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九章 偶然遭遇

ddtt 收藏 1 16
导读:危险的航线 正文 第九章 偶然遭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55/


可疑货船前后甲板上有东西,是帆布盖着的,船上装有很大的吊臂和吊钩,可能帆布下盖着的是无人侦察机。

团长坐在指挥室里等消息,侦察机去了2个多小时,忽然报告一个情况,他非常激动,或许马上能证明柏诚推测是对的,他拿起无线电送话器说:“你们可以返航,我会派其他侦察机接替你们,完毕。”

间谍船在距离S1基地一百公里外的海面上,就在专属经济区内,中国政府是有临登权、检查权、逮捕权的,这次他们既然来了正好抓住。迟威马上给搜救中队指挥员打电话,命令他们准备两架带监视摄像机的直8直升机,要求他们随时起飞。随后拿起红色专线电话,把情况向上级报告。上级同意他继续派飞机拦截间谍船,而且上级已经派出一艘导弹艇全速向间谍船所在海域开过去。他为了保证飞机的安全,让团直属警卫连派一个排的士兵携带武器乘坐直升机协助搜救中队的直升机执行拦截任务。


周日上午10点,S1基地内,搜救中队直升机停机坪。两架停在那的直8直升机启动了发动机,巨大的旋翼卷起一阵急促的风,地面上的尘土被强劲的气流卷了起来,伴随着发动机颇有震撼的噪音,两架10多吨的直升机先后腾空而起,向蓝色的大海冲了过去。

两架直升机的机舱内总共坐着30多名警卫连的士兵,他们头戴钢盔身穿海滩迷彩作战服,上身穿着战术背心,战术背心上有多个口袋,里边分别装着备用弹匣和手榴弹等武器弹药。手里拿着95式自动步枪,步枪上装了战术灯和激光瞄准器。


舟山群岛的迷雾中,传来一阵轻型柴油机的噪音,忽然一艘导弹艇如离弦之箭一样从迷雾中冲出来。从导弹艇的外型大小上看这是一艘轻型的导弹艇,是艘改装过的24型导弹艇,后甲板的‘上游’导弹发射筒已经换成了体积很小的发射筒,里边装着的是2枚威力巨大的C-803导弹,前甲板的双25毫米炮已经摘下炮衣,这门炮是全自动火炮,比早期的24型导弹艇的61式双25毫米炮具备更高的可靠性和耐用性。

导弹艇的指挥舱里站着一位年轻的海军少尉军官,他拿着望远镜观察着东边的海面,负责操作通信设备的士官报告:“上级让我们速度快一点,一定要尽量配合海航部队抓到间谍船。”

导弹艇艇长端华说:“我们正在全速航行,航速39节航向东北方,距离目标80公里,预计一小时以后抵达,附近民用船只很多,不能一直保持高速航行。”

通信士官问:“原话转达?”

“那是当然。”

轮机长走进指挥舱报告:“我们没充足的时间给发动机预热,现在速度又太快,发动机有点毛病。”

端华站在那,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说:“这台该死的鬼机器又给我添乱,没事的时候好好的一用它就有毛病,回去我就换了它。”他说完就马上去了轮机舱,帮助轮机兵检修发动机。

12V180丙型柴油机是很老旧的一种发动机,虽然几经改进但是终因技术陈旧已经不堪重用。端华上军校的时候就每天和这种比他岁数都大的发动机打交道,他来对付这种发动机并不难,很短的时间内就把发动机修理好。他擦干手上的油污,又洗了洗手,掏出手帕擦擦头上的汗。这时候航海长报告:“我们已经能看到这艘间谍船,还有2架直升机正在拦截他们,直升机已经放下绳子,很多士兵已经登船,我们怎么协助?”

“把艇开到间谍船前边,迎头挡住他们,不要撞上。”端华说扭头对枪炮长说:“打几发空包弹,警告他们。”他从指挥舱走到甲板,几个端着81式步枪的水兵保护着他,端华对信号兵说:“打旗语,让他掉头向西全速航行,如果不听,我们马上击沉他们。”

信号兵问:“我们真打沉他们?”

“你说话小点声,我吓他们年,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

信号兵打了一组旗语,枪炮兵用25毫米炮打了几发空包弹,巨大的炮声果然比步枪黑洞洞的枪口更有威力。此时海航98团的警卫排的士兵已经顺利的登上了这艘间谍船。

第一个登上间谍船的是98团直属警卫连的连长邵振勇上尉。他端着95式步枪从到间谍船的驾驶室里,端着上了刺刀的95式步枪大喊一声:“都不许动,舵手调整船的航向,其他人都把手放到头上,面对墙站好,谁乱动我就开枪。”

其他30多名警卫连3排的士兵也跟着连长冲进驾驶舱。一个士兵见舵手不听话,拿枪口顶在舵手的脑袋上,对这个不听话的舵手说:“按命令行事。”

