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水浒11.12

xzhym 收藏 0 31
导读:宋末水浒11.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也许是受到我重赏的刺激,也许是这个东西真的很简单,是十天之后就有人来告诉我,他们已经成功的制造出能同时纺8根线的纺织机了。听到消息的我连忙放下手里的事情,跑到后山前去观看。来到屋子里,就看见一台纺机正在一个老人的操纵下飞快的运转着,8根纺锤快速而稳定的旋转着,不停的将原料纺织成一根根细线。

“不错!不错!诶,你们能不能再做个传动装置让它可以在牲畜或水力的带动下自己运转?”我一边围着这台纺织机转着圈,一边说道。


“寨主您说得这个东西我们不大明白,您能不能给细说说。”还是上会哪个老人出来说到,看样子他是这些人的头头。


看他们不明白,我把他们带到院子里,就在地上给他们画了个简单的有齿轮和杠杆组成的传动装置:“大致上就是这个样子,你们有问题吗?”几个靠前的老人看了看多道:“没问题,这个东西跟水磨差不多,就是复杂了点,但也难不住我们。”


“好!这个东西就是你们现在的任务,只要弄好了,我另有重赏。”这回这几个老人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表示一定尽快把东西做出来。正在这时杜迁带着宋万和林冲也来到了这里:“大哥,你的‘宝贝’做好了?让咱们也开开眼啊!”我笑着迎上去说道:“呵呵!你们也来了,正好一起来看看。”


众人看过新机器之后都表示出很感兴趣的样子,不过宋万说道:“这个东西好玩倒是挺好玩的,不过大哥至于如此的兴奋吗?”听到宋万的话我真是苦笑不得,这么一个能改变世界进程的东西,到他嘴里倒成个玩具了。看到杜迁和林冲同样的表情我不得不说道:“这个事情到大厅里去说。”


来到大厅,我对众人说道:“你们不要小看这个机器,你们想想一抬机器可以纺8根纺锤,要是有10台,100台的话,那咱们能有别人8倍甚至更多的产量,而咱们所要付出的成本仅仅是别人的八分之一甚至更少,你们想想这能赚多少钱?”大伙听完我说的话都感到非常惊奇,略略一想也却是如此,但宋万说道:“大哥说得不多,但咱们到底是匪,什么人能跟咱们做生意呢?”听完林冲的话之后,我把李富和关于这件事情的设想说给了大家知道。


听完我的话,众人都觉得非常有可性行但林冲说道:“这个李富现在已经落魄无比,突然出现在郓城县又有这么多的钱财难免会让人起疑,再说买卖土地是要到衙门里去的,那就更容易暴露了。”听到林冲的话,其他人都表示这个问题不好解决,而我却轻松的说道:“这个问题好办,咱们郓城县地方不大,但有两个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一个叫托塔天王晁盖,另一个就是人称及时雨的宋江。据说这个宋江极爱结交江湖上的朋友,但有朋友到了宋江那里,无不款待得细微直致,他本人又在衙门里当差,想来托他出面的话,这个问题就很好解决了。”


听到我的话大家都很兴奋,确实,宋江在江湖上的名声那可不是一般的响亮,满说是济州府,就是正个山东那都是有着赫赫的名声,根据以往的江湖传言,这个件事情倒是非常有成功的把握。当下决定由我出面跟宋江接触一下,如果不成再另想办法。


和宋江见面的地点被定在宋江家数里外的一个路边小店里,当然这个小店本身就是梁山的一个眼线。


在官道的一边,坐落着一座普通的茅草小屋,几张破旧的桌子随意的摆放在路边,虽然破旧但擦拭得很干净,一面写着一个大大的酒字的旗子就挂在旁边的房檐上,看不见掌柜的,就一个小二懒洋洋的斜靠在柜台上打着瞌睡。


我就坐在最靠里的一张桌子上,面前摆放着一壶酒,一盘牛肉,几碟小菜,慢慢的自斟自饮。旁边的桌子上坐着几桌客人都是行商打扮,每人面前就放着一碗酒,也没看他们喝,只是不停的左顾右盼。“这些人的演技也太差了吧,看来以后要好好找个人训练一下了。”


正在我为这些画了妆的保镖暗暗打分的时候,从前面跑来一匹骏马,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酒店的前面。待马停稳从马上跳下一人:约莫三十来岁,两条浓眉下面一双丹凤眼炯炯有神,唇方口正,一缕胡须打理得相当不错,垂在胸前微风一吹缓缓的飘动着。要不是黑了点,矮了点,绝对称得上一名美男子。不用问宋江来了。


宋江下马之后左右环顾了一下,径直走到我的面前,唱了个喏道:“小可宋江见过王寨主。”我连忙起身还了一礼说道:“及时雨宋公明的大名在下可是闻名以久,今日得见只看相貌便知传闻不虚啊!请坐!请坐!”


