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兔死狐悲

梦中将军 收藏 25 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山口营伊少尉详细地讲述了日军在山西的遭遇。当时他所在的联队负责太原的防务,驻扎在太原东约60公里处的坪头镇,11月25日遭到突然袭击,猛烈的炮火使整个联队损失惨重,同太原的无线联系莫名其妙地全部中断。由于抽调大量的兵力到晋东南执行肃正地方治安的任务,整个联队才两千余人的兵力,仓促间组织抵抗。开始,联队的太君以为是国民党军的反击,一边组织抵抗,一边通过有线电话向旅团报告。但是没想到的是,对方不仅炮火具有绝对的优势,居然还有蜂拥而来的战车,很快我方阵地被突破,对方的士兵也冲到面前。绝对不是国民党军的士兵,这些士兵穿着绿色军装,少数穿着黄绿相间的花衣服,装备精良,自动武器很多,人人都带着钢盔,凶狠健壮,白刃格斗技术纯熟,一对一我们都感到十分吃力,这是进入支那战场以来,我们所遇到的最强悍的劲敌。不仅如此,他们还十分阴险狡诈,经常在白刃格斗时开枪,全无一点武士的风范。他们的步枪很先进,刺刀是细长的四棱形,射击后可以自动退壳,所以我们吃了大亏,最后全联队大约只有400余人撤至太原。到了太原才知道,我们已经被三面包围,而且北面的大同已经失陷。当天夜里我们乘火车向北突围转进,却不料遭到空袭,整个师团伤亡过半。“等等!你刚才说什么,空袭,夜间空袭?”,陆军省次官梅津美治郎插话道。“是的,是空袭,不仅我听到引擎声,还看到来自空中的炸弹尾迹!”,“那么,究竟有多少架敌机呢?是什么型号的飞机?”,梅津美治郎接着问道。“报告太君,当时是黑夜,又有猛烈的轰炸,所以没有看清,估计大概有十几架(当时只有5架武装直升机,看来真的被打糊涂了!)”。“嗖嘎-”,梅津美治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继续吧少尉,我的问题问完了!”。

在上田我们遭到顽强的阻击,对方的士兵仍然是穿着绿军装,装束同攻击太原的支那军一样,由此断定,他们是同一伙。在我军的猛烈攻击下,曾一度占领上田车站,但是,对方猛烈的炮火轰击下,还有十几辆好像抢夺我军的97式坦克配合,我军伤亡惨重被迫退出。我军最后还剩2000余人,在突围无望的境地下,山本旅团长决定分散突围,穿越太行山回到石家庄。山本旅团长亲率500余人掩护,在刚刚脱离战场不到10分钟,几百辆战车就蜂拥而来,山本旅团长率领的阻击部队全部玉碎。我们亲眼看到这伙残忍的支那士兵,用战车碾压我军的伤员,用刺刀和砍刀惨杀我军的战俘,当时惨叫之声遍于原野,惨不忍睹。剩下的一千余人,多者几十人,少者十几人进入太行山,没想到又遭到支那军小股部队和土匪的袭击。开始我军还能应付,常常能够击退来袭的支那军,几天以后,出现了穿着花军装的支那军。他们战斗力很强,装备十分精良,训练有素,而且喜欢在夜间发动攻击,十几个人就能攻击我军几十人,我军许多士兵遭到毒手。他们就像一群恶狼,谁敢招惹他们都会遭到无情的报复,我亲眼看到200多名土匪包围了他们十几个人,不知为什么从别处又赶来三股同伙,50几个人居然把200多人的土匪屠杀殆尽,杀人的方式同样残忍,30多名跪地求饶的俘虏不仅被折磨致死,还都被肢解泄愤。真的,他们不是人类,就是一群狼,只要被他们嗅到踪迹,就很难逃脱。我们早就断粮了,冬天的山里只有数量很少一些野山楂、榛子,很多优秀的帝国士兵在饥寒交迫中死去。有时冒险开枪打一些野味充饥,很快就会遭到致命的攻击,特别是有的部队碰到山里居住的支那百姓,为了活命抢夺支那人的粮食、女人和棉衣,为了不暴露行踪将支那人全部杀死,结果反而暴露了行踪,被穿花衣服的支那军追上,又遭到血腥的报复,几乎没有幸存者。我见到不止一次,十几具或几十具帝国士兵的无头尸体被吊在树上,尸体残缺不全,他们都是抢了支那人的东西后又杀支那人灭口的士兵。我们之所以能够无数次躲过追杀,就是我们宁可忍饥挨饿,也不敢开枪打动物,也不去抢支那人。白天选最难走,而且人迹罕至的路,晚上也不敢生火,隐藏在山洞里,靠野果和捡拾支那百姓地里遗弃的粮食和块茎食物维生。我们这一组有26名士兵,途中病死7人,失足跌落悬崖者5人,出去寻找食物被支那军杀死2人,走出太行山在石家庄附近被八路军追杀4人,最后活着到北平的只有8人。

