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82.html

1937年12月14日晚7时,在盘谷基地军事核心区,基地司令部楼前不远处的机降场上,来自野狼团精选的120名官兵,还有基地情报部的5名军官组成的南京突击队,身着日军的服装,列队站在楼前。基地司令员战邪,政委董良,表情严肃地站在队列前,为即将出征的壮士们送行。

战邪司令员原想,在华北策划这么大的行动,日军怎么也得顾及华北的利益,抽调兵力肃正华北的治安。没想到,小鬼子不愧为鬼子,硬是没上当,不顾及华北的损兵失地,一心要攻克中国的首都南京,想在心理上摧毁中国人的抵抗信心。基地特别党委连夜召开会议,专门讨论南京的问题。首先,党委成员们批评了战邪司令员的冲动,认为,作为最高指挥官应时刻保持清醒而理智的头脑,不应为自己的情绪所左右自己的决策,这样对中国抗战全局毫无益处。同时,对攻克石家庄的作战计划给予充分的肯定。战邪司令员也诚恳地做了自我批评,不应以民族仇恨代替党的政策,为发泄自己的民族仇恨而忘记我党我军的全局战略,保证,决不再重犯类似的错误。会议决定,尽管我军不能制止日军的暴行,但是,也决不让日军感到得意和轻松,我军将派遣特别行动队潜入南京,任务是收集日寇屠杀我同胞的罪证,同时力争解救我受难的同胞,以同样残忍的手段袭击南京的日军,给占领南京的日军以沉重的心理打击。这次重大行动由已经升任华北集团军副司令员的苑永贤副司令亲自带队,全权授予苑永贤副司令员独立处理和做出决定的权力,目的是狠狠打击占领南京,疯狂屠杀我同胞的日军,如有可能,在江苏建立一只抗日武装,如果形势不利,在大量杀伤日寇的有生力量后,由直升飞机接应返回华北根据地。在党委成员集体同苑永贤副司令员谈话时,苑永贤副司令员表示,坚决执行党委的决定,一定争取第一种可能,就是在江苏建立起一支抗日的武装,有充分的信心完成这个任务,不辜负党委对他的期望,把我军的影响扩大到我国的江南地区。

董良政委看到,每一个特遣队的队员的两眼都是血红色的,喷射出仇恨的火焰。因为,连续3天封闭进行特别训练,除了在战术和特技方面外,更主要的通过放映南京大屠杀的电影,介绍日寇占领南京后的种种暴行,激发了战士们强烈的复仇情绪,纷纷表决心,制定杀敌立功计划,誓为民族解放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董良政委首先做战前动员,他说:“同志们!就在1937年12月13日,日寇占领南京,杀我同胞,淫我姐妹,其行径残忍下流古今未闻,罪行罄竹难书,屠杀我同胞30余万人。我知道你们心中充满了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你们的任务就是为我们死难的同胞报仇,对所有日寇毫不留情地予以消灭!同时,摄像机和照相机也是你们手中最重要的武器,在杀敌的同时也要把敌人所犯下的罪行记录在案。你们远离基地,孤军作战,希望你们发扬我军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团结一致,连续作战的作风,像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里,把日军的后方搅他个天翻地覆。你们要让日寇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血债要用血来偿!,以最残忍的方式回敬最残忍的日寇!”。

战邪司令员最后嘱咐所有的特遣队的队员们:“你们首先要有孤胆精神,在敌后作战难免同部队失去联系,你们要充分理解这次行动的战略意图,即使剩下一个人,这个人也要坚定不移地完成既定的任务。当然,这是对你们的最高层次的要求,你们每个人都配备了单兵通讯系统,必要时可以直接同基地联系,如果发生意外,你们每个人就是一粒种子,即使同组织失去联系,也要为我们的总体战略自觉地做力所能及的工作。我相信,你们每个人都是英雄好汉,是立场坚定的抗日战士,即使被俘,也不会丧失民族气节!以你们所向无敌的气势,让日寇在你们的面前发抖吧!”。

这个特遣队都是在野狼团里精挑细选,要求日语纯熟,政治立场坚定,军事技术过硬的战士加入。基地情报部为每一个成员伪造了无懈可击的身份和证件,配备了最先进的单兵通讯设备,以及特工专用的无声武器,其外形都同日军的常规武器无异。其实,这次行动的关键不是武器的好坏,而是一场斗智斗勇的特殊战斗,能否把自己融入到日本兵当中,而且不露任何破绽,是这次行动能否达到预期目的的关键,突出地是隐蔽,突然,凶猛,残酷,给日军造成极大的恐惧和慌乱。

当晚,用直升机秘密空运到南京附近,而后徒步向南京进发。来自未来的苑永贤副司令员很清楚历史史实,自日寇占领南京后,疯狂屠杀我军民长达2个月。1937年12月,日本侵略军侵占南京。进城后,对无辜居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进行了长达六个多星期的血腥大屠杀。日军在疯狂杀戮的同时,还大肆奸淫妇女,进行大规模的抢劫、焚烧和破坏。据不完全的统计,集体屠杀中国军民19万余人,零散杀害居民仅收埋的尸体就达15万多具,被屠杀总数达30万人以上。

