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二章 浴火重生 第四十一节 谈判(3)

梦游者 收藏 7 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日本外务大臣本野一郎急匆匆地来到了寺内正毅的府邸,寺内正毅正在堂屋里的塌塌米上跪坐着等他。


“阁下,好消息!美国已经答应调停了!不过......”本野一郎沉吟了,看着满脸憔悴的寺内正毅。


寺内正毅抬起头:“说吧,本野君!没有什么要求是不能考虑的。”


本野一郎说:“美国的要求就是日本必须完全对他们开放市场。其它的条件没有提。但是美国国务卿休斯说,菲律宾的要价可能很高,他要我们做好心理上的准备。现在美国方面刚刚向菲方递交了请求调停的正式照会,菲方还没有答复!”


寺内正毅点点头说:“本野君,我马上就要辞职了。这些事情就拜托阁下多费心啦!”他双手扶地,向本野一郎拜了下去。本野一郎当场怔在了那里!


日本海军的战败对整个日本的冲击绝不亚于一场9级地震!进入本世纪以来,日本社会开始迅速向工业化社会转变,而仍然处于小农生产方式的农业生产已经无法跟上工业的发展速度。城市的扩大,非农业人口的增加,使得大米供应开始出现紧张。而这时候,寺内正毅政府不但不想办法调整和加强农业生产,反而不断征调大米以供它对外进行武装干涉和侵略的军队。最近的海战使海军的用米量大增,征调大米的数量开始迅速上升。一些米商和地主趁机囤积居奇,哄抬米价,不断暴涨的米价使得人们怨声载道。


整个社会就象一架高速运转的机器,只要其中的一个零件出现故障,整架机器就会瘫痪。日本海军的失败就如同那个坏了的机器零件一样,终于让日本这架机器出了大问题!1918年2月14日,日本本州岛中部傍海的富山县到处是荒凉的景象:没有牲畜和家禽的鸣叫、没有人们的笑语欢声、各个村子一片死气沉沉。偶尔能见到一些老人和孩子,都是面有菜色,没精打采。女人们辛劳了一天,精疲力竭,还得挎上菜篮子去扒树皮回来充饥。现在是初春,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地里的野菜还没有长出来,树皮也快扒光了。男人们为了养家糊口,早早地就去了北海道渔场打鱼。但打到的鱼却越来越少,有时出海一整天,竟然一无所获。一个月下来,卖鱼所得的钱还抵不上自己的伙食费,哪里还能往家里寄钱?更为要命的是,米价却一直在暴涨,本来去年年底每升米只卖一角二分,进入今年2月份,已经是三角八分了。事实上,许多人家都已断炊。


不断暴涨的米价让这里怨声载道。2月15日,淤积已久的怨愤终于爆发了,骚乱首先由西水桥村的渔妇们发起。这天傍晚,村里那口古老的大钟“当当”地敲响了,沉滞凝涩的钟声似乎在诉说和发泄着无米下锅的渔妇们心中的哀怨和愤怒。她们300多人不约而同地奔出家门,涌向米店,要求降价出售大米。老板一看这么多人,吓得紧闭大门,并偷偷派人去叫警察。愤怒的渔妇们见老板不理她们,便开始砸门。厚厚的木板门在妇女们的撞击中开始摇晃。可就在这时,警察赶来了,他们拼命地吹着哨子,用枪托和皮靴驱赶着人群。渔妇们更加怒不可遏,她们似乎已忘了为什么到这儿来,多日来的愤怒与委屈像山洪一样爆发了。她们转身与警察对打起来。已被饿得面黄肌瘦,奄奄一息的她们也不知哪来那么大力气,竟然打倒了数名警察。


然而,警察的援兵源源不绝地赶来,皮鞭在人群里呼啸,枪托在渔妇们头上飞舞。她们已有多人受伤,仍不肯罢休,似乎已经豁出去了,什么都不顾了。最后,一名警察朝天空开了枪,才把这次骚乱平息了下去。西水桥村的抢米消息第二天传到了对岸的渔村东水桥。那里的妇女们仿佛是受到了某种启示似的,800多人当即来到当地一家大米店,这个米店已囤积了1000多袋大米,正准备运往外地高价出售。渔妇们起先是和平地与老板交涉,要求他不要运走大米,就在当地卖。也许是西水桥村抢米的失败使老板有恃无恐,他态度强横,瞪着眼说:“米是我的,我爱卖给谁就卖给谁!你们有什么权力管我?!”他的老婆更加恶毒,只听她扯着公鸭似的嗓子吼道:“你们去死吧!嫌米贵就别活了!”听到这话,妇女们压抑着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不知是谁高声了一声:“跟他们废什么话,抢啊!”这一下像是在油锅里扔了一个炸弹似的,渔妇们一拥而上,老板、老板娘和店伙计被她们推到一边,1000多袋大米很快被一抢而空。等伙计带着警察赶到这里,只看见坐在地上嚎哭的老板夫妇。


