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水浒9.10

xzhym 收藏 1 19
导读:宋末水浒9.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战后的梁山又重新恢复了往日的节奏,安插到济州府的情报人员也没有发现有大规模调动兵力的迹象,暂时安全的我就盼着一件事了:“杨志啥时候来啊!”

说起杨志也是在水浒中比较有传奇色彩的一个:家世优秀,却因为脸上张了块青色的胎记而仕途坎坷,好不容易出去运趟花石纲还翻了船,在外躲罪数载好不容易盼到了大赦天下想再回去做官却是穷困潦倒,沦落到卖刀的地步,最后还在东京街头杀了个地痞,要不是开封府尹手下留情,被杀了也是可能的。发配到大名府终于碰到一个赏识自己的人,眼看就要仕途通顺的时候又因为生辰纲而不得不在二龙山宝珠寺和卢智深占山为王,最后转了一大圈还是回到了当初死活不肯留下的梁山。


林冲带着杜迁和宋万去整编俘虏,训练部队去了,朱贵这个人没有什么万分紧急的事情总是待在山下的小店里,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百般无聊的坐在大厅里琢磨着该不该想办法强行把杨志给留下来,尽管我知道现在的杨志还是一个对宋朝报有幻想,一门子光宗耀祖的想法,这个时候的杨志除非是脑袋进水了,否则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留在梁山的。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主要还是太无聊了。


“见过寨主,朱头领让小的转告您,说发现了哪个脸上张了青色胎记的人,正向我梁山赶来,距此不过40里地了。”就在无聊到快要发疯的时候,一名小校彻底让我兴奋了起来:“快去将老二他们都叫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快去!”看到一脸疑惑的小校转身跑出门去,我兴奋得在大厅里走来走去。估计小校那里还纳闷呢:“不就是个脸上有胎记的日呢吗?至于寨主高兴成这样吗?那到哪个人是寨主的亲戚?”


不理小校的胡思乱想,林冲等人听到我有急事时以为朝廷的大军又要到了,也没多问就急急忙忙的赶到大厅。当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杜迁不禁说道:“这个杨志是什么人?真值得咱们这么重视吗?难不成他比咱老五还有能耐?”


林冲现在杜迁的脾气秉性已经很熟悉了,也没拿他的话当回事,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我也习惯了杜迁的脾气呵呵笑道:“这个杨志不简单啊,他乃是五侯杨令公之孙,曾在殿前司制使官,后来押运花石纲出了事逃亡江湖,此番入京估计是天下大赦之后想再回京城为官吧。”


“大哥是想拉他入伙?这个杨志既然有心为官恐怕不会答应吧?”宋万问道。


“呵呵,他愿上山那当然是最好,但就算他不想上山,如此人物不去会会岂不可惜了?老五现在也有点技痒了吧?”对于宋万的疑问,我笑呵呵的回答道。


林冲见话题说到自己头上,林冲说道:“俗话说‘将门虎子’这个杨志家世渊远,倒是真得好好结交一下啊!”


“那还等什么?快走啊!老五和人比武过招,那要是错过了,岂不可惜!”杜迁现在对林冲的功夫佩服得五体投地,听到林冲要和人比试过招,立刻兴奋的不得了,急急忙忙的张罗着要快点去。就这样一行人带上二十多个兵士,来到杨志即将到来的小道上耐心等待。


可我们错误的估计了杨志的脚程,在杜迁第N次的抱怨之后,在前方探听消息的兵士回来报告说,给杨志挑行李的脚夫马上就到,杨志本人在后面相距不到一里之地。听到这个消息众人都感到一阵轻松,等人可实在不是什么另人愉快的运动。说话间之见一个挑夫挑着一副行李从前面缓缓走来,大冷的天,这个人的头上满头的大汗,低着头也不理周围的动静,就这么闷头赶路,等走到了我们跟前才发现我们存在。意识到前面有人挡住了道路,挑夫抬头说道:“劳驾,借个。。。。。。哇!”估计这个人是想说借个光,可抬头一看,前面站了二十多个提枪带刀的汉子,再想到这里里梁山只有数里之遥,“哇”的一声撂下行李,转身就跑,其速度之快,令我身后每天都跑上二十里的士兵们都感到汗颜。


看到挑夫的样子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杜迁边笑边说道:“哈哈哈哈!跑什么啊!没见识,有咱们这样站在路中间光明正大的打劫的吗?再说真要想要他的命他能跑得掉?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个小子跑得还真快,大哥,要不待会儿把他留在山上得了,估计合你的胃口!”


