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旧---第二部风起西北 第六章 同盟

qianqian1940 收藏 6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恩?这个情报可靠吗?”蒋介石从一大堆文件中抬起头来,有些吃惊的问在写字台一侧站立笔直的戴笠。

“是的!校长!绝对可靠!这是我们秘密潜伏在兰州5年的特工组长亲自发回的报告!马鸿逵的骑兵师在昨天晚上偷袭兰州时全军覆没,他本人生死不明!”戴笠挺了挺胸膛低声回答。

“娘西匹!想不到这个马鸿逵如此无用!打一个防备空虚的兰州居然搞成这个样子!还差点坏了我的大事!死了活该!不过这个样子也好,一个整师被歼,冯玉祥和他们的仇结大了!恩伯!”

“学生在。”挺着腰端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的汤恩伯应声而起。

“哦,坐、坐么!你对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恩?”

“是!”汤恩伯斜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坐回沙发上,“学生以为,马鸿逵输的不冤枉!”

“哦?何以见得呢?”

“是!校长想必不难看出其中的原由。首先,马鸿逵跟本不了解兰州城内的守备情况,仅凭着一点传闻就贸然前去;其次,用原本适合在开阔地带的骑兵去攻占一个大型城市本来就犯了兵家大忌!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所以只能说,是由于他的愚蠢导致了这个结果!”

“恩,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讲的很好啊!雨农啊,这个,冯玉祥方面有什么反应吗?”

“是,报告校长!冯玉祥方面异常的平静,没有任何反应!”

“呕?”蒋介石对这个报告颇感意外,“他的部队也没有任何准备进攻的迹象吗?”

“是,没有!”

“呕,好的,你们可以出去了!”

看着一脸恭敬退出去的两人,蒋介石陷入了沉思之中:莫非冯玉祥变聪明了?按照他的性子怎么可能擅罢甘休呢?还是那个秦雪在搞什么名堂?不行!既然他们没有按照自己的设想打起来,自己就得想办法让他们打起来!现在还没有精力,也不是时机解决西北的问题,但不能坐视他们积蓄力量!

望着窗外,蒋介石的眼中闪过一末狠色,似乎是暗暗下了某种决心。。。。。。

柏林,国防军第8医院4楼,特别病房

我捏着一份电报,出神的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

“怎么了?兰州的事情不是解决了吗?又在想什么烦心的事情了?”身后的雨霏轻轻的替我批上大衣。

“不是,你看那个!”我指着对面一堵墙上的宣传海报。

“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这是贩贩贩”

“纳粹!”我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我在考虑怎样才能在不久的将来让国防军的高级将领们能不盲从他,并在关键时刻能够站出来抵制他。我要尽量的将国防军和他分离,减少他们对国防军的渗透和控制!”

“休息一会吧!有些事情不是靠一个人想能够解决问题的!机会和运气也是重要的,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1928年,3月1日,晨

一列车队在初春的德国大地上飞驰着,漆黑的车轴在雪地上映下数条深深的印记,不久又被纷纷扬扬的大雪覆盖了。

本来坐在中间那辆轿车后坐的我,此时的心情应该是相当不错的。一个正常的人,在正常的情况下,面对如此美丽的景色,即使有再大的忧愁也会暂时的放下。当然,这是我的想法。我知道自己绝对是一个正常的人,但是面对如此良辰美景,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原因很简单,我旁边坐了两个不正常的人;至少现在是不正常的!本来按照我的脾气,在我出游的时候是不喜欢有电灯泡的,特别是两只以严肃和古板出名的老电灯泡!但是问题在于这两只电灯泡功率实在太大,在德国,似乎没有人能够拒绝这两个人的结伴要求,就是老头子(兴登堡总统)也不行!为什么?答案很简单,因为我出去坐的车是他们其中一个生产的,而管这些车子的人好象刚好又曾经是另一个人的下属!没错!他们一个叫西克特,是国防军之父,一个叫古斯塔夫。克虏伯,是德国最大的军火商!!而现在!这两个号称全德国最严谨的人,一左一右把我包夹在中间,你说我能够有好心情吗?西克特也就算了,早就和我混熟了,我大不了当他不存在;可如今再加进一个,以刻板出名的克虏伯!

“秦,总统阁下委托我向你表达他最深切的问候,在你到德国的这么多天中他都没有时间来探望你!他感到非常的不安!”西克特见我一直僵坐在那里不开口,只好汕汕的开口到。

“哦,多谢总统先生对我的关怀!请将军阁下回复贵国总统,我一切都很好!将军阁下和克虏伯先生还有其他的事吗?”我收到雨霏从前视镜中频频传来的杀人眼神,只好下了逐客令,意思是说你们最好识相点,自行离去吧!之后,生怕说的还够不明白,我又悄悄的对着西克特指了指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雨霏。

西克特浑身一激灵,但是出乎我的意料的,他居然硬是没有退缩!