富山县的抢米风潮很快波及到全国。日本海军的战败让寺内正毅内阁名声扫地,也使民众的不满情绪犹如浇满了油的干柴开始燃烧了。随着富山县的渔妇们的行动,2月16日,大阪市民和工人发生了暴动,捣毁或抢光了250多家米店;次日,米商最集中的神户几万市民发生暴动,几家最大的米店被捣毁。有个大奸商叫铃木,不但被烧掉了大米总店,连住宅也被愤怒的市民们一把火烧掉。名古屋的市民喊出了“打倒寺内内阁”的口号。在首都东京,虽然警察当局加强了戒备,在各米店、工厂和富人住宅前加了岗哨,仍然有几万市民进行游行示威,并试图捣毁米店,2月18日,抢米风潮达到高潮。随后,各大城市的暴动相继被镇压下去,但在广大农村地区,抢米风潮继续持续着。这场抢米风潮波及了全国四分之三的地区,参加的人数在1000万人以上,一部分海军水兵也参加了暴动。这次风潮沉重地打击了日本政府,寺内正毅内阁的各项政策开始遭到质疑,寺内正毅内阁摇摇欲坠。


2月20日,大正(嘉仁)天皇下旨:接受寺内正毅内阁总辞职,由政友会总裁原敬组阁。


原敬,1856年3月15日出生于日本岩手郡本宫村,记者出身,曾经担任过外交官。之后成为大阪每日新闻社的社长。他是日本政党立宪政友会(政友会)的创会会员,并在政友会执政期间历任递相、内相和政友会总裁。他打破了日本的藩阀政治,成为日本第一位平民出身的首相,组织了日本第一次的政党内阁,


1918年2月28日,原敬内阁在风雨飘摇的日本成立了。原敬首先降低了米价,惩治了奸商:如神户的铃木等一些民愤极大的米店商人被政府处决,财产也全部没收。原敬内阁严厉的惩罚措施使日本动荡的局势迅速得以恢复和好转。


然而,日本内阁的更迭丝毫没有改变日本所面临的国家安全危机:1918年3月5日,已经休整完毕的陈雨舰队以四艘战列舰、四艘驱逐舰封锁了台湾岛和琉球群岛;1918年3月8日,魏海涛舰队派出2艘战列舰、2艘驱逐舰组成的分舰队切断了硫磺列岛和小笠原群岛与日本本土的海路联系。寺内正毅的辞职让他脱离了苦海,却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转给了刚刚上台的原敬。


1918年3月10日,巴布延岛的石头大教堂里正在举行例行的阶段总结:他们每经过一段时间,都由各方面的主管人向大家汇报各项工作的进展情况。大家对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提出批评或建议、再经过讨论,决定下一步的工作目标。这种办法既让他们最大限度地避免了失误,也让这些大部分由战士组成的群体通过这种特殊的学习方式提高了水平,这些战士最低文化程度的也是高中毕业,在现在这个时代的中国,高小毕业就是“文化人”了,同他们比较,这些高中生也应该相当于“教授”的级别了。大家开始逐渐学会从全局的角度考虑问题,理智逐渐代替了冲动、利益逐渐淡化了主义——国家之间,利益是永恒的指标,而主义却没有任何的意义。


刘思扬首先汇报外交方面的情况:“第一个问题,按照我们的决议,已经把我们的条件通知了苏联代表托洛茨基:1、苏联必须把15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归还中国,暂时由菲律宾政府代管;2、在归还土地的前提下承认苏联政府,并提供1000万美圆的民用援助物资;3、公开对外界发表建交联合公报;4、秘密条款:苏联承诺:率先承认由我们组建的未来的中国政府、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原则同意结为战略同盟。此秘密条款有效期10年。


也就是说:我们在10年之内必须统一中国、建立我们的政府!托洛茨基现在已经回国,我们不能在归还土地的问题上对苏联抱太高的希望。我已经明确告诉托洛茨基:不论采取什么手段,15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土地我们是志在必得!因此,我们要做好对苏联发动军事进攻的准备:如果苏联拒绝了我们的要求,我们将出兵占领西伯利亚!


