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七集逆风传 54.1策动1

zyzhy678 收藏 11 70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七集逆风传 54.1策动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穿过上清桥,前面就是北京城最大的国家森林公园。

4月的清河两岸鸟语花香,引自德国的小衫林正在扬花。这对于第一次发现新蜜源的蜜蜂和蝴蝶来说还是有些不放心,相对来说它们更愿意去采20公里外的油菜花?结果,花期都快结束了才开始对小衫林进行采蜜,这下,莺莺燕燕的围绕着一人多高的矮木上下飞舞,煞是好看。

黑色的“红旗2020B”正在顺着五环路正在向目的地东小口镇驶去,驾驶员对于这些美丽的景色是毫无兴趣,反而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儿子还在那里左顾右盼,无沿小呢绒帽外面露出了一缕浅黄色的头发来,嫩扑扑的小脸印在粉嘟嘟的唐装外套上显得格外的可爱,盯着外面的景色看腻了就用两个小手四处去抓,不时还扭头过来问这问那的。

可能是与生俱来的优势吧,小孩子在语言方面隐隐约约显示出过人的天赋来,对拼音文字的理解和熟记能力竟然比她大两岁的姐姐还要好,常常是姐姐半天还没有接受那些原音辅音什么的,小家伙就能够轻而易举地就背诵如流,当然,现在也只能说是一点点而已,以后的路还长呢。

张羽启动了自动驾驶,时速也控制得比较低,反正时间还早,正好可以稍微休息让自己的脑袋好好松弛一下。

工作上的紧张是小事,家里的局面真不好处理,原本已经扶平的家庭伤口这两年因为这个儿子的出现让雨荷一直就抱有很大的抵触情绪。

说实话,在内心世界里张羽其实并不太喜欢这个儿子,因为这既不是感情的结晶,甚至连纵欲的结果都不能算,“其实这都是我在执行国家公务的时候被暗算的。。。”,这样的解释肯定不能获得实际上的原谅,本来在石圜的事情上就有些理亏的张羽就更加不好采取强硬的态度来,不然也不会主动让石圜来抚养这个孩子。

尽管前前后后来动用了各种各样的手段去补救,南茜就是一个不愿意,这就比较难为人了。监狱不愿意管这个事儿,其实也没法管,作为监狱方面我总不能强迫一个天主教徒打破宗教禁忌强行堕胎吧,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还是个法国人,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引发外交上的冲突。商量着竟然想把人移交给军方来控制,反正人是军情局抓的,后遗症也是你军方的人干的。。。报告这一上去,就让原本就已经足够沸沸扬扬闹腾满天的一件事在一些人的推动下更是甚嚣尘上,总政和总参的笔墨官司最后一直打到了最高层,幸好主席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大笔一挥,“同意自行解决,不能遗留外交纠纷隐患”的批示让人哭笑不得。

两年前的2018年1月在第106女子监狱生下孩子后南茜知道自己实在没有办法扶养这个孩子就主动地约张羽来接收,唯一的要求就是半年见一次孩子,想想这个要求也还不算过分,万般无奈之下,战略局副局长的少将也只有默认了这个条件。

坐在张羽后面的石圜则关切地看着可爱的小家伙,别说,和其他男孩子一样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渴望,调皮的不得了,整天就喜欢四处跑动,谁要是不让他顺心,哭是小事,他那略微有些褐色的眼珠就会死死地仇恨着他。

谁不喜欢自己的孩子呢?可本身不愿意生孩子的石圜主动地就接过来帮正在监狱里面的南茜抚养,虽然不是自己生的,两年的感情还是让石圜觉得以后可以依靠这个由自己养大的孩子为精神寄托。

微微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正在关注孩子的石圜,人确实好性格,既年轻也漂亮,平时也不愿意生事,就是对自己有一些冷漠,要不是受到家庭和身份的压力可能早就和自己生分了。其实,真的生分了对自己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还是自己对不起家里的女人,本来多好的3人世界啊,平白无辜就多了两个人,也让原本和自己一条心的雨荷对自己很不满意,冷战不断。想想自己这一切的麻烦都是因为关在监狱里面的那个女人就有一肚子的气。

胡思乱想中的男人全然没有注意到,一个重型卡车队前后各二慢慢地就把自己和正在通行的车流给隔开了。

路过汪家村的时候还是石圜发现了一点问题,后面的那辆解放大卡突然提高了速度,略微向左看样子是准备超车,是吗?怎么有一点不对的感觉呢?不过,谁也不可能想到堂堂的北京城和天子脚下竟然会在五环路上公然就出现对军方高级将领的谋杀。

还没有想到情况是那里不对的石圜就在后视镜里面看见解放大卡又向右偏了一点,没有鸣笛直接就向斜前面的红旗撞了上来,下意识地惊叫一声把车上的两个男人都吓了一跳。

睁开眼睛的张羽发现是有些不对,从后视镜中看见了危险所在,低声叫骂几声就开始准备解除自动驾驶自己开。不过似乎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解放大卡距离对方不过十多米。石圜又是一声尖叫,到不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同样是她最终也发现了危险,前面那辆卡车突然也减慢了速度。小孩子则没有感受到什么危险的来临,虽然有些惊讶,还是无谓地继续张牙舞爪饶有兴趣地看着父母亲在那里手忙脚乱。

似乎是在劫难逃,满载8T的卡车,再加上将近100公里的速度,一前一后必然要将不过4T重的红旗在瞬间就挤成陷饼。

没有事情发生吗?

感觉到死亡即将降临的石圜恐惧地用两个手蒙住脸,不敢再看下去,几秒种后还是不甘心地睁开眼睛就听到后面的巨大“碰~~通”的声音不断地传来,自己的车已经从2号行驶道上了超车道正在向前面狂奔,扭头过去只见两辆大卡已经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后面那辆卡车紧急刹车也没有能够停靠下来,撞在前面那辆减速的大卡后被强大的冲击力带向了左面,横亘在1号和2号正常行使线上不断地向前侧向滑动,两边正常行使的车流立即四散开来,有紧急刹车的,有左右转动的,有撞在护栏杆上的,还有继续向前加速的,场面上是一片混乱。

“红旗2020B”的电脑早在对方主动加速的时候就已经对它进行了监控并初步判断它企图撞击自己,虽然三四十米的距离并不大,但相对于极品车栽PC那强大的分析预警能力来说这还是就象蜗牛爬行一样的速度,在距离撞击发生还剩下3秒种的时候,红旗就已经提高了速度按照自动计算出来的路线轻松地滑出了两辆大卡的罗网。这也让惊魂未定的张羽在事后就更坚持非20万欧元以上的车不坐。

危险并没有过去,还有两辆大卡正在一前一后地逼近自己的车,张羽急切地叫石圜,“快,阿圜,抱孩子到我后面来”。

副驾驶通常是秘书兼警卫员的位置,大家也就可以因此而知道那是最危险的地方。按照吩咐照做的石圜紧紧地搂着已经有些发抖的孩子,心里突然就涌现了一点点莫名的感动出来,平时总觉得他是一个贪花好色的人。。。在这个时候能够想着~~把最安全的地方是留给自己和孩子,危难之时才见得到真情啊,看来,他也不是不关心自己的。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