这场大屠杀,是在日本当局策划与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等战犯的指挥下,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的。其手段之残忍,行为之野蛮,令人发指。而且,日本细菌战犯石井四郎亲自建立起这支番号为南京荣字1644部队,对外公开名称是“中支那防疫给水部”,又称“多摩部队”,它是同时期建立的华北、华中和华南三大细菌部队之一。它还在上海、苏州、常州等地设立了12个分部,总人数定员为1500人,直属于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第九所登户研究所密谋暗杀部队。其本部位于南京中山东路305号原南京中央陆军医院(现为南京军区总医院),为6层楼高的基地主楼,有部队司令官的办公室和各个行政管理的办公室。在主楼后面,一幢4层高的大楼为副楼,原是中央卫生实验院,细菌战研究和活人试验都在这里进行。这里最多能关押100人,大部分是中国人,也有俄国人或少量其他种族人,多为成年男子,其中也有妇女和儿童,一旦进入这里,就不可能活着出去。俘虏像动物一样被用来做活体实验。

苑永贤副司令已向所有特遣队队员下令,只要是在南京城内日本人,可以以任何一种方式将其处决。特遣队的证件有2-3种,最主要的就是“中支那防疫给水部”,即日军的细菌部队。由于日军将其罪恶行径不敢公开,处于十分保密的状态,当时不仅中国人不知道真相,就连普通的日军士兵也不明就里。所以,这个证件比其它证件都好用,基本上是畅通无阻,即使遇到一点小麻烦,由于日军上层多少知道一点细菌部队的事情,根本不详细询问一律放行。

特遣队于12月18日下午3时进入南京市内,所看到的悲惨景象使每一个战士的肺都气炸了。到处是遇难同胞的尸体,大部分残缺不全,尤其是女性的尸体,生前被兽兵轮奸,死后又被变态的日军百般侮辱。被开膛破肚的,阴道里被插木棍的,阴道里被塞满石子及其他杂物的,乳房和外阴被兽兵挖掉的,阴道里被塞进一只死狗的,下身被炸得稀烂的,还有嘴里和阴道里都被塞满被割下的阴茎的……,总之,其残忍下流用现有的语言难以描述,后世文献中所介绍的南京大屠杀,残忍程度同现在之所见相差甚远!战士们勉强地抑制住极度的愤怒,用微型摄像机摄下日军的暴行。

他们在经过下关的一所民房时,从里面传出妇女凄惨的叫声,所有的战士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将目光投向苑永贤副司令,很清楚,战士们的愤怒已经达到极限了,已经到了失去理智的边缘。苑副司令穿着日军的军官服装,军衔是中佐,一路上他早已气得七窍冒烟,恨不得手刃了所有见到的日本兵。他一再告诫自己,要冷静,我是第一指挥员,不能因为感情而误了大事,所以,激励克制,表面上镇静自如,心里确是像沸腾的油锅。此时,看到战士们都把目光投向他,他向四周瞭望一番,没有更多的鬼子,低声发布命令:一排跟我进屋,其余警戒!说完,带领30余名战士向发出惨叫的民房走去。

进屋一看,不由得把嘴唇都咬出了血,四个日本兵,两个在床上正在强奸一个大约17岁的少女。地下躺着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女的赤身裸体,下身血肉模糊,外阴已经被挖去。再一看,窗台前有两个裸露着下身的日本兵,其中一个拿着一把刺刀,两个野兽凑在一起,正在研究被挖掉的女阴。显然,丈夫被杀死,妻子被轮奸后又被残害,年幼的女儿也未逃脱魔掌。苑永贤副司令一摆手,战士们迅速地冲上去,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将四个鬼子放翻在地。其中一个鬼子还不知死活地用日语哇哇地质问:“你们是那部分的?你们又不是宪兵,凭什么这样对我们!你们要玩就玩好了,我们让开”。苑永贤面带微笑,在多嘴的鬼子面前蹲下来,左手卡住鬼子的两腮,迫使鬼子张开嘴,右手拿过刚才鬼子解剖女阴的刺刀,笑着用日语说:“老子是中国的宪兵,你的话太多,我认为舌头对你是多余的!”,说完,将刺刀伸进鬼子嘴里,一旋一挑,血淋淋的舌头掉在地上。几个鬼子一看不妙,刚要张嘴大喊,早有准备的战士们“啪”地一声,将胶带封住了鬼子们的嘴。苑永贤副司令对战士们笑着说:“一个排一个鬼子,给你们10分钟发泄的时间,以后谁要是再感情用事,可别怪我不客气,要执行纪律的!”说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踱出门去。

这四个鬼子可惨了,一个一个地被战士们零剐了,最后一个鬼子被吓得昏了过去,又被战士们的动作产生的剧疼弄得醒过来,眼睁睁地在恐怖中死去。最后,苑副司令又进来巡视工作情况,看到四个鬼子尸体除了头部是完整的,但是嘴里都被塞上了被割掉的生殖器,至于躯干和四肢,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肉,基本上剩下的一幅骨头架子,大头朝下地吊在房梁上。

再看那个刚才被鬼子轮奸的少女,穿着鬼子的衣服,在战士们的言行鼓励下,没有丝毫恐惧和羞涩,居然拿着一把刺刀,还在刮着鬼子尸体上的肉。苑永贤上前抓住姑娘的手说:“我们是八路军的特种部队,你也看到了,杀鬼子就是我们的职业,如果你想报仇就跟我们走吧!”这时,姑娘才丢掉刺刀,扑在苑永贤的怀里痛哭起来。

这位小姑娘名叫吴圊,她牢记苑副司令这句话,在后来的战斗中不断成长,最后成为南方集团军特种部队,“血狼团”女子特种部队“血花连”连长,在捣毁东北日军七三一细菌部队基地的战斗中,亲手击毙了恶贯满盈的石井四郎,并亲手将这个恶棍的脑袋砍下来,此乃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