“什么话?什么叫合我的胃口?难道我是‘同志’吗?好象跑掉的是个大姑娘似的。”虽然知道杜迁不是这个意思,但还是对他说的话小小的鄙视一下。“行了!别笑了,估计杨志也快到了,都打起点精神来。”众人听到我说话了,也都止住了笑声,抖擞起精神,专心等待着杨志的到来。


时间不大,就看见一条大汉,手里拎着一把朴刀由远处急奔而来,待跑到近前,把刀一横大声喝道:“那里来的毛贼,把爷爷的行李财帛弄到那里去了?”看来这个杨志一直在官场郁郁而不得志就是他这个脾气给闹的,没看见你的行李好好的放在路边吗?再说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像是打劫的吗?不过现在可不是分析杨志性格的时候,我也有哪个本事。


当下我向前走了两步,站在当场,双手抱拳行了礼说道:“在下梁山王伦,久闻‘青面兽’杨制使的大名,今日得知杨制使从此路过,特来拜会。”


“你就是王伦?最近你们梁山一夜之间血洗了三家大户,又击败了一千官军,端的是威风的紧,不知今日有何赐教。”说话之间看见了自己的行李就放在路边并没有翻动过的迹象,说话语气之间略有松缓,但手中的朴刀仍旧是横在胸前,始终保持着警惕。


看到杨志的样子,我呵呵一笑道:“呵呵,在下也知道如次向请确实容易让人误会,但在下保证,此反前来,除了想请杨制使上山略进一杯薄酒之外别无他意。”


“王寨主,你既识得在下,不如将行李还我,何必强拉我上山喝酒?”我说道:“在下数年前去东京应举之时,便闻得制使大名,今日得见,怎能让制使空身而过,但请上山略饮杯薄酒。”杨志见我坚持,也不好再推脱,便随着我们一起上山。


来到聚义厅中,分宾主坐下,吩咐下去,杀鸡宰羊,安排筵宴,款待杨志。工夫不大,一桌酒席置办妥当,众人入席,待饮得数杯之后我开始为杨志介绍众人,待到林冲之时说道:“这为兄弟,乃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江湖人称‘豹子头——林冲’,只因太尉高俅容不得人,寻事将其刺配沧州,在沧州又番了事,最近才上山。听说杨制使想要去东京活动,谋个官职,不是在下拦着制使的好事,只是如今的太尉高俅乃一奸佞小人,制使次去,恐怕诸事不顺啊!不如在我梁山落脚,咱们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杀贪恶之人以济贫弱岂不是美事一件?”


杨志答道:“多谢众为头领如此看得起杨某,但杨某在东京有一亲戚,前番为了我的官司受了牵连,一直未曾酬谢,次番终是要去京城一躺,杨某多谢诸位的美意了。”


听到杨志的回答,我略略一笑,便不再劝他。这时杜迁起身说道:“久闻杨制使家传渊远,如今我梁山上也有一位禁军教头在此,我看你们二人比试一番如何,也好让我等开开眼界,知道知道天下英雄的手段!”此时的林冲已经断定这个杨志乃是一名高手,一时技氧之下也起身说道:“望制使赐教!”话说到这个份上,杨志也不是什么怕事之人,说了声:“请!”


众人来到大厅之外,早有人准备好了兵器架子,两人上前挑选兵刃,林冲选的是一支铁枪,再看杨志选的兵刃时差点把我的下巴给惊掉了,原来杨志选的是一把青龙偃月刀!老杨家不是使枪吗?要不‘杨家枪’是从那里传出来的?不过现在的我已经没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了,之间林冲和杨志而人,选好了兵器,来到院中,双方稍一打量,便动手了,开始时还只是相互试探,转上几圈才出一招,慢慢得动作越来越快,到最后只见一片白光之中闪动着点点寒星,片刻之间已经杀了五十招而不分胜负。我怕再打下去会有危险,连忙叫住二人。两人停手之后也是惺惺相惜,众人重又回到厅中饮宴,众人也是频频劝酒,直到一更方才散去。


