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厉兵秣马

梦中将军 收藏 26 9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中日双方的战略家们,都敏锐地意识到,华北是重要的战略要地。对日军来讲,不仅仅是战略物资的资源,平汉铁路和津浦铁路一旦被切断,就失去了最有效的补给线,割断了同满洲和朝鲜的陆地联系,再也无力向中国的内陆地区发动进攻,即使不被支那军攻击,长期的慢性消耗也赔不起。而且,随着多米诺骨牌的效应,归绥、内蒙也将崩溃,整个支那北方都将再无皇军的立足之地,最终只能被动地防守满洲边境。所以,支那圣战能否继续进行,关键是能否巩固华北,华北不保,圣战无望。对我军来说也同样拥有重要的意义,如果华北被我军牢牢控制,就如同在天皇裕仁的裤裆里放了一只蝎子,时不时地叮上一口,虽然不一定立马毙命,但是却产生无法忍受的剧痛。让他跑不起来走不动,坐卧不宁,累也得累死他!更为重要的是占有大量的战争资源,粉碎小日本的以战养战的梦想,迫使其消耗本国资源。而且,如果华北被我军牢牢控制,向北,不仅直接威胁平津地区,日寇盘踞的满洲也将受到严重的威胁,只要我军高兴,炮弹和战车,甚至小股渗透部队,随时可以光顾满洲境内。向东,威胁山东的日军,并很可能同山东地区的八路军会合,进而威胁山东沿海的日军。向南就更广阔了,随时可以出击鄂、豫、皖、苏。

冈村宁次上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后,首先做的就是召集各级军官,举行华北军事研讨会,论证会,检讨会,全面收集有关我军的详细资料,包括我军士兵的衣服面料、食品、行为、嗜好等等,一切同我军有关的直接和间接的资料,冈村宁次都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会见最多的是同我华北和西北集团军交过手的军官和士兵,每次会见都不厌其烦地反复提出同样的问题,并命令参谋人员仔细记录。除了日军人员,冈村宁次也找了不少伪军和伪政权的汉奸,海阔天空无所不谈,但总是围绕华北和西北的战事。按照冈村宁次原来的想法,原本未把华北的八路放在眼里,在发动起华战争之前,已经对支那的军力和国力了解得十分透彻,充其量是乘皇军不备,打了几个漂亮的偷袭战而已,只要皇军经过准备充分大军压境,这股八路流寇会立即土崩瓦解。但是,5个精锐师团被歼的事实以及职业军人的直觉告诉他,这股八路的力量不可小视,必须仔细研究他的对手,否则,必然要重蹈失败之覆辙。现有的资料尽管文字很多,但是真正有价值的却很少,以推测的成分居多,几乎没有证据能有力证明已经发生的一切。在这种情况下,冈村宁次放下偏见,亲自主抓情报的搜集工作,目的就是尽快地,准确地,全面地,详细地了解敌人,以便有针对性地制定未来华北作战计划。我们不能不承认,冈村宁次是一个称职的,有头脑的,优秀的高级指挥军官,非原华北方面军的司令官寺内寿一之流所能比拟的,这也是他被军部器重,受命于危难之中的重要原因。他没有被初期的胜利冲昏头脑,坚持客观地分析形势,不惜花大量的精力调查研究,力图找出对手的弱点并给予致命一击。除此之外,连续派出多架次的侦察机,重金收买大批汉奸派往我华北和山西根据地,侦查山西、河北八路的匪情。但是冈村宁次没有想到的事,他所面对的是来自未来的对手,几乎对他每一个汗毛孔都有研究的对手。冈村宁次根据初步调查结果,给日本东京的军部写了一份调查报告,其中一段是这样写的:华北匪情之严重超乎想象,匪之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似在政府军之上(为何不说也在日军之上?)。支那军第二战区司令官阎锡山已下野,交权与部队于共产党的ZD,匪区已连成一片,并依托太行山脉,拥有河北、山西、陕西大片土地,人口已近三千万,夺取我满铁株式会社矿区多处。匪区民众赤化严重,匪部杜撰皇军在南京的所谓暴行蛊惑民众。现匪区民众均仇视我大日本皇军,誓与皇军为敌到底,凡青壮年均配备武器,称之为“民兵”,估计有百万之众,一般情况下一个中队规模的皇军,深入匪区时需极为谨慎,常被赤化刁民所伤。匪部拥兵约30余万,大部盘踞在华北平原,并有重炮、战车等重武器,还有支那顺民目击者报告,匪部还有飞机,数目及隐匿地点不祥,对我皇军威胁甚大,如不尽快除之,似有燎原之势。弹药给养供应来源不祥,可能与苏俄有关,尚待进一步确定。因此建议军部,抽调关东军3-5个师团,满洲皇协军2个师,由归绥方面向山西大同展开进攻。国内应再组建至少10个师团,淞沪派遣军抽调至少2个师团,用于恢复华北秩序。同时,需要飞机1000架,战车2000辆,务必要以绝对优势,一举歼灭华北共匪部队。最坏的结果,也要将匪部封锁至太行山中,夺回整个山西及平汉铁路,解除平绥铁路的威胁。一旦得手,为了巩固胜利,可采取囚笼策略,所谓“囚笼策略”,就是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辅之以封锁沟,封锁墙,从而构成网状“囚笼”,防止支那军流窜于华北。具体作战计划正在拟定中。

