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十章 海空骑兵

ddtt 收藏 1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55/


间谍船的船员也真够狡猾,侦察机飞过第一次的时候都不以为然,他们都以为是偶尔经过的军用飞机,当侦察机再次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明白一些,知道飞行员怀疑自己的船,都走到甲板上来准备抵抗。每人都寻找武器向天上的侦察机射击。

为了规避高射机枪的火力,王碧驾驶歼侦10B只好再次爬高到九百多米的高度,此时甲板上一个船员拿着一个肩扛式单兵防空导弹准备射击。尹明华大声提醒:“他们准备发射导弹。”他手动打开了红外干扰弹投放设备,迅速连续投下5枚红外干扰弹。

一枚毒刺导弹拖着白色的烟,向侦察机飞去。尹明华用无线电把见到的情况全部如实报告上去,团长命令他们拖住间谍船,并且授权他们使用武器,派去增援的战机马上就要到。尹明华坐在后座上也没什么可做,只好不断的投掷红外干扰弹。

另一个船员也拿毒刺导弹瞄准了侦察机,发射了第2枚导弹,但是因为空中正好飞着好几枚干扰弹,毒刺导弹又没命中目标,坠落到大海里。王碧见导弹打偏,他又掉转机头冲向间谍船,既然得到使用武器的许可,为什么不用呢?他打开机炮的保险,准备俯冲扫射。他知道23毫米机炮打不沉船,但是能把甲板上的武装船员赶回船舱。

在俯冲的同时王碧拿机炮瞄准间谍船的甲板,使劲按下机炮发射按钮,机炮喷出一阵火焰,密集的炮弹射向间谍船,炮弹打到甲板上,击穿了船的前甲板,船员们见飞机真开火了,都放下武器,逃回船舱,一部分炮弹落入海中打起一串白色的小水柱。机炮射速太快,王碧也没掌握好,炮弹一次就全打出去,把前甲板打的像筛子一样,到处是弹孔。攻击效果还不错,间谍船变换了航向,加速向东逃离。

王碧看了一下油量表,油已经不多,必须马上返航,要不就回不去了。他用无线电请示了一下,随即退出了战斗,返回S1基地。


在王碧驾驶战机准备返航之前,许赢和丁延正在待命室里值班,忽然听到团长在内部广播里叫他们俩登机前往海上拦截间谍船,他们迅速穿上救生背心,背上降落伞准备好出发,拿上飞行头盔迅速向机库里跑。

机库里的地勤人员正在根据团长的命令给战机挂载武器,装弹手们迅速推着挂弹车从弹药库里跑出来,挂弹车上放着4枚200公斤的炸弹,另外一辆放着火箭巢的挂弹车已经停在机库里边,他们迅速把火箭巢和炸弹挂到机翼下,2架战斗机迅速被武装起来。

许赢和丁延刚进了驾驶舱,舷梯就被撤下,牵引车开足马力把战机拉出机库,向跑道全速行驶过去。这些地勤人员,不管是飞机维修员,还是牵引车驾驶员,还是装弹手,都知道任务紧急,所以动作都很迅速的完成了战机起飞前的所有准备工作。

许赢耳机里听到团长的命令,“马上起飞,不要耽误时间,间谍船要不停船,就使用武器,完毕。”他那还敢耽误时间,速度启动发动机,打开加力,战机高速冲上跑道,瞬间升到空中,在没飞的很高的情况下就把起落架收起,随后继续爬升。2架战机升到五千米高度后密集编队向东飞行,追逐正在逃逸的间谍船。


战斗机巡航速度都是每小时900公里以上,而间谍船最大时速每小时40公里,战斗机用了10多分钟就抵达间谍船航行的海域。

许赢打开雷达开关,雷达开始扫描海面。寻找间谍船不难,它逃跑的速度很快,比一般的船要快,而且是向东直线航行,雷达一下就发现了它的踪迹。随后他快速压下驾驶杆做大角度俯冲降低飞行高度,脚轻踩方向舵踏板调整好方向,机头直指间谍船,他已经瞄准了间谍船尾部,迅速打开火箭弹发射保险,左右两翼下的火箭巢内的火箭弹进入待发状态,随时可以发射。他见高度已经很低,就迅速把火箭弹发射模式调整到齐射状态,手指按下发射钮,2个火箭巢迅速连续的发射出了14枚57毫米火箭弹。

火箭弹依次命中间谍船的后甲板,连续爆炸的火光成了一道很壮观的风景。间谍船的方向舵被一枚火箭弹击伤,无法直线航行,但速度没减下来,船开始在海面上摇摇晃晃的转圈航行。许赢拿无线电向团指挥部报告:“它没停,我已使用火箭弹攻击,间谍船受伤不能直线航行,完毕。”

团长命令:“僚机继续用火箭弹攻击,完毕”