第二天一早,众人送杨志下山,我又送了他一百两纹银当作路资。看着杨志远去的身影林冲喃喃说道:“如此人物可惜不能长处好好切磋一番着实令人遗憾。”我呵呵一笑说道:“教头放心,不久之后必会有和杨志长处之时。”林冲问我为什么这么说,我回答道:“依你看,就杨志的脾气禀性,在如今的官场之上能平安无事吗?照我看,用不了多久杨志必定会会惹出事来,到时再请他上山不迟。”林冲想起如今太尉高俅的为人,便不再说话了。

送走了杨志的我短期内已经没有什么好惦记的了,而济州传来的消息更让我和梁山得到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发展时间。原来黄安逃会济州府之后,知府马上将这件事情报了上去,可不知道为什么从上面传回来的公文虽然对济州府、黄安和郓城县狠狠的训斥了一顿,但并没有任何处理措施,就想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后来才打听到,是黄安拖人在京城大把大把的花了银子,这才把事情平息了下来。


转眼之间,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梁山在我的主持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我借鉴后世军队的编制,对梁山部队进行了整编。本来我是想直接照搬“三、三”制的编制来对梁山进行整编的,但林冲对我的“三、三”制编制嗤之以鼻,并和我进行了长时间的争论。


“大哥,你的这个‘三、三’制看起来满有道理,可实际上真要是照这个编制编组出来的队伍只是一块‘鸡肋’!”


“不能够啊!后世的军队编组大体上都是遵循这个‘三、三’制的原则来的,怎么会成了鸡肋了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向林冲问道:“老五,你给哥哥好好说说这个方案怎么不行了?”


林冲回答道:“首先,人员过少,按大哥的设想,连一级是最小的最基本作战单位,可一个连加上伙夫(炊事班)和亲兵(警卫班)才110人,(十人为一班,三个班为一个排,三个排为一个连后面的依次类推)如果像上次的行动,要是遭到抵抗的话,咱们的难免很大的伤亡,要是派三个连也就是一个营,又有点大材小用,用两个连的话,如果顺利问题不大,要是造到强烈的抵抗,两个同级的连长很容易发生意见分歧反而影响战力。二来,在军械的配备上也有问题,照大哥的设想,每个班都要尽量的作到长、中、短距离的武器配备,看上去是增强了每个班的作战能力,可如果真要是碰上了大规模做战的话,如此的配备反而因为指挥层次的增多容易引起混乱,比如放箭,有的班放了有的班没放,根本形不成足够的箭雨来杀伤敌军。三来,大哥的这个编组对下层军官的要求过高,依小弟看就是禁军,也很难凑出如此多的合格的下层军官来。


听到林冲的话我仔细的想了想才明白为什么林冲对这个后世基本的建军原则嗤之以鼻了:“原来后世的军队都是使用热兵器,一个连队的火力足以克服人数较少的缺点,而机枪的出现和使用必然大大的加强了班、排一级的火力力度,但冷兵器时代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难怪林冲对这个方法不屑一顾了。也是,一套热兵器时代的部队编制用在冷兵器时代的军队上难免会有些不伦不类了。”


看到我一副懊恼的神色,林冲又说道:“其实哥哥这套编制在连队以上到没有什么大问题,只要解决了连一级兵力不足,和武器配备上的问题,还是一套很不错的军队编制方法的。”


林冲的话让我又重新思考了一会说道:“照兄弟的说法,那咱们十个人为一个班,十个班为一个排,还是三个排为一个连这么样?这样一个连用于做战的部队就有300人,这三百人,一百人为刀盾手,一百长枪手,一百弓弩手。怎么样?”


林冲略一沉吟道:“如此一来,倒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法了。”


得到了林冲这个‘大家’的认可,我自然是信心百倍了,一声令下,整个梁山陷如了一阵整编的高潮,得益于我来到梁山后对纪律的强调和训练,整个改编工作在5天内结束了,整编后的梁山暂编为一个加强营分为:三个满编连队960(每个连队保留了炊事班和警卫班)营部直属的警卫排110人,骑兵排100人,军法处30人和一个的独立连300人,全营共计1500人,另外324人由朱贵率领组成情报处。于此同时颁布了由林冲编写的军规。(我自然是营长同时兼任独立连连长,林冲、杜迁和宋完分别是三个连的连长。)一时间梁山上下,兵强马壮,好不威风。


