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水浒13.14

xzhym 收藏 0 155

杨志耐不住口渴,接过军汉递来的酒喝了半瓢,正在喝着就听有人在喊:“倒,倒,给我倒!”杨志抬头一看,正看见那些贩枣的人正看着自己这里嘴里不停的在说着:“倒啊,倒啊。”再看自己这边的军汉们正一个个东倒西歪的横在地上,有几个人试图挣扎着站起来,但起到一半就睡倒了下去。

杨志大惊:“还是着了匪人的道了。”急忙抄起身边的朴刀,想要上前拼命,可刚一站起来,就觉得头重脚轻,双眼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杨志再醒来的时候,那些匪人早以不知去向,担子里的金银珠宝也都随着这些匪人来了个无影无踪。杨志喝酒喝得少,醒来得快,这个时候其他军汉包括两个虞侯和老管家还在呼呼大睡。杨志看在眼里,气就不打一处来,跑上前去,一边踢打着军汉一边喊道:“你们这些天杀的,我叫你们快走,你们非要歇凉,这个地界是休息的去处吗?还非要喝酒,喝啊!你们到是喝啊!全他妈喝了人家的洗脚水了吧!”


杨志如疯了一般的发泄了一般,最后跌坐在地上,想到自己一生为光耀祖宗门户四处漂泊,最后却落个如此下场,一时间竟有了寻死的意思。好在这个念头仅仅是在脑中一闪便过去了,杨志想起:“我杨志为光大门楣,自幼练得这一身的本事,还未得以施展,怎能如此窝囊的去了。次翻又失了生辰纲,梁中书那里是去不得了,还是走了吧!”想到这里,从地上拣了把单刀,又抄起朴刀,略微收拾了一下观看了一下方向,便顺着一条山路走了下去。


黄泥岗南边五、六十里外一处山岗只上,几株大树中间坐落着两间茅草屋,门外整齐的摆放着几张桌椅,一面幌子挂在一棵大树的枝桠上,上面一个大大的酒字随风飘动着。店小二远远的看见前方走来十几个人,一个个穿得说不上富贵显赫,倒也不是一般人家能够穿戴的。片刻间一行人走到近前,小二呼喝了一声:“老板娘!生意来了!”便一溜烟的跑到近前:“几位可官,这大热的天把人都晒倒了,快进来喝碗酒歇歇暑吧!”说着话,一行人便被引进了酒店。


来人正是我和林冲带着十几个兵丁,来迎杨志的。本来也想过直接去黄泥岗,但细想起来不合适:“如果在黄泥岗去见杨志,那估计在得知不是我梁山下的手后,杨志必然会央求让我帮忙寻找,你说到哪个时候帮是不帮呢?”所以决不能在黄泥岗去见他,只能到这个路边小店去等。这个时候的杨志,东西找不到,身上又没钱,正是最落魄的时候,这个时候见他才有最大的把握让他跟我上梁山。


说话间我们点的酒菜上桌,大家正吃得高兴的时候,从酒店的里屋猛的窜出一个人来,直奔我们这一桌。突然的变故使得大家猛的一惊,紧接着分散在四周的兵士们急忙把单刀抽了出来,将我护在中间。哪个人没有想到我们的动作会这么快,怕引起误会,急忙停下脚步,撩衣服跪倒在地大声说道:“师父!我是曹正啊!师父!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您老人家,徒弟给您磕头了!”说着“砰,砰,砰”的就在这地上磕起头来。


林冲听得声音耳熟的很,急忙分开人群走到近前一看,果然是自己在东京时收的徒弟,操刀鬼曹正,连忙将他扶起:“我听得耳熟,出来一看果然是你,你怎么到了这里了?”曹正说道:“师父出事之后,几个弟兄说是凑钱去山东做生意,没想到折了个干净,回家不得,其他人都想办法投亲靠友去了,我没办法只好四处漂泊,最后入赘在着农家。”说着招手叫过一男一女两个人来,指着女的说道:“这就是我的妻子,另一个是我的妻舅。”又指着林冲说道:“这就是我长对你们提起的我师父,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这二人听后赶忙下拜。林冲将二人扶起之后将三人引至桌前说道:“这就是梁山的大寨主——白衣秀士王伦,我的大哥,你们快来见过。”三人听后又是急忙想拜,我早就站到了桌前,一把将三人扶起:“都是自家人,用这些虚礼做什么,赶紧坐下,与你师父好好喝上几杯酒是正事。”


