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计中计-危险的航程完整版

fwg518 收藏 0 125
导读:第十六章计中计-危险的航程完整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辆皇冠轿车在两辆三菱枪骑兵轿车的护卫下停在一座外型别致的别墅外,别墅的院门紧锁着。



坐在皇冠轿车内的铃木次郎对桥本德说:“首相居然想出这么危险的办法来考验这两个人的忠诚度,简直的太危险,你们部门的人万一被这两人打死,那就麻烦大了。”



“防卫厅长官额贺福志郎也是赞同这个计划的,为什么你不去劝说他?你们军方的情报部门说话比我们这个内阁情报局更有力,这个计划是首相阁下、官房长官阁下和防卫厅长官一起批准的,我一个局长,那还有发言权?我这个局长也不好做。”内阁情报调查局的局长桥本德和防卫厅情报总部的部长铃木次郎这回一同来华显家里拜访,是有重要使命,他们在玩一个很危险的游戏,不过这个游戏不是他们俩策划的,是内阁官员们设计出来测试华显和林盛的忠诚度的。



一个随从下了车,按下院门的门铃,就听院子里有人用英语问:“找那位?”



随从用英语回答:“防卫厅情报总部部长铃木次郎和内阁情报调查局局长桥本德特地拜访华显和林盛两位设计师。”



日本情报部门的两大头目居然同时来见两个设计师,简直不可思议,林盛不知道日本鬼子葫芦你卖的是什么药,只好先开门,把两位特务头子请进客厅。



坐在客厅里的华显见两位特务头子来,便假装客气的站起来迎接,四人落座之后,铃木次郎说:“两位来日本之前,曾经有两支手枪和子弹若干,起初因为我国政府对两位不了解,又因为日本法律不允许平民拥有武器,所以帮两位把武器保管起来,现在你们两位已经是防卫厅的官员,属于军方文职工作人员,你们担任的工作特别重要,所以你们的安全也很重要,首相阁下亲自批准你们拥有自己的防身武器,当初情报局帮你们保管的武器现在奉还两位。”铃木次郎说完就把两支手枪和几包子弹放在茶几上。



桥本德继续按照首相的指示去做戏,“两位先生为日本的军事技术发展做出卓越贡献,我代表我国政府对你们表示感谢。本来根据合同约定,你们必须工作满一年,但你们的办事效率很高,虽然没工作满一年但贡献很大,你们从现在起如果不愿意为我们做事,我们会派人送你们去你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内阁首相通过情报机关知道华显是重名声爱面子的人,而且不是很贪财,还是比较讲信用,如果假意放他走,华显肯定怕走了以后坏了自己的名声而不敢走。这就是欲擒故纵,故意让华显走,华显反倒不愿意走。倘若每天派保镖跟着他,派特务跟踪他,华显就会想办法逃走。所以首相一改过去步步进逼的策略,而是用欲擒故纵的计策,不知道效果如何。反正这招数比较悬,弄不好会弄巧成拙。



华显和林盛收好自己的武器弹药,一言不发。现在要说我们早不想呆了我们早想走,那不是让鬼子嘲笑中国人没信用,明明说好100万干一年,现在走了叫什么?叫不讲信用,所以此时不能走,也不能提‘走’这个字。



华显也没想到鬼子用这一招,把他一下弄的有点不知所措,以前每天都想走,现在人家放话了,反倒不好意思走。考虑了一阵,华显说:“我们怎么会提前走呢?说好干满一年的,现在走就成了没诚信,做人是以诚信为本。”



铃木次郎微笑一下,这一笑不是对华显表示不走而感到高兴,而是钦佩首相用计的高明,中国人还是有不少人爱面子的,有时候为面子所累,华显就是个最典型的例子。



铃木次郎的部门一向与华显没有来往,所以他出面说些话华显还是相信的,如果今天只来桥本德一个人,那华显肯定会认为这是情报局在用计。偶尔派个生疏的有身份的人出来说些假话,还是有点效果。



四人坐在那也没什么好说的,铃木次郎假装有公事,起身告辞,桥本德说了几句客套话,跟着一起走。





等两个间谍头子走了,林盛说:“分明是用计,这是欲擒故纵,你难道没看出来吗?”



