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德三年,(公元620年),,天下大势已渐分明::大唐实力一支独秀,与其稍具抗衡能力的仅余河南郑王王世充以及河北夏王窦建德等寥寥几股.。为尽快统一天下,唐高祖李渊命刚刚剿灭山西刘武周势力、时仅23岁的年轻统帅秦王李世民“总率诸军(三万人马)攻王世充于洛邑”。

七月,战事展开,其间虽略有曲折,但终究有惊无险。唐军节节胜利,至武德四年二月,王世充已被压缩至洛阳孤城。唐军摩拳擦掌,准备一举而下。

然而,战场情况瞬息万变:

割据河北的夏王窦建德应王世充请求,统领十万大军驰援洛阳并且进展神速。形势急转直下,唐军由胜利在望即将变为腹背受敌,何去何从,李世民面临艰难抉择。

军事会议上,高级将领纷纷主张撤军:“萧瑀、屈突通、封德彝皆以腹背受敌,恐非万全,请退师谷州以观之”。而此时的李世民已成竹在胸,暗自定下了破敌之策。在分析了敌情后,他说:“吾当进据武牢(注),扼其襟要。贼若冒险与我争锋,破之必矣。如其不战,旬日间世充当自溃。若不速进,贼入武牢,诸城新附,必不能守。二贼并力,将若之何?”于是,他留下齐王李元吉继续围困洛阳,自己亲率步骑三千五百人风驰电掣般赶往唯一可以阻滞窦建德的关隘——虎牢关,并成功地将河北军挡在关下。

前二十天,除只派些小股部队骚扰敌军外,李世民基本上坚守不出。他原准备再拖些日子,把河北军的士气消磨干净再伺机破敌。但此时传来消息,有人向窦建德建议甩开唐军主力,渡黄河直接进攻山西,进而直逼唐军根基关中。这个计策虽然没被窦建德采纳,但也惊出李世民一身冷汗——此计如果实施,唐军将不得不撤军回援关中,如此,唐军不仅前功尽弃,而且会大伤士气和元气。接下来的问题是,窦建德这次没有采纳,不等于他永远不会采纳。一旦河北军在这里长期劳而无功,难保窦建德不会转而重拾此计。现在,不是敌军拖不起,而是他李世民拖不起了。他必须尽快寻机与对手决战,哪怕对手有十万之众而自己仅区区数千人马。

机会说来就来。由于粮草不足,唐军经常把军马牧放到离自己稍远牧草较丰的黄河北岸。谍报人员送来消息:窦建德准备乘唐军牧马、李世民所倚仗的骑兵无马可骑之时攻袭虎牢。得此消息,李世民决定,就此与窦建德一决雌雄。

为坚定窦建德来袭的信心,李世民照旧马放黄河北岸。于是,窦建德按既定方针,于次日拂晓尽起大军前来,与虎牢关隔汜水列兵布阵。河北军中、前来求救的王世充部将郭士衡将军兵列开,竟绵延数里,唐军众将见之大感恐惧。而李世民在观察了敌军后却对众将说:“我们面前的这个敌人自山东起事以来,未曾遇到过强敌。现在,临险喧嚣说明他们缺乏纪律;逼城下寨说明他们骄傲轻敌。我现在按兵不动,他们士气势必衰竭。时间久了,他们饥渴难耐必定退兵。那时我们追赶打击,没有不胜的。我和你们约定:‘必以午时后破之。’”

接下来的情形和李世民预料的一样:至中午时分,河北军人困马乏,饥渴难当,将士们卸甲解袍,抢饭吃、抢水喝,队伍和阵势一片魂乱。此时,唐军早已把吃饱喝足的战马收回,开始行动。

李世民先派宇文士及带三百骑兵冲敌阵脚,并将其骑兵引开。随后,精神饱满的唐军铁骑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李世民一马当先,如狼似虎的尉迟恭、程咬金、秦琼等能征惯战之将紧随其后,渡过汜水直扑窦建德的大营中军。也是该着窦建德倒霉,他无论如何想不到李世民就凭这点人马居然敢于出击,所以,他的中军大帐就扎在离汜水咫尺之距。更要命的是,此时,他正召集其重要官员一边吃饭一边开会,似乎专门预备让李世民“包饺子”。前线崩溃,败兵回冲,中军护卫还没来得及组织抵抗,就先被自己败兵冲了个七零八落,随后,李世民和他如疯似狂的虎狼之师便已杀到近前。接下来的事情出乎所有人预料的迅速而简单:河北军土崩瓦解,首领窦建德以及受王世充所派前来求救的王子琬(王世充之兄)、说客长孙安世、将佐郭士衡等悉数被擒,仅刘黑闼等个别将领漏网。

见到被俘的、论起来还是自己母舅的窦建德,李世民没好气地责问道:“我讨伐王世充与你何干,为什么带兵离开你自己的疆界来与我对敌?”窦建德无地自容,只好讪讪地说,“今天我不自己送上门来,不是还要劳驾你大老远的去取嘛。”

收拾了窦建德,李世民旋返洛阳城下。此时的王世充已成瓮中之鳖坐以待毙,当他看到窦建德以及自己所派之人均已成唐军之阶下囚,自知大势已去无力回天。在得到李世民“不杀”的允诺后开关请降。李世民遂获完美收官。

此次征伐,李世民先以三万精兵深入王世充经营多年之巢穴,败郑军、困洛阳;又亲率三千五百步骑大破夏王十万大军,其势摧枯拉朽,其情惊心动魄;最终俘获窦建德、迫降王世充。正所谓“数千破十万,一战擒两王!”它不仅成为冷兵器时代中国战争史上的奇观,也是李世民军事生涯中最为得意的一笔!


注:唐高祖李渊的祖父名虎,为避讳,唐人以“武”代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