舵手乖乖的把船向西开去。

端华站在导弹艇的甲板上看到间谍船掉头,对航海长说:“跟着他们,我们把他们护送到港口。”

航海长驾驶着导弹艇跟在间谍船后边。


警卫连1班的战士先控制驾驶舱,随后又控制前后甲板。2班3班的战士去搜索船内各舱,为了士兵们安全,邵振勇连长始终冲在士兵们的前边,从驾驶舱出来就进入了驾驶舱下的船舱内,船舱内是一片漆黑,或许是舱里的人害怕外边的人进来把灯都关了,不是船上的人一般不知道船上的电灯开关在那,只好摸黑走,邵振勇微笑了一下,因为这些间谍太低估了自己的装备,为了不暴露自己他没打开步枪上的战术灯,而是戴上了夜视镜,这是他们夜间巡逻时候经常用的装备。

其他战士也戴上夜视镜,眼睛马上就能清楚的看见黑暗中的物体,邵振勇端着枪轻轻的走在船舱里,他位置感很准,知道自己是在从船头向船尾走,他的左侧就是船的右舷,他迈开步子慢慢的走,看到自己的右侧有一个舱门,舱门虚掩着,他右手拿枪左手轻轻的把舱门拉开一条缝,里边果然灯火通明,里边的人正在使用一些复杂的通讯设备与外界保持联络。邵振勇迅速摘下了夜视镜,打开枪上的战术灯和激光瞄准器,随后拉开舱门,端着步枪大喊一声:“都不许动。”舱里边的人顿时都安静下来,他们放下手里的设备。都老实的呆坐在那,一个为首的人说:“我早知道会有这一天的,你们终于来了。”

邵振勇吃了一惊,他出发前本以为这艘间谍船是日本的,没想到这人会说普通话,他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驾驶舱和甲板上的人都一言不发的,现在终于有人开口了,但他还没想好要说什么。那人继续说:“你很惊讶?以为我们是美日情报部门的?我可不是,我也不是台湾来的,我是新加坡人,受雇于人,我的任务是收回无人飞机,然后把飞机送给雇佣我的人,这些船员全是新加坡人。雇佣我们的是情报部门的人,我们不知道他们是那的人,现在船被你接管了我早知道会有这一天,我终于能休息一会。”

邵振勇没搭理他,命令2班的战士们把这些人全部押到甲板上看管起来。他继续带3班的战士搜查别的舱。10分钟后他们搜查完了全部的船舱,再没发现任何人,这才放心的从船舱里出来。3班的战士们站在甲板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随后关闭了步枪上的战术灯和激光瞄器,搜查闷热的船舱的确把大家憋的很难受。

邵振勇端着枪走到前甲板,看着帆布盖着的东西,他亲手把帆布拉开,被帆布盖着的东西一下字就暴露出来,这是一架完整的RQ-1捕食者无人侦察机。邵振勇在前甲板翻开其他帆布,下边几乎全部是无人侦察机,总共有5架,他从没见过这么多侦察机。他背上步枪又去了后甲板,这里的帆布下有3架无人侦察机,型号都是一样的,全部为RQ-1侦察机。

3个小时以后,间谍船在飞机和导弹艇的护送下来到了一个小型军港,船被扣留,船上所有人员被拘留,船上的侦察机全部被带到技术部门做研究。

端华的导弹艇完成任务,因为要返回基地报到,所以他没多做停留,指挥着导弹艇回到了舟山港。他站在导弹艇的甲板上眺望着被扣留的间谍船,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单独执行一次这样的任务,也好得个勋章或荣誉证书,这次自己只是个配角,希望上级下次就派自己单独出海执行任务。


周一早晨柏诚早早的去了会议室里参加例行的晨会。他推门进了会议室以为自己是第一个来的,没想到团长已经坐在那里看文件了,他说:“今天真早呀。”

“是呀,遇到高兴的事了睡不着,我们抓到一艘间谍船,缴获了8架侦察机。”

其实这次被98团抓到的这艘船主要任务是收回无人侦察机,还有一艘专门放出侦察机的间谍船在活动,但是缺少这艘侦察机回收船,没被抓到的那艘间谍船已经无法进行穿梭侦察。

柏诚坐到自己的椅子上,说:“应该还有一艘,不抓到他们我心理不塌实,必须把另外一艘抓住。”他拿过一份值班人员表,看本周上下午值班飞行员的值班表。

团长说:“2中队的人已经全力进行侦察,我们马上就能抓住他们。”


2中队的中队长王碧完成一次相当有价值的侦察任务,他自己还被奖励了一天的假期。团长把对海侦察巡逻任务完全交给了2中队,他们中队可以不参加繁重的昼间防空值班,白天专司对海侦察。侦察飞行是每天2次,要求中队指挥员亲自带队。王碧得到这个差事,已经非常满意了。

周2早晨王碧来到更衣室上换上飞行服,先去团长办公室受领了任务。然后拿着头盔降落伞来到待命室,2中队夜间值班的飞行员刚刚交班后离开,尹明华坐在待命室里喝着咖啡看一封信,他见上司来了就站起来敬军礼。王碧示意他坐下继续喝咖啡,他自己也冲上一杯咖啡坐在椅子上喝着。

尹明华说:“队长,我兄弟来信了,他说前天看见两架直升机,可能是我们团的。”

“他认识我们团的标志?”