很快,东京军部回电,同意冈村宁次的构想,尽快将作战计划报至军部。要知道,当时侵华日军总共也不过才500余架飞机,为了解决华北问题,冈村宁次就要1000架,而且军部居然痛快地答应了,看来日军要倾力拔出华北这颗钉子,同支那军的精锐部队来一次大决战,败者将永远退出华北。

我军盘谷基地情报部所属的电子监听站,每日将截获的日军密码无线电通讯报到八路军总部,并通报到各集团军情报部门,对日军未来的计划了如指掌。我军目前所面临的不足是兵力较少,担负保卫责任的地域很大,而且必保山西,从而使我军的机动性降低,被迫同日军打阵地战。为了最大限度地弥补不足,我军利用战前的暂时平静阶段,抓紧部队军政训练,重点是步炮步坦的协同,防细菌,防化学,防空袭,防炮击。要求每一名士兵熟悉打坦克技术,熟练掌握40火箭筒、无后坐力炮、反坦克手雷等步兵武器,反复演练在各种条件下打坦克的战术。这段时间最辛苦的要数分到各部队,作为假想敌的坦克分队,为了使步兵能够早日掌握打坦克技术,坦克兵不畏严寒加班加点,全力满足步兵打坦克训练的要求。各连队必须成立狙击班,营级单位必须组建狙击连,以求最大限度地消灭日军有生力量。战前的军政训练不仅仅在西北和华北集团军展开,刚刚成军不久的东北和南方集团军也同样,尤其是苑永贤副司令员率领的,从南京冲杀出来的南方集团军,不久前得到战邪司令员的密电,要他们做好充分准备,一旦日军从南方抽调部队,乘日军力量薄弱时主动发起攻击。一来牵制日军,使其不能顺利地完成集结;二是乘机收复失地,建立巩固的南方抗日根据地,中央军委已经决定,江南的新四军划归南方集团军战斗序列。

盘谷基地的所有工厂,以及太原和大同等地已经恢复生产的工厂和矿山,都开足马力夜以继日地生产战略物资,迎接即将到来的中日华北大决战。每日各种车辆川流不息,将武器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分别运往各个物资囤积地点。沿所有交通要道的大山坑道纵横交错,囤积了大量的武器、弹药、淡水、食品,用高射机枪和各型火炮构成严密的封锁火力网,而且还有大量的步兵隐蔽其中,可以在装甲部队的掩护下随时出击,每一座大山已经成了一座现代化的堡垒。

董良政委和战邪司令员访问延安时,支援八路军的第一批武器装备,已经全部装备了晋察冀部队,组建了八路军山西守备独立1师。由于延安的党中央和各个政府部门,已经全部迁往山西太原,原来陕甘宁边区留守的部队,经过整编和补充兵力,盘谷基地又支援了第二批武器装备,组建了山西守备独立2师,两个师共约30000余人,全部以抗日-1型系列武器为主。经中央军委批准,成立太原卫戍区,中央军委任命聂荣臻为卫戍区司令员,付波为政治委员,唐延杰为参谋长,舒同为政治部主任,统领两个独立师为骨干,负责整个西北根据地的守备任务,同时也担负训练民兵和配合野战军作战的任务。此次保卫山西和华北战役,由八路军总部统一指挥,并分别成立山西前敌指挥部,和华北前敌指挥部,负责两个战场的具体指挥。山西地区由于形势的需要,我军武装力量的构成同原来的历史进程的同期已经完全不同,所有抗日游击武装全部改编或解散,改由野战军,地方军,民兵三位一体的武装力量构成,极大地方便了战时的统一指挥,统一调动的问题,使我军的综合素质和战斗力有很大提高。还有改编的晋绥军四个师约50000余人,和已经改编为西北集团军的4个教导旅,原山西抗日决死队的4个纵队约20000余人,整个西北地区的兵力已经达到二十余万人。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原山西抗日决死队的4个纵队,士兵以学生成分居多,部队的文化层次很高,曾有外电评论说,这支部队是全中国的军队中,文化水平最高的。西北集团军司令员张文革如获至宝,将四个纵队重新改编,所有官兵的文化程度必须在高小以上,营以上军官(包括营)必须是在初中以上。将部分不符合要求的官兵调离,又补充进一批投奔我抗日根据地的青年学生,和一批骨干军政教官组成了4个教导旅,其中一个是政治旅,培养基层政工干部。一个特种旅,集中了四个旅的最优秀士兵和军官,特地从华北集团军的“野狼团”请来200名教官,这是张文革司令员在收复山西战役中,看到华北集团军的“野狼团”的强大战斗力,和对整个战局的特殊作用,发誓一定要组建一个“猛虎师”,这仅仅是第一步。两个指挥旅,实际上,就是下级军官的培训基地,为战斗部队培养连排长。