众人相互见过之后,曹正急忙吩咐后面,赶紧杀鸡宰羊,将窖藏了多年的好酒都端了上来,大家是开怀畅饮。


正喝得畅快的时候,从远处赶来一条大汉,正是杨志。杨志跑到近前,刚要开口,一抬头看见我和林冲便是一楞,实在是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见我们。


我站起身来,未等杨志开口便说道:“原来是杨制使,多日未见别来无恙?”


杨志初时有些尴尬,可转眼间别放开了,开口说道:“原来是王寨主和林兄弟,未曾想在这里碰上了,近来可好?”说着话边以走到跟前,众人赶忙排开坐椅让杨志入坐。待杨志坐好之后,我又介绍了曹正等人,大家相互见过之后,我开口问道:“近来听闻杨兄弟在东京闯了祸,被发配大名府,颇得梁中书的赏识,今日如何到了这里?”杨志长叹一声:“诶~~~!别提了。”于是将当日分手后的遭遇细说了一次,大家听后无不叹息杨志真的是时运不济,为了开解杨志大家又是轮番劝酒,喝过几杯之后,我问道:“杨大哥现在可谓是没了落脚的去处,今日既然遇上了,我看不如随我等一起上了梁山,总好过在江湖上四处漂泊的好。何况,依我看,那老管家和两个虞侯为推卸责任必将所有的罪过推到你的身上,甚至说是你伙同匪人劫了这生辰纲,用不了多久官府衙门必然会发下海捕文书通缉与你,还是随我等上山吧!”林冲、曹正等人也一并的劝说杨志。杨志虽然有时莽撞了点,但绝对不笨,现在细想起来,确实如我所说,便不再说什么同意上山了。之后众人又是一阵痛饮。


在席间喝酒的时候我问曹正,这附近可有什么好的去处,既然出来了,倒不妨四处走走再回去不迟。


曹正说道:“要说以前,离这不远倒有个好去处,正是二龙山宝珠寺,可如今以被一伙子强人占据,别的地方就没什么去处了。”


“哦?这里还有一伙强人,那说起来也是同道了,到了人家家门口,怎有不去和主人打声招呼的道理?我看明日咱们准备的东西,前去拜山如何?”林冲对我的提议并不十分赞同:“大哥,这宝珠寺里的人咱们从未打过交道,不知道是个什么人物,贸然上山恐怕不太方便吧?万一有什么变故不好收拾啊!”曹正也表示这个宝珠寺的头领叫金眼虎邓龙,不是个好相与的角色,劝我不要上山。


“不去?不去我上那儿找鲁智深去啊?”我心中的想法自然不能表露出来,只是咬死了要照江湖规矩前去拜山,众人又劝了几句看没有效果便不再相劝,毕竟我是去拜山,不是打仗,想那邓龙也不会怎么样。这一顿酒只喝到天黑,众人才散去,相约第二天一早,一起去宝珠寺拜山。



第二天一早,我和林冲、杨志、曹正,带着十几个兵士家丁,抬着昨夜备好的礼品,由曹正带路前往宝珠寺。行了一日,眼见得天色晚了,杨志说道:“走了一日,左右也没有酒家客栈,我看不如就在前面的林子里歇息一晚,明日再行吧!”我看了看天色说道:“也只好如此了。”

就这样,杨志打头一行人转入林中,刚走进来便吓了一跳,之见一个胖大的和尚,脱得赤条条的,背上刺得满背的团花彩绣,正坐在松树根上剩凉,看到杨志拎着把朴刀,立刻跳起身来,抄起身边的禅仗,大喝道:“什么人?那里来的?”


