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爱圣诞节是阶段性的历史必然

Saint-Xu 收藏 1 20
导读:国人爱圣诞节是阶段性的历史必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惊闻清华北大十博士联名抵制圣诞节,当下的反映就是:书都读到牛屁眼儿里去了。不然,咋会在改革开放28年后的今天,公然从极端民族主义和狭隘民族文化立场出发,对西方文化的标志之一圣诞节发起红卫兵式的攻击呢?要真想捍卫民族文化或传统节日,那就请从你们自认熟悉和钟爱的民族文化或传统节日中挖掘出现代意识、现代意义和现代玩法,提供给那些过圣诞节的人们作替换,而不是煽动人们用这种封杀他人、关门自爽的办法来维持那愈来愈遭人们厌弃的传统节日。


博士们举起的义旗是“慎对圣诞节,走出文化集体无意识,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牛气冲天的极端自信,恰好证明这也来自牛屁眼儿。且不说如今国中是否存在热衷圣诞节的“文化集体无意识”,就算有,也当问问这种“集体无意识”是怎么来的,是否合理,能否“走出” 。很明显,没有28年前开始的改革开放,没有5年前起进入的经济全球化,洋人过他们的洋节,我们过我们的土节,绝对井水不犯河水。然而在今天,国人在对洋人的所有洋玩意儿无不好奇的同时,对洋人的节日尤其是圣诞节心存好奇、喜欢、向往、尝新、改造、消化,就既然不直接危害“文化主体性”,也不存在某种必须走出的“集体无意识”了。


好奇:国人过土节几千年,再好玩儿也有个审美疲劳的时候,再喜欢也有个想换口味的时候。在国门未开的日子里,国人无缘得知洋人怎样过节,好奇等于零。待到国门洞开,洋人的节日文化自然也随他们的经济、科技文化一道涌入。却原来,地球上还有那么些人,不兴过“ 春节”而兴过“圣诞节”。那圣诞节是个啥节?谁是圣?圣的诞生为何会成节日?圣诞节前后有些啥过法?看一看,试一试,人之常理常情么。反倒是,眼见洋人过节与我们相去甚远,国人却个个视若无睹,无动于衷,那倒是十分怪异的事情。


喜欢:圣诞节虽源于基督教,但由于深深扎根于西方人的现实生活,而既受西方人的喜喜爱,也完全能够受中国人的喜欢。想一想圣诞节有、而我们的节日没有的符号,就难以抑制对该节的喜欢或接受了——圣诞老人、圣诞舞会、圣诞大餐、圣诞卡、圣诞帽、圣诞袜、圣诞树、唱圣诞颂歌、圣诗班、平安夜“报佳音”等,都是我们的传统节日包括春节所没有的。往轻里说,出于认识、了解和尝试,有相当多的国人喜欢圣诞节,也是至少具有阶段性的必然性和合理性的。


向往:不用说,圣诞节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与西方现代文明、现代生活直接关联的。正是我们与西方在经济文化方面的差距,使得国人向往西方文明,并由此向往西方生活和西方文化。不能直接体验西方人的文明、文化和生活,逮住他们的节日像他们那样过一过,在一定程度上有着与西方直接对话的“洋盘”、“洋气”和“洋味”。在这个意义上,国人之喜欢圣诞节,跟他们时下喜欢好莱坞大片,喜欢麦当劳、肯德基、可口可乐、爵士乐等,在本质上是一回事情。等将来我们与西方在文明、文化和生活诸方面基本拉齐,民从自会有新的节日喜爱。


尝新:中国的传统节日如春节,缺乏应有的热闹与生动,形式上较为单调,传统的民俗敬献鬼神等,因充斥迷信而被摒弃。还有大量恶习滋生,如赌博、行贿、受贿等。除了“春运” 期间疲惫拥挤的“回家之路”,就是千年不变的“年夜饭”,或者一家人围坐电视机前看渐成 “鸡肋”的春晚,近年许多地方甚至连烟花爆竹声都不许有。于是,春节令国人欲爱不能,欲扔不忍。相比之下,圣诞节相较春节更为轻松和自由,因而趁隙而入,填补真空。