两人做好,自有小而送上碗筷将酒斟满,我举杯道:“今日宋押司不烦劳苦,远道而来,实在是荣幸之至,先敬押司一杯。”宋江略一推辞便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说道:“不知道王寨主一行人今日来见宋某有何见教?”说罢眼神有意无意的扫了一下四周的酒客。我呵呵一笑道:“呵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说不用如此兴师动众,奈何山上的兄弟们不放心,这才来了这许多人。不用管他们,咱们慢慢的喝。”说着又和宋江对饮了一杯。


酒过三巡之后,我对宋江说道:“今日将押司找来,实是有一事想求,还望押司能伸出援手。”宋江说道:“最近梁山在寨主的带领下好生的兴旺,可谓是一鸣惊人,不知有什么事情还虚宋某向助?只要在下办得到的,尽管说来。”


“难怪宋江在江湖上能有‘及时雨’的绰号,我一个朝廷通缉的巨匪来求,连问都不问一下就答应了下来,更何况一般的江湖人物?看来这个宋江能让那么多的好汉誓死相随不是没有道理啊。”放下心中的感叹不提,我缓缓的对宋江说道:“想必我梁山前一阵子的所作所为押司是知道的了。”宋江点了点头表示知道。我看了看宋江的反映继续说道:“其实在下如此做也是出于无奈啊!想我王伦也曾想过要金榜提名,为百姓做一番事业,无奈机缘之下来到了这梁山落草,原本不想骚扰乡里,可无奈梁山上下几百号兄弟都眼巴巴的看着,若不如此行事恐怕我梁山兄弟都得饿死啊,没有办法之下也只好找些民愤极大的人家下手了,可我左思右想这么下去也不是长久只计,所以今天将押司找来想要求押司帮个忙啊!”


“寨主的意思是。。。。。。,要不这样吧,在下家里还有一千来石存粮,改天寨主叫弟兄们拉走五百石,就当是给寨主的见面礼了。”宋江听完我的话,稍微顿了一下说道。


“宋大哥误会了,小弟的意思是,想求宋大哥帮山上的一个兄弟在郓城县安个户,再在城外买片地,小弟最近在一本残书上查到一种新的纺机,仔细盘算了一下,如过顺利的话收入颇丰,这样一来梁山有了稳定的收入也就不必再骚扰乡里了,等到机会合适,朝廷招安也好为朝廷,为百姓来做些事情。”宋江不愧是江湖上的及时雨,尽管误会了我的意思,但一张口就把家里一半,近五六百石的存粮拱手让人,这种气魄实在是不能不让人佩服。尽管原本的历史中他的所作所为让他背负了几百年的骂名,但见到真人的我仍不得不为他的气魄所感染,要不是我占据了王伦的身体,恐怕王伦也有这样的想法吧。毕竟在这个年代,一个正常的读书人所追求的不就是封妻荫子,青史留名吗?


但佩服归佩服,该说什么话我还是有谱的,招安这个词能最大限度的让宋江相信我的话,毕竟在他看来王伦也是那种属于“可以改造的对象”。


果然不出我的预料,听到我的话后,宋江马上就排着胸脯把这个事情给包下了,并跟我说了一堆招安如何如何的话。最后我和宋江约好了今后见面的日子和地点之后,便告别分手了。


在回山的路上,我骑在马上想道:“宋江,尽管我不能赞同你的见解,但你的人品还是救了你一命,只要没有那封晁盖写给你的书信,你想上山也不大可能吧!”