“我是看出来了,但我猜这是他们做戏给我们看,日本军事技术人才很少,为了吸引人,他们肯定拿我们俩坐文章,来了给钱给好吃好喝,而且想走则走,这是给天下的人看,如果我们真走,那才中计呢,一些研究军事技术的科技人员都看日本的人才政策这么好,动不动给100万,做个项目就能走,结果是大量的技术人才涌入日本,日本军事技术将会有突飞猛进的发展,这对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有好处吗?你想一想。”



“原来如此。”林盛一想,日本可怕并非军队精锐武器尖端,而是他们学习中国古代的用人策略,企图给自己的政府弄个好名声,网罗全世界的人才,还给他俩出书,包装他俩给别人看,这可不行,决对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你终于明白,这我就放心,与鬼子都,绝对不正争一时一事之利,必须有个长远考虑,我们在这里时间越长知道的越多,回国之后我们对国家更有用,我们自己的身价更高,这样对我们有利,对国家也有利。”华显说完,喝了一大杯可乐。



“我担心我们说什么被他们听到,这房子里没窃听器吗?”



“我们租房子很突然,而且我在门上和窗户上夹着头发,撒过些粉末,如果他们溜进来装东西,我会察觉的。另外门窗上的锁都是进口的,我们的卫星电话和笔记本电脑不用的时候基本放在保险柜里,他们也不可能在这些地方动手脚。”华显为防范日本间谍,还是费了不少心思。



林盛摆弄着自己的手枪,说:“有了喷子我们不如出去转转,见识一下日本黑帮。”



“我就陪你转转,希望不会发生枪战。”





日本间谍早在别墅外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三井早租下华显所住的别墅对面的那一间别墅,在里边装上带支架的望远镜,他拿着对讲机报告:“他们在客厅里穿衣服,还拿上了枪,不知道要去那里。”



在别墅外几百米远的一辆黑色本田轿车上,新田拿着对讲机说:“他们出来我才好用计,我这次一定要把他们装进我的网里,让他们不知不觉的掉进陷阱里。”



新田随即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晴美和美嘉,告诉他们依计行事。策划这个行动已经很久了,成不成功就看今天的。新田也捏着一把汗。





华显和林盛各自开上一辆租来的蓝色福特野马跑车离开住宅,新田单独开着黑色本田轿车在后边慢慢的跟踪,他并没有急于跟踪,他早估计到这两人会去经常光顾的那家中餐饭店吃饭,就通过短信向晴美和美嘉下命令,告诉他们要去的地方。





华显最经常去的中餐饭店叫‘不醉居’,这个饭店规模不大,但中餐的味道很正宗,和在大陆的酒店里的饭菜是一样的好吃。但这家‘不醉居’所在的位置不太理想,靠近郊区,有点偏僻,而且是黑社会的‘活动区’,这里经常有人收保护费。当地的人都不愿意来这里,担心这里不安全,华显也不是胆子大才来这里,以前来是因为他想遭遇点危险,看有没有人暗中保护他,今天来这里是因为他又有了武器,想找机会玩枪。



两辆蓝色福特野马跑车停到‘不醉居’的门口。



这里也没什么停车场,而且车很少,可以随便停车。





刚下了车,林盛就见前边的街道上有一群人在跑动,似乎是在追某个人。林盛下意识的把手放到口袋里摸着自己的手枪。华显问:“前边什么事,过去看看,你傻站着做什么?”



两人拿着左轮手枪跑过去,就见两个女孩正在逃跑,一群拿棍棒的强壮的男人正追着打两个女孩。



林盛看到这局面,马上把枪拔出来,对着几个拿棍子的男人就连开6枪。他十几米的距离内枪法很准,已经有6个男人丢掉武器,倒在地上,热乎乎的鲜血顺着上口涌出来。



其他几个男的拿着棍子正准备跑,林盛的左轮手枪没子弹,他马上继续装入子弹,其他几个男的撒腿就跑,华显知道这几个人不是什么好鸟,都收装包圆儿算了,他也开了3枪,打倒3人,‘战斗’结束,全歼使用冷兵器的9名男子,自己无人伤亡。



一场‘零伤亡’的战斗结束以后华显有点后悔,救下来的这两个女的他都认识,就是以前技术研究部给他们请的两个保姆。



晴美和美嘉满脸是青一块紫一块,正躲在一边哭呢,林盛收起武器走过去,问:“怎么是你们俩,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晴美说:“自从被解雇之后,我们就一直没找到工作,连房租都交不起,只好流落街头,刚才那些人要抓我们去夜总会工作,我们不想去,他们就追着打我们。”



林盛看着两个可怜的女孩有点动心,真想帮他们,不如带他们回自己的临时住处。华显这时候一把将他拉到一边,小声说:“你是不对两个美女动心了?万一他们是间谍,你不是给自己找麻烦?自己往陷阱里跳。现在马上走,警察一会就来。”



此时林盛也有点为难,华显不愿意和这两个女的在一起,那怎么办?干脆自己租个房子,不和华显在一起住,不就没事了。



“那怎么办?看他们俩在大街上被人打?我可看不下去,我还是临时帮她们一下,让她们在大街上游荡也不是办法。你要不想我领她们回去,我自己租个房子好了,你说呢?”