第二个问题,因为日本海军战败,本来历史上应该在8月份发生的‘抢米风潮’提前爆发了。2月20日寺内正毅内阁已经倒台,政友会总裁原敬比历史的记载提前了半年的时间组阁。现在看来,与我们知道的历史比较,虽然时间上有变化,但是人物上基本没有大的改变:原日本外交大臣本野一郎又回到俄国做了驻俄国公使,外交大臣一职暂时由原敬兼任。大家都知道‘田中奏折’吧?它的制造者田中义一担任了原敬内阁的陆军大臣,这些人物都与历史相吻合。我们的出现并没有改变太多的历史,我希望大家不要对我们的能力持‘超人’的心态。我们没有那么强的能力,我们只能让历史的轨迹发生小的偏移,却无法改变历史的主流。


第三个问题,美国已经正式提出调停菲、日战争。我们暂时没有答复他们,连日本的请求停战的电报也没有回。主要的想法就是:首先完成对日本的军事封锁,对它形成军事高压,再与它签订城下之盟。谈判谈的是实力,不是嘴皮子;英国公使朱尔典提出了与我们进行贸易的要求,我们与美国进行了协调,决定采取与美国相同的办法,把签署知识产权协定作为前提。汇报完了。”


李清汇报财政方面的情况:“我们来到这个世界近1年的时间里,在菲律宾建立了地热、煤炭发电厂11座,总装机容量为400万千瓦,现在基本可以满足工业发展的用电;马尼拉造船厂3万吨级船坞、达古潘2万吨级造船厂和莱特岛的奥尔莫克5000吨级造船厂已经完成设备安装和调试,在从美国聘请的200名技术人员带领下已经进入试生产阶段;2个年产3000吨的硫酸生产厂也开始了试生产;在棉兰老岛上建设的年产200万吨钢、300万吨生铁的武端钢铁厂建设进入收尾阶段,它的建成投产将大大降低我们对美国钢材的依赖度。另外巴西铁矿石的产量和出口量占世界第二位,我们与巴西关于铁矿石进口问题基本达成协议,第二个年产500万吨优质特种钢材、由我们自己设计、制造的炼钢厂已经开始设计;但是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只有等到回国后再说了。另外,为了进行下一步的建设,水泥厂、砖瓦厂、石膏厂等建材业工厂也开始了建设。毕竟我们不能总从国外进口建筑材料啊。到现在为止,我们总共完成投资1亿2千万美圆,民用项目主要是新加坡、印尼等华侨的投资;从各国,主要是从美国的进口额现在是1400万美圆,主要进口了我们急需的各种关键设备、油料、建材等物资;武器制造设施的建设进展顺利,详细情况就由苏博士和雨生来介绍吧。”


苏鹏走到了讲台上:“我们在整理电脑资料时,发现了一本《金属工艺学课程教学大纲》,里面有热处理、铸造、压力加工、焊接等金属机件制造工艺方法的基本原理,高炉熔炼的过程、高炉产品、炼钢的实质、转炉炼钢冶炼过程,生铁中有哪些常存元素,哪些是有害元素,对性能有何影响等等,并有一份转炉炼钢厂原理的示例图纸。我们依照这份图纸搞了转炉炼钢厂的设计,并进行了计算机模拟,效果还不错。因为这个钢铁厂使用了比现在工艺先进了几十年的转炉炼钢、熔融还原、直接还原和薄板坯连铸连轧等先进工艺技术,所以决定对以上技术采取保密措施。与之配套的制氧机我们不具备生产条件,准备从德国林德公司、英国氧气公司、美国普莱克斯实用气体公司三家招标采购。同时,我们自己准备开发生产气体和液体的带内部循环压缩膨胀流程的先进空分设备。转炉炼钢用的铝镁碳砖、镁碳砖等耐火材料的研制顺利完成,电机等动力设备准备暂时用我们银河号上的......”


看着下面快要睡着了的听众,张自强只好上台对着苏鹏的耳边说了一句:“简单点儿!”


苏鹏无奈地点头:这些人对技术报告不感兴趣。


他接着发言:“二极管、三极管和多极管等真空管系列产品已经开始投放市场,反应不错;生产炮钢的电渣重熔、身管自紧两项关键技术进展顺利,预计年底可以投产;李明对船用柴油机的材料和工艺研制不顺利,出产品的时间可能要到明年了。电镀技术(金属阳极法)没有问题,炸药(TNT、黄色炸药、胶质炸药和无烟火药、新型粉状硝铵炸药)已经成为系列产品。完了。”


那些当兵的开始不满起来:这些人就喜欢听炸药怎么造的,怎么又不详细说了?苏鹏只好说:“谁想知道就去周威的实验室自己问!”