山口营伊讲述完悲惨的经历已经是泪流满面,跪着爬到天皇裕仁的面前,声嘶力竭的哭叫到:“天皇陛下!我第5师团在支那战场可是战功卓著啊!没想到落个全军覆没的悲惨境地,到北平才听说板垣师团长也被他们掠去了,您一定要给第5师团报仇啊••••••”。山口营伊凄凉的哭叫声,使所有的人都默然不语,不仅仅是一个第5师团,还有第14、20、108、109,一共5个精锐师团啊,加上其他部队近二十万人哪!说没就没了!对帝国的士气打击太大了,如果华北不保,则支那圣战无望,究竟从那里冒出来的这支强悍的支那军?

天皇裕仁掏出手帕,摘下眼镜擦了擦眼睛,走下菊花宝座扶起山口营伊,“山口少尉,请你放心,帝国绝不会容忍野蛮的支那军在华北为所欲为,帝国士兵的血不会白流,会让支那人加倍偿还的!回去休息吧!”。山口营伊呜咽着向天皇裕仁鞠了个躬,“谢天皇陛下!”,在卫兵的引导下离去。

山口营伊离开后,好长时间无人开口,为帝国军人的悲惨遭遇而伤感。“诸位爱卿,华北失利,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轻敌呀!支那战事的顺利助长了骄傲,骄兵岂有不败之理!”,天皇裕仁打破了沉默。内阁总理大臣近衛文麿接着说:“各位还是讨论一下如何肃正华北治安的问题,在此之前,我觉得应该先详细的了解我们的劲敌,不是吗?日本参谋本部的中国班班长今井武夫,为了讨论华北问题,特地从满洲赶到东京,请今井君介绍一下有关这伙神秘的支那军资料吧!”。

今井武夫曾任日本驻华大使馆驻北平的陆军助理武官、日本参谋本部中国课课长、新编步兵第一四一联队长、大东亚省参事、中国派遣军总部主管情报和政务的第二课课长兼第四课课长、派遣军报道部部长、上海陆军部高级部长及派遣军总参谋副长等职,是日本军方的高级特务。此时端坐在那里,没有根毛的脑袋油光铮亮,一双贼眼躲在眼睛后面上下乱转,听到近衛文麿的话,微微欠起屁股向众人点了点头,然后打开卷宗,又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地说起来。根据我部谍报人员侦查,以及同这支支那军作过战的士兵报告,经过整理分析得出如下情报:这支部队虽然号称“八路军特别纵队”,但是同林彪率领的八路军却有着天壤之别。他们武器装备精良,拥有重炮、战车、高射炮以及大量的自动火器,很可能还有飞机,还没有最后核实。士兵的军事素养很高,战斗意识和战术意识很强,体格健壮,熟习各种步兵武器,白刃格斗技术高超,毫不逊色于帝国士兵。这支部队同国民政府军一样实行军衔制,作风可以概括为“勇猛、强悍、残忍、狡诈”,同GCD的八路军和国民政府军相比,这是一支桀骜不逊,离经叛道的部队,全无中国儒家礼教之风范。在作战中悍然使用毒气,给帝国军队和平民造成重大伤亡和损失,这支军队喜好毁损我军战死士兵尸体的恶习,已经在帝国士兵中造成恐惧。其中有一支称作“野狼团”的部队,就是刚才山口少尉所说的,一直追杀他们的穿花军服的部队,训练有素,战斗力很强,尤以擅长夜战和野蛮残忍著称,好像是专门用来执行特殊任务的部队。对我帝国的伤兵和平民大肆屠杀,似乎每一个士兵都有折磨和虐待俘虏和伤兵的嗜好,甚至尸体都要补枪补刀,这些行为在GCD领导的八路军,和国民政府军都是明令禁止的。据说一个晚上可以奔袭300公里以外的目标,我们分析没有飞行器是不可能的,所以传闻中说这支部队有飞机是可能的。但是,是什么样的飞机?飞机场在哪里?还有待我们进一步调查。我第14师团的土肥原师团长一行人在偷袭中遇难,而且还被卑鄙的支那军割走了人头,据查,凶手就是这个“野狼团”,他们把这种战术称之为“斩首”。“野狼团”对我帝国部队威胁很大,几乎任何一场战斗都有他们的影子,这支“野狼团”欠下了帝国累累血债。

