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一场风波平息了下来,再加上我们三人在街上溜达了一天,这会儿素如和湘兰的感情深得不得了,一起坐在床上“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不时拿起一件新买的衣服评说一下。

逛了一整天,我们黑布没找着,只好买了两套黑色的运动服,商量着将它们改造一下,尽量在运用轻功的时候,身体快速略过空中不让劲风刮着衣服发出声音。我就不同意了,硬让素如换上了她自已做的那身黑色劲装,湘兰在旁边看着羡慕不已,素如也微翘着小嘴,脸上一付得意的神色,我两眼放光的围着素如上下看,让她娇羞不已,心里却甜滋滋的。最后还是湘兰提醒“为什么不改造衣服?”

我笑着抱住素如坐到我腿上,吊了两人好半天味才道:“这不根没穿衣服差不多了?素如的身材真是棒极了。”素如惊呼一声,一巴掌推开我正在她大腿上抚摸的手。跳起来抓起毛毯就往身上一披,看我的眼神就似要吃了我似的。满脸通红。湘兰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素如自认为的得意之作,居然被我大吃“豆腐”。心里后悔极了,亏的自已还沾沾自喜。幸好以前穿这身衣服时,没有被别人看见。我再次搂着素如坐下,笑道:“素如,你穿过几次这衣服?”

素如羞道:“做好了以后,我天天晚上穿的。”

湘兰叫道:“姐姐,那你不是被很多人看到了?”

素如抬头看着湘兰道:“我的本事那有你说的那样差,我总共下手了十来次,哪次不是神出鬼没?不然早被人抓了。”

我悄悄探手到毛毯里,道:“素如,你偷的钱都放哪儿了?”坐在素如另一边的湘兰,让素如不敢挣扎,生怕被湘兰看出我作怪的手。只能小幅度的阻止着我伸向她的手,还要努力跟湘兰说着话,好吸引湘兰的注意。素如的紧身衣是整体的一件,衣服的右侧面从裤角到脖子,一长排的扣子.

湘兰看了看我们,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把就拉开素如身上的毛毯,看到我们俩好好的,什么也没做,愣了一下才道:“哥哥怎么老实起来了。”

我听了愣愣的看着湘兰道:“湘兰,我什么时候不老实了?”

湘兰笑着道:“哥哥,你总是一抱着我,手就乱摸。”说着说着脸就不自然的红了起来。素如用手指掐了我一下道声“色鬼”。

我感觉自已变了很多,抬头看着湘兰道:“湘兰,你是不是觉得哥哥变了?”湘兰点点头道:“嗯!哥哥,你是变了好多。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你看都不看人家,整天一句话也不多说,就像个木头一样,我每次跑到你们班里,你都是一个人静静的坐着,也不跟同学交流,我看啊!你们班你没一个说得来的同学。甚至连名字你能不能叫出来都是问题。”

素如奇怪的道:“兰兰,他没你说的这么孤癖吧?”

湘兰肯定的道:“姐姐,你不信问问哥哥,他一学期说过几句话?”我狡辩道:“那不是没什么好说的吗?所以呢,我懒得浪费口水。”

湘兰大声道:“这怎么能说是浪费口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你不跟同学们说熟,哪里交得到朋友?”

我笑着把湘兰拉到我的左边坐着道:“他们都只是普通人,我不需要这样的朋友,只要有你们就够了。”

湘兰恍然大悟的道:“哥哥,难怪你老是不理我。是不是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你还是老样子?”我摸摸鼻子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着湘兰,气得湘兰鼓着腮帮子,撇头不看我。

最后还是我妥协,笑道:“好了湘兰,哥哥不是已经教你功夫了吗?别生气了,你不是想学点穴功夫吗?哥哥一定教会你。”

素如马上也期待的看着我,我马上又道:“我也教你。”素如幸福的抱着我的手臂。湘兰回转头问道:“哥哥,我什么时候能学会点穴啊?”

我笑道:“等到你有真气的时候就能学了。”

湘兰马上泄气的道:“哥,我都快炼了大半年了,怎么还没有产生真气啊?”

