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东京乱了营

梦中将军 收藏 21 172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东京乱了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华北集团军和西北集团军在2个多月的时间里,歼灭了日军第5、14、20、108、109五个完整师团,另外,还歼灭了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日军混成第15旅团,还有日军的其他部队共约180000余人,俘获第5师团长板垣征四郎,这还没有把南京特遣队,东北集团军歼灭的敌人计算在内。击毙伪军12000余人,俘虏35000余人。击落敌机245架(未把用导弹袭击北平和天津日寇机场计算在内),击毁坦克104辆,缴获各种军用物资不计其数,据估计,足够现有的华北和西北两大集团军的现有人数用三年。在我军克复石家庄后,整个华北地区,日军已经失去主动攻击我军的力量,收缩兵力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日寇的华北方面军基本上成了一个空架子。

姗姗来迟的战报结果报到东京军部,军部的一干人惊呆了,实在令人难以置信,所向披靡的大日本皇军,居然损失如此惨重,随后,发生了激烈的狗咬狗的争吵,相互指责推脱责任,对惨重的失败感到十分不解和手足无措。为了尽快攻克南京,从心理上摧毁支那人的抵抗意识,对华北方面要求增援的请求未予重视,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彻底打乱了军部整个对华侵略战争的计划。

为了避免陷入一场旷日持久且看不到胜利前景的战争,摆在日本面前的问题是如何迅速灭亡中国,其中的重点首先是华北。日本军国主义者力求不依赖进口而保证本国进行战争所必需的工农业原料,并力求在亚洲大陆上建立一个重要的战略基地,这个基地指的就是华北。华北拥有中国近百分之三十五的煤矿和百分之八十的铁矿,还有金、硫磺、石棉、锰等矿藏,并栽培棉花、小麦、大麦、大豆、烟草和其它作物,出产皮革和毛制品。更重要的是,华北是一个拥有七千六百万人的的巨大市场,能为日本垄断资本家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1936年7月29日,日本参谋本部第二课在《战争准备计划方针》中提出,“在日、满、华北(河北北部及察哈尔东南部)范围内,大力发展长期战争所需要的产业,……以便在达到初期作战目标后,进行长期战争时,能在大陆生产军需品”。1937年5月29日,日本陆军省制订《重要产业五年计划要纲》,正式将华北列入了日本的国防资源圈。《重要产业五年计划要纲》规定,“要优先开发华北的经济”,以便“在有事之日,能在日、满及华北获得重要资源的自给;而在平时,则由此谋求国力的飞跃发展”。早在30年代前半期,日本财阀的贪婪目光就盯住了中国,尤其是华北。因此毫不奇怪,日本政府在1936年8月11日由五大臣会议通过的征服华北地区的纲要中规定,“必须在该地区建设防共亲日满地带,努力获得战略资源和扩大交通设备……”。

然而,在我华北和西北两大野战军的联合打击下,使日寇的侵华气焰和信心遭到沉重的打击,也彻底地打乱了日寇既定的侵华部署,将猖狂的侵华日军拦腰斩断,掐断了侵华日军赖以生存的补给线。基地的《光复报》以及“抗敌之声”广播电台,在全面报道华北胜利的同时,也详细地报道了日寇在南京的血腥大屠杀,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日军使用化学武器和细菌武器的罪行,并且将还是处于机密状态的731细菌部队,“给水部队”,毒气制造分厂等罪恶机构,以及在中苏边境为了入侵苏联而建的军火仓库、战略公路、机场、堡垒等军事设施,丝毫没有保留地公诸于世。尤其是重点报道了南京大屠杀真相,在题为《是人还是兽?》的一篇评论中有这样一段报道:“日本帝国主义于1937年挑起“七•七事变”,发动全面侵华战争。这是日本侵华史上屠杀掠夺中国人民规模最大、手段最狠毒、制造暴行最多、给中国人民造成灾难最深重的一次战争。

在这场战争中,日本侵略军对中国人民实行了灭绝人性的屠杀。他们在东北、华北、华东、华中等地区,制造了大大小小无数惨案。成千上万的无辜人民惨死在侵略者的屠刀之下。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是日本侵略军凶残本性的一次大暴露。在这次大屠杀中,他们残杀了我国30多万同胞。日本侵略军违背国际公法,屠杀手无寸铁的居民,屠杀被俘的官兵,屠杀老人、妇女和儿童。日本侵略军屠杀中国人民的手段极其残忍,除枪杀外,还有刺杀、活埋、砍头、火烧、喂狗、冻死、饿死、溺死、电死、开膛挖心,等等,其惨无人道、灭绝人性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日本侵略军在中国的土地上组建规模庞大的细菌部队,生产细菌武器,用活人进行细菌试验,以细菌战以及化学战屠杀中国人民。日本侵略军对中国人民的残酷屠杀暴行,在人类文明史上留下了最黑暗、最丑恶的一页。

这场战争,中国妇女受到更为凄惨的蹂躏。日本侵略军到处凌辱、强奸中国妇女。其暴行数量之多,难以数计;其情状之惨,非笔墨所能形容。

天皇裕仁派遣皇后的叔父朝香宫鸠彦任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官,亲自指挥了南京大屠杀;皇后的另一叔父东久迩宫稔彦任陆军航空本部长,指挥对上海、南京等人口密集城市的无差别轰炸;幕僚长闲院宫载仁和伏见宫博恭都亲赴南京视察。裕仁天皇为攻占南京而欢欣鼓舞,期盼这样一场决定性战役能够迫使中国政府跪地求饶并满足日本的索求,从而迅速结束战争。为此,他几乎将皇族悉数派去南京嘉勉将士,包括他两个弟弟秩父宫雍仁和高松宫宣仁,还有贺阳宫恒宪、梨本宫守正、竹田宫恒德和东久迩宫稔彦。因此,日本的天皇裕仁是头号杀人凶手,中国人民一定要同天皇裕仁清算这笔血债!”战邪司令员通过抗敌之声广播和光复报,向全世界,全中国,华北、西北、东北三大集团军以及我军其他部队的全体将士宣布:在今后的同日本兽兵的作战中,对所有皇族以及日军第6、16、114师团,不予受降一律就地正法,尤其注意擒拿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为被日寇屠杀的40余万同胞复仇(经过南京特遣队的实际调查,如果我军不介入,最后的数字就是这样,后世所说的遇难30万是不准确的)。

