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半夜猫叫春(三)颜九虎口救玄霜

王小八 收藏 106 1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

链接1:半夜猫叫春(一)

.

链接2:半夜猫叫春(二)

.

.

子萱一天都没来上班,同事电脑出了点状况,打她手机没接,我只好代劳了。

.

晚上,在家上网,手机响起,电话那头同事催我赶紧过去办公室,急事。到了办公室只见子萱一脸苍白地仰靠在沙发上,同事拿了杯开水递过去给她:“喝口水再慢慢说,怎么回事,我们都在这呢,别怕”,子萱双手颤抖着捧过水杯,喝了一小口,坐正身子抬头看了看我们,眼神带着深深的恐惧,说出了发生的一切….

.

昨晚半夜时分,猫叫声吵醒了她,两只拖鞋都扔出去之后,猫还在嗷叫,子萱起床打开窗户,夜色下那枝干秃的树丫上,一只肥大的黑猫伏趴着嗷叫,子萱吼了声:“死猫,别吵了”,黑猫止住叫声,转过头望着子萱,四目对接时,子萱感觉被两道超亮的电光击中,霎时没了知觉。

.

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处在一陌生的农家屋间,正当惊恐纳闷,敲门声急促响起,传来一妇人的喊叫:“玄霜,快跑,快,颜家带人过来抢亲了”,玄霜是谁?这屋子里就她一个,子萱没有多想,先开门再说,也好弄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门被打开,一五十左右年纪的妇人撞了进来,拉起子萱的手说往外拖:“玄霜你还愣着干嘛,快点跑呀”,“我不是玄霜,我叫子萱,阿姨你认错人了,子萱急忙解释,妇人一边拖起她往外跑,一边嚷骂:“都被吓得语无伦次了,我自己的闺女还会认得错么”。已经晚了,胡同那头十来个来势凶凶的大汉冲了过来,二人一左一右架住子萱就走,子萱拼命挣扎,身后妇人哭天抢地的声音渐渐远去。

.

子萱被强塞进花轿里,在锁呐及锣鼓乐中颠晃着。不知过了多久,轿帘被掀起,一满脸横肉的大汉把子萱拉了出来,轻轻一提便把她架到了右肩膀上扛了起来,回到屋里,吆喝着几个女佣人赶快给子萱洗梳装扮,大汉转身出去,良久,子萱渐渐定下神来,怎么也思量不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看刚才那架势,自己要想脱身恐怕难比登天,还好子萱是个机灵人,配合着佣人的安排,趁机从她们口中探点信息。

.

子萱从女佣人口中得知,原来那个满脸横肉的大汉是水县知府石皮郎,人称恶郎,相中了水西村的玄霜姑娘,多次门提亲未果,定下日子今日抢亲,于是才有了刚才的那一幕。可是自已怎么成了玄霜姑娘,又怎么会到了这里来的呢,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见机行事了,正思索着如何逃走时,恶郎走了进来,说是到了拜堂时辰,拉起子萱往外走。

.

石府一片喜气洋洋,正堂更是热闹非凡,吆喝划拳,杯来杯往。众人看得恶郎携着新娘子进来,喝声更甚,红秀球的一端被塞到子萱的手中,一个师爷模样的老先生念唱:“一拜祖先”,子萱被一打扮得妖里妖气的象是煤婆的妇人拉扯着转身,作了一躬,“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念唱声音未落,听一声大吼从门外传来:“打住”,众人被这沉重的吼声唬震住,整个厅堂刹时鸦雀无声,遁声望去,只见一衣着朴素的年轻人健步走了进来,一身凛然之气令人不寒而颤,萧洒中渗出一股不可阻档的魅力,英俊的脸庞被一双皱起的剑眉点缀得威严肃暮。年轻人在谔然的众人面前站住,指着恶郎诉道:“石皮郎,你身为知府,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如此无法无天,该当何罪”,恶郎把手中的红透带一扔,一脸凶傲地喝道:“颜九,本官面前竟敢放肆,来人,给我拿…”,“下”字还未出口,众人只见一影子突闪,再定睛一看,恶郎张着嘴巴一动不动,身旁的新娘子已没了影踪……

.

树林里,年轻人作了个揖:“姑娘恐怕暂不能回家,不知何地有亲威可作避身,在下送佛送到西,愿护送姑娘一程”,子萱正呆呆地望着年轻人,喃喃自语:“太象了,太象了,简直一模一样”,没有听进去年轻人刚刚的问话,问:“你..叫颜九”?“正是在下”,年轻人回答完又追问了一次,子萱方才回神,逐把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向颜九道出,看着颜九一脸疑惑,子萱知道他一定不会相信有这种事,是呀,连她自已都不太相信,却又不得不信。颜九盯着子萱,许久,才说:“走,带你去见一个人”。

.

穿过这片树林,趟过一条河,翻过一座高山之后,天已蒙蒙亮,远远望去,对面山峰的林荫处隐隐可见寺庙的琉璃瓦顶。响午时分,终于攀上峰顶,一胡须银白,脸色红润的老僧人早已迎等在门外……

.

(待续)

.

.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