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山西大统

梦中将军 收藏 20 8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阎锡山的话像一个焦雷,把梁化之打懵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他面色苍白,惨然地对阎锡山说:“主任,事情难道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吗?”。阎锡山摆了摆手,“化之啊,我阎某苦心经营山西几十年,也算是一代枭雄吧?要不是日本人来了,咱山西也算是一片乐土吧?这么多年来咱是走在薄冰上,在群雄争霸中暗箭陷阱有多少,我阎某什么时候皱过眉头,哪一次不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在GCD、老蒋和日本人这三个鸡蛋上跳舞,不是我阎某自吹,换一个人都不可能。可是这一次却不同了,我第一次感到威胁,对方的力量太强大了,别说是我阎锡山,就是老蒋、日本人也不是对手,不信你就走着瞧吧!将来打跑小鬼子的决不是国民政府,肯定是GCD的八路军。拿鸡蛋去硬撞石头,可不是我阎某的做派,与其撕破脸皮被人家赶下去,不如就势做个人情,兴许以后还有转机,起码这么多干部的家小都能妥善安排,山西可不是我阎某一个人哪!”,阎锡山端起茶杯咽了一口茶,润了润被心火烧干的喉咙接着说:“这联合演习就是冲着我阎锡山来的,打骡子惊马的把戏我阎某要是看不出来,岂不是白活60年!没办法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没直接拿枪炮逼着够给面子啦,就凭我们这点实力?哎,存在就是一切喔”。梁化之是陪同阎锡山观摩演习的,对方咄咄逼人的气息他也是深有感触,阎长官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呀!想了半天也无妙计,说了一句连自己都不满意的话:“那是不是电告蒋主席,让蒋主席公断此事呢?不管怎么样,第二战区的指挥权不能落到GCD的手里吧!”。“化之啊,不落到GCD的手里,落到别人的手里会好到哪去?别说老蒋和日本人打不过八路特纵,就算是旗鼓相当,在山西这块土地上打个天翻地覆,你我又能得到什么?只能是身败名裂,搞不好连个全尸都得不到,你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怎样以现有的资本同延安讨价还价吧!”,两人长谈了2小时,就一些重大问题达成共识,明天召集高级官员开会,宣布做出最后的抉择。

梁化之本名叫梁敦厚,他的父亲是梁善济,梁化之按照辈份是阎锡山的姨表侄,是阎锡山的接班人,也是山西的青年领袖。

梁化之的父亲梁善济是个立宪派,山西兵变之后选举都督,很多人都推选梁善济,阎锡山的大马弁张树帜火了,跳上了桌子,手里拿着一把手枪,说谁不选阎锡山就杀了谁,于是,阎锡山就当选了,一下子统治了山西几十年。可是,阎锡山并没有因为父辈的这段恩怨而怠慢梁化之,梁化之成年之后仍旧成为阎锡山的培养对象。

梁化之在阎锡山眼里份量不一般,阎锡山手下很多亲信,后起的像王靖国、孙楚、吴绍之、薄毓相、邱仰濬等虽也是登堂入室,可总比不了梁化之来得知近。梁化之的缺点阎锡山也看得很清楚,付波进入山西之后,阎锡山让梁化之多接触一下付波,阎锡山自己说过:“我要是文有付波、武有徐向前,就可以纵横天下了。”付波早年在山西闹过学生运动,那是名人之一,计谋上不比以前的傅懋功(彭真)差,阎锡山是早有领教的。阎锡山对梁化之说:“你要是有付波的能力你就可以做青年领袖了。”

延安GCD的高级领导人也都没闲着,时刻关注着山西的事态发展。MZD把付波和王若飞找到自己办公的窑洞,详细地分析了山西形势,认为无非有两种结果。其一,阎锡山主动交出军政权利,山西和平统一政令;其二,装聋作哑拒不交权,最后半强制地将其逼下台,不过,这好像不是阎锡山的作风。能在三个鸡蛋上跳舞,而且还能左右逢源的人,应该对目前山西的形势有着清醒地认识,顺应潮流选择一个最佳道路,为自己获取最大的利益。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军事对抗,除非这时候阎锡山发生大脑积水,否则,几万人的晋绥军在武装到牙齿的西北集团军面前,纯粹是一场屠杀。MZD制定的原则是:不计前嫌,既往不咎。军队全部交出改编,官员全部留用。阎锡山本人可以在政府内任职,也可以告老还乡,但是,还是争取任职。在中央政治局的会议上,对阎锡山的功与过作了客观的评价,认为,虽然在土地革命时期,对我们GCD人欠下了血债,但是,在他统治山西期间,山西的发展令人瞩目。如1932年4月12日,根据阎锡山“造产救国”的思想,山西成立了“省政设计委员会”。设计委员会以阎锡山为委员长,在阎锡山的亲自指导下,开始着手进行“山西省政十年建设计划”的设计工作。同蒲铁路贯通山西南北,堪称山西交通主动脉。它的建成对山西政治、经济等各个方面的积极影响无疑是不能否认的。这条铁路北可以联络平绥,南可以衔接陇海,东经正太以通平汉,西由太碛以达黄河,对于三晋的交通,绥蒙的发展,冀豫陕蜀的联络,以及对于中央及地方经济、政治、军事都有着重大影响。