许赢驾驶着歼10A战机低空从间谍船上空掠过,甲板上空无一人,高射机枪放在那无人使用。丁延听到团长的命令,迅速也做了一个俯冲动作,他看间谍船受伤后不能直线航行,就知道船舵已坏,需要继续攻击它的轮机舱才能让间谍船停下。他瞄准了烟囱后边的一段船身,从船的后边俯冲而下,把14枚火箭弹倾泻到船上。火箭弹的战斗部迅速把船的烟囱后边的桅杆打成一堆废铁,船后半部分着起大火,速度还是没减,继续高速航行。

许赢纳闷了,2次攻击还没让他停下,看来要下狠手才能吓住他们,随后和丁延重新在空中编队,再次进入攻击位置并用无线电请示团部要求使用炸弹,团长迅速批准。团长目前担心的是海军舰队能不能迅速抵达间谍船航行海域把这艘船扣下。

歼10A战机机翼下挂着的200公斤炸弹是非制导的低阻炸弹,战斗部为普通高爆战斗部,因为没有制导能力所以使用起来还要飞行员目测瞄准,自己计算好速度等参数,由低空减速从船上飞过,再投出炸弹,这样才能命中船身,因为船现在不是直线航行,所以更难瞄准。许赢是长机驾驶员,他怕落下贪功之名,所以把首次轰炸间谍船的机会给丁延,命令丁延开始投弹。丁延不但没高兴反倒开始犯愁,他怕炸弹炸错地方把整条船炸沉,还怕2枚炸弹全部落空,这样不在老战友面前栽大跟头吗?

丁延把高度拉高一些打算俯冲投弹,这种投弹方式比水平投弹的准确率稍微高一些。等爬升高度到五百米高度后,脚踩方向舵踏板调整了方向,他深吸一口气把驾驶杆压下去,又担心俯冲速度太快栽到海里,就把减速板打开。间谍船上的人看战机又扑过来,大多船员像炸了窝的蜜蜂一样,从甲板舱一下涌进底舱,他们认为火箭弹可以把甲板上的舱室全部炸掉但不可能把船的底舱炸掉。

歼10A虽然不是优秀的强击机,但是炸没防空系统的间谍船是没问题的。崭新的歼10A战机,与年轻的飞行员一起俯冲,像老鹰在追逐狡猾的兔子,丁延按下投弹按钮,2枚200公斤的炸弹借住飞机给的惯性,加上地球的引力,快速冲向间谍船。一枚炸弹掉入离船左舷不远的海水中,巨大的爆炸激起无数浪花,炸弹的爆炸声把船左舷的玻璃全部震碎,弹片把船身打出很多弹孔,另一枚炸弹落在烟囱右边的船舷上,航空炸弹的战斗部能量巨大,火光一闪就把甲板炸出一个大洞来,爆炸后的烟幕散去,弹洞里继续冒出更浓的黑烟,很显然船内部已经着火,但不是燃油舱起火。

许赢驾驶战机在空中盘旋飞行,观测弹着点,他感觉丁延的投弹水平还行。这年头军校教的都是发射导弹投掷制导炸弹等科目,对原始科目都不是很重视,毕竟未来战争中用非制导炸弹的机会不太大。

许赢看间谍船依然没停下,知道自己该出手了,随即做了一个大角度高速俯冲,把2枚炸弹一起丢到了间谍船上,2枚炸弹几乎同时落在后甲板上,依然没命中轮机舱,只是把甲板炸出两个洞来。许赢叹了口气,如果他投下的是900公斤的炸弹,这船早就完了,无奈炸弹威力小,只是把间谍船打成重伤。燃油表的指针即将要指向红线前的数字,他知道燃油不多了只能返航,拿无线电命令丁延编队返航。

2架歼10A掉转机头向西飞去,飞行员松了口气,向海面看了一下,蓝色的海面上出线了一道白线,经验丰富的海航飞行员一看就知道来的是一艘高速快艇,但看不清楚是什么型号的导弹艇。许赢观察它的航向,发现这艘艇是直奔间谍船去,就知道是舰队来的,接管了拦截间谍船的任务,他们才放心的返回S1基地。


尹端华左手扶着导弹艇的左舷的护栏,观望的海面,右手拿对讲机说:“再快点,再快点,他们逃到公海我们就麻烦了。”

“艇长,柴油机转速已经最大,把润滑油加的很满,速度已经最快,机器现在太热,冷却系统受不了这么高的温度,修理所没给我们换冷却器,我感觉发动机很烫。”轮机长站在轮机舱内盯着发动机温度表,头上的汗顺着脸就流下来,滴到自己的鞋上。

端华听见飞机发动机的声音,向天上看去,就见2架深蓝色的歼10A战斗机呼啸而过,他心想坐在战斗机上好威风,人们都喜欢把快艇称为海上轻骑兵,其实海航的战斗机才是真正的海上骑兵,他们的机动能力,打击能力远比导弹艇要大的多。歼10A战斗机机翼下边的标志端华早就见过,这是98团的团徽,这2架飞机一定是98团的。

