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黑燕 第一卷 第六章 夜闯 初遇女飞贼

kook123ko 收藏 1 33
导读:传世黑燕 第一卷 第六章 夜闯 初遇女飞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好好的休息了一个晚下,第二天我们开始按照藏宝图所指的地方找。谁知这一打听,才发觉我手上拿的藏宝图上的地名都是民国时候的名称。问了好几个司机,地方没问到,到是受了一肚子的气,这上海人态度就是差。问个地方又不会担误他赚钱。

湘兰拉着我的衣服道:“哥哥,我们找家书报店,看看有没有人知道。”这上海的天气就是热,湘兰手上拿着冰冻矿泉水,头上带着太阳帽,也禁不住大汗淋漓,我的内功也算达到了寒暑不侵,可也不是很喜欢晒太阳。

我摘下头上的帽子,帮湘兰扇着风道:“湘兰,我们还是拦辆出租车,在市里随便转转吧!反正车上也有空调,总比站在太阳底下好吧?”湘兰擦了把汗道:“那我们在哪儿下车啊?”我想了想道:“地图上有个静安寺,刚好上海真有这个地方,我们先到了那儿再问人好啦?这藏宝图上虽然没有标出南北,可我们从这静安寺周围,总能问到小番岭在哪儿!”

抬手招了辆迎面而来的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这回有了目标,我和湘兰钻进车里,出且车就开动了起来。“到哪里?”中年妇女沉稳的问道。湘兰喊喊了一声,“到小番岭下车。”中年妇女想了想道:“对不起,我刚开这片地,还不知小番岭在哪儿。你们帮我指指路好吗?”我跟湘兰一下愣住了,我迟疑的道:“我们刚到上海来,也不认识路,要不你送我们到静安寺好了?”

中年妇女熟练的把车提速,笑道:“延安路啊?哪儿我熟,刚送了个客人到这儿,就被你们拦下了,呵呵。”湘兰小心的问道:“小番岭就在静安寺附近,你没听说过吗?”中年妇女笑道:“没有,我在静安寺附近开了好几年了,也没听过有个小番岭的地方。”我提声问道:“那有没有带番岭的什么地名?”中年妇女想了想道:“那附近有条路叫番禺路的。”湘兰干脆的道:“那好,我们就在番禺路下车。”

出租车开了有半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中年妇女笑着道:“对不起,这儿就是番禺路了,你们如果要去静安寺,往东边走不到二十分钟就能看到了。收了钱出租车一会儿就消失在我们面前了。

这里应该是一片高级工业区,什么这公司那公司的,路两旁高楼林立,差不多清一色的十五、六层。叫不出名的一看就是名牌的豪华小轿车,不断从我们面前驶过。我跟湘兰看得有些傻眼了。

沿着番禺路一直往前走,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可东南西北全是这样的高楼大厦。湘兰苦恼的道:“哥哥,这小番岭我估计肯定也建了大楼。我们怎么找啊?你那地图上的刘家村埋的宝藏会不会早被人挖走了?”

到了这个时候,其实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很不甘心而已。走得我们腿都有酸了,才打听到已经改名的小番岭,就是这一大片,连刘家村也找到了,不过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就有家富源的大公司征用了,现在的富源公司总部就建在刘家村的地土地上,整个刘家村都属于富源。

站在这幢高二十二层的富源大厦门前,湘兰气愤的说:“哥哥,就是这家公司,刚才那个老清洁工还说这家公司的老总也是刘家村人。肯定是这家公司的老总把你的宝藏挖了出来才发家的。哼!”

我看着富源大厦的大门不说话。门口停了十几辆高档轿车,我们就站了这么一会儿,门口的保安就齐刷刷的看着我们。不一会儿一个保安就朝我们走了过来。“你们有什么事吗?”我淡淡道:“没什么,看看而以。”保安立刻道:“没事请离开!”

我拉住要开口的湘兰,转身就走,湘兰皱着眉头道:“哥,这儿的保安态度好差,看看都不行。”我没有说话拉湘兰往来路走。其实刚才那个保安态度算不错了,只是湘兰已经对富源有了成见,当然会埋怨了。

湘兰见我只是一个劲的走路,还是甘的道:“哥哥,不能便宜了富源的老总,我们去找他要回你的宝藏?”要回已经是不可能的了,难让我拿着这张藏宝图去跟他理论?谁信?他不承认你也没办法,再说这里的宝藏也是我曾祖爷爷偷来的。

忽然,我的眼前一亮,侧头对湘兰笑道:“湘兰,我们等晚上没人的时候再来。”湘兰马上知道了我的意思。

到了晚上,富源的保安又多了起来,不过他们的警惕性都不是很高,我们轻松的就进了富源大厦。到了这个时候,富源大厦好几层都还亮着灯。能到富源大厦里工作的,基本上都是公司的白领阶层了,这个时候了都还在加班,可见富源的生意不错。

