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血战殇 第一卷 莫名的前程 第二节 雄鹰展翅

励石321 收藏 1 8
导读:玉血战殇 第一卷 莫名的前程 第二节 雄鹰展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0/


当古乐天再次苏醒时,竟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玄异的空间里,正在他摸不着北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你好,年轻人,欢迎你来到这里,你是我60年来见到的唯一的一个生灵,可惜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不要讲话,听我说。”

当古乐天听完这个神秘人所说的话后,才明白自己的处境,原来自己是在一块玉里,而这个神秘人就是张立国,原来那天潜水艇出事后,张立国的灵魂被吸进了这块玉中,原来这是一块宝玉,竟然可以把人的灵魂吸进来,就当张立国快要死的时候,这块玉把他可救了。从此他就在这块玉中安生立命下来,也许是这块玉只能维护一个人的灵魂,但当古乐天进来后,张立国也意识到自己的灵魂逐渐开始消散,所以他决定在自己魂消破散之前,把自己的记忆传送给刚进来的这个家伙,当古乐天听完张立国所说的话后,觉得太匪夷所思了。这不古乐天突然觉得一股力量涌来,顿时脑袋好象充满了许多东西似的。不久古乐天又昏了过去。


当时间老人手指指向1940年1月的某一天时,位于新泽西州的一个美国陆军机场的上空,一个飞行中队排着整齐的队形,在空中呼啸而过,一个英俊的飞行员驾驶的飞机飞在最前面,他叫维克多-华亨,右边有一架飞机紧紧的跟随,这架飞机的驾驶员叫罗伯特-泰勒。这是两架战斗机。他们两位都是隶属新泽西空军第四编队的飞行员,此时他们正在新泽西空军基地上空翱翔。地面上,有一位中年军人正通过无线电向他们命令道:“华亨,泰勒,拉开距离!”


“你说过的队形要飞的紧密一些的,”华亨的声音传了回来,即使通过那么小小的无线电,依然清楚可辨。即使华亨在天空上飞,他的声音听起来总像是在哈哈的笑。


“难道他没说过要飞得紧密一些的吗,泰勒?”


“他说过的。”这是泰勒的声音。此时地面上那位中年军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两架飞机的机翼尖的距离本来只有一码(一码=三英尺),现在又缩短了不到一英尺了。


“不能靠这么近!”这位中年军人大声的叫道。这位中年军人叫乔治-布塞尔,是空基地的战斗机中队的教练,。其实,布塞尔还是很喜欢这两个年轻人的:最令教练感到高兴和骄傲的莫过于对一个飞行员充满信心——只要这个飞行员能够以自己的精湛的技术增加人们对他的这种信心。从这两个小伙子进入军校的第一天起,这两位来自纽约州的小子表现出的飞行技巧和天赋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教练。如果陆军航空兵的受训人员再多一点的话,如果没有那么多的无所事事的老家伙的话,那么这两个乳臭未干,艺高胆大的小伙子自己就会是飞行教练了。负责训练的军官有他的军衔,但是,在战斗机飞行员的空军基地里,一个人是否能干最重要的是要看他的勇气和技术,假如这个基地是由吉米-杜利特上校指挥的话,那就更加会如此。尽管这样,这两位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还是被授予中尉军衔,“虽然这两个小家伙有点骄傲自大,但还保持着纽约州小伙子那种与生俱来的礼貌。”这是布塞尔对这两个小子的评价。


此时,飞在最前面的华亨率领整个编队迅速地来了个大转弯,布塞尔钦佩地看着他们在空中纵横驰骋。他发现,同以往相比,编队中其他八名飞行员的编队技术有了很大的提高,飞得更加自信了,(自从这两个家伙加入后)。这两个家伙似乎在空中为他们铺设了一条充满刺激的道路。那些小伙子紧紧地跟在后面,贪婪般地将这种刺激吸进飞机的进气口,然后又以各自的方式宣泄而出。“结束训练”,布塞尔通过无线电命令道,“华亨,带小子们返航。”


