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2章晴天霹雳 1

ZONGJIE 收藏 2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清明,车买回来一个月了,感受如何?”

妈妈找我谈话。她的思想教育方式总是一成不变。

“没什么感受,就是觉得方便、好玩。另外,时间过得快。”

“一百来万坐在屁股底下,只是觉得好玩?”妈妈叹口气。“我真后悔……”

我料到妈妈又要忆苦思甜了。“妈,如今做生意和过去不一样了。单打独拼那一套混不开,要想干大事,得广交朋友,扩大……”

“嗬,我没说你,反到教训起我来了。”

“儿子哪儿敢啊。妈,我劝您也不要呆在家里,没事常出去走动走动,多接触社会。这对爸爸的事业肯定有促进。”

妈妈指着桌上的电脑:“有它,我了解世界更全面,掌握信息也更快更多。”

的确,妈妈足不出户,通过网络,知晓天下大事,还协助爸爸洽淡生意、寻找合作项目等。她偶尔也写一些时事评论文章,贴到网上,有几次引起上万网民点击、跟帖。妈妈的电脑休息的时候比她还少。

而我,上网只是打打游戏,用妈妈的话形容:纯属网络资源浪费。

“妈,您现在打字速度特快。一分钟……”

“别转移话题。清明,你头脑里缺乏一种忧患意识,这样下去很危险!”

我从家里逃了出来。妈妈讲的话我承认有道理,可那是针对其他人的,我刘海涛,凭什么年纪轻轻,担心天会塌下来?世界上的几个军事大国核储备足以毁灭人类,包括人们赖以生存的地球。但没人愚蠢到动用它。核武器的真正作用是威慑,说穿了,就是吓唬人的。妈妈怎么也爱采用这种方式呢?实在忍受不了她老人家。


圆圆来电话求救。

“海涛哥哥,快去帮帮小娜。她家里出事了。”

我、孟雷、阳子等人正在紫荆花宾馆的客房里玩扑克。咋晚我们又闹腾一个通宵,天亮以后到宾馆开房睡觉。中午,我是饿醒的,和陆续起来的几个人泡方便面暂时应急,等其他人睡足了,再一齐下楼去酒店点菜。

挂断电话,我招呼孟雷:“别玩了,马上和我出去一趟。”

灰狼在床上睁开眼睛:“老大,出什么事了?”

大勇猛地坐起来:“谁?谁出事了?”

“没事。灰狼,你跟我们走。大勇,你和小宝、宏光接着睡,有事打电话叫你们。”

从地下停车场提出车,孟雷坐在驾驶位置,手扶方向盘,扭头问我:“小娜家在哪儿?”

“不知道。”

“那我们……”

“记得上次小娜告诉出租车司机……好像是解困小区。”

“陆虎”快速起步,驶上大街。

孟雷骂圆圆:“这个蠢丫头,也不说清楚。等我见到她的。”

“她大概也不知道吧。”

“怎么可能。她和小娜天天在一起,两年了。”

“那就怪我,没问清楚。先去解困小区,到了那儿再打电话。”


我们只用了十分钟就赶到了解困小区,路上开着双闪,还闯了红灯。这是城市改造早期兴建的开放式小区,路比较窄,也没有保安。我已问过圆圆,她确实没去过小娜的家,只知大概在五楼。我们开着车在小区内兜圈子。

“哎,你们看,那边。”

我和孟雷顺着灰狼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幢六层灰楼的2单元门外有几个人围在一起,抬头向上张望,手比划着,嘴里还议论着。

我说:“开过去。”

没等车停稳,我开门跳下车,紧跑两步。

“怎么了?”我问。

一个面带担忧神情的老太太回答:“五楼的,开煤气自杀。”

我急忙跑进单元门,刚到2楼,就闻到煤气味,还听到小娜一边砸门一边哭着喊:“妈,你开门啊,求您了,您别这样。”

我一口气跑到5楼,煤气味更浓了。

小娜几乎跪在中间居室的门前。有一男一女两个邻居,用手捂着鼻子,帮小娜敲门。

“马上报警,叫救护车”我对身后的孟雷喊。

一个邻居说:“我们担心煤气爆炸,打过119了。”