这个问题我也没办法回答。素如听了却插口道:“兰兰,你都十七岁了才开始炼内功,身上的经脉都差不多固定了,哪能这么快就有真气的,我从小就开始炼功,也花了三个多月才产生气感。这都已经是练武奇才了。你再持下去总有一天会有真气的。”

湘兰耸着脑袋道:“要是有什么北冥神功、吸星大法什么的,我从哥哥身上吸点功力过来就好了。”

素如轻笑一声道:“你这小丫头,这世上哪有什么吸星大法的?你看电视看多了吧?呵呵——”

湘兰苦恼道:“就是没有吗。哥哥渡到我身体里的真气,好好玩儿。可惜一会就没有了,不然我早就能飞了。”

素如想到我恐怖的轻功,看着我问道:“你们武当派的轻功怎么那么厉害?”湘兰马上笑道:“姐姐,昨晚是骗你的,什么武当?哥哥的功夫都是自己练的,那轻功叫‘燕云飘’,等哥哥的功力恢复了,还能飞得更快,更远呢!”素如更加吃惊了,昨晚所施展的轻功,都已经那么恐怖了,这都不是全力,那到时候会有多快?素如已经不敢想象了。

我搂着素如道:“别瞎想,昨晚那是被逼的。”素如摇了摇头道:“你受过伤吗?怎么功力还没恢复?”湘兰接口道:“姐姐,今年春节的时候,哥哥练功被我吵得走火入魔呢!当时可吓人了,那血喷的有这么高,还在医院躺了三天呢!”小丫头说着便站了起来,比了个夸张的高度,瞧她那表情,哪里有半点儿内疚的,反而还得意无比。

素如看的身体猛的一颤,失神的望着我说不出话来。我笑道:“别听湘兰瞎说,哪儿有那么夸张的?呵呵呵------”湘兰马上不依了,嚷着道:“哥哥,你敢说你没有喷血?没有昏迷三天三夜?”我拉着湘兰坐下来道:“什么喷血?我只是吐了一小口血而已,那不算什么,我现在的功力可比以前高多了。”

湘兰不理我的话,趴在我腿上,拉着素如道:“姐姐,你不知道,哥哥当时出院了以后对我多凶,把我------呜------”我连忙捂住湘兰的嘴,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素如。素如好象完全没有听到湘兰说了什么似的,看着我眼睛也不眨一下的道:“你走火入魔是怎么好了的?我有个师伯,也是因为走火入魔,全身经脉尽断,现在都还躺在床上不能动。”说着便流起眼泪来。我和湘兰愣愣的看着素如,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你师伯走火入魔就走或入魔吗?用得着这么伤心吗?

素如接着说道:“那时我还小,不懂事,我无意中闯到师伯的房间,当时师伯正在打坐练功,一下子就被我打断了,导致真气错乱,走火入魔 ,张口喷了我一身的血,就昏了过去。我当时都吓傻了,后来还是爷爷赶来,才将师伯救醒,可是------呜------师伯是他们那一代功夫最好的,是我们风雷门的希望就这么被我------呜------”

我将素如紧紧的搂在怀里,素如断断续续的道:“我听爷爷说,师伯的功力是进境最快的,说不定用不着五十年,就能打通任督二脉,突破功力‘瓶颈’而达到先天之境。没想到被我这一打断,不但功力尽失,还经脉寸断,在床上瘫痪了十几年,大哥,你当时走火入魔是怎么好的?快告诉我?”素如比我还要大,没想到这一急,连“大哥”也叫出来了。

素如泪眼涟涟的看着我,眼里满是哀求。我尴尬的摸了摸头发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明白,当时我刚刚进入深境修练,湘兰过来敲门,我就想停功了。但是呢?这种深境修练是随机的,可遇不可求,并不是说停就能停下,只能将经脉里运行的真气缓慢的导回丹田才行,急不得不偿失。没想到刚刚要成功的是时候,湘兰就大喊了起来,震得我心神失守,最后一点儿真气还没有导回丹田,便不受控制。”

我停顿了一下,湘兰静静的抓着我的衣角,满是紧张。当时的情况她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打搅了我练功,才让我走火入魔的,详细的经过也不知道。这时听从哦说起,才知道当时的危机是那么的吓人。素如也是听到关键的地方,抓着我的手臂不自觉间在微微颤抖。

我接着道:“我也从来没有碰到过真气不受控制的情况,心里一急,就奋力将这些不受控制的真气逼回了丹田,事情就发生了。这些真气不知道怎么回事,与我丹田里的真气格格不入,我想了很长时间也没弄明白,怎么同源的真气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些‘变异’的真气,嗯,就叫‘变异’吧?这些‘变异’的真气跟我丹田里的真气一混合,我的丹田就像‘炸窝’似的,所有的真气全被炸出了丹田,在我的全身经脉里横冲直撞,接着我就晕了,什么也不知道。”