于是,那些P-40型飞机——陆军航空兵中性能最好的战斗机——一架挨着一架,开始着路。飞机滑过长长的跑道,准确地停在上尉飞行教练的旁边(布塞尔)。飞行员先后推开座舱盖,英姿勃勃,兴奋异常地跳了出来。此时布塞尔看着这些充满朝气的小伙子们,不禁想到:我要有他们一半的精力,我就会拥有整个世界。这时,他发现飞机大多已经着路,但还有两架P-40还没有返航。用不着挨个核对,他知道缺的是那两个混蛋。“华亨,泰勒在哪儿?”他问道。


这时,他看见那两架飞机还在天上。它们已经又兜了一个大圈,分别飞到机场相对的两侧,然后,掉转机头,像两个斗牛似的,分别向对方迎面飞去。


“哦,不……”布塞尔嗫嚅道。那些飞行员们也都抬起头向天空望去。


华亨,泰勒坐在各自的座舱内,稳稳地加大油门。他们感到飞机越飞越快,像支箭以两倍的速度向对方迎面飞去。这是一种令人恐惧的快感。


地面上的飞行员们望着这两架P-40呼啸着迎头飞来,目瞪口呆。因为一张娃娃脸而被伙伴们称为库比娃娃的飞行员库比注视着自己这两个最好的朋友,心里越来越紧张。这时,两架飞机已经非常接近,相撞简直无法避免。库比大声的尖叫起来,似乎想掩盖两机相撞的爆炸声。


就在距离他们头顶二十英尺的空中,两架飞机终于相遇。在旁观者看来,两架飞机似乎已经相撞在一起。但是,就在最后的一刹那,两架P-40分别猛地一个九十度的翻转,机翼垂直起来,机腹对着机腹,呼的一声搽身而过。地面上的人们像置身于龙卷风的中心一样,被狂风卷起了衣服,吹走了帽子。


坐舱内的,华亨和泰勒纵声大笑起来,他们的飞机依然保持着刚才交汇时的高速,他们的心灵分享着那一刻的颤栗,体验着此时此刻铸就的永恒的快乐。泰勒放开手,让飞机自由自在地呼啸而去,像一支乘风翱翔的雄鹰直冲云霄,华亨激动地让飞机做了几个漂亮地螺旋式翻滚,然后,猛地一拉操纵杆,似乎要冲破地球引力的禁锢,无拘无束地飞向天上的星星。


地面上,飞行员们笑着相互祝贺,好象他们自己也在那两架飞机的座舱里一样。


直到自己被吹起的帽子落到自己脚边的时候,布塞尔才开口说话,但他喃喃自语地说的话只有自己才能听到:“他妈的,这两个家伙真是国家安全的隐患。”


瘦高个子的安东尼奥,一个来自肯色州的法国后裔,抬起上尉的帽子递给布塞尔,微笑着说“上尉,你知道人们怎么说吗?你怎么可以把开着喷药飞机的人从纽约乡下弄到这里来,但千万别让他们拿P-40当作喷药的小飞机。”(华亨,泰勒原来纽约州乡下一个农场喷药飞机的驾驶员)。


泰勒着路了。再跑道上滑行了一段之后,泰勒加入了其他飞机的行列。没等飞机停下来,他就关闭了发动机。他拉开舱盖摘下皮质头盔,一头浓密的棕色卷发便精神抖擞的绽露出来。他咧开嘴,冲着地上朋友们笑着,露出电影明星一样的洁白的牙齿。他解开安全带,没等从舱里出来,变向四周望了望,问道:“华亨呢?”


一个叫红毛宾塞的人——他得此雅号来自于他瘦小的身子上长满了红色的汗毛,看上去像一根闪烁光芒的旗杆——下巴一抬:用手指了指天空,只见华亨的飞机正在缓慢,从容地盘旋上升,越飞越高。


“华亨,我命令你马上返航!”布塞尔对着无线电怒吼道。


回答他的是一阵静电的沙沙声,还有令人怀疑的断断续续的声音。“……听不见,请重复!”


泰勒低声骂了一句什么,又重新坐回座位上。正要重新系上安全带,布塞尔一见,大声喝道;“泰勒,不许起飞!下来!这是命令!”


“那他了?”泰勒爬出座舱,望着螺旋式攀升的华亨的飞机,问道。


“他已经不服从我的命令了,”布塞尔几乎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泰勒刚想问布塞尔到底什么意思时,就发现华亨已经把飞机拉直,让它以一种平稳的速度平飞,就像骑士正在进行危险的一越之前让马攒足气力一样,“他准备起飞了,”泰勒说道。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