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延安行-汇入洪流

梦中将军 收藏 23 135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延安行-汇入洪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第二天上午,战邪司令员和董良政委又同MZD和周恩来秘密会谈。关于合法身份和相应的解释,已由周恩来会同随同来延安的技术人员连夜整理出来,由他亲自在下午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同时决定,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暂时不改称其他番号,仍继续沿用“八路军特别纵队”称呼,中共中央予以公开承认,并直接归中央军委垂直领导。下一步的主要工作是和平解决山西问题,拟将山西太原作为党中央和八路军总部的所在地,这个问题将在其后的政治局会议上讨论。盘谷基地作为特区,除了部队和相关的技术人员,禁止一切闲杂人等进入,所有进入人员必须持有中央军委颁发的特别身份证,否则,一律按间谍对待。还讨论了其他问题,并且达成了共识。

下午,战邪司令员和董良政委同MZD和周恩来一道,参加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是一孔作为小型会议室的很大的窑洞,在延安的军政高级领导能来的都来了,有一大部分人还没有见到这支神奇的部队领导人,听说都很年轻有才,武器先进,军装漂亮,佩带军衔,还有漂亮的女军官,居然还带着八路军的臂章,会前,人们都小声地议论和猜测着,怀着十分好奇的心情等待着。当MZD、周恩来和董良、战邪,以及除了警卫人员,基地各部门随同来延安的同志步入会场时,人们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尽管很多人是第一次见到特别纵队的人员,但是,有关传闻却是家喻户晓了,比如对晋察冀部队的帮助,对延安情报人员的礼遇,赠送十分稀罕和昂贵的轿车,收复山西,攻克石家庄等等,自然对特纵产生除了神秘感以外,还有一种亲近感。尤其是看到特纵的军官们,军容严整,服装笔挺,将星闪烁,尤其是已经在延安产生了一定轰动效应的两个女校官,更是众人眼球聚焦的中心,所以,惊讶和赞美之声伴随着掌声。

中共中央秘书长任弼时同志主持会议,首先由周恩来同志介绍八路军特别纵队的有关资料。周恩来面带笑容,举起一叠厚厚的资料说:“同志们没有想到吧,神秘的八路军特别纵队可是我们的亲戚。董良同志,原名周兴海,是我党特科的前身,中央保密组的秘密情报人员,同我单线联系,所以党内几乎没有人知道他。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党的各级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在紧急状态下为了转移同志暴露了身份,来不及通知组织,通过关系辗转到了美国。近十年来,一直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从事经营工厂、矿山。1936年回到北平,七七事变后,他用从美国带回的资金和技术,在太行山拉起抗日队伍,建立根据地,并且取得惊人的胜利和发展。战邪同志,原名石磊,是董良同志发展的单线下级同志,在董良同志的领导下一直从事兵运工作,同董良一起到美国,一直是董良同志的得力助手。两位同志可以说是政治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在同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仍然不忘使命,积极发展组织,为党筹集经费。现在,已经发展到近20万的部队,党员三千余人,并拥有坦克、重炮、飞机等重武器,并决定正式加入八路军!”,说到这里,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许多人激动得眼含泪花,没想到,特别纵队原来是共产党人的,难怪对共产党八路军那么亲!特别纵队加入八路军意味着,八路军无论是在数量和质量上,都产生了一个巨大的飞跃。凭着强大的实力还怕谁?还用看谁的脸色?周恩来摆了摆手,又拿出同基地随行的技术人员“制造”的证据,“请同志们看一看,这是两位同志的党证,这是三张通过交通员传递情报的纸条,和一张签有“伍豪”字样的收条至今还保留着”,谁都知道,“伍豪”曾经是周恩来在白区工作时的化名。“今天上午有这样几个议题:董良和战邪同志的组织关系问题,他们几年来发展的党员合法性的问题,是否承认他们现在的党委问题”。这些“证据”在中央领导同志的手中传阅着,看着经过技术处理已经十分陈旧泛黄的党证,都十分钦佩这两位坚强的同志,就连社会部部长康生,扶着眼镜仔细看了半天,也不由自主地点头赞许,没有人不相信这两位的来历了。

需要说明的是,中共在土地革命时期,党对军队的领导中,从组织要素来看,支部建在连上。班、排设党小组,营、团建立党委,部队中建立各级党组织,毛泽东认为“红军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而在抗日战争时期形势发生了变化,党对军队的领导,显现了党的结构集权化特点。1937年7月抗战爆发,8月中央发出了《关于改编后党及政治机关的决定》和《关于抗战中地方工作的原则指示》,对党的领导体制进行重大调整,即政党的结构方式的调整。调整后,领导体制的基本内容是:(1)取消军政双首长制,代之以单一首长负责制,但单一首长没有在一切重大问题上的最后决定权。(2)各地独立行动的部队组织军政委员会,军政委员会是党的秘密组织,不向下级宣布,其名单和书记均由上级军政委员会或中央指定与批准,负责这一级部队全部的军事和政治及党的工作,直接对中央或上级负责。(3)军队中党委会,在同级军政委员会的领导下负责党务工作,地方党委的工作侧重于发展地方武装和组织群众,与部队党委及军政委员会无直接隶属关系。(4)单一首长对军政委员会的决定不同意时,则由上级军政委员会或中央解决,但在解决前应执行军政委员会的议定。所以,八路军特别纵队在党对军队的领导形式上,同延安的八路军有所不同,仍然坚持军政双首长负责制,以军事首长为主,党组织是公开的。延安八路军总部的军事干部,像朱德、彭德怀、左权等人,对特纵的这种负责形式羡慕不已。

