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三十四回 陶谦父子

kinghappycat 收藏 13 156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三十四回 陶谦父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三十四回 陶谦父子


与此同时,在州牧府中的陶谦,也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在想着徐州的未来,想着自己的出路。

陶谦有两个儿子,长子陶商,次子陶应。在陶谦的溺爱下,这两位公子爷虽然不至于招摇过市,横行乡里,但确实是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国。虽然哥俩的年纪也都不小了,但即使是外敌来侵的关键时刻,谁也不能为陶谦分忧解难,只会躲在州牧府中害怕。

陶谦当然想把自己辛苦得来的基业传给自己的亲生骨肉,可是,他也清楚地知道,就算把徐州传给陶商或者陶应,就算弟兄二人不会为了争权夺利而骨肉相残,以哥俩的能耐,也保不住徐州,早晚要被人夺去。

陶谦体弱多病,知道自己来日无多,面对凶猛无比的曹操,更为自己的身后大事担心不已。想来想去,他觉得与其把徐州交给两个儿子,以后再让敌人夺走,还不如预先把徐州交给可以放心的人,把儿子托付给他,自己就算死了,也能瞑目。

至于应该把徐州交给谁,陶谦反复考虑,王琦当是不二人选。想到这里,陶谦叫进来一个亲兵,让亲兵立刻把两位少爷叫来。

好半天,陶商和陶应才睡眼惺忪地来到陶谦房内,也不想想,老父亲这么晚了还召唤他们前来必有要事,反倒埋怨陶谦起来。

陶谦望着这两个不成材的儿子,慈父之心又涌上心头,挥手让陶商和陶应回去继续睡觉。

两人被父亲从被窝里叫醒,本就心里不满,不料父亲又不肯说事情,更是不满,但父命难违,只好罗罗嗦嗦地嘀咕着离去。

陶谦望着两个儿子的背影,摇头叹息,无可奈何。次日天明,陶谦亲自来到城楼,看到城下曹军已经全部离去了,这才暂时放下了心头巨石。

陶谦回到州牧府,又招来两个儿子,要和他们推心置腹地谈论一番。

哥俩几十岁的人了,不傻不痴,一听老父亲的话,就明白了什么意思。陶商还好一些,坐在那里不言语,陶应却按捺不住,大吵大闹起来。

陶谦也不理他,等陶应喊完,才慢慢道:“如果你们弟兄能够守住徐州,我怎么可能把徐州拱手送人?你们要是有能力,为父也不会屈才,你们可以尽起下邳之军,追赶曹操!曹操现在正竭力返回兖州,无心恋战,你们随后追去,大有取胜之望,你们以为如何?”

弟兄二人面如土色,谁也不敢领命出征。

陶谦心里有数,早就知道哥俩没有胆子。他看着两个儿子,一边一个,拉着哥俩的手,慈祥地道:“你们是我的亲生骨肉,我怎么会不为你们着想?我要是把徐州交给你们,我死后,群雄逐鹿,你们就会成为大家争抢的目标!如果我在活着的时候,把徐州让给别人,这个人就会看在我的面子上,照顾你弟兄二人,保你兄弟一生富贵。”

陶商先明白了父亲的苦心,叩首流泪道:“孩儿不能为父亲解忧,实在是惭愧万分!父亲思虑如此周到,孩儿愿听父亲安排。”

陶应也反应过来,也默默流下泪来,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陶谦道:“王琦、曹操、袁绍、袁术,都是当世豪杰,但曹操和我有杀父之仇,袁氏弟兄四世三公,眼高于顶,恐怕难以善待你二人。我想来想去,只有王丞相为人仁德,可以托付后事。可惜,曹豹不识大体,数次得罪王丞相,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况且,曹豹好像也对徐州怀有野心,难免让我忧心忡忡。”

陶应道:“何不除掉曹豹?”

陶谦道:“无凭无据,怎能在危急关头,随意斩杀大将。事到如今,只希望王丞相早日来下邳了。唉,为父的身体…...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陶商和陶应听父亲说得凄惨,不由得抱住老夫,失声痛苦起来,陶谦也不由得流下了英雄迟暮的辛酸眼泪

良久,陶谦止住悲声,道:“为父虽然老了,但是,你们放心,我一定安排好你兄弟二人,才能离开你们!”