阎锡山一手创办的西北实业公司在短短的几年中迅速崛起,发展成为包括钢铁、燃料、电力、机械、化学、建材、纺织、兵工、造纸、卷烟、火柴、皮革、面粉等轻重工业、国防工业在内,拥有两万员工的大型工业企业。其中,不少门类在山西占有了垄断的地位——卷烟厂、化学工厂、洋灰厂等均在全省独树一帜;西北毛织厂,在全省毛织业中资本额占到90.6%职工人数占到65.3%,年产值占到85.2%;西北火柴厂,在全省火柴业中资本额占到58.1%,职工人数占到52.4%,年产值占到49.8%;全省17家较大的发电厂装机容量共达24454千瓦,西北实业公司发电厂的装机容量为4580千瓦,占到全省装机总容量的18.73%,如果连同西北造纸厂、西北炼钢厂、兴农酒精厂共11620千瓦的装机容量,其发电总容量即占到全省总装机容量的66.2%,从而不仅居于山西国民经济的主导地位,而且在全国经济中也占有相当的比重。

MZD在会上风趣地说:“这位百川兄啊,不光反共联共有一套,搞经济更是有一套啊!我们还得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啊!”。已经是八路军政治部副主任兼特纵政委的董良,经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增补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在会上对阎锡山的任用提出自己的意见。“我建议,如果阎锡山愿意在我们的政府内供职,可以任命为农工部副部长,主抓西北地区的绿化工程。西北地区的植被太稀少,荒山秃岭比比皆是,连年灾害不断,同环境不断恶化有很大关系,我们应该边打鬼子边建设,一定要把山西再次建成出色的模范省!”。他的提议得到一致的赞同,认为这才是更全面的统一战线。统一战线不仅仅用于军事上,同样适用于建设中国的各个方面,战争总有一天要结束,将来人人都要参与到祖国的建设当中来,此举为联合政府的实现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很快,延安GCD中央和重庆国民政府军委会,都收到了阎锡山的辞呈和推荐电报。大意是:自加入同盟会革命几十年,为国民贡献微薄,不堪重用。尤以日寇侵华以来,守土不利,有负众望。况年事已高,时有不适,愿告老还乡,服侍桑麻。然日寇未逐,吾心不甘,渴求壮年英雄继承大业,特荐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ZD为正,举山西抗日之大业……。延安党中央立即派付波和王若飞同志赴临汾,全权代表党中央同阎锡山会谈,同时电告在重庆的ZNL同志,详细通报了山西形势的变化。ZNL接到电报后顿觉释然,笑着对康生说:“如果是这样,我们的工作就好办了,否则,舆论的压力也够我们受的!”。

蒋介石看完电报,将电报纸扯得粉碎,大骂阎锡山,“百川无能,糊涂,他有什么资格推荐?投降共党,同流合污,实乃我党奇耻大辱!”。不过骂归骂,冷静下来细细想想,不仅山西是人家GCD八路军收复的,而且华北以石家庄为中心的大片土地,不都是从鬼子手里夺回来的,将侵华日军的战线几乎要拦腰切断。这个八路军特别纵队实在令人不解,那来得那么强的战斗力,全国的百姓都知道华北大捷,5个完整的日军精锐师团被歼,抗日情绪及其高涨。况且同GCD八路军是统战关系,没有充足的理由拒绝阎锡山的推荐。另据戴笠报告,从南京逃回的军统人员,是被一支自称是“八路军南京特遣队”救下的,而且这支装备精良的部队,在南京给鬼子造成两万余人的伤亡,救下被俘士兵和平民百姓无数。现在,日军已经停止南下,准备全力恢复华北,才使国军获得喘息之机。即使重庆军委会不同意又怎样?还能派谁去出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无奈之下,以军委会的名义发电,正式委任ZD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戴笠又报告了一个重要情报,重庆有一个“汉光实业公司”,据可靠情报,是那支“特纵”的据点。他们已经同国民党元老邵力子,柳亚子,宋庆龄等人接触,也希望能同主席接触。领头的名叫韩捷,曾经是特纵华北集团军第2师的政委,手下的人好像都是军人出身,个个都气度不凡,现都在我军统人员的监视中。蒋介石沉吟了半晌,摸着光头在屋里来回走了几圈,对戴笠说:“暂时先不要管他,你们没有我的批准,不得轻举妄动!”。