好不容易解决了部队的编制问题,梁山的后勤问题又成了我头疼的原因。要知道现在的这个营可是我的宝贝,我可是把它当成教导营来训练,目的就要把每一个士兵培养成合格的军官,为了这个目的整个部队的训练那可是一丝不苟的,训练量的增加必然使粮食和各种军械的消耗直线上升。目前虽说有上次行动抢来的物资垫底,但长此以往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劫道这个‘业务’的不确定性太强,不能把它当成‘主营业务’,为了能有个长期的稳定的收入,我可是伤透了脑筋。


就在我为这个事情挠头的时候,一个想要上山入伙的人给我带来了灵感。此人叫李富,是兖州的一个商人,因为在家乡生意做得好而招惹得兖州知府的一个外甥眼馋,想要盘下他的产业。你想想这种事换谁,谁乐意啊。于是收购失败的他,就动用他舅舅的力量硬是给他按了个私通匪寇的罪名,并放出话来,想要人没事就把产业献出来。走投无路的家人只好把家里经营了几代人的产业给拱手让人。这个知府的外甥倒也守信用,得到了产业的他也没有再继续为难这个李富,只是将他赶出了兖州。四处流浪的一家人在两个月内,李富的父亲、母亲和妻子先后去世,李富这个时候就一个想法:“我要报仇!”可这话说起来容易,真办起来那那么简单啊,这时的李富听说梁山替天行道的名声,走投无路的他一咬牙便上了山,指望有一天梁山能够为他报仇雪恨。


知道了李富的情况后,我特意让朱贵派了几个精明强干的人去兖州查证,结果是确有其事也确有其人,得知情况属实的我,一个想法慢慢的得到了完善。


想要有一个长期的稳定的收入渠道,按照我现在的条件只能是经商和涉足黑道生意,(譬如妓院、赌场之类的)可黑道生意必然要到城市里面去,但现在的梁山上有头脑能够胜任这项工作的基本上都在朝廷那里挂了号了,没挂号的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实在是不能胜任这项工作,而李富的到来却弥补了这个空白。


制造一台能同时纺8到10根线的纺机,是我早就想干的事情,这个东西在技术上应该不是什么难题,只不过现在还没有人想倒而已。一旦把这项技术转变成生产力的话,我就可以轻易的制造一个富豪出来,有了这样一个人物,那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入城市进而插手那些绝对暴利的黑道生意了。


先把李富安顿下来,并不安排他参加任何军事训练,只是让他呆在山上好生将养身体同时把山上农场里和队伍中木匠活好的人,全力研制历史上被称为“贞妮”的纺织机。这个东西原理很简单,据说是一台纺织机被无意中碰倒了之后看到纺锤仍在转动,受到了启发而被发明出来的。


先让木匠们制造一台现在常用的纺织机,然后我将它一脚踹倒,原本以为纺锤能够像传说中那样继续转动的,没想到纺锤就像条死鱼一样吊在那里动都不动。“失败了?可能是角度不对吧?继续!”于是十几个木匠水平比较高的木匠看着他们的大寨主对着哪个纺织机不停的放到,再立起来,再放到,再立起来。反反复复十几次之后,我终于成功了,纺织机被放倒了之后,纺锤仍然垂直的立在那里不停的旋转着。


身后的木匠们被叫到跟前之后都对这个现象感到非常惊奇。“看到了吗?你们觉得如果再加几个纺锤是不是仍然能够顺畅的旋转?”我指着仍然旋转的纺锤说道:“你们要是能够加上一根纺锤我每人赏钱10贯,两根就是20贯,依次类推,加上多少根就多少贯的赏钱,听清楚了吗?”


这些人都是老木匠了,眼前的东西并不能难倒他们,甚至对他们来说还是件比较简单的事情,听到我所说得话都高兴非常:“寨主,看您说得,我们几个老骨头好不是寨主收留,早就不知道死了多久了,如今能为寨主做事那是我们的福分,怎能再要寨主的赏钱呢?寨主放心,我们一定用最快的速度把东西给您做出来。”我挥手说道:“诶!要赏的,要赏的,你们现在做的事情当得起,当得起。你们放手去做吧,做好了本寨主还不至于那么小气。”


听到消息的林冲等人这时也来到了跟前:“大哥,你这是。。。?”我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先不要问,到时候自然揭晓!”说完乐呵呵的转身离开,剩下林冲、杜迁等人在那里打眼瞪小眼的猜测我这是玩的那一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