素如紧张的问道:“你醒了以后,有没有发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摇了摇头道:“没有,就是刚醒的时候,觉得头很晕,很难受,可是过了一会儿就恢复正常了。哦!我当是默查了一下身体,发觉丹田里的真气都没了,我当时那个气啊?不说了,后来我才发现真气全散到了全身大小经脉穴道里去了,而且,我的所有经脉全被打通了。”素如惊讶的看着我道:“你全身的经脉都通啦?”我点点头。

“那你能够‘内视’?”我听得一愣,马上就醒悟过来道:“你是说的能够看见身体里的经脉血管吧?我走火入魔后就能看见了,这没什么用啊?”素如高兴的道:“怎么没用?告诉你,大哥,你已经达到了武林中梦寐以求的先天之境,可以在江湖中横着走啦!呵呵,太好了。”我听的一愣一愣的,都不明白素如高兴什么?

素如看着我和湘兰大眼瞪小眼的,好笑的道:“我们习武之人,都有一道坎儿,就是先天和后天两个境界。这分别可就大啦!根本就是你难以想象的差距。而我们练武的目的,就是能够突破后天之境,从而踏入先天秘境。我听爷爷说过,只要踏入先天之境,便是武道的极致,成为路地神仙之流的存在,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这能够‘内视’,就是进入先天之境的象征。”

我听得不偿失目瞪口呆,湘兰兴奋的道:“哥哥,你成神仙啦!快变个苹果给我尝尝?”我摇头苦笑道:“什么神仙?我越听越糊涂了。”素如也笑道:“这下好了,我师伯有救了,大哥,你一定要接好我师伯的经脉,就算不能恢复功力,能让我师伯下床自由活动也是好的。”我张口结舌的道:“素如,我没你说的那么大的本事啊?我连治病都不会,怎么接治经脉?”

素如却不听,还理所当然的道:“肯定是你功力未复,等你的功力全部都恢复了的时候,这些本事自然就出来啦!我这就去跟我爸爸打电话去。”我听了大惊,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连忙拉住素如道:“素如,先别急,等我功力全恢复了,再跟你家里打电话也不迟。我这功力还要多久才能恢复都不知道呢?要失盗时候我还不会接经脉怎么办?”素如扬扬手道:“放心好了,我爷爷说能接就能接,不会错的,到是你的功力要快点恢复,我师伯都躺在床上十二年了。“说着神色又黯然下来,肯定是又想到了她那瘫痪在床上的师伯。

我安慰着道:“素如,等我会接经脉的时候,你不说我也会去你家的。“素如轻轻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又道:”你现在的功力恢复了多少?“我笑道:”快四成了,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全部恢复了。好了,素如,我们不说这个,你还是跟我说说先天之境的事情吧?我的功夫都是自己瞎练,对这些根本就不熟悉。“

素如不好意思的道:“我也不明白,那些都是我爷爷以前当故事讲给我听的,都忘的差不多了,嗯------好象我们人在母体的时候是谓先天,出生之后就是后天了。而我们练武就是为了通过后天的特殊修炼,来达到在母体时的那种胎息的境界------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天地就是我们的母体,哎呀!我也讲不清,以后回去再问我爷爷好了,反正达到了先天之境,很厉害啦!只要一个意念,就能排江倒海翻天覆地,一举手,一投足,都有莫大的威力。还能青春长驻,长生不老。“湘兰难以致信的道:”姐姐,你爷爷不是把你当小孩子哄吧?”

素如尴尬的道:“我------我当时还小呢!可是我爷爷不会骗我的。”湘兰听了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让素如脸上更是不自在。我笑了笑道:“好了,先天之境到底有没有素如说的那么厉害,等我丹田的真气溢满了就知道。反正时间还早,一却以后再说,到是现在,我们赶快打电话叫饭店把晚餐送来,吃完饭,再把我们的事办了好吧?”

素如疑惑的看着我道:“我们还有什么事要办的?”我笑着把素如抱到我腿上坐着道:“你忘啦?老婆,我们还没入‘洞房’呢?”素如惊叫道:“色狼,你想得美。难怪今天逛街的时候,找房子你老是推拖,原来打的是这心思?别作梦了,今晚我和兰兰睡,你睡客厅。”我紧紧的抱住要挣扎起来的素如,回头对湘兰道:“湘兰,你给评评理。哪有拜了天地不入‘洞房’的理儿?”

湘兰笑着站了起来道:“我不管你们了,我去打电话叫饭菜。”看着湘兰要走开,素如急着挣扎,见怎么也挣不起来,恶狠狠的道:“无赖,快松手!小心我扁你!”看着眼前晃动的秀拳,我笑道:“老婆,你就是扁死我,我也不放。你扁吧!”说着我还在素如后颈深深的嗅了一下道:“老婆,你好香啊!”

