准备拦截,完毕。”

项广坐在驾驶舱内,向后用力拉驾驶杆,左手操作油门杆加大发动机推力,并用无线电指挥僚机,双机编队从五千米高空一下爬升到两万米的高空,战机机头直指向来犯敌机的方位,把雷达调整到对空自动搜索状态,雷达迅速捕捉到一个目标,但信号很模糊,或许是使用了雷达隐身技术,飞机吸收了雷达波或者将雷达波折射,雷达难以查明目标的具体情况。

荣波也用雷达搜索到入侵敌机,他先是一惊,因为世界上能飞到2万米高度进行飞行的飞机寥寥无几,这架飞机飞的高度也就米格25/31勉强能达到,而美国也只有U-2和全球鹰侦察机能达到这个高度,难道世界上还有不是美俄制造但是能飞这么高的无人侦察机?但可以排除是俄罗斯飞机的可能,俄空军买不起航空燃料连基本的训练都不能完成,那还有闲心跑到东海上空窥探,能有这个能力和这个企图的也只有一个国家,不过最近韩国和日本也对全球鹰侦察机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难道是他们引进口了全球鹰侦察机拿到东海玩?玩的也太过火了吧,这里是海军第98团的防区,不是谁想来就来的地方。

歼10A在两万米高空无法长时间正常飞行,WS10发动机已经因为氧气稀薄而无法提供稳定的动力,高度慢慢的往下掉,速度也难以保持到最大巡航速度。全球鹰侦察机却在高空轻松自如的飞行,悠闲的进入中国领海上空,像没事似的。

项广看了一下雷达显示屏,发现与目标的距离越来越近,拿无线电命令僚机:“减低高度到一万八千米,跟我飞到它后边,在视距内尾随目标飞行,完毕。”

荣波知道又要跟踪侦察机发起攻击,他迅速向前推驾驶杆紧跟长机做了俯冲,把侦察机甩到后边,降低高度后战机做了一个小半径盘旋,机头直向南方,战机马上追上侦察机,荣波抬头看驾驶舱外,侦察机就在他战机上方几百米飞行,自己的速度正好与侦察机一致,可以对它进行连续跟踪。他喜欢驾驶战机在高空飞行,高空飞行能使用供氧设备,鼻子和嘴放在呼吸氧气的罩子内,氧气舒服的进入自己的肺里,虽然味道不怎么好,但身体是非常舒畅。


柏诚指挥着预警机的驾驶员,还要看着雷达屏幕监视敌侦察机,并且要引导战斗机飞行,该区域巡逻的不光是1中队的歼10A,还有其他的部队的战机需要预警机提供引导。国内预警机数量少,有预警机的部队不光用该装备为自己部队服务,也同时为其他部队提供情报,对其他战机进行情报支援,为他们提供该空域的信息,以便他们使用。柏诚最怕指挥预警机,因为他要承担空中飞行指挥中心的职能,为远离基地的战机导航,帮助他们发现识别目标,并提供目标参数,这些繁重的工作让他感觉到很不适应,更麻烦的是他没指挥预警机的经验。

柏诚心理很疲惫的时候,项广用空对空通讯频道问:“我们是继续监视侦察机还是击落他?它的燃料能飞几十个小时,我们一会就没油了,请指示,完毕。”

柏诚早把侦察机进入领空的情况报告给总参和海军总部,他正在等上级的命令,所以暂时无法回答。


总部作战值班室里将军们正在争论着要不要下令击落侦察机,击落它可以保护军事基地的安全,自己的军事设施要被别的国家都摸清楚了战时恐怕要吃亏的,这只是一派的观点。另一派则认为,如果把这么先进的侦察机打下来,政治上外交上是不是会有麻烦?即使没麻烦,即使美国鹰派们沉默,是不是又会促使美国使用性能更好的间谍飞机?目前美国的正在搞X-45和X-47的无人战斗机项目,打下全球鹰无人侦察机,会刺激美国使用这两种无人隐型战斗机当侦察机,这样美国无人侦察机就会向隐型化的方向发展,以后会有更多的隐型侦察机,隐型侦察机是更难发现更难消灭的,这样对防空系统的压力就更大。即使美国放弃了使用无人侦察机进行侦察,他们会以此为理由加速发展间谍卫星,并更新现有的间谍船,或更多的使用潜艇进行侦察。国内目前没有大量部署针对侦察卫星的干扰设备,和平时期对太空中的卫星没太多的对抗手段,所以击落一架高科技的侦察机会带来一连串的复杂问题。打下它对未来会产生多大的影响谁都不是很清楚。所以争论还在进行。