自打记事以来,兄弟俩就从来没有仔细看过老父亲的脸,现在,他们内心最深处的父子天性被打动了,终于认真看着陶谦。这时,哥俩才震惊地发现,父亲已经是那么苍老,但却依然充满了慈爱。这种慈爱虽然从来没有变过,但陶商和陶应却很久没有去主动感受过了。

陶商和陶应的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这哥俩这辈子头一回为自己的无能感到难过,为蹉跎岁月而悔恨,不过,他们现在再后悔,确实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了。

陶谦也终于再次感到了两个儿子的爱,他望着这两个大儿子,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他伸出枯干的手,抚摸着儿子的脸,如同还是抚摸婴儿一般。陶谦这一瞬间的感觉,感到自己的儿子还没有长大,还是髫龄稚子似的。

很快,一切幻象都消失了,陶谦又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世界里,必须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必须为自己的儿子安排好出路。

陶谦凝视着陶商和陶应,道:“你们想好了没有?”

陶商道:“全凭父亲做主。”陶应虽然没有说话,也点头表示了同意。

陶谦长叹了一声,语重心长地道:“你们既然想好了,就要言而有信。以后,这徐州就不是你们想怎样就怎样的地方了。你们兄弟二人,要同心同德,千万不要为一点小事就争执起来。否则,为父纵然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生啊!”

哥俩默默点头,不由得流下泪来。

陶谦再次看了自己的孩子一眼,挥手叫他们退下。两人走后,陶谦躺在榻上,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陶商和陶应虽然无能,但也有个好处,就是不会违抗陶谦的意愿。可是,徐州的文武官员和地方豪强势力,却难保没有人觊觎州牧的宝座。陶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隐为徐州武将之首的曹豹。此外,另一个隐患就是投降徐州的黄巾军将领管亥。至于各位文臣,要是陶谦传位给两个儿子之一,陶谦觉得他们还能尽心辅佐,但是要把徐州让给王琦,却很难说会是个什么样的局面。

想到这里,陶谦让亲兵去把陈珪、陈登、糜竺、糜芳、孙乾、伊籍、简雍这几位全部请来。

大家到达州牧府以后,陶谦虽然很疲劳,但还是来一个唠一个,和每个人单独谈了一番。

谈话的结果,让老陶谦非常满意,这些文官都不约而同地表示了对陶谦的忠诚。当陶谦透露出要把徐州让给王琦的意思时,虽然大家反应不一,甚至有人还很震惊,但最后都理解了陶谦的苦心,认可了陶谦的决定。

尤其是陈珪,更是由衷地赞扬陶谦的苦心孤诣,这对于陶谦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支持,陈登说的不是很多,但心里却万分佩服父亲的推测。

文官们既然全都没有异议,陶谦就继续找武将谈心,他首先把黄巾军降将管亥找到了州牧府。

对于陶谦是否让出徐州,管亥根本不很在乎,他所关心的,是徐州易主以后自己能否维持现有的地位和待遇。陶谦很快看明白管亥并没有在自己身后继承徐州的企图,于是,陶谦信誓旦旦地保证管亥今后绝不会不如现在。

管亥开始还半信半疑,但等到体力不继的陶谦叫来陈珪和陈登爷俩开导管亥后,管亥很快就认清了天下大势,愉快地表示服从陶谦的安排。

陶谦见管亥没有了问题,干脆开门见山地把自己对曹豹的担心告诉了管亥,请管亥在关键时刻灭掉曹豹,保证徐州权力的顺利交接。

管亥出身于草莽,对这些权力斗争本来就是个门外汉,不过,他既然服从了陶谦,陶谦如此委以重任,确实让他受宠若惊,当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陶谦生怕自己挺不到王琦抵达,因此,他写下了一封遗书,表示自己是出于本意要把徐州让给王琦的。更绝的是,陶谦不但当着各位文臣连同管亥的面亲笔写下了这封遗书,还让众人在遗书后面签了名。

众人都在,独缺曹豹,众人个个心照不宣。陶谦还怕有人不明白,干脆明说了自己对曹豹的怀疑,大家更是明白了状况。

大家算计曹豹时,曹豹的脑袋也没有闲着。正如陶谦所料,曹豹深知陶商和陶应这两位少爷无法担当大任,正在琢磨着怎样才能取代陶氏,自己得到徐州。

对于自己的能力,曹豹确实是完全未能正确评估,因此,才会生出这样不切合实际的想法。而且,曹豹还不是只想想就算了,他确实打算着有所行动,赶在王琦到达之前,把徐州纳入囊中。

对于曹豹来说,尤其糟糕的是,曹豹自以为自己对徐州的想法没有人知道,但实际上,陶谦早就敏锐地察觉到他的不臣之心,被蒙在鼓里的实际上只有曹豹自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