灰狠说:“我到路口接车,不然他们来了也找不到。”

我让孟雷扶小娜到一边去,小娜不肯。我急了,一把将小娜拖开,用力撞门。孟雷也过来帮我,还有那个男性邻居。

门终于被我们撞开了。屋内煤气味特别浓。我不顾一切冲进去,看到小娜的母亲,一个中年妇女躺在卧室床上,两眼紧闭,面色仓白。

邻居去厨房关闭煤气,打开了所有窗户。

消防车的声音从远处隐约传来。

我抱起小娜的母亲就往外走。

孟雷和我轮换把小娜的母亲连抱带背弄到楼下,抬进车里。小娜一路哭着跟在后面。

“上车!”我对小娜喊。

孟雷开车,小娜和我坐在后排,中间是她昏迷的母亲。拐过弯,迎头撞上正赶来的消防车。

灰狼见到陆虎,往车里看了一眼,挥手朝消防车喊“让开,快让开。车上有病人。”

消防车往后倒车,陆虎顶着消防车开。出了楼区,我们直奔最近的医院。


小娜的母亲脱离了生命危险,住在医院里输液、观察。小娜的舅舅,一位区政府的干部向小娜母亲说了前后经过,并把我垫付的医疗诊治费还给了我。

“谢谢你,兄弟。再晚一步,人就没救了。你贵姓?”

圆圆赶到医院,陪伴小娜护理妈妈。

小娜的同学在班主任带领下,也到医院看望,大家还捐了钱。虽然不多,但让人心里暖暖的,特别感动。

小娜的母亲非要见我一面。

“孩子,让你见笑了。听说你认识我们家小娜?”

小娜对我什么话也不说,总是面无表情地盯着我看。我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在医院的停车场,我遇上小娜的舅舅正和一个男人谈话,他挺激动。

“你太过分了。不看大人,还不看孩子吗?小娜己经17岁了,你尽了多少当父亲的责任?”

“别说了。我没做错什么,是她自己想不开。她凭什么不让我见小娜,这么多年,我一直出扶养费。小娜明年高考,我过来了解一下她的学习情况,难道也不行吗?”

“干吗不好好商量,非要逼她呢?”

“我没有。真的……”

“你这么一闹,别说小娜,连我都不理解你。从现在起,小娜的事你不用管。”

“可她是我女儿啊!”

“你早干什么去了?”

“我……”


小娜的母亲痊愈后,要答谢我和孟雷,还有灰狼。他们两个识趣,借故推托了。我本来也不想去,可是盛情难却。

圆圆坐我的车一同去了小娜家。

小娜的母亲是个温和的人,与实际年龄相比,显得有些老。她的厨技一般,简单炒了几样菜。

“抱歉,没做太多。可能落下毛病了,一动时间长了头就晕,还疼。”

“您受累了,阿姨。我们还不饿。”

吃过饭,小娜送我和圆圆下楼。圆圆先上了车,小娜和我在车下。她似乎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

“快回去陪妈妈吧。”

小娜脸一红,转身上楼去了。

路上,圆圆告诉我:“小娜的妈妈同意她和你处朋友,但得等小娜高中毕业以后。怎么样,还有一年的时间,你要耐心点。”

“我从没住那方面想。这算什么,趁人之危呀?”

“可是……如果你拒绝小娜的话,她们同样会很伤心的。万一想不开,再出现……你不是害了她们吗。”

“你……人不大,考虑事情怪复杂的。”

“不是我头脑复杂,是那娘俩过于偏执。我不吓唬你,这回你惹上麻烦了。”


小娜主动约我见面,证实了圆圆的一些预言。

“妈妈让我把这200元钱给你。”

“什么钱?”

“上次,你们闯了红灯。”

“谁对你说的?”