将军们思考的问题,98团的飞行员也在思考,荣波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打下它好还是不打它好,想上几分钟就懒的想下去,知道这些伤脑筋的事情是有专门的人去思考,自己不要操心这些职责外的事情,专心把战机驾驶好别让飞机出以外就可以。现在让他担心的是油表上的显示数越来越小,发动机的噪音中也有点不对劲,WS10发动机服役时间不长,很多未知的问题没发现,战机上只有一台发动机,如果出一点点问题,也能把这架造价上千万的战机摔坏。

机翼上的霹雳5E型格斗导弹乖乖的挂在发射架上,它只是一堆冷冰冰的电子元件组成的,它有智能化的电子系统和复杂的芯片但它不会自己思考,它要飞向那里由飞行员去选择。

项广也注意到战机内的燃油消耗的很快,已经有点着急,侦察机现在已经不是在领海边缘飞行,而是沿着海岸飞行,即将深入陆地上空侦察。

全球鹰侦察机内的高分辨率红外侦察设备、CCD数码摄像机、光电摄像机、合成孔径雷达都忙碌的工作着。这些侦察设备的精密程度让人难以理解,它可以识别地面上的车辆和武器,并且能识别武器和车辆是何种型号,甚至能分辨出地面上的车轮痕迹,如此高清晰的侦察,对沿海军事设施是一种巨大的威胁。它飞行中就能不停的获得大量的情报,是一种高威胁的间谍飞机。


项广和荣波起飞后飞行了3个多小时,S1基地内第2批歼10A已经升空,准备接替他们俩。柏诚也着急的早就坐不住,他知道歼10A的机内燃料少,即使带上最大的副油箱也难以在空中停留4个小时,但耳机里传来了期盼已久声音:“我命令你们立即击落侦察机,不要让它逃掉,完毕。”柏诚得到上级的命令,迅速给项广和荣波下达攻击命令。

荣波早把导弹的电路接通,打开了发射保险,只要按下发射钮导弹就能发射,发射前的工作早已经做好。项广命令:“僚机发射导弹,完毕。”

荣波也没想到项广如此慷慨,居然把这么好个机会给了自己,他只要顺利把全球鹰侦察机打下来,他就是21世纪的中国第一个王牌飞行员,在世界范围看,其他国家在21世纪后还没出现王牌飞行员。他带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拉了一下驾驶杆,让战机飞到两万米高空,并与侦察机拉开一定的距离,同时使用头盔瞄准具锁定侦察机随即关闭了JL10雷达,使用红外雷达跟踪敌机,并收紧油门降低飞行速度,完成发射前的所有准备。他手指轻按下发射按钮,左机翼下的一枚霹雳5E型导弹顺利的飞出去,直奔侦察机就追过去。

全球鹰侦察机上的红外告警器也是很灵敏的,侦测到后边不远出有强烈的红外信号,随后机内的计算机依照程序,自动投放红外干扰弹,企图把导弹干扰掉。但是歼10A与侦察机的距离太近,侦察机上的一组红外干扰弹没投完,霹雳5E型导弹撞到侦察机发动机喷气口上,战斗部马上爆炸。

瞬间火光一闪,导弹的高能炸药做成的战斗部爆炸,爆炸后战斗部的破片把全球鹰侦察机内的发动机打穿,一部分则把油箱打穿,燃油随后大量泄出,发动机被炸起火导致侦察机动力不足,飞行高度瞬间开始快速下降,机内燃油泄出后被发动机着起的大火点燃,随后油箱爆炸,因为高空氧气稀薄所以爆炸威力不是很大,机尾严重损坏的全球鹰侦察机无奈的一头栽向海滩,坠地之后又发生了一次爆炸,变成一堆熊熊燃烧的金属碎片。