我不禁惊奇起来,因为自从上一次领教过雨霏的手段后,将军曾在私下场合对他的部下抱怨声称:即使与全世界为敌,他也不愿意做任何会惹恼那个可怕的东方女人的事情!而现在他甘愿惹恼那个“可怕的东方女人”,却还要继续充当电灯泡的角色。那么,一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讲!

稍稍端正了一下坐姿,我用略微庄重语气的问道:“将军,你说吧,我听着呢!”

“是这样的,秦,我这次其实是代表总统阁下和陆军总部来请求你一件事的!请你务必要答应!”西克特无比诚恳看着我说道。

“什么?”我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同时更加了肯定自己的猜测!要让一个骄傲的德国人说出请求这两个字,大概全世界的人民都明白,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使面对一战战胜国强加的不平等条约,坚强的德国人也没有从嘴巴里吐出“请求”这两个字!

“总统先生和陆军总部的将军们看了我们的谈话记录后,对您的见解非常佩服,陆军总部的先生们对您所提出的多兵种合成作战特别感兴趣,他们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先进的作战理念,适应了未来战争的需要!所以他们委托我向您提出一个请求!请您务必答应!”说到这里,西克特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哦?你是说那个‘闪击战’吗?”我有点吃惊,想不到我随口一提的东西,他会如此重视!

“是的!虽然你没有多讲,秦!但是,只是那几句已使我和我的同僚们大大开阔了视界!我在想,如果使用一支战斗素质较高的机动部队,快速的利用穿插在敌人的防线上突破,随后用大量的后继部队撕开这个缺口,从而导致敌人整个防线的崩溃!”此时的西克特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似乎正在为找到一个新的玩具而欢呼雀跃。

“哦!是的!”我不禁有些动容,他居然根据一句话想象出了“闪电战”的大概含义,这份执着不能不另我感动,“组建一支以大量集中使用的坦克和装甲车为突击主力的部队,。以步兵掩护其侧翼,配以高机动性的火炮和空军的协同支援,快速撕裂敌人的软弱部位!这!就是‘闪击战’的精髓所在!”

“这是一种将给未来战争带来多大冲击的战斗方式啊!太完美了!毫无疑问的,秦我们被他深深的吸引了!所以,我代表总统和国防军的将军们请求您担任我们的军事改革顾问,并且帮助教授我们的军官!”

“啊?我?当老师!”真是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我使劲掏了掏耳朵,像看外星生物般的看着他。

西克特难得的老脸一红,“是这样的,他们将在国防军中选拔出一批比较年轻有为的军官,集中起来培训。希望你能够来担任他们的教官!”

突然间,我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解决如何把把那些优秀的未来国防军将领们从将要到来的希特勒和纳粹的影响中争脱出来的问题!真是“到桥头自然直!”只要我们在教授的过程中提前为他们洗脑,那还怕什么?要知道,我们中国人的洗脑水平可是世界第一的!

想到开心处,我不由得笑起来:“哈哈,看来我再不接受会使你和尊敬的总统先生很失望呢!可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所以。。。。。。,我只好答应了!”

“这真是太好了!秦,就为这,今天晚上我得请你好好的喝一杯!哈哈哈。。。。。。呕,咳咳!”西克特终于放下了一直高高悬着的心,开怀大笑起来,看来这个以严肃著称的将军看来的确很高兴,以至于有点失态而忘记了前面还有一只正待择人而噬的母老虎!不过似乎还不至于醒悟的太晚,不愧是杰出的军人,随机应变的本事还是一流的!

“哦!对了!我们听说您和您的部下准备在西北建立一所完备的高等军事学校,考虑到您不可能一直待在德国和我们本身由于条约的限制,不能公开大规模培训我们的军官。我们建议,是否我们可以以留学生的身份的派遣我们的军官到西北和您的部下一起学习!”

这不是更便于我们对他们的洗脑吗?!我暗中窃喜:“啊!这不是问题!”顺便,我适时的调侃了一下西克特:“将军阁下,我不能不对您的考虑周到表示钦佩!”

西克特也抱以贼贼的一笑。

“至于尊敬的克虏伯先生,我想您是为了希望我方派遣技术人员为您解决一些生产上的小问题吧?!”解决了一个麻烦,我开始着手解决另一个了。

如我所料,他的嘴巴变成了“O”型,然后讶然望向西克特。

后者潇洒的一耸肩,示意此事与他无关,并不无幽默的发言道:“克虏伯先生,如果您希望和秦继续交往下去,那么,我建议你,对他的这种预料如神不要再有太大的惊讶。否则,您的心脏会受不了那样的折磨!我可不希望国防军失去像您这样一位优秀的老朋友!”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将军阁下,如果以后有谁在我面前提起您的严肃,我一定会为您辩解的!请您放心!”

于是,在我的威逼之下,他终于停止了他的消遣大计,不过还是补充了一句:“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还是蛮幽默的!”