南京大屠杀的消息迅速传遍了世界,世界各国舆论都在谴责日军的兽行,搞得日本政府十分狼狈,苍白无力的辩解,怎能推翻已经流向全世界的,而且是图文并茂的宣传材料。不仅如此,大量的影音资料也通过各种渠道流向世界,尤其是彩色图片将日军的残暴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段时间内,世界各国的报纸出现最多的词汇就是“野兽”,“禽兽”,“兽军”,并纷纷声援中国人民的抗战,民间团体捐钱捐物,甚至大量的志愿者要求到中国,和中国人民一道抗击最野蛮的兽族。

各国的军事情报部门则是对歼灭日军5个完整师团十分感兴趣。根据他们对中国军队掌握情报,根本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作出强有力的反击,国民政府的军队的所在位置他们都了如指掌,实在找不出能够歼灭5个精锐师团的根据。八路军?不可能,任何国家的情报部门都没往这上心思,注意力都集中在国民政府军的身上,研究是国民政府的哪个部队?多少兵力?出击的时间和地点?直到最后证实,的确是一支自称“八路军特别纵队”的部队,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几乎要横扫整个华北时,所有的研究都进行不下去了,因为,除了用“上帝派来的军队”可以解释外,找不到丁点能够顺利轻松地歼灭5个师团的客观理由,要知道,即使是当时最先进最强大的美军,也不敢想象才两个多月歼灭5个日军精锐师团啊。世界各国的情报部门,不约而同地都把注意力集中到GCD八路军的身上,装备落后,缺粮少弹的八路军,究竟靠什么击败了武装到牙齿的精锐日军,而且,居然还俘获了战功卓著,大名鼎鼎的第5师团长板垣征四郎。

在日本东京裕仁天皇的官邸,内阁和军部的要员们正在举行“支那战事检讨会”,这是几天激烈的争吵以来,第一次平静地坐在一起,他们似乎意识到,争吵无助于解决支那圣战的颓势,所以由裕仁天皇提议,内阁总理大臣近衛文麿主持,召来内阁和军部各有关部门开了这个检讨会。

天皇裕仁坐在他的菊花宝座上,慢悠悠地首先发言:“支那之战事急转直下,我忠勇将士浴血奋战,可望在三个月内灭亡支那。却不料,华北遭受致命一击,连失5个师团,致使华北大片区域落入匪手,将我军拦腰截断,实在出乎意料。据查,此乃GCD八路军所为,令人难以置信!目前,我军补给线基本被切断,圣战难以持续,诸位爱卿,我等需重新审视支那圣战之战略,速决华北匪事,以保支那圣战最后胜利,各位可各抒己见”。

内阁总理大臣近衛文麿接着发言:“占领支那首都的部队行为不检点,居功自傲不注意保密,以至于让共匪八路抓住把柄,在国际上大造舆论,使我国政府威信扫地,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为了平息国际上对我不利的舆论,应该调查南京事件,并给予直接责任者以处罚。还有,我军的机密任务部队,和许多秘密设施居然也被公诸于世,英美等国已经宣布对我国制裁,对钢铁、石油等急需的战略物资实行禁运,苏联也在我满洲边境增兵,对我施加压力。一切迹象表明,板垣这个败类已经背叛了大日本帝国,可耻地成了支那人的走狗,我国已无秘密可言,一切都暴露在世人面前,这个局面怎么收拾?”。

陆军大臣杉山元翻开厚厚的一叠资料说:“根据我们搜集的情报来看,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侵入华北的八路军绝不是一群装备低劣的乌合之众,否则,我5个师团的皇军官兵也不会遭此毒手,所以,如果还用看待蒋介石的政府军的眼光来看八路军就错了。另外,根据GCD的“抗敌之声”电台报道的南京事件,可以看出,对方所了解程度比我们自己还详细。还有,那些现场的照片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据我所知,所有从支那寄回国内的邮件,都要经过严格检查,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照片流入民间,即便是这样,是不是数量有点过大,时间有点过短。各位,今天才是1937年12月29日,我军攻克南京不过才半个月的时间,泄露这么大量的机密好像不太可能。尊敬的天皇陛下,我带来了一个目击证人,是板垣师团的一个少尉小队长,他亲身经历了同这伙八路的战斗,历尽艰辛,躲过无数次八路的追杀,是步行走出太行山少数幸存者之一。如果陛下允许,请他来介绍一下山西的真实战况”。天皇裕仁点头示意,杉山元朝门口的卫兵一摆手,不一会,从门外进来一个佩戴少尉军衔的鬼子军官,“这就是那位冲破八路追杀,步行走到北平,向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报告山西战况的英雄,昨天才乘飞机刚到东京不久的山口营伊少尉”,杉山元向众人介绍到。接下来山口营伊介绍他的悲惨经历,使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目瞪口呆,心惊肉跳,没想到山西的日军遭到如此大难,八路军特别纵队究竟来自何处?华北战事今后将如何进行?魔头们都在心中暗自盘算着。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