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南京浴血(三)

梦中将军 收藏 24 50
导读:光辉的历程 正文 南京浴血(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救下500余名南京的警察后,为了不露痕迹,将所有鬼子尸体的衣服剥下,赤身裸体东一个西一个,和被杀害的中国百姓的尸体混在一起,如果鬼子不是神仙,是绝对分辨不出来的。然后,将战俘们重新集合,由化装成鬼子的战士们押回学校院内。路上,碰到了几拨出来干坏事的鬼子,没有产生丝毫的怀疑,还不时地竖起大拇指,“呦西,呦西”地称赞。战士们的肺都快气炸了,要不是苑副司令重申了纪律,这些鬼子早就身首异处了。战士们勉强挤出一点笑容,一路上不断同迎面而来的鬼子们打招呼,心里却暗暗地说,等着吧小鬼子,有你们好受的时候,明天晚上你要是再敢出来干坏事,我就是你养的!

回到学校后,除了十几个伤员需要治疗外,全部安顿在一间大教室里,门口放上双岗,还煞有介事地架上一挺机枪,给人一种关押战俘的假象,战士们给战俘们送去压缩饼干和水,劫后余生的战俘们好像进了天堂一样。水足饭饱后,三五一群地围在一起,谈论着今天碰到的奇事,都自称祖上积德,神明保佑,命大福大造化大,体验着从鬼门关走一圈又回来的惬意。这时,苑永贤副司令在几个情报官的陪同下走了进来,战俘们看到身着鬼子的呢子军装,佩戴中佐军衔的苑副司令,都不由自主地条件反射般地站起来。苑永贤示意大家都坐下,又从身后陪同军官手中接过两条烟,拆开后将香烟散到战俘中,吃饱喝足的战俘们又受到这个意外的优待,简直是感激涕零了。

苑永贤清了一下嗓子,“各位先慢慢抽着,我有几句话想同诸位说说,不知诸位是否有兴趣听啊?”,战俘们诚惶诚恐,这个说:长官说的哪里话,您尽管训示;那个说:我们的命是长官的,别说是训示,就是让我们去死也没二话!所有的战俘都附和着,嗡嗡乱成一团。苑永贤摆了摆手,战俘们停止了议论,“那好,我就说了。我刚才听到我们的战士报告了整个过程,我不得不坦率地说,我感到十分失望和不理解!我要问你们,你们是不是有卵蛋的男子汉,是不是摸过枪的中国男人?我想各位都不会否认这一点。但是,为什么在鬼子进攻南京的时候,不同鬼子拼到最后?为什么不能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捍卫祖国,保护人民?不仅如此,在鬼子即将屠杀你们的时候,居然那样温顺,就像等待屠宰的羔羊,不要说反抗,就连一下挣扎,一声叫骂都没有?你们以为只要当了顺民,鬼子就会放过你们是吗?你们难道甘愿做亡国奴?亲人被鬼子杀了,妻子女儿被鬼子奸了,你们就这样窝里窝囊地去死?你们甘心吗?大家笨理儿合计一下,就算我们中国两个人换小鬼子一个人,小鬼子都玩不起,真要是这样,小鬼子还敢欺负我们中国吗?还有机会在南京屠杀百姓,掠夺财产,淫辱我们的姐妹吗?你们是获救了,可是南京城里还有千千万万的人,正在遭到惨无人道的屠杀和强奸,谁又去救他们?!……”。开始战俘们还低头羞愧地听着,渐渐地都抬起头来,两眼冒火,青筋暴跳,突然,一个俘虏站了起来:“长官您别说了!您说吧,我们怎么干!我们也是七尺男儿,我们应该去救别人,而不是被别人救。我和小鬼子拼了,干一个够本,干两个赚一个,叫小鬼子见识一下,我们中国男人不是孬种!”。“对!我们不是孬种!”,“拚了!八路兄弟千里之外来救我们,我们难道没有血性吗!一个换一个也干啦!”,“小鬼子太不是人了,反正老子已经死一回了,还怕个球!”。战俘们群情激愤,热血沸腾,纷纷要求发给他们一支枪,要同作恶多端的鬼子拼命。苑永贤挥了挥手制止了大家的冲动,“我是让各位明白一个道理,日本帝国主义是想吞并中国,灭我种族,绝不是建立什么大东亚共荣圈,只要鬼子在中国一天,就决不会有我们的好日子过。因此,我们最后的目的是把日本帝国主义全部赶出中国。告诉各位,我军在华北已经歼灭了日寇5个师团,收复了整个山西和河北大部,切断了平汉线,并直接威胁京浦线。可以预计,在南京失陷后,日寇将停止南进,很快会掉头肃正华北治安。到那时,将会是日本鬼子的末日,所有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将全部被我军消灭,绝不留一个俘虏!”,战俘们暴出一片惊叹。