杨志想道:“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上关西的和尚,待我问他问。”于是开口问道:“你是那里来的僧人?”没想到这个和尚也不会话,提起禅仗,搂头便砸。杨志眼见如此,头一歪,身子上步一让,手里朴刀横着便向和尚的腰上斩去。那和尚眼看朴刀砍来,喊了声:“好手段!”把手里的禅仗往下一沉,正好封住杨志朴刀的去路,二人便在这林子里斗了起来。


打了不过三合,就听身后有人喊道:“前面莫不是我智深大哥?快住手,都是自家兄弟,莫伤了和气!”原来是我和林冲等人刚走进树林,正看见一个和尚拿着禅仗向杨志砸去。由于树木茂密,林中的天色远比外面来的昏暗,一时间也没看请那和尚的相貌,但看那禅仗林冲便觉的眼熟得很,直到那一声大喊,林冲才认出来,哪个和尚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结义的大哥——花和尚鲁智深。


正在打斗的两个人听到林冲的喊声,各虚晃一招,各自跳到一旁。鲁智深这时叫道:“前面的是我林兄弟吗?”林冲这时也很激动的喊道:“大哥,正是小弟啊!”说着两步并做一步朝着鲁智深扑了过去。鲁智深这时也看清了来人正是自己磕头的兄弟,把手中的禅仗一扔,一把将林冲抱了起来,哈哈大笑道:“哈哈!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既然弄清楚了是场误会,自然也就打不下去了,众人相互认识了只后,就在着林中点起篝火,又在林中打了不少的野味,就着抬来的美酒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当说到林冲家人的遭遇时,鲁智深一脸悲愤的说道:“兄弟啊!做哥哥的对不起你啊,本想回京之后好好照顾嫂嫂,等着你回来,没想到等我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经。。。。。。诶!”说着狠狠的灌下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我本有心想替兄弟你报仇,但那厮实在势大,竟然买通了相国寺的主持将我赶了出来,又让人来捉我,幸亏几个街上的波皮报信才逃了出来。原想着趁着那厮不注意找个机会干掉他,可无奈那厮每日出入都有一大帮子人围着,实在找不到下手的机会,无奈之下只好再去找你,没想到,到了沧州才知道你已经跑了。四处找你不到,只好到处漂泊了。”说到这里我看林冲的脸色不对,知道是又想起了妻子家小,急忙把话叉开道:“不知道鲁大哥最近在那里落脚?”


鲁智深也看出了林冲脸色不对,连忙接口回答道:“别提了,前几日我来到青州地面,听闻二龙山宝珠寺的主持蓄起头发还了俗,领着一帮子人占了二龙山,本想前去投靠。但邓龙那个鸟厮不收也就罢了,还对洒家污言秽语,忍耐不住跟他打了一场,要不是他的心腹相救,我立时就能取了他的性命。这厮回到山上之后便不再下山迎战,只是看我到了近前便放箭,无奈之下之好每天白天前去叫战,晚上到此林中休息,刚才见杨制使提刀近来,还以为是那厮请来的帮手呢,便动起手来,还望杨制使不要见怪。”


杨志也说道:“我早以不是什么制使了,现如今我以投了梁山,此行本是想都是绿林一道,前去拜山,没想到这个邓龙竟是个如此小人,依我看不去也罢。”


林冲也说道:“正是,寨主我看不如让大哥跟着咱们一起会梁山得了。你说呢?”