在阎锡山的官邸,付波和王若飞同志代表党中央,同阎锡山举行会谈。阎锡山刚见到付波时,握着付波的手,指着付波身上的新式军装和少将军衔说:“贤弟可是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了,但是把哥哥我可坑苦了,哥哥我怕是要成了贤弟的阶下囚了!”。付波笑着说:“主任多虑了,我和若飞此次前来,就是和您共商建设山西大计的。当初主任开明,主动同我党合作抗日,对我党多有帮助,这一点我们都不会忘记的。我个人在阎主任这里工作期间,也得到您的大力支持,现在山西的大好局面也有您的一份功劳啊”。接下来付波和王若飞同志向阎锡山,以及他的政府部门和晋绥军的高级官员,传达了党中央的精神:不计前嫌,既往不咎。军队全部交出改编,官员全部留用。走留自由,不愿留下的,高级官员500大洋,普通官员200大洋的安家费。阎主任如果愿意,可不必告老还乡,有心从政,可任山西省地方行政长官;愿意干点具体事,可以出任农工部副部长,主管农林牧副渔,为把山西建成富裕的鱼米之乡,各党各派齐心协力,主任还有大事可做呀。阎锡山再一次握着付波的手说:“不瞒贤弟,我们还准备同你们讨价还价,为了我的旧部养家糊口。没想到你们安排得如此周到,我老了,同鬼子较量还是你们年轻人去吧,我在后面给你们当好给养官就行了!”,“主任,您的抗日功绩人民不会忘的,您的大度和开明也是我辈学习的榜样,为了山西,为了中国,您就老当益壮吧!”。

付波同阎锡山的关系向各位简要介绍一下,阎锡山是个封建性很强的地方实力派。他经营山西多年,在经济上有着比较雄厚的基础,近代化大企业包括重工业就有50多家;军工企业也有相当一部分,不仅能造轻武器,还能制造八八野炮等重武器。政治上,他精于权术,老谋深算。付波参加革命后,就在他的眼皮底下闹,对他还是有些研究的。他基本的人生哲学就是:“存在就是一切”。也就是一切都是为了保住他在山西这块地盘。

面对着日本帝国主义打到华北的事实,阎锡山很焦虑。他不甘心把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山西拱手让给日本人,但又惧怕日本人;他深知蒋介石其人,联蒋又拒蒋;他骨子里反对共产党,但红军“五五通电”和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对他又有很大的震动,共产党善于发动民众,在广大民众中的声望又使他不得不刮目相看。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选择了一个新的出路:利用共产党的一些办法来发动民众,招兵买马,应付危机,以渡过难关。具体做法是:请一位在山西有影响的共产党人,以抗日救亡的身份来山西做这件事。阎锡山选中了付波。看到阎锡山这时确想抗日,又无能为力,于是,付波又向阎锡山提议再组建五至十个旅的新军。阎锡山同意先组建五个旅,并以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名义发布命令,要求由付波全权负责,从速组建。于是,决死队很快扩充为四个纵队,也就是归属西北集团军的4个纵队。正是由于有了和阎锡山的成功合作,使得山西成为了华北抗战的中心。由此,党中央和MZD同志提出了把山西作为全国抗日战争战略支点的伟大构想。

山西和平统一的消息一传开,山西的人民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家家举杯庆幸山西从此再无战乱,晋绥大地的百姓都能安居乐业。晋绥军改编为八路军西北集团军的4个师,武器和装备也焕然一新,投入到紧张的军政训练中。除了少数官员离去外,大部分都进入政府各部门,继续为山西的繁荣富强出力。ZD司令长官和张文革司令员专门找陈长捷等将领谈话,欢迎他们加入八路军,陈长捷没有想到的事,仍然让他继续带兵,被任命为西北集团军第12师师长,授少将军衔。陈长捷,这位在原来的历史进程中,同GCD一直做对到1948年的天津的国民党将军,现在成为八路军的一员将领,在几个月后保卫山西的战役中,屡建奇功,收复归绥,此乃是后话了。山西即将步入令世界,令全国瞩目的高速发展的时期,提前步入了新式的社会主义试点阶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