“鉴于您前次送给将军的图纸,阁下,我不得不承认,我们无法成功的生产,所以我希望。。。。。。”某人不满于我们不顾他的感受将他抛在一边,终于忍不住发言了。

我和西克特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笑意。经过不长时间的接触,我发现这个克虏伯家族的当代家主虽然和以前的西克特一样,具有精明的头脑;然而,同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将军相比,他的外貌、举止看起来像个喜剧人物。他的身材矮小——据说比他的妻子还要矮一头,额头浑圆、嘴型线条刻板,行动迅速又生硬。我想起了以前一个美国作家对他的评价:似乎克虏伯先生的一举一动都是在刻意模仿普鲁士的那种僵硬、刻板!强忍着几乎不可遏止的笑意,我辛苦的说:“克虏伯先生,咳、咳。请允许我打断你的阐述。但是,根据德国签署的条约,在德国发展军事工业是不允许的。而几个外国专家的到来,无疑会引起协约国军备控制委员会的注意。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

“是的,这不仅是克虏伯先生的问题,也是一直困扰我的难事!”西克特在一旁插嘴道:“由于条约的存在,我们一直都不能公开的大规模进行新武器的试验和生产!虽然我们在芬兰、瑞典,甚至苏联有许多或明或暗的军工企业,但是毕竟只能偷偷进行,所以一直以来,成果都不大。”

“不过,请恕我直言,将军、克虏伯先生。在我的记忆当中,我们中国似乎没有签署这个该死的协议啊!”我开怀大笑,“那里有你们渴望的——宽广的几乎无边无际的无人区可以满足实验任何武器的需要!而且,我恐怕那些在德国满大街跑的、娇生惯养的协约国军备控制委员会检查员们,也不会对地处偏僻、而又环境恶劣的大西北产生什么兴趣。或许他们都还没有听说过这个地名!您说呢?将军阁下?!”

这下连克虏伯都听懂了,他眼睛一亮一亮地说:“您是说。。。。。。,我们甚至可以在您的地方设立军工厂?”

我点头同意了他这个并不怎么高明的推测,并补充道:“我还可以考虑在那里单独为德国国防军设立一个兵营!这样,你们的部队能够及时熟悉新式武器,并且马上形成战斗力。然后等你们的军官们培训完毕,你们就可以马上展开训练了,在中国的西北!将军阁下,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重新武装德国已经不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重新武装德国?!”西克特眼眶中涌动着泪花,喃喃道:“这是多少德国人日思夜想的啊!如今,就要在我的手上实现了么?!”

“不仅是这样!还有经济和政治领域,将军阁下、克虏伯先生!我们这两个被压迫的民族要紧密的团结起来!”我也激动起来,“你们会发现,我们在商业产品上同样的出色!让我们一起用廉价而高质量的商品抢占世界市场,为我们的崛起提供充足的资金!既然敌人把枷锁套在我们的头上,那么我们只有奋起反抗!把它狠狠地杂碎!”

“您说的对,我亲爱的阁下!我们要在一切领域密切合作起来!我们要像兄弟般不离不弃!”克虏伯一只手紧紧抓住我的胳膊,一只手用力的挥舞着:“我要回去说服德国所有的实业家们!我们必须合作!”

“我去说服国防军和总统!然后,克虏伯先生,我们要一起向那些懦弱的政客施压!”西克特也不甘落后的叫道。

“是的,将军阁下!如果那些议会的懦夫们不愿意接受,那么,是时候给他们一些好看的了!”

我满意的看着这两个陷入亢奋状态的人,欣慰的笑了。我终于得到了德国实力派的支持,有了他们,我等于争取到了整个德国!!他们别无选择!他们只有我这么一根救命的稻草!而我们也惟有和他们合作。只有我们双方密切无间的合作才可能在和这么多强敌的对抗当中强大起来,并且获胜!我坚信,只有这种源自于生存本能的同盟才是最牢固可靠的!

“1928年,3月1日,在这个注定要不平凡的日子,当各国正在忙碌的整天进行着内讧时,谁也没有意识到,一个伟大而坚固的同盟开始形成了!这个同盟的影响是如此的广大而深远,以致于在不久的将来世界被他们踩在脚下!在后来的长达200年中,中国和德国这两个坚强的国家一直如同他们后来在声明中所说的,不离不弃,紧密团结,直到全人类的大融合和太空时代。真正的光明从这一天开始,到来了!!!”

——地球联邦著名政治家、第4任联邦总统黄成琪

《铁翼鹰扬》由今天开始,恢复更新,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会努力保持1周2章的速度。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我身边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使我不得不放下一切去处理。对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没有更新在此向大家道歉,再次感谢老步枪,戴锷,古北,jinwei88,帝国准尉,我是一只小龙,bin3488,wjxleon,覆雨剑等一些网友对我的支持,这部小说写到现在,我渐渐找到了信心和勇气,虽然是第1次写小说,但是我相信自己会越写越好,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铁翼鹰扬》,并提出宝贵的意见,无论是好的还是差的!在此祝福《铁翼鹰扬》的读者们一切都顺利!希望我的小说能给你们带来欢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