林冲的话让在场的诸人都向我看来,我微微一笑说道:“鲁大哥能来我梁山乃是我梁山的福分,但这个邓龙如此可恶怎能让他占据这宝山,我看上山之前干脆把他给灭了,也好给鲁大哥出了这口恶气。”


我的话自然让鲁智深万分的满意。只是林冲说道:“听鲁大哥刚才的言语,这二龙山山势极其险要,如今我等只有这十数人,想要力取二龙山恐是不能,不如回山之后点起兵马再来报仇不迟。”


林冲的话让大家都沉默了下来,尤其是鲁智深对二龙山的地形是相当了解的,没有大队兵马想要取下二龙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对于如何取下二龙山我是知道的,但我并没有说话,怎么也要给曹正一个表现的机会不是。


正在大家低头不语的时候,曹行开口说话了:‘各位,小的倒是有个注意,不知道行不行。”我忙开口说道:“曹兄弟,都是自家兄弟,经管开口。”曹正说道:“各位和我师父平辈而交,小人又怎敢和各位称兄道弟。我的意思是,我在这附近也算是稍有薄名,不如让我假装抓住了大师,将他押解上山,各位权且扮成我家店里的伙计一同上山,趁其不备一举击杀邓龙,我想依咱们的武力,不成问题。”


“好注意!就照你说得办了,到时候给大师系个活口,就凭咱们几个的身手,区区一个邓龙他是难逃此劫!”虽着我的话音落地,智取二龙山宝珠寺的计划就这么定了下来。众人又喝了会酒便早早的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找了根绳子把鲁智深紧紧的绑了起来,只是在身后留了个活口,让林冲看好,时候一到便把鲁智深放开。我和杨志又挑了几个机灵身手好的兵丁扮做是曹正家的家丁,由曹正领着朝二龙山走来。


到了山下,早有喽罗看见前几日每天都来叫战的和尚让几人绑了,冲着山寨而来,虽然纳闷但仍旧喊道:“前面什么人!站住,再向前走就开弓放箭了!”一行人急忙站住,曹正上前答话道:“我是操刀鬼曹正,前几日在我店里抓了个和尚,听这和尚的言语似乎跟贵寨主有仇,特意送来,叫给寨主处置!”曹正在附近也算是颇有名声的,这个小头目以前还在曹正的店里喝过酒,听完曹正的话也没多想便喊道:“这个和尚正是与寨主有仇,请稍等,我这就去禀告寨主,你等着啊!”说完便一溜烟的跑上山报信去了。


邓龙听到曹正把鲁智深给绑来了,高兴的叫道:“这个可恶的和尚也有今天,我不把他开膛挖心,难解我心头之狠。来人!让曹正把人送上来!”喽罗们听到命令,将一行人放进关来,只见着二龙山确是生得雄壮,两条山脊顺着山势下来正好将寺庙包在怀中,中间只有一条山道,山路之上共有三重关卡,每座关卡之上都预备着无数的滚木擂石,强弓硬弩,苦竹削成的竹钎在关前插得是密密麻麻的。来到寺前只见三座殿门,水磨得平镜似的,四周围是木栅栏围成的围墙,门前七八个喽罗看是鲁智深,都高声骂道:“你个该死的和尚前几日打伤了寨主,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鲁智深也不说话,只是闷头跟着曹正向前走着,不一会二来到正殿,一把虎皮交椅高高的摆在堂上,两边站着一溜的喽罗,见曹正把鲁智深给押了上来笑道:“好你个大和尚,你也有今天,你不是横吗?你不是厉害吗?今天也让你尝尝你邓爷爷的厉害。”说着走到近前,一把抓住鲁智深的衣领,杨起手来就要给鲁智深一个嘴巴。林冲一看时机以到,用里一拽,把绑着的哪个活扣给解开。被送开的鲁智深就如出栏的猛虎一般,没等邓龙反映过来,一手揪住邓龙的衣领,一把抓住腰带,大喝一声把邓龙高高举过头顶,一把将他冲着大堂里的立柱给扔了出去,正好将头撞在柱子上,还没等邓龙弄明白就见了阎王。


其余的小喽罗见寨主转眼就死了,有几个心腹还想上来报仇,又怎是林冲杨志等人的对手,片刻之间便不再有人敢出来反抗了。曹正上前割下了邓龙的人头,来到殿外:“邓龙以死,尔等还不快快投降!”


众喽罗见头领以死便不再抵抗,乖乖的选择了投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