全体与会人员一致通过提议,正式接受特纵党委,承认其发展的所有党员,并责成中央组织部为特纵高级干部建立档案。由于各方面的发展的不平衡,暂时特纵由中央军委垂直领导,待适当时机再统一整编。所有与会的人都是心花怒放,笑逐颜开,敏锐地意识到,国内各种势力的力量对比,将要发生根本的变化,一个全新的大好局面也即将产生。多少年的风风雨雨,革命潮流也是几起几落,大浪淘沙,烈火真金,有多少人经不起残酷的斗争考验,脱离了共产党,甚至叛变革命,今天,革命的力量达到空前的强大,人们对最后的胜利更加充满信心。MZD和周恩来暗暗松了口气,为收编特纵感到无比兴奋,更让他们兴奋的是,已经知道了最后的胜利,加上有来自未来的党员干部相助,可以考虑逐步脱离共产国际的控制,中国革命要走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董良和战邪一干来自未来的干部,心情也是无比激动,终于找到在这个时空的家了,同伟人们站在一起,一同创造新的历史,该是多么令人振奋呀!我们这一股强劲的溪流,终于汇入了中国革命的伟大洪流中。

在会上,战邪司令员代表八路军特别纵队宣布,为了感谢家里人的热情接纳,特纵决定与延安方面发展全面的合作和援助。首先第一批的合作和援助项目包括军事、卫生、文艺、工业、农业等诸多方面,随行的各部门领导分别报告了具体的合作和援助内容。

战邪司令员首先保告有关军事方面的内容,第一批的装备和物资有:抗日-1型系列武器,半自动步枪15000支,轻机枪500挺,重机枪200挺,子弹2000000发。手榴弹100000枚;掷弹筒500具,配弹5000发;40火箭筒50具,配弹500发;92式步兵炮30门,配弹1000发;82迫击炮50门,配弹2000发;军装20000套;解放牌卡车20辆。特纵派教官100名,负责八路军的培训。延安八路军选送500名优秀士兵,到基地进行装甲车操作培训。

卫勤部部长梁静上校报告的项目有:赠送八路军总部医院X光机1台,手术无影灯2台,血球计数仪1台,生化分析仪1台,B超机1台,心电图机1台,这些医疗设备在这个时代是世界一流的。另外还有大量的手术器械、敷料、液体、石膏、药品等等,都是紧俏急需的物资。

陈艳红大校报告的项目有:赠送广播电台设备一套,并派出相应的技术人员,帮助建立我党自己的广播电台。按照原来的历史的进程,1940年12月30日中国共产党创办的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开始播音,呼号XNCR。这一天是中国人民广播事业创建纪念日,而现在整整提前了3年。赠送大型音响设备2套,各种戏剧服装和道具,并派出相关的人员帮助建立文工团。

农工部部长王铁报告的项目有:赠送大型履带式拖拉机及相应的配套农业机械20辆,手扶拖拉机100辆,柴油机500台,水泵500台,压井100套。小麦、玉米、谷子等农作物的优良品种100000斤,优良牧草籽2000斤。另派农业技术人员20名。王铁部长刚讲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前几个部门的报告,尽管也引起与会者的赞叹和惊讶,但是,都没有农工部门的报告令人振奋,这是为什么呢?在一个农业大国,能够风调雨顺吃饱肚子,拥有一个发达的农业是第一重要的。尤其是受苏联影响的中国GCD人思想中,拖拉机,联合收割机属于理想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所专有,除了到过苏联的同志,大部分人也只是通过传闻,或是在介绍苏联的画报上见过,只是可望而不可及,几乎是幻想和神话世界的东西。在人们的观念中,只要实现农业机械化就和苏联接近了,离社会主义不远了,尤其是听到拖拉机的时候,包括MZD在内的许多人,都表现出十分地激动和好奇,所以,热烈的掌声正是反映出与会者的这种心理状态,董良和战邪十分理解这些为了共产主义理想而忘我奋斗的老前辈的感受。

还有一些重要的内容,不在这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讨论,例如:党中央迁到山西太原的问题,关于筹备中国GCD第七次代表大会的问题,关于董良和战邪在中央里如何安排的问题,和平解决山西问题等等,要专门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

当宣布散会时,会场马上乱成了一锅粥,激动的延安各个部门的负责人,纷纷涌向刚刚做完报告的几位同志,一扫矜持腼腆,行起外国的拥抱礼来,就连一向严肃不苟言笑的彭德怀,也挤过来狠狠地拥抱了战邪一把。以蔡大姐和康大姐为首的几个女同志,围住梁静和陈艳红,又是抚摸又是夸奖唠个没完,急得卫生部长傅章和宣传部长陆定团团转,可下挤到跟前,有心想来个拥抱宣泄一下激动感激之情,可是对方是个年轻的女同志怎敢造次?呆呆地握着梁静和陈艳红的手不知说什么好,被一帮大姐取笑了一番,最后只丢下一句“谢谢了啊!”,面红耳赤而去。

在董良政委和战邪司令员的建议下,周恩来陪同参观了抗日军政大学、延安市场、中央警卫团、八路军总部、中央社会部(情报部)等部门,实实在在地接受了一次革命传统教育。所到之处受到热烈的欢迎,艰苦奋斗,朝气蓬勃,充满活力的延安,在后世已经作为旅游地的延安是根本体验不出来的。那些来自未来的同志们,无时无刻不是处在激动和温馨的包围中,两眼经常是湿润的,每个人都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能够有机会投身到民族解放这个伟大历史洪流中,真是三生有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