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故事

weaxing 收藏 2 64

1958年秋天的一个清晨,那年我 5岁。和每天一样起床,我站起来扣扣子,只觉得头一晕,眼前一片漆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事情过后听妈妈告诉我,那天我和我二哥都饿死了,是大姐做的玉米馍馍,塞我嘴里一块马上就吞咽下去,等半个馍馍吃下去,我便会“嗯”了,可还是睁不开眼睛。又喂了大半个后,再叫我,我眼睛就睁开了。二哥和我一样都是饿得啊!


我和二哥睁开眼睛看到家里人很多。妈妈就开始问我,你认识这是谁啊,那是谁啊,我不作声,直直盯住桌子上的豆包,还有那碗小米饭,都是善良的邻居们给送来的。屋里的邻居们异口同声地说这孩子是饿的啊!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知道了,饿,是最可怕的。人只有吃饱饭才可以,否则,什么也干不成。


饿死的前一天晚上,我家没做饭,家里的米不多了,就炒点黄豆充饥。我不想吃黄豆,那阵子好像刚退牙,黄豆硬,不敢吃。那时家里最受苦的是大姐,父亲在家时,家里的事都是父亲办,父亲走了,家里的一切事就都落在了姐姐身上。母亲性格内敛,不擅长抛透露面,轻易不出去办事。家里没有劳动力干活,生产队就停止放粮。我父亲去根河打工快有3个月了,吃粮就靠大姐去公社领。公社的领导说,去把你爹找回来,否则就不给粮食了。这一家子的重担就这样落在她身上,那时大姐刚12岁,她用很幼稚的笔法写信给父亲,告诉家里的情况,写一遍就给母亲念好几遍,写了该改了写。等父亲在那边收到来信,整夜都没有睡着觉,他拿着信走遍所有工棚,“这是我大女儿写的信,她刚刚读小学二年级,这信写的比中学生还好!”话语里满是炫耀和骄傲。然后偷着往家里寄点钱。


那时母亲有病,我和妹妹们还小,大姐每天放学路上还得背柴火,最多时用她瘦弱的肩膀背了12捆,背不动就来回倒短。然后还得去领粮食,回来再帮着做家务。尽管这样辛苦,可大姐从来也不抱怨什么。大姐还很乐观,每天睡觉前躺在床上抽空教我学“人知初,性本善。”姐姐在家里就是大人,样样的事情做的那么让父母放心,她的行为深深影响了我和我的弟弟妹妹们,让我们懂得应该怎样去孝顺父母。

作者;海羊讲述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