500余名获救的警察组成一个大队,命名为“南京人民复仇大队”,下设4个中队,中队长和指导员暂时由特遣队的战士担任。末了,苑永贤副司令员最后说到:“你们原来是效忠和听命于国民政府的蒋委员长,这我不反对并且十分理解。但是,我们目前所面临的形势,是极其特殊和严峻的,尽管你们已经组织起来,战斗力如何还是个未知数。要想既消灭敌人,又要保存自己,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团结一致,严格纪律,否则谁也别想活着出去,当然,不包括我和救你们的我军战士。如果你们不争气,被打垮打散,完不成上级交给我们的在苏北就地成军抗日的任务,我们只好乘飞机回华北……,所以,最简单的做法是,我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你们就把我当蒋委员长好了,绝对服从我的指挥,我一定带领你们突出南京!”,听到这里,战俘们都暗暗吐舌头,真了不得,还有飞机!反正蒋委员长不在了,不跟你们还跟谁?傻啊!

根据历史的记载,日军在破城后就开始了大屠杀,以清剿溃兵为由滥杀无辜,12月17日举行占领式。尽管我军特遣队的兵力很少,显得有点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但是,苑永贤还是想最大限度地发挥特遣队的作用,并希望能够创造一个奇迹。经过深思熟虑,决定行动的第一重要性是抢夺和破坏日军的补给,这样能够补充自己,同时削弱日军的战斗力。第二重要性是以各种方式袭击日军,并造成混乱,只要做到这两条,就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此基础上救人和成军。他往南京城内派出两个排的兵力,任务是以第一条重要性为主,兼顾第二条重要性。考虑到兵力有限,只能在主要地区出击,又往日寇杀人最多的地区之一,燕子矶方向派出一个排,任务与城内的行动任务主次恰好相反。自己率领不到30人负责杀人最多的下关码头和草鞋峡地区,指挥部设在学校的作为仓库的地下室,指挥通讯系统和电子情报收集系统都设在这里。要求个行动组尽量不要暴露目标,以造成混乱和恐慌,如果因此迫使日寇取消或推迟占领式更好,如果不能,重点打击在举行占领式的那一天,要让日军在世界面前丢尽脸面,同时对中国人民也是一个巨大的鼓舞。这天晚上,苑永贤唱了一出空城计,只留下不到5个人,自己,和两个情报官,一个战士。将武装的战俘十余人调来,换上鬼子的服装,由那个精通日语的战士带领,负责指挥部的警卫工作。7名被解救的并武装起来的妇女,也被作为一支后备力量。

当天夜里,南京城里不声不响的屠杀开始了,只是被屠杀的对象是所有日本人,我军浑水摸鱼,潜入到居民区和难民较多的教堂。赵排长率领的1排,进入居民区后分成10个小组,挨家挨户清理利用夜晚抢劫和强奸的鬼子,其手段同日军一样残忍,砍头、腰斩、挖眼、掏心、肢解、剖腹等等,碰到个别日本妇女,自己不便处理,就扔给饱受欺辱的南京市民,一句话,日军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做完后,按惯例将日军的尸体衣服剥光烧掉,扔到大街上和死难的中国军民的尸体混在一起,以为做得天衣无缝,鬼子永远也发现不了。但是,不仅他们犯了一个几乎是致命的错误,其他行动组也普遍忽视了一个细节,那就是,没有将“日本胡”进行处理,要知道,这是在城里不是在郊外,尽管稍晚了一些,最后还是被日军的特工部门发现,使我军难以立足最后撤出南京。苑永贤后来懊悔不已,反复检讨自己的责任,虽然给占领南京的日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和麻烦,可是如果想到这一点,战果会更大,当然,这都是后话了。赵排长行动组将缴获的武器分给居民自卫,他倒是没抱太大希望,哪怕是有十分之一的居民敢用武器反抗,小日本的代价就小不了。可是赵排长的判断错了,日军暴行使南京人民彻底的绝望了,原本想当顺民活命的人也打消了幻想,不反抗肯定是死,反抗也许是死,但是却有生的希望,至少拼了一个也够本了,总比作为案板之肉任人宰割强。更何况在城里还有中国的精锐特种部队在战斗,尽管他们不知道这支部队的番号,只要是中国的军队就足够振奋了。事后,据日本朝日新闻的随军记者报道,在皇军占领区内发生支那刁民暴乱,造成皇军官兵死伤1000余人,日本国民死伤700余人,在赶到的部队清剿下,大部分被消灭,一部分逃窜。这是10天后我军撤出南京发生的事,历史又一次地被外来力量改写了。