端华看看没有直升机,又有点高兴,这次自己成了主要角色,把这艘间谍船亲自扣下,带回基地去,这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露脸的事。支队长把支队警卫连的一个班派给了自己,这次是一定要成功。

此时间谍船上的2名主要负责人正在一起边商量边走,尚云和刘协站在后甲板看了一下海面,一艘快艇全速向他们开了过来。尚云说:“我们这次碰上难对付的,我们去快艇库,不走不行了。”

刘协说:“反正主意是我们出的,事是我们做的,东西不是我们的,扣就让他们扣吧。”

两人跑到烟囱前边的快艇库,这里原先是放交通艇和救生艇的,这些艇被留在基隆港里,把这点地方腾干净,放了一艘体积很大的大约有100吨以上的水翼快艇,这艘艇是仿制的美制飞马座级导弹艇,吨位稍微比真的飞马座导弹艇小点,因为没有装火炮和导弹以及武器控制雷达。刘协和尚云登上快艇,刘协拿着遥控器说:“还好,我给这个吊放设备装了遥控器,要不我们真走不成。”随后他遥控间谍船上的重型吊臂把快艇放到海面上,然后把吊索解开,快艇自由的漂浮在海面上,尚云启动了快艇的发动机,说:“坐稳当了,我们走。”他抓着船舵,按下一个电钮,把水翼放下,随后启动马达,水翼快艇迅速离开间谍船,以50节的航速逃走。


端华拿眼睛就看到一艘比自己的艇大一倍多的一个快艇跑掉,从后边能看出来这是艘全浸式水翼艇,速度大概有50节左右,自己是没法追,他指挥的24型导弹艇是无水翼的快艇,属于无级滑艇,速度最快也就40节多一点,根本不是这种水翼艇的对手,只好放弃追小艇,直接拦截间谍船。

间谍船此时的速度慢下来,但没停船,端华随即命令枪炮长装实弹向间谍船驾驶舱进行射击。25毫米机关炮打出100多发穿甲弹,把驾驶舱打的到处是弹孔,间谍船的舵手和航海长被吓住,只好减速准备停船。

端华拿着一个扬声器站在导弹艇甲板上说:“停船,否则要开炮了。”

间谍船只好熄火停船,端华拿扬声器说:“放下右舷的梯子,快点,否则我继续开炮。”

软梯随后放了下来,端华放下扬声器对航海长说:“靠过去,警卫连1班的同志跟我登船。”

1班的班长说:“登船是我们的任务,上船检查很危险的。”

端华转身看看这个年轻的班长,说:“这里谁军衔高?是负责指挥?”

“当然是艇长。”

“那就跟着我登船,上去后我就不下命令,你把船员押到前甲板,搜查所有船舱,然后守在船上。”

“是。”

随后12名士兵跟着端华艇长登上间谍船,端华上船后先把92式手枪掏出来,警惕的看看船上的船员,他走到驾驶舱问:“谁是负责人?”

一个船员说:“船长和大副都逃了,其他人在底舱。”

警卫连的士兵端着85式冲锋枪迅速占领了间谍船,按照端华的命令控制了这条船。

10多分钟后,1班班长走到端华身边说:“搜查完了,发现无人侦察机一架,在后甲板下的机库内,所有人员都押到前甲板,请指示。”

“你们找2个船员把船开到舟山。”

班长报告:“船员说舵坏了,需要拖船。”

端华心想海航的兄弟们的外科手术也太厉害点,把舵都打坏了,自己还要费事点,请示上级派拖船来,真麻烦。他回到导弹艇上,把情况汇报后,上级答应派拖船,让他在海上等着,继续负责警戒。


4个小时以后,导弹艇在前边领航,后边一艘东海舰队的大吨位拖船拖着受重伤的间谍船,回到了基地内。

基地码头上站了不少警卫连的战士,这些人来是准备押解这些间谍船的船员,他们戴着钢盔端着枪站成横队,十分威武。端华给理解错了,他以为是支队领导准备的欢迎仪式,自己整理了一下海军夏常服,把军帽也好好戴上,向岸上的士兵门挥手致意,但这些人没理他,他只好尴尬的回到舱里。远处岸上有不少导弹艇大队的战友们在挥舞着手里的军帽,向导弹艇致意,他拿望远镜看着这些战友,大家都来自发欢迎他,他还是很激动。


许赢和丁延回到基地,下了战机就直接去向团长汇报。团长在待命室门口等他们,见了他们顺利回来就说:“祝贺你们顺利完成任务。”

2人站好了向团长敬军礼,“谢谢团长。”

“我给你们放假,换下衣服休息吧。”

2人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再次谢过团长后就去更衣室。

坐在待命室里值班的荣波对项广说:“船都抓到,没侦察机可打了吧?”

“你以为你能轻松?”

内部广播里传来副团长的声音:“执行防空值班任务的飞行员注意,有紧急情况,立即登机,第1组的待命飞行员马上起飞。”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