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的独白

——12月的独白——



我想 我遇见她,是天生的注定。


天使般的她,善良可爱,美丽的让我不敢眨眼。认识她之前,我曾在无数次幻想过梦里的女孩,没想到她却真的出现在我面前。


我曾想,那个女子应该是我第一眼看见就要爱上她,疯狂的爱上她,那一眼,是前世离别前的许诺,那一眼,是今生寂寞等待的结果,那一眼,让我眩晕,让我迷茫,让我不知所措。


我就这样遇到了她,故事也就这样开始了。


2006年12月1日,冷冷的夜里,我的衣服,钱包,手机,身份证,银行卡,所有值钱的物件都贡献给了神偷家族的兄弟们。本该是个极度郁闷的夜晚,可事情总是那么的离奇,就在那个夜晚,我们第一次开始单独说话。


之前我们见过面,不是匆匆路过,就是很多人一起玩的时候。那时候,我只能偷偷看她几眼,看看她那扑闪扑闪的眼睛,看看她那乌黑乌黑的长发。



爱情如约而来,她的名字叫小相。



12月2日,下午3点,中山路,我们并肩走在街上,风很大,我们的脸上洋溢着微笑。附近有个天主教堂,我建议一起去看看,没想到她是个教徒,缘分的因素再一次开始显现了。

这是个19世纪的教堂,歌德式和罗马式风格结合的建筑,看起来庄严,神圣。

教堂里,我们很少说话,偶尔相互看看对方,最多的是在祈祷,在期待。我不太相信什么,也很少许愿,我只希望我和我的朋友亲人都能健康快乐,这次,我感谢上天,给了我这么好的机缘。离开的时候,她说,我很开心,谢谢你带我来教堂。其实我更开心。


出了教堂,便去了附近一家餐厅,此时我们已经不再那么拘束,话题也多了,从一开始的认识,谈到昨天晚上我的事情,谈到各自的理想、生活。小相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对生活也很多深刻的理解,她也是个细腻的女孩,漂亮的女孩都有的感情纠缠也曾使她头疼。这一次我们说了很多的话,虽然有多半是我在说,她在静静的听,她也挺愿意听我唠叨那些人生世态的事情,有时候她会很惊讶,总觉得我有那么多奇特的经历和不一样的想法。其实那时候更开心的是我自己,因为我找到了一个和我说话的人。

而在2天前,我在她眼里,却只是个长的不错,却不可靠的男子。


然后便上了公交车,去另一个地方逛,有些女孩是不愿坐公交车的。车上没有位置了,我紧紧的挨着小相,车晃的厉害,我轻轻抓着她的胳膊,柔柔的,她的头发耷拉在我胸口,我感受着她的气息,她的温度。那种感觉,像小时候暗恋邻家女孩,偷偷的,绵绵的,藏在心底的。


下了车,过马路。车很多,没有几辆遵守交通规则的,走到马路中间,过来一辆车,下意识的,我们拉着了手,我牵着她,走着,过了马上,我不松手。她的手凉凉的,在我的掌心里,乖乖的。走了很远,才觉得这仅是我们单独相处的第2天,她一定会不好意思的,赶紧把手松开,心里却一直在回味着那种淡淡的幸福。


幸福虽然来的太快,因为我已经等待太久


12月3日,周末,认识第3天。

白天一直没有见小相,因为明天她要出差,去看了她姐姐的小宝宝。而我整天魂不失守地等待着,担心着,期待着,思念着。

到了晚上6点多,我实在心慌的很,打电话过去:我要见你。


一杯咖啡,一杯橙汁,继续着我们的谈话。爱情里的人,总是有那么多的话,想知道爱人的任何一件事情,想把自己的每个故事都告诉她。

她跟我说了很多事情,而我总是笑,觉得她是那么的可爱,和很多女孩一样,有着数不清的困惑,但她比其他女孩不同的是,她总能找到问题的答案,只不过正确的答案对于她,行动起来总比较犹豫。

她很乐意听我说那些毫无实际意义的理论,说我理解的生活的本原,爱情的态度。有时候她会觉得我的感悟很深刻,很多东西理解起来总不同凡响。我也很开心,毕竟,有个人能在这样一个夜晚,理解了我。无论这种理解只在那晚,还是永远。


又是过马路,这一次我不再害怕担心,主动的把她的手拉紧。过了马路,我们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她笑笑的说:你是不是不敢往前走了?

“恩,我怕碰见你家里人,会让你不好意思的。”

“呵呵,我猜到了”

“等到离楼下还有200米的时候,我就不送了”

“恩”


送走她后,我收到短信:你要么是极品,要么就是魔鬼。



爱情来到身边,我用心去感受。



12月4日,小相出差了,去了杭州。那时候才明白“过尽飞鸿字字愁”是怎般的难受了,一天到晚,心里总是惦记着她的一切,幻想着开心的在一起。现在的人比以前真是方便多了,以前只能靠书信传情,现在短信一条接一条,能把手机都烧的发烫。所有的话突然变得很甜,爱情的言语不断的从心中冒出,飞向远方的情人。


那天,她问:失去我你会怎么样?

这是个爱情故事里常有的问题,却不是一个爱情故事里该回答的问题。这个问题让人清醒,让人反省,也让人充满勇气。

敢于直面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有两种,一种是骗子,另一种人就是我这样的。

爱情只有永远。


路有很多,路会很长,不用去眺望路的尽头,因为一直在走着。

当你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你的心里说:就是她了。爱情是一个不断发现美的过程,你总觉得她永远是那么神秘,那么可爱,那么让你值得。虽然某些东西,很难经得起岁月的考验,人总是有疲劳的,故事也会讲腻,审美也是有疲劳的。但你和她之间,却总有新的东西在不断的诞生,或许是你新发现的,或许是她新改变的美,于是你又进入到一种新的审美过程中。人生中,有很多的事情值得去做,更有很多的事情值得两个人去做。于是,去发现她的美,去创造给她的美,去追寻两个人共同的故事,便是这一生永远的爱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