段雨生开始发言:“你们这些当兵的就知道打仗!先进武器从哪儿来?国家工业从哪儿来?钱从哪儿来?靠,一群混球!看看,把苏博士惹着了吧?下次让你们拿着大刀片儿、红缨枪去打仗吧!我的汇报谁再不好好听,就发给他的部队大刀片儿去上战场!”下面那些人赶紧向苏鹏赔礼,会场乱成了一团。


等大家安静下来,段雨生开始汇报人才方面的情况:“先说说科学家的事:在思扬的努力下,化学家任鸿隽、植物化学家赵承嘏、药物化学家和药理学家陈克恢等共9名华人科学家从美国来到了这里;气象学家竺可桢、语言学家赵元任等22名美国留学生答应到菲律宾工作,在英国的李四光已经答应到菲律宾考察,当然,只要来了就不会让他走了;还有,思扬邀请了去年在美国学习和工作的马德骥、巴玉藻、王助、曾贻经、王孝丰等5位航空专家,只王助来到了这里,其他4位都回国了。就是这样,我们也应该高兴!大家知道这个王助是谁吗?他就是美国最著名的波音公司的三个创始人之一!我们现在已经为他拨了100万圆专款作为建设飞机制造厂的启动资金,而巴玉藻、曾贻经、王孝丰等几个人只在段祺瑞政府的海军部批准了5万元开办费!我们已经开始发动王助给那几个专家写信,争取把他们请过来。在国内广州的南宫平也派人联系了他们,没有办法呀!我们这些人没有会搞飞机的。


下面再说说华侨:华侨里面陈嘉庚先生是贡献最大的:他的弟弟陈敬贤现在担任我们政府的教育部部长、他的女婿李光前担任建设部部长,他本人在中华科技大学投资了800万美圆!商务部部长吕文余是菲律宾的华侨。印尼华侨张弼士在这里开办了‘万裕兴航运公司’,拥有船舶40条、总吨位30万吨,还与我们合资开办了‘镍业开发公司’;印尼华侨黄仲涵在这里开办了3家糖厂;新加坡华侨林义顺投资了2家菠萝罐头厂、1家水产品加工厂;新加坡华侨唐仲庚投资建设了马尼拉最大的唐氏商场。还有近100家华侨投资的小公司开业,涉及餐饮、矿山、航运、制造、建材、食品、商业零售等诸多行业,总投资超过了1亿美圆。从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各地及国内来菲律宾谋生的华侨已经超过了60万人。可以说,今天的菲律宾是由华侨支撑起来的!”


张自强最后做总结:“我说四个问题,然后大家再讨论。第一点:华侨是我们的亲人,大家必须全力支持他们在这里的工作和创业!要明确提出‘国民优先原则’:同样条件下,华人、华侨和菲律宾国民都有绝对的优先权,绝对不允许出现洋人在这里趾高气扬的事!培养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就从菲律宾开始!”下面响起热烈的掌声!


“第二点,我建议把3月31日作为与日本谈判的最后期限!现在还有20天的时间,从现在开始,可以进入实质问题的谈判了,地点就定在马尼拉。超过期限,我们就消灭日本残余的海军、封锁全日本的海运航道,困死小日本,逼它签订条约!”


“第三点,做好出兵占领西伯利亚的各项军事准备。”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思扬说的问题:大家千万不要盲目自大!我们都是普通人,不是神仙。子弹一样可以送我们见阎王的!经济建设和政权建设需要时间,而我们才来了不到1年那!兄弟们,我们的敌人不是纸老虎,是真老虎啊!现在我们跟列强相比,实力远远不如人家呀!说句心里话:我们现在与列强的关系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人家是狼,我们拿着麻杆!


他们是被我们几件先进的武器吓住了,如果要把狼打死,他们就会拼命!再打下去,我们没有工业基础的缺点就会完全暴露出来了!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通过谈判来达到我们的目的、来得到我们最大利益,而不是通过战争的根本原因!不要因为几场胜仗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那是非常危险的!”


通过今天的汇报会,这些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战士们又成熟了许多。


1918年3月11日,美国、日本几乎同时收到了菲律宾政府的电报:同意美国进行调解,地点在马尼拉,条件附后。


可是,美国国务卿休斯、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兼外交大臣原敬看到附件上的内容,都呆住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