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国女总理考驾照行贿想到的 (转)

vwb 收藏 0 186

近日,分别在11月12日的《广州日报》、《南方日报》读到一条有趣的消息,说的是现任德国女总理默克尔,在出席由德国《星期日图片报》主办的“金方向盘奖”颁奖仪式上,当场大谈车经,不仅透露自己最中意德国宝马公司生产的绿色“迷你”车,还承认自己不得不收买考官才能考取驾照的内幕。


看到这则消息,产生了很多联想,德国作为一个在汽车制造技术上享誉全球的汽车制造大国,一个能代表全球汽车工业发展趋势的大国,其汽车制造业在国内的地位和受到的重视,从政府总理出席这样一个颁奖典礼,并把开车与领导一国政府进行类比,就可略见一斑。作为德国总理,当然要关注和重视德国的汽车工业,因为德国汽车工业是其国民经济的主要支柱产业,德国七分之一的就业岗位、四分之一的税收收入依赖于汽车工业和相关产业。2004年德国汽车工业对外出口额达800亿欧元,可以说,汽车业如果咳嗽,整个德国经济就要患重感冒。


作为一个汽车制造大国的总理,出席关于汽车的“金方向盘”颁奖仪式,默克尔讲的,自然都是与汽车有关的话题。非常有趣的是,这篇消息报道说:默克尔告诉一位同去观礼的名人朋友说,德国统一前,她在民主德国是通过给考官“好处”才考下了驾照。消息还说,默克尔买的第一部车,就是大众高尔夫,哈哈,和我的一样!靠向考官行贿才能考取驾照,这样一种事情,在我们这个国度,早已不是什么如“公鸡下蛋”般一样令人惊奇的新闻了,而是象“母鸡下蛋”一样稀松平常,只不过默克尔是一国总理,其他的考驾照行贿的人是寻常人、普通百姓罢了。在今天这样一个资讯发达的时代,什么事情一搁到名人身上,就是轰动全国甚至轰动全球的新闻。比如说,老百姓、寻常人生个孩子,或生个兔唇女儿,娶个媳妇,有一次初恋,下厨房做顿饭……什么新闻价值都没有,但如果是日本王妃或布莱尔夫人生孩子,李亚鹏和王菲生个兔唇女儿,查尔斯王储娶卡米拉,刘德华与俞小姐有过一次初恋,李宇春下厨房炒个菜……情况便大大不同,那可不是寻常事,那是具有重大传播价值的新闻信息!


说到在我们的国度,考驾照行贿如同母鸡生蛋一样寻常,是因为仅就我交往的朋友圈子来看,一位开沃尔沃的民企老总、一位开奥迪A6的政府官员、一位开丰田皇冠的私企老板、一位开捷达的复转军人、一位开广本雅阁的女检查官,都跟我说他们没进过一天驾校,开车是跟朋友学的,驾照则是花钱买来的。惟独那个女检查官,说她在驾校象征性地学了几天,给考官“意思”一下,就通过了考试并拿到了驾照。后来她之所以敢把车开上路,是在单位司机的指导下慢慢学会了开车。这些朋友的神通广大让我吃惊,我就问在哪里、用什么办法,需要花多少钱才能买到驾照?他们都诡秘地笑而不答。当然,我只是问问而已,毕竟开车不仅事关自己,更事关别人的生命安全,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学会开车,既是对自己、对家人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所以我还是报名参加了驾校的培训和考试。所幸的是,我碰到的教练和考官都很阳光、很廉洁、很敬业,除了按招生简章交纳了规定的培训费用和考试费用,教练没有多收我一分钱,考官没向我索要一分钱。记得那年去连南考长途,轮到我考试坐到考官身旁时,我紧张得脑子一片空白,当我点火、打灯、鸣镝、挂挡、起步,换挡,开了一段路后,我居然忘了回灯!那考官提醒道:“回灯”!当时我只听到考官的声音,却听不清楚考官说什么,居然以为是考官叫我停车,就把车停了下来,考官为此十分恼火地问:“我讲什么你没听见吗?”我楞楞地回答不上来,平常唧唧喳喳的我此时却象吃了哑巴药,却是机灵的教练大声说:“报告考官,这位学员不是广东人,她听不懂广州话!”哈哈,事实上我当然能听懂。教练这样一说,那考官反倒不好意思,改用普通话再命令我起步、换挡、停车……可惜啊,我的定点停车超出了车窗中线!庆幸的是,那考官说我动作很规范,就是太紧张,居然签名让我通过了,哈哈!


由德国女总理考驾照向考官行贿,让我想起“权力寻租”这个特别的词眼。我们在谈到“权力寻租”时,总是把批判的锋芒指向政府官员,殊不知,很多行业的兵兵卒卒,也很会利用手中大大小小的权力捞取好处呢!比如这篇报道说的,前东德的教练考官,默克尔不给钱,就不让她通过考试。在我们国家很多行业的非政府官员,比如有处方权的医生,有选稿权的学术刊物编辑,有投票权的专家评委,有角色分配权的电影导演,有军车牌照发放权的军人,有罚款权的交通警察……都能在潜规则下弄得你不得不服。对这些潜规则,不仅当时还没有当上德国总理的默克尔要屈服,即使到了今天,我们很多很多永远都当不上总理的人,都不得不屈服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