所有新成立或改编的部队,都是齐装满员,粮弹充足,士气高昂,目前全部投入到我军三大条令学习,国际国内形势讲座,日军侵华暴行控诉,各项基本军事技能训练等教育学习。为了提高训练进度和效果,西北集团军抽调千余名军政优秀的战士,又从华北集团军借调了500余名实战经验丰富的老兵,分到各个新部队充当教官,要求无论军官还是士兵,一律从头学起,考核时都是同一个标准。团以上军官由集团军派教员,进行现代战争知识的培训,考核不及格者一律降职使用。

已是西北集团军第12师师长,授少将军衔的陈长捷,一个月来的感受颇多,在培训的课堂上,许多知识都是他从未听说的。诸如步炮协同,步坦协同,高度机动的装甲集群进攻,信息战,超限战,心理战,细菌战,化学战,摩托化步兵,陆军航空兵等新鲜名词和概念。最使他感到震惊的是一个叫“电脑”的神奇机器,功能强大,几乎无所不能,甚至可以破译密电码,推演出敌我双方的胜败。这项技术还处于高度保密中,GCD居然毫无保留地教给所有原晋绥军的将领,足见GCD心胸坦荡,根本没拿咱当外人。这GCD真是藏龙卧虎啊,缴获鬼子的武器被他们鼓捣鼓捣,就比原来好使多了,用鬼子的武器打鬼子真是很赶劲哪!此刻,陈长捷站在训练场边上,看着正在认真刻苦训练的部队,人还是那些人,现在的精气神同以前根本没法比。以陈长捷对整个中国军队的了解,没有一支部队的装备和素质,能和他现在的这个师相媲美,包括中央军最精锐的德械师。尽管他的部队还没有经过实战的考验,但是,看到眼前的训练结果,这样的部队在战斗中肯定错不了,GCD真神哪,不坐天下就怪了!

中央军委召开了两大集团军高级干部联席会议,制定了这次反扫荡的方针,山西采取阵地战,一定要确保山西太原的工业基地。华北地区采取诱敌深入的战术,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并在适当的时机向北出击,切断从归绥方向进攻山西的日军的补给线和后,给我西北集团军全歼如入侵山西之敌创造有利条件。ZD以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名义,给国民政府军委会发电,通报了日寇未来动向,建议其他战区应提前做好准备,乘日寇全力关注华北的有利时机,主动出击收复失地。为了更长远的战略需要,八路军副总司令战邪建议,经中央军委批准,以第二战区的名义,向晋南的中条山地区派出一个师的兵力,防守山西的南大门。

中条山横亘黄河北岸,东连太行山,西接吕梁山,北可以作为进击华北的基地,南可以屏蔽河南洛阳等重镇,西可以威胁敌之西进,是晋南豫北的战略要地。太原会战后,国民党军队分散在晋南山地进行游击作战,建立了以中条山为依托的游击根据地,八路军所属第2战区与之相邻。在原来的历史进程中,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制定了“防共、反共、限共、溶共”的错误政策,在八路军抗日活动活跃的山西地区频繁制造与八路军的摩擦。同时,对抗日活动十分消极,疏于防御,在平时针对日军的作战工事、战略物资储备、临战作战计划上都存在严重的不足,在作战精神准备和意志上也十分缺乏。连日军都认为:“作为蒋系中央军扰乱治安基地的中条山脉据点,……实际上有名无实。拿它与共党系统相比,它的活动是极其差劲的。”正因如此,中条山国民党军队甚至在日军将要进攻之前召开的作战研讨会上,还在讨论怎么反共,因而造成了一边倒的败局。所以,为了防止历史重演,也为了解除我军的后顾之忧,西北集团军派驻了一个精锐步兵师。

其实,战邪司令员的杀手锏是新组建的摩步师和陆航团,他要在最关键的时刻,将摩步师和陆航团投入战场。摩步师和陆航团,是在“狼吞”行动取得胜利后,华北集团军司令员钟国兴提议建立的,一直处于秘密训练状态,谁也不了解这个摩步师战斗力有多大,但是来自未来的人了解,是目前这个时空中最强大的进攻力量。如果能拥有5-10个摩步师,就可以在指定的时间内,将日寇全部驱逐出中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