“圆圆听孟雷他们讲的。我让圆圆打电话到交通指挥中心查询,当天一共两次闯红灯。罚款必须得交,过了期限,还得加上滞纳金。”

我无言以对。小娜言语虽然不多,做事情认真,挺有主见,和圆圆比显得成熟。我从小娜手里接过那两张崭新的钞票。

小娜如释重负,笑了。

“走,我请你吃肯得基。”

小娜摇头:“肯得基和麦当劳我都不喜欢,报纸上说那些都是垃圾食品。”

结果我和小娜在小吃城每人要了一碗煎粉。吃完后,我们开车来到开发区,在宽敞、僻静的街道上兜风。

“想学开车吗?我教你。”

小娜连连摆手。“我很笨的,也害怕。再说,这么贵的车,万一……我能坐你的车,心里就已经很高兴了。”

看到小娜开心,我也精神倍增。天渐渐晚了,我仍想留小娜和我多呆一会。

“给家里打电话,免得妈妈掂记。”

“不用了。妈妈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回去晚点没关系。”

“我们找圆圆和孟雷他们,去迪厅……”

“不。你今天单独陪我行吗?”

我把陆虎停在路边,手机关机,然后打开CD。车内回荡着理查德.克莱斯曼演奏的钢琴曲《罗密欧与朱丽叶》。悲壮舒缓的乐曲感染了小娜。

小娜低声问:“你有女朋友吧?”

我看着小娜,她虽然低垂着头,手里摆弄着我刚才在礼品店买给她的小挂件。我仍能观察到她此刻既羞涩、又迫切的紧张心情。

“我说没有,你相信吗?”

小娜不抬头,手却停了,握紧。“你在大学……”

“在大学的一年里,我根本没注意周围的女生。”

“为什么?”

“没有漂亮妹妹呀。”我开玩笑说。“以前听人说过,校园无美女,据我观察,确实如此。那些一年级的新生,娇气加上傲气,不容易接近的。何况,我只钻研学问,没心情接近她们。到是有高年级的学姐打听我,不过,一个个长得都跟恐龙似的。”

小娜笑了起来。

我说:“其实,妈妈给我立下规矩,求学期间不许谈恋爱,应以学业为主。妈妈的话,我不得不听。”

“看不出来,你那么乖呀。”

“妈妈平时很少对我提什么要求。再说,大学毕业我才22,还来得及。不就晚两年交女朋友吗。”

小娜有些失望,看着路灯下飞舞的蚊虫呆呆发愣。

“现在,我退学了,规矩自然失效。”

小娜仍仰望着路灯。

“小娜,你交过男朋友吗?”

“没有。我怕惹妈妈生气。上初中时,我对教数学的陶老师特别有印象,觉得他说话的声音、语调象爸爸一样。其实,我只是崇敬陶老师,于是就在作文中写了陶老师。不知怎么被妈妈发现了,被臭骂了一顿。但我真的没有暗恋陶老师。从那以后,就再不敢和任何男孩子有接触。”

“从来没有喜欢过男孩子?”

小娜模仿我的口气说。“我说没有,你信吗?”

这小丫头,挺顽皮的。“不信!”

小娜笑了起来:“不信就对了。我现在喜欢上一个人,就是你。”小娜向我坦露心菲,反到不害怕了。她直勾勾地盯住我,问:“让我做你女朋友好吗?”

那晚,小娜和我讲了她父母的婚姻。

“妈妈仍然爱爸爸,分手多年,都不肯再嫁。在妈妈心里,爸爸最值得信赖。”

“可是,最值得信赖人偏偏背叛……”

小娜打断我:“不许你这么说。我分析,他们之间纯属误会,后来妈妈想明白了,可惜,爸爸已经另有所爱。所以,妈妈才开始既恨自己,也恨爸爸。我猜准是那么回事,不然妈妈为什么不敢见爸爸,也不让爸爸见我。上次,爸爸来商量我将来上大学的费用问题,妈妈撵走爸爸,随后就打开煤气……”


孟雷追问我的行踪。自从我们相识以来,除非彼此家里有事,几乎形影不离,手机也从来没关过。

“我们点好了菜,一直等你。你到好,陪着小丫头单独聊天,还没完没了。既使你们来了,也没人耽误你俩的好事啊。”

“说什么呢?”

“怎么样,小娜真的是处女吧?”

“孟雷,你除了勾引女孩上床,就没别的事可想了?”

“涛哥,难道你真打算和小娜往感情上发展?”

“小娜太单纯。如果被人欺骗,后果……”

孟雷连连叹息:“可惜,可惜呀。如今芳草凄凄,美女遍地,你却单恋一枝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