话都说到这里华显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知道自己的兄弟林盛是个仁义的人,他帮这两个女的,也是情理之中,他从小就是这样,这么多年来一点没变,即使林盛很穷的时候,他也经常尽力帮有困难的人,尤其是认识人。华显无奈的说:“那你去安顿他们吧,我自己去吃饭。你小心警察。”





林盛开车带着两个美女,去租房子,去买简单的家具和日用品。



一路开车的时候脑子里考虑的全是鬼子的计谋,他也隐约的感觉到这两个女孩可能是间谍,但是他只想假装没感觉,而且要帮他们,是真心的帮,他以前帮助别人的时候也是诚心诚意的帮,即使她们是间谍,林盛也想让她们知道自己是真诚的,而不是做戏。





林盛在市区里租了一间三室一厅的公寓,又买一些生活用品。这次林盛可没少花钱。



站在自己新居的客厅,看了看,然后坐到沙发上,问:“你们俩看这地方行不行,如果喜欢住这里,那就收拾一下,挑自己的房间。”



晴美问:“你是不要走?”



“我不知道,不过为了你们的安全,我和你们呆几天,然后我回去。”



美嘉此时见计谋就要成功了,就说:“东京治安不好,真希望你能留下来。”



看着两个受伤的女孩那可怜的样子,林盛也没说什么,同意和他们住一起,名义上这两个女孩做他的保姆,他也象征的给点工钱,这两人的生活总算有点着落。





又有机会靠近林盛,晴美和美嘉决不会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加紧对林盛的‘进攻’。



晚上,林盛把自己的房间灯关掉,躺在床上听美国之音的广播,在休息时间他很少想工作,不像华显那样喜欢忙碌的生活,他不喜欢自己做饭,下班后的时间除了睡觉就是听广播里的节目。



美嘉穿着睡衣轻轻的走到林盛的房间门口,从门缝里向房间内看,里边漆黑一片,她轻轻的问:“可以进来吗?”



林盛关掉收音机,说:“什么事?”



“我想和说说话。”



“这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我好闷。”



“那进来吧。”林盛无奈的收起收音机,把收音机放到床头柜上,还是保持着平躺的姿态,依然闭着眼睛。



美嘉打开台灯,坐到他床上,说:“谢谢你帮助我们。”然后扑到林盛身上压着他,然后迅速吻他一下。



林盛不怎么好色,有点烦这些,就把身体转向另一侧不理她。美嘉侧躺在他身边,把手伸过去,摸着他的胸口,发现他的心跳很正常,旁边躺着一个美女还能依然这么平静,难道他真不好色。美嘉问:“为什么不理我?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吻你一下就不高兴。”



她把手轻轻的放在他脸上,然后摸了一下又说:“从你救我的那一刻我就爱上你,现在我更爱你,你知道为什么?”



林盛冷冷的回答:“不知道。”



美嘉楼着他的脖子说:“因为你不好色,所以我更爱你。”她又压在他身上继续吻他。



结果如何?



林盛一把将她推开她,说:“回你房间去吧,我要睡了。”



美嘉的第一次攻势没成功,败下阵来,只好扫兴的离去。她真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怎么了?难道心理和生理上有什么病不成。



这并非林盛不好色,他不是圣人,只是最新的心情特别沉重,他为自己的以后担心。他给鬼子设计武器,如果不能按当初设计的路线回到祖国做个设计师,那他这一生都要被人看成是汉奸。他要为自己的以后好好打算一下。





深夜,新田收到一条美嘉发来的短信,告诉他事情虽然按计划正执行,但毫无结果。



此时新田也很纳闷儿,这个人难道是神不成?晴美和美嘉在日本都算是美女,放到东京最繁华的大街上,几乎会有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即使参加全国选美也能拿个好名次,这样的美女都拿林盛没办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盛心理生理有问题?这不可能呀?他又仔细一想,可能人与人的审美观不一样,在别人眼中是美女的,林盛未必喜欢。



新田又想,希望自己设计的第二套计划对华显管用。





深夜里,华显孤独的坐在别墅的客厅里,林盛有了自己的租的房子,或许不会再回来陪自己喝酒,林盛已经有两个女的,他已经被纠缠住,不过林盛不可能与她们发生什么关系,这方面上,华显对自己的兄弟还是比较放心的。



家里实在太憋闷,还是出去喝酒舒服。他把卫星电话和笔记本电脑锁进保险柜子里,离开了住处。



前边的陷阱正等着他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