目前在华北,“八路军特别纵队”已经发展到了二十余万众,山西也达到十几万众,控制了平汉线和正太线,有迹象表明,他们已经在同延安方面勾勾搭搭,并向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也派出秘密特使,这对帝国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一旦支那各派系串通一气,帝国再无空隙可利用,不仅丧失华北,满洲也危矣!还有一件事情通报各位,不久前在南京发生的大爆炸和大规模暗杀事件,经过特高课调查,很可能也是这支支那军所为。也就是说,他们的作战半径已达到千里之外,在南京的爆炸和暗杀中死亡的帝国官兵,据最后统计,已达到23729人,帝国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致残,还不算致残、失踪的士兵、帝国平民的伤亡以及物资方面的损失。尽管我们掌握了上述情报,但是,这支自称“八路军特别纵队”的支那军仍然还是个迷,很多情况都难以解释。比如,先进的武器弹药从那里来的?大量的战车、重炮等重武器从哪里来的?后勤供应从那里来的?突然冒出的军队从哪里来的?为何战斗开始后,我军的无线电通讯总是陷于瘫痪?还有,击落帝国空军几百架飞机,如果仅靠高射炮来解释很牵强,很简单,要达到这样高的命中精度,除非帝国的飞机故意在低空充当靶子,这又是怎么回事?还有一件值得注意的事件,12月13日,支那首都南京被我军攻克,淞沪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上将不请示军部,纵容部下屠杀支那战俘和平民,制造了一些暴行。而就在同一天,支那军也攻克了石家庄,大肆屠杀帝国军人和平民,不分男女老幼,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据他们的电台广播声称,是对我军在南京大屠杀的报复,好像他们之前知道南京要发生的一切。但是有一点我想提醒各位,我不得不说,对方的战斗力强于我军,以同等兵力的对比上,对方的单兵素质和武器装备都强于我军,况且能使我军在不长时间内连续损失5个精锐师团,其战斗力绝不可小视。因此,在考虑华北的军事行动时,请务必注意这一点!

听完今井武夫的报告,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所有人的心头都爬上了一丝恐惧,如果这样的消耗下去,帝国可是陪不起啊,圣战前景很难预料。良久,陆军省次官梅津美治郎开口说道:“华北的支那军乃是帝国心腹大患,务必要倾力除之!如果华北不保,我军只好退回满洲,可是几十万优秀帝国军人的血不是白流了吗?我建议,停止一切进攻行动,集中优势兵力彻底扫荡华北支那军。淞沪派遣军抽调2个师团,满洲的关东军抽调4个师团,加上国内新组建的10个师团,还有航空兵和装甲部队配合,经过充分的准备,以泰山压顶之势剿灭华北支那军,只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还需斟酌”。天皇裕仁凄惨地说:“没想到啊,几十万将士为圣战玉碎,我将怎么面对他们的亲人?怎么向我的臣民们交代?我们惟一要做的就是彻底杀光抵抗的支那人,尽快取得支那圣战的胜利,以告慰勇士们的英灵。各位爱卿务必要振作尽力,扭转帝国在华北的不利之势,我相信在各位的努力下,日照大婶保佑下,有我忠勇将士的浴血苦战,圣战定会取得胜利!”。

所有的与会者都意识到华北形势的严重性,为了确保日本在华的利益,实现迅速灭亡中国,进而征服世界的野心,决定倾全国之力孤注一掷,集中人力物力务必夺回山西和华北。决定任命冈村宁次为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按照历史进程,1941年才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提前了三年多),直接指挥这次行动,具体作战计划由陆军省协助制定,准备时间初步定为4个月。另外,为了平息国际舆论,决定成立南京事件调查组,调查南京屠杀事件。

冈村宁次这个使中国军队吃过不少苦头,在后世的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魔鬼,同我华北和西北两大集团军碰撞后,将会产生什么结果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