见硬的不行,素如只好哀求道:“大哥,我今天脑子太乱了,让我好好想一想好吧?”我看了看素如道:“好,没问题。不过?你该叫我什么?嘿嘿!来,先叫声老公听听。”素如红着脸,怎么也开不了口。看着她那种欲迎还羞的诱人风姿,我忍不住一口吻住了她的红唇。

好一会儿我们才分开,素如羞得趴在我胸口娇喘吁吁。“美妙吗?”我轻笑着在她耳畔道。素如不敢说话,我继续道:“素如,我现在还不会动你,等过段时间,我们彼此都了解了,我才会完全的占有你。不过你放心,你这辈子都是属于我的,谁也抢不走,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素如羞得头直往我怀里钻。

我温柔的将素如的长发抚到她耳后,感慨的道:“素如,你觉得我的为人怎么样?”素如在我怀里没有说话,我继续道:“我觉得自己变了很多,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我学功夫只是单纯的不想被人欺负。我会功夫的事情,家里都不知道,我的功夫都是我爷爷给的几本武功秘籍,让我自己练的。呵呵,没想到这世上还真的有武功秘籍的。后来,我练了功夫,发觉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我的眼界也就高了起来,也看不起周围的人了。我开始变得孤僻,不爱说话,只是一门心思的练功,只想着有一天能超越我的曾祖父,别的什么都不想想。”

我叹了口气道:“发生那次意外以后,我好象突然之间开了窍。呵呵,你还不知道吧?湘兰是被我强奸的,好在她从小就喜欢我。湘兰没有怪我,反而更是把身心交给了我。我也喜欢湘兰,更离不开湘兰。自从和湘兰发生关系,我发觉自己有了新的追求,真的,拥有你们,我心里好舒服,好满足。我这个人很自私,有了这般本事,我能做的事就更多了,就变得有些目空一切,做事随心所欲。昨晚一见到你,虽然我表面上没有什么,可是心里却隐隐的想得到你。也许是湘兰这件事,我自私的欲望非常的强烈。所以才会发生今天早晨的事,我也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手。”

想到早晨发生的事,素如羞的扭动了一下身体,手指也在我的腰肋上狠狠的掐了起来。我伸手抓住素如的手,看着素如道:“素如,你知道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吗?”素如太头瞄了我一眼道:“你心里想什么?我哪里知道?”轻轻的在素如额头上吻了一下,我笑着道:“我现在在想怎么把你剥光,好蹂躏你。”

素如羞得“啊”的惊叫一声,张口就在我胸口咬了起来。我连忙求饶道:“疼,疼,素如,快松口,你今天都咬了我两口了,再咬下去,我还不得被你咬死?”素如啐骂道:“色狼,尽想这些事,咬死了活该。”我笑道:“谁让你张的这么漂亮?又穿的这么诱人?”素如发觉我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放在自己的胸脯上,连忙抓开我的手骂道:“色狼,手又乱放。”我呵呵笑道:“咱们不都是夫妻了吗?摸一摸没关系吧?反正你是逃不了了,不迟早的事?”

素如大骂道:“早你个头,快放手!我要去换衣服了。难道你要送餐的人看到我的身体?”我哑口无言,只好松手了。看看房间,不知道湘兰为什么打完电话不进来,我回头道:“老婆,你快换衣服吧!我去看看湘兰在干什么?”

走出房间就看到湘兰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双手抱着脚腕,下巴磕着膝盖,样子说不出的楚楚可怜。不用想我也知道她肯定是看着我抱着素如,心里面不舒服。我轻轻走到罖身边,湘兰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不等我开口就道:“哥哥,饭菜马上就送来了。”我搂着湘兰,柔声道:“湘兰,对不起,哥哥有了你的时候,又喜欢上别的女孩子。不过,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在哥哥心里永远是最重要的。”

湘兰扑到我怀里哭道:“哥哥,我只是不习惯你抱着别的女孩子。以后就会好的,哥哥,你不用担心,我仔细想了想,有林姐姐加入,对我也有好处。”我疑惑的道:“好处?什么好处?”湘兰缩到我的怀里羞道:“我没有那么大的精力。”我摇着头道:“不懂,什么精力?”湘兰气得推开我道:“你像头蛮牛一样,谁受得了!”

我呵呵的笑了起来,湘兰这句话让我心里舒爽极了。我重新抱住湘兰笑道:“湘兰,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哥哥都还没尽力呢?”

湘兰大惊失色,看着我一付难以置信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