六月初四,眼看天气未及晌午,一轮红日当空,天上没有半丝云彩,火辣辣的太阳照得大地之上额外的炎热。一条山僻崎岖的小路上,一条健槊的青面大汉,正挥舞着藤条驱赶着十几名军汉,正是青面兽杨志。眼见着好容易爬上一座山岗,一众军汉看见一片柳树林,正要上前乘凉休息,杨志挥舞着藤条喝道:“快走,快走,过了岗子让你们早歇。”众军汉抬头看了看天,一轮炙热的骄阳挂在天上,烘烤着大地,一路上众人行的都是山上的僻路,一路上的石头都被烤得热了,踩在上面都感到烫脚。

众军汉说道:“这么热的天,再走下去晒都要晒死了!”杨志并不理会军汉们的叫苦,只是喝道:“快走,赶过这个岗子,再说休息不迟。”正说话间,之间前面七个汉子,推着车,奔上岗来,来到岗上松林都放下车跑到树阴下睡下了。


杨志看到这里只是叫苦:“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也敢休息,赶快起来赶路。”众军汉没有一个起来的,只是躺在地上说道:“提辖,你现在就是把我们砍成十块八块,我们也起不来了。”杨志看到这个样子,提起藤条使劲儿抽打,只是提起了这个倒下了哪个,赶起来哪个,这个又躺了下去,弄得杨志也无可奈何。


这时两个虞侯扶着哪个老管家赶了上来,巴巴的爬到岗子上也一屁股做在树荫下不走了。看到杨志驱赶着军汉开口说道:“提辖,天气实在是太热了,实在是走不动了,就让大伙歇歇吧。”杨志说道:“老管家有所不知,这个地方叫黄泥岗,正是匪盗强人出没的去处,平日里的客商到了这里,惟恐过得慢了碰到匪人,怎敢在这里休息歇凉,还是快走吧!”


两个虞侯说道:“这话一路上不知听你说过多少会了,也没见什么闪失,却总是拿这话吓人。”老总管也说道:“你们自管先走,我在这里坐一坐便去追赶你们。”这老总管毕竟是梁中书府里的人,又是夫人从娘家蔡太师府里出来的,杨志拿他也没办法,只好回过头来驱赶众军汉:“哪个再不走的,打二十军棍。”众军汉听了这话都齐声吵吵起来,就是不肯动身,杨志脾气上来了,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拎藤条没头没脑的抽打,打得十几个军汉叫苦不迭。


老管家看不下去了开口劝道:“提辖,你怎么个打法,人都要打坏了,别说我是府里的都管,就是寻常村里的老人,你要听劝啊!”


杨志正要回答,眼睛余光正瞥见一个大汉在松林边上探头探脑的往这里观瞧,杨志说道:“我说什么来着,说到匪人,着匪人就来了。”说罢扔掉藤条,从担子里抄起一把朴刀奔上岗来喝道:“什么人!敢窥伺我的行货!”


松树林里放着七辆推车,人都在树荫下盛凉,看到杨志提着朴刀上来,一个鬓角张着一块红色朱砂胎记的也从车里抽出一条朴刀跑到杨志跟前,其他的人也站起来从车里拿出棍棒、扁担在后面呼喊。


杨志手里把刀一横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首拿着朴刀的和喝问道:“你又是什么人?”杨志道:“别的暂且不说,你们是什么地方的人?”后面的人说道:“我们是壕周州人,贩些大枣到东京去卖,送这黄泥岗路过,天气太热,在这林子里歇凉。刚才听到前面嚷嚷,怕是匪人特去看看,你又是那里人?”杨志听后说道:“原来如此,到是我误会了,都是一般赶脚的人,刚才也是看到林子里有人往我们这边探看,这才赶来看看。”说罢倒提朴刀准被回去。这时一个年轻人说道:“客人抓几把枣子过去?”杨志说道:“不必了!”


众军汉听到杨志喊有歹人,也不再叫苦,急忙从担子里抄出单刀,把担子和老管家围在中间,待看到杨志回来,老管家问道:“真的遇上贼人了?”杨志说道:“我看他们在林子里往这边探看以为碰上匪人了,赶过去一问原来是几个贩枣的商人。”大家听到没事也都泄了劲儿,又坐到了地上。也许是看到岗子上还有别的客商,于是杨志说道:“大家都歇一歇吧,等天凉些了再走。”众人听到这话都笑了,杨志也把扑刀插在地上,到一边的树下歇凉去了。


众人休息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看见一个汉子远远的挑着两个桶,一边唱着小调一边走上岗来,到了岗上把挑子一放,也坐在树下盛起凉来。