另一个排在代理排长刘堂的带领下,当晚袭击了一个日军辎重队,把所有的日军士兵用冷兵器和无声武器消灭后,以1排同样的方式处理尸体,将60余辆满载弹药和给养的卡车,分两次开回指挥部。刘堂,就是在我军“掠夺者”行动中俘虏的伪军连长。经过教育进步很快,在军事强化训练中表现优秀,本来想破格提拔让他当步兵排长。但是,他一门心思要进入特种兵部队,找到当时还是副师长的苑永贤,软磨硬泡地走了苑副师长的后门,在野狼团的前身,特种兵大队当了一个副班长。有人问他,放着排长不当,去当一个副班长,怎么心思的?他说:“什么排长班长,妈了个吧子!只要能杀鬼子长见识就行”。

这次南京行动,由于他是东北人,日语较好,军事技术过硬,被选进特遣队,并担任代理排长。缴获的物资除了武器弹药外,还有粮食、蔬菜、鲜肉、咸鱼、饼干、罐头、烟酒、药品等紧俏物资,基本解决了我军的后续给养问题。他们将最后一批物资运回后已经是凌晨2点了,南京城内惨不忍睹的情景,使他们充满杀敌的狂热欲望,在简单地吃点干粮和补充水后,又开着2辆卡车进城,同时装上各种爆破器材,去寻找杀敌的机会。苑永贤交给他们的一个重要任务,根据历史进程,12月17日,日军将要举行占领式,行走路线大致是从中山门进入,沿中山东路穿过南京城。今晚,沿这条路安置好从未来时空带来的遥控炸弹和地雷,要在17日鬼子耀武扬威炫耀胜利时,给他们来个乐极生悲,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丢尽脸面。刘堂代理排长率领战士们,沿整个中山东路直至汉中路,埋设了大量的爆炸物,其中,混有部分的沙林毒气炸弹,够鬼子喝一壶的了,天快亮时安全返回在城内的隐蔽地点。他们通过无线电向指挥部报告,他们隐蔽在距中山东路不是很远的,琵琶湖附近的一所民宅里,除了完成安放炸弹任务外,还捎带着宰杀了50余名鬼子兵,截获了一大批文物和书籍,在获救的军民中,挑选出45名原国民党军士兵,全部用日式武器重新装备起来,这批解救士兵战斗和复仇情绪高昂。

赵排长的行动组更是出人意料,竟然隐蔽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内,这里有10000余名妇女儿童难民,他们将强行进入这里抢劫和强奸的鬼子兵约50余名,全部用冷兵器宰杀后,又先后手刃了数批来抢妇女的鬼子兵,保护了大批的妇女不再遭受日军侮辱。他们也冒充日军四处搜捕妇女,然后“押送”到这里保护起来。

这天晚上,城内行动组战果辉煌,经统计,共宰杀作恶中的日军683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和给养,解救的中国军民数量无法统计。当然,这只是保守的统计,比如,赵排长率领的特种兵,潜入日本人的聚集地,向水源投放了毒剂,向驻满了日军的2个大仓库内,乘日军已经熟睡时,投放了沙林神经性毒气弹,杀敌效果不祥。白天我军在隐蔽地休息,因各种原因误入我军驻地的鬼子均遭到秘密屠杀。潜入燕子矶和下关码头一带的行动组,由于是在黑夜,又是在地广人稀的郊区,我军作战完全是野狼团的标准装备,即微冲、无声手枪、夜视镜等现代化或是说超现代化的武器,真的创造出了奇迹。要知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