“他在信里还画出了我们团的标志呢。”随后他把信给了王碧看。

王碧拿过看,信纸上果然有一个铅笔画的标志,画的是一个盾牌形的标志内有一个闪电和一把利剑,闪电后边还有一双画的很夸张的眼睛,这个标志的确是98团的标志。这个标志代表着98团的存在的全部含义,标志上的利剑象征着他们是一支精锐的战斗部队,闪电代表他们执行电子战任务和电子侦察任务,标志上‘眼睛’说明他们长期担负对敌侦察任务。

王碧问:“那天去协助搜救中队拦截间谍船的导弹艇艇长是你兄弟?”

“是的,他一毕业就到导弹艇上实习,他刚毕业就去东海舰队。”

王碧看看墙上的显示电子屏,上边正好显示有他们起飞时间。他说:“准备一下,我们该走了,上午还有任务。”

“去那飞?”明华收起信,喝完咖啡站起身来准备走。


王碧和尹明华坐在侦察机驾驶舱内,牵引车正拉着侦察机向跑道开去。尹明华问:“这会能不能告诉我要去那了?”

“我们去找一条船,甲板上有帆布的,放着侦察机的那种间谍船。”

尹明华说:“如果间谍船上改装了机库怎么办,把侦察机藏到机库里从外边看只能看到干净整齐的甲板,别的什么都看不到怎么办?”

“你说的情况也是可能有,如果我们先照相等着技术人员分析照片,然后我们再去找间谍船,这样就麻烦了,我尽量飞的低点,你就多费点眼,仔细看海面上的船。”

“间谍船需要操控无人侦察机所以肯定装了很多电子天线,这样间谍船外型一定和其他船不一样,我能拿眼睛看清楚。”

牵引车把歼侦10B侦察机拖到跑道上,王碧集中精力驾驶飞机,根据信号灯指示,他启动了发动机打开加力燃烧器,迅速滑出跑道冲入云霄。

歼侦10B先爬升到五千米高空,离开陆地上空以后进入海面后才降低高度飞行。这样可以在经过城市上空的时候减少噪音的居民的干扰。

王碧亲自驾驶战机,抓稳驾驶杆,缓慢的收油门,注视着高度表的显示数,他知道飞高了安全,但不利于识别目标。尹明华不用操作电子设备,两眼紧盯海面。

上午的海面上船很多,王碧把歼侦10B侦察机的JL-10雷达调整到下视自动搜索模式,雷达每锁定一个船,他就驾驶飞机直接飞到船的附近,然后在继续向下一个船飞过去。尹明华可以一个一个的观察这些船。

一艘没有船舷号的货船正在向西北方向航行,好像是要去上海方向,但是航速非常快,王碧感觉这艘船有些可疑就压了一下驾驶杆,侦察机飞的更低,尹明华一看就说:“这船非常可疑,速度很快,吃水很浅,天线很多,但甲板上东西很少,看不清楚它是否有侦察机?”

王碧只好盘旋了一下又从这货船上空飞过一次,他和尹明华看见了甲板上有一些东西被帆布盖着,但是走在船舷附近,体积很小不是无人侦察机,体积像是探照灯那么大,但是探照灯一般都装在高处,很少装在船舷上。这艘船上居然装了两部对空搜索雷达,体积很大,还有两部低空搜索雷达,一般人不知道这是军用雷达,尹明华确发现了,但他不是雷达专家,只能分辨出这是军用雷达,具体什么型号他也不知道。而可疑船只上还有几个雷达告警天线,这些东西可不是一般民用船应该有的。

王碧说:“民船上装军用雷达,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侦察船。”

尹明华打开敌我识别器,但发现这不是自己的友军,说:“不是我们的,敌我识别器发送的询问信号他们没应答。”

王碧看见甲板上的一些船员正仰头看自己的侦察机,还有一些人走到船舷,撩开了帆布盖着的东西,帆布盖着的是高射机枪,一些船员操作着4挺高射机枪瞄准侦察机就是一组连续射击。王碧都能看清楚船上装的是M-2机枪,侦察机与武装间谍船之间的距离是如此的近,已经在高射机枪的射程内。

王碧、尹明华两人头上已经冒了凉汗,呼吸以变的急促起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