有个军汉上前问道:“你着桶里挑的什么?”那汉子说道:“是酒。”众人都是晒了一上午了,正是口干舌燥的难受,听到有酒卖都凑过来说道:“既然有酒,那我们便买你一桶,解解渴,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凑钱,准备买酒。杨志正坐在一旁歇凉,听到众人要买酒,急忙起身喝道:“干什么?想喝酒?要知道往酒里下蒙汗药正是匪人贯用的手段,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要喝酒等到了歇脚的店里再喝!”众人听倒杨志的话都不出声了,只好把钱又放回口袋里,坐到一旁。这时卖酒的汉子不干了:“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口德,我的酒怎么就下药了!是你的人要来买酒,又不是爷爷上赶着求他们买,你个天杀的货,今天你就是想买,爷爷我还不卖了!”说着挑起挑子,一转身走了。杨志坐在那里对那人的叫骂好像一点也没听见,只是坐在那里拿着衣角不停的扇着风。


那人刚走了几步,岗上贩枣的人里面走出一条汉子来,说道:“卖酒的!他们不买你的酒,我们买,这么热的天,正好喝点酒去去暑。”卖酒的人没好气的回道:“不卖,不卖,我这酒里下了蒙汗药,小心你们喝了都被我给麻倒了,要了你们的命。”


岗上的那人笑了笑说道:“是他们说你的酒里有药,又不是我们说的,你看你这人,那有生意上门不做的道理。”一边说着,一边急赶几步,把卖酒的汉子给拉到岗上,众人一边劝着,一边问着酒价。


一会的工夫众人讲好价钱,几个贩枣的商人从车里拿出两个瓢来,又抓了几把枣子,坐在地上,就着枣子,边喝边吃。


这边吃着喝着,那边杨志手下的军汉们看得眼都快直了,有心上前再去买酒,可再看看杨志,就又把话给咽回去了。


不大会儿的工夫,一桶酒就被七个人给分喝光了,正在一个人掏钱准备结帐的时候,哪个鬓角边长着一块朱砂胎记的人说道:“这么快就没了?卖酒的,我们几个人买了你一桶酒,你再饶一瓢。”说着,就上前揭开那一桶的盖子盛了一瓢酒就喝。卖酒的看见了急忙上前去夺。那个人不给,定要喝了这一瓢酒,一个人追,一个人夺,两个人就围着车子转起了圈子。一旁的一个红脸大汉叫了声:“小三儿,别闹了,人家不给饶就算了,把酒还个人家。”听到这个人发话了,哪个长着朱砂胎记的人也停了下来,把瓢还给了卖酒的,可满满的一瓢酒还是被那人喝了一半。卖酒的汉子把这半瓢酒往空桶里一倒,又匀了半桶酒过来,挑起挑子拿了酒钱就要走。


刚才在岗子上发生的一切都被杨志等人看在眼里,这时看那卖酒的要走,一个年纪大些的军汉凑到杨志跟前问道:“提辖,您看这酒那些贩枣的都喝了,没事,您看是不是让兄弟们也去买点和解解渴?”


刚才的事情杨志也是看在眼里,心想:“两桶酒那些贩枣的喝了一桶,那一桶也喝了半瓢,可见没事,既是如此,就叫他们喝点也无妨。”于是点了点头。见到杨志答应了,几个军汉连忙赶上去拦住了卖酒的汉子,要买酒喝。卖酒的汉子自是不卖:“不是说我的酒里有蒙汗药吗?怎么又来买酒了?不怕被我的药酒给药翻了?”众人一边把那人往这边拉,一边又是赔礼,又是作揖的,好容易那卖酒的汉子说道:“都是赶路的商客,这大热天的也不容易,就卖给你们吧。不过说好了,这里有半桶酒是前面村子里有人早就定好了的,只能卖你们半桶,3贯,要就要,不要就拉倒。”


众人又说了半天,可卖酒的汉子一口咬死了,就是半桶3贯,没办法,大家之后凑了3贯买了半桶酒。等到要喝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喝酒的家伙,于是又从贩枣的商人那里借了几个瓢又买了两瓢枣,众人也是就着枣喝了起来。这是一个军汉盛了一瓢酒,来到杨志跟前说道:“大人,这天实在是太热了,您也喝点吧。”杨志有心不喝,可尽管杨志是空手赶路,这大热的天也把杨志晒了晕头晕脑,看着眼前的酒杨志想了想还是把他接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