侦察机被击落之后项广和荣波靠已经不多的燃料飞回S1基地。他们回来后,因为击落敌机的情况还没进行通报,所以基地内的气氛很平静。没人问他们任何情况,但是有人发现他们可能击落了敌机。

机务大队的大队长乔仕华正盯着士兵们检修战斗机,却发现荣波驾驶的战机上左翼下的导弹没了,右边机翼下的导弹还在,项广战机上的导弹也都在,这枚不见的导弹一定是被用了,如果没错的话一定是用来击落入侵飞机,但现在还没听到团部没通报情况,所以他也只是猜想。不过从荣波略带得意的表情上就能看出来点眉目,他既然这么高兴一定是又打下了敌机,这样他就是唯一的王牌,自然他会很开心。项广虽然下了飞机没笑一下,但脸上面露喜色,这样更加证明自己的判断正确,肯定是又消灭了一架入侵飞机。

乔仕华想起刚才看到不远处搜救中队的驻地内的2架直8直升机匆忙的起飞离去,他更坚信自己的观点。98团已经是王牌部队,很多年来没有一个团级部队击落过如此多的敌机。

乔仕华先说:“祝贺你们凯旋归来。”

项广心想团部好像没通报情况,他怎么知道我们凯旋?有些疑惑的他问:“大家都知道?”

“我猜的,目前团里还没把这个消息发出去。”

项广纳闷的回头看了一下荣波的战机,或许是少了一枚导弹的缘故,让这个有经验的军官猜到了结果。他离开机库回到待命室继续值班。


作战值班时候大多平安无事,不是每天都有敌机敢来这里窥探的,今天击落一架全球鹰也是巧合中的巧合。值班室内没人在讨论这个事,大家暂时还不知道这个消息,项广和荣波也坐在那里假装没事什么都不说,大家都以为是很平常的一次巡逻,都也过来打听。

中午饭时间,其他机组的飞行员全部去食堂吃饭,项广和荣波在那继续值班,因为担心敌人在吃饭时间前来骚扰,98团即使在吃饭时间都留人值班,这样可以保证在出现情况后迅速出击。荣波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擦着头上的汗。在这里与其说他与敌人作战,不如说是他与天气作战,天气就是他最大的敌人,他即使在热的难以忍受也不敢脱下飞行服凉快一下,为了应付突发情况值班飞行员必须以最快速度升空,飞行服在值班时间是不能脱下的,伞包和图囊等物品也是要随身携带。这样身上的负重也就很大,还有救生背心,救生信号弹,备用应急灯等救生装备也都装在飞行员身上,的确有点不舒服。正因为都穿戴好装备值班,98团在历次行动中都能做到命令一到立即升空,准备时间压缩到最短,通常3分钟内完成起飞前准备。

每天身上穿着飞行服还要带着这些救生装备,对人的确是一大考验。荣波在下部队之前想都没想到作战值班是如此痛苦,不过他迅速适应,并在战斗中超长发挥了技术和战术水平,并取得一定的成绩,说明他还是能超越自己战胜天气的。项广也是很佩服他的。


傍晚,项广和荣波完成了一白天的值班后,回到更衣室,荣波从身上把飞行服脱下来,里边的衣服基本全都湿透,项广问:“身上全湿了为什么中午不换换衣服?这样湿的穿衣服能舒服吗?”

荣波说:“如果我换衣服的时候敌机来了怎么办?我是不能违反值班规定。”他把飞行头盔,伞包,救生用品包等物品放回自己的柜子内,带上一套干净的衣服,穿着湿透的军服走出更衣室去了洗澡间。


荣波在下班后一般都洗了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离开值班室,徒步走回家。他总穿着一身干净的军服回家,每次妻子以为他工作很轻松。

进了家门,妻子李姗姗正在厨房里忙碌着,他走进厨房,闻着炒菜的香味儿,脸上的疲倦表情顿时消散下去,因为她做的饭很好吃,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让妻子与他承担工作的压力,一个人心累了最好不要传染给别人。他走到她旁边问:“需要我帮忙吗?”

“你等着吃吧,我马上要做好了,你坐下休息一会,茶几上我给你冲好咖啡,还有刚买的牛奶,还有我给你买的新茶。”

“谢谢你一直都对我这么好,告诉你个好消息,今天我又击落了敌机。”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