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被“理性”碾压后,人性还有吗?

铁齿铜牙1215 收藏 3 130
导读:孩子们被“理性”碾压后,人性还有吗?

在天府之国的成都,不超过100公里距离范围,三天零一小时之内,先后有三岁男孩和七岁男孩死于车轮二次碾压。

“奔驰车”为什么要“从牛牛身上倒了过去……”?是因为“救人”?还是因为“赔钱就是了嘛,反正车子买了保险的!”?第一目击证人的所见所闻是真实可信的话,“赔钱就是了嘛”便是倒碾孩子身体的唯一原因。假设第一次碾压没能致孩子于死地,第二次的倒碾就是故意杀害孩子的了?公正客观的验尸报告能够举证的。当有钱的人以为可以用钱赔命,他们不知道故意杀害人命应该依法以命偿命?还是以为也可以用钱玷污法律买命?他们“理性”而冷漠地对待鲜活生命时,就没有想到法律公开正义的审判?!对“奔驰”车下来的人甚或没有下来的人,根本无须和他们议论人性,那无异于“对牛弹琴”。也不用什么碾伤和碾死赔钱多少来度量车内“人”的动机,反正他们有的是钱、“反正车子买了保险的!”毕竟乘坐得起奔驰车的不是多数人、也不是每一辆奔驰车载乘的人都没有人性。但对于坐得起奔驰车却既不按法规办事又无人性的少数败类,至少应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该当什么罪就是什么罪,而不应该“赔钱就是了嘛”。


货车第一次碾人后,孩子仅仅是“右手压在货车右后轮下”,还在“不停地哭喊着‘妈妈’‘妈妈’”。现场的人和司机一起设法营救孩子的生命应该也是事实。“往后移动了一点”可以证明司机跳上车急忙启动车子是为了救孩子。关键在于“不知为什么车子又朝前滑行”。由于出事地点在一个斜坡上,的确不能彻底排除操作失误甚至机械原因;由于货车司机不一定是有钱人、也不能排除在“赔死”和“赔伤”费用上“理性”思考中的选择;究竟是失误导致或是故意第二次碾压,只能由相关技术部门验证甚至是司机自己的人性拷问了。是误伤致孩子被第二次碾压死,司机除赔偿外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接受法律的公正处罚;是故意碾压致孩子死亡,则最终的兽性压制了起初的人性,是故意杀人,理应接受法律的公正严厉处罚。还是不能与通常交通事故的“赔死”“赔伤”处罚混为一谈。


理性审视交通法规对“赔死”和“赔伤”的不同处理,其实都必须建立在排除“故意杀害”之外的失误、过失的“性质根本不同”事故基础上,在没有“故意杀害”的前提下再探讨“赔死”少、“赔伤”多才有意义。当然,怎么样把“赔死”和“赔伤”的处罚规范得严密?怎么样让“赔伤”合理一次性了断(或者说不由肇事者承担社会政府应尽的义务)?或许可以更加有效地杜绝“人性”“理智”地丧失?或许可以更加有效地防范“司机”的故意杀人?


人本是有人性的,我们要尽可能制度性引发而不是制度性压制甚至堵绝,或者社会性由少至多地漠视冷寂直至没有。别以为这样的惨剧仅仅在成都,别以为这样的惨剧仅仅发生在两个孩子身上,在利益当前、在人和人之间,请自问:我作为人还有人性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