改造:国人对圣诞节并没有简单照搬,而是进行了一番中国化的改造,使之从一开始就被深深赋予中国特色。如圣诞老人穿上了唐装,圣诞聚会加入了中国式吃喝,圣诞节的宗教色彩被彻底淡化,既不认为自己有“原罪”因而也就无须在圣诞节赎罪,既把“圣”姓啥名谁丢在一边也就无须想到“耶稣为我们悲惨地死去”。甚至美国大学生为释放学习的压力,拟圣诞节的“裸奔”,也被郑州284名青年男女改造成以“裸奔”“反对白酒产品的过度包装”。


消化:圣诞节在中国事实上已经不是西方的原样了,甚至已与西方人心中的圣诞节大异其趣了。中国人过圣诞节,于平安夜狂欢,真正到第二天耶稣的生日该狂欢时,却已经冷清得只剩下遍地的垃圾了。这可能是中国人过春节的习惯所留下的文化烙印。因为春节的前夜即除夕,国人就是这种过法,而且讲究用大放鞭炮赶走“年”,所以除夕最热闹,第二天大年初一,春节正式来临,反而闹了一宿的人们,大半天都疲劳得只想补瞌睡。西方人刚好相反,平安夜不出门,是家庭聚会并安静祈祷的时候,否则不会叫“平安夜”,而第二天才让人最高兴,节日气氛最浓,大家都涌上街狂欢。在西方人看来,中国人这种圣诞节的过法很可笑,就好像是自己过生日不过当天,而过头一天,待到真正的生日来临,却昏昏睡去也。


经过上述一番加工制作的工夫,圣诞节在中国已经逐渐融入民族文化体系,成为与时俱进的民族节日文化的一个补充。据去年年底国内某机构的调查,北京、上海、广州等14个城市的近90%的受访青年表示,会过圣诞节;37%的受访者甚至表示,一到12月份就在准备过圣诞节了。如果博士们正是因为愈来愈多的国人如此喜爱圣诞节才那么忧国忧民,那么井民也只能说他们这纯粹是在作无事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倒是他们如果肯果断丢弃那件狭隘民族主义和民族文化的外衣,认真研究一下我们传统节日、尤其是春节何以愈来愈缺乏吸引力,找出原因所在,拟出对策措施,可能才真正能够实现自己爱我中华的良好愿望。


中华文化之所以能历经五千年而不衰,恰是因其具有强大的消化外来文化能力。两汉时佛教就已传入中国,唐代更是进入鼎盛,可是一千多年过去,不是佛教把中华文化同化了,反倒是佛教被中华文化所同化。尤其是六祖禅宗惠能所传的汉传佛教,完全与中华文化的旅游、观光、娱乐、经济等大文化融为一体,神圣的宗教色彩大大褪化,世俗的功利属性大大增强,寺庙无不游人如织,财源广进,甚至连出家人也信奉“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被笃信神圣教义教规者称之为“禅禅儿”。可是,能否认那也是佛教吗?能否认它照样对中国人有宗教的作用吗?宋代,在落难中的犹太人流散到我中华,尤其是在今天开封一带,然而这个最能保持自身文化和宗教独立性的民族,照样不经太长的时间,就被我大宋王朝基本同化殆尽。


可见,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不仅不会因为区区一个圣诞节就位处弱势,而且还会不断接受、包容和消化其他文化。担心不必,抵制不智。再说,当今世界,经济需要竞争,科技需要竞争,军事需要竞争,文化也需要竞争。不积极参与竞争的民族文化,包括春节等节日文化,很难在日益全球化的人类文明和文化中得以保存、发扬和光大。倡议抵制圣诞节的十博士,完全可以学学香港儒教崇奉者汤恩加先生,他就不过圣诞节,因为他认为耶稣不是圣人。真正的圣人是孔子。于是他每年都在孔子诞生日过圣诞节,而将西方人的圣诞节蔑称为“耶诞节”。自己爱过就过,不爱过就算,没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更没有必要如此丢人现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