十五层以上应该是富源公司的核心了,因为我发现所有能上去的通道都被保安守住了。这当然难不住我,里面上不去,不等于外面也是,打开一间办公室的窗户,地面上的人就像蚂蚁般大小了,就连公路上驶过的汽车。那车灯都像萤火虫一样了。

湘兰紧张的偎着我,还时不时的往后看,好像会从我们身后冲出一群保安一样。我好笑的捏捏她的脸颊笑道:“别担心了,没人发现我们,来,抱紧了,我们从外面上去。”湘兰马上听话的搂住我。如今我的功力是以前的七倍不止。从十层到二十层,我非常有把握。

一个公司的老总应该就像金字塔尖一样高高在上。所以我很肯定富源公司总经理的办公室在二十二层。从外面破坏了一间不知干什么的办公室窗户。我们终于站在了富源大厦的顶层。这间办公室比刚才那间十五层的不知道要豪华了多少,不过们的目标不是这里,整个二十二层对于我们来就是不设防不样。我和湘兰打着手电筒不停的找着总经理办公室。这一层的面积最起码有几千平方。我们找了好几个才找到。拦路的扇铁门在我眼里,就根敞开的大门一样,我领着湘兰长驱直入。我们俩的手电筒同时照在了那张夸张的老板椅后的大保险柜上。湘兰抿着嘴笑了起来。站在这着不多一人高的保险柜前,湘兰用手电筒照着我笑道:“哥,这么大的铁箱子,我们怎么打开?”

我看也不看这个密码锁,把住扶手道:“硬拉开不就行了。”刚要用力,湘兰连忙拉住我道:“哥,这里面会不会有炸弹,电视都这么放的。”我听了一愣,点点头松开了扶手。

仔细的看了看保险柜,我选择从侧面打开,重新脱下手套,我运功于手掌向保险柜刺去。手掌瞬间穿插进保险柜里。弯着手指硬是把钢铁板撕开,湘兰在旁边惊得用手捂住嘴里的惊叫声,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一会儿我就将保险柜侧面开了个‘门’。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正门后果然有一大块凸出来的东西。“难道真的是炸弹?”我看了看没有多想。保险柜里一大堆资料文件什么的,上面一层也有一堆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现金,不由看得呆住了。

湘兰看着我吃惊的道:“哥哥,你怎么这么厉害?”我一下子醒悟过来,笑道:“你以后也会的。”湘兰也凑过头来。对于那些资料文件,我们都没什么兴趣,只有那堆钱让湘兰也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傻傻的道:“哥,好多钱呀!”

我笑道拿过湘兰肩膀上的背包,拉开拉链,开始一叠一叠的往里面装钱,跟钱放在一起的还有巴掌大的木盒子,能跟钞票放一起的。肯定是些贵重物品,我也不客气的塞进背包,刚好将小背包塞满。背好背包,我才有时间打量这间宽大的办公室。湘兰还在研究我撕开的保险柜。

忽然,我听到了办公室外的楼道里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一想,“不好,这保险柜肯定有报警装备。”脚步声还没过来,湘兰一点也没发觉,指着变形的保险柜道:“哥,你力气真大,这么厚的钢板也被你撕开。”我急忙道:“别说了有人来了,我们快走。”抱起汀兰就往门外冲,湘兰忙道:“哥哥,指纹,钢板上有你的指纹。”

我一拍脑袋,还是湘兰心细,连忙回来,抓住撕开的铁板,猛一用力就拉了下来。来不急毁掉就冲出办公室,脚步声已经很近了,好在这间总经理办公室在最里面,离楼梯很远。窜进原来的那间小办公室,我抱着湘兰刚准备往下跳,才发觉下面一层一层往上都灯火通明,这跳下去说不定会被人看见,湘兰也看见了,小手紧张的抱着我道:“哥哥,我们怎么办下去?”

富源大厦是这一片最高的大楼,周围虽然有些十六、七层的高楼,可离得有些远了,最近的幢就在对面。可中间隔着一条公路,就是平行面也有十几米远,再加上两座大楼高低的距离就更远了。富源大厦两侧属于富源自已的一些六、七层的,十一、二层的大楼虽近,但是刚好在侧面,我们选错了方向,刚才要是往侧面走,虽然高低相差太大,但也不用面对公路那边的大楼了。突然,办室里的灯自已亮了起来。吓了我们一跳。

不能再犹豫了,我在这间办公室里看了看,没有什么合适的东西,看到手里的这块一米多长的铁板,我咬了咬牙,终于下定决心。小心的撮掉铁板上的指纹,对湘兰道:“闭上眼睛,抱紧我。”湘兰什么也不说,只是点点头靠近我怀里抱紧我,我单手重新搂住湘兰的腰,跳到窗户上。

深吸了口气,我将手中这块几十斤重的铁板,旋着扔向了对面的大楼,身体紧跟着跃出,半空中终于追上快速旋转的铁板,脚尖点在铁板上,我们的身体再次加速朝对面飘去。安全的落在对面大楼的楼顶上,身体忍不往惯性的往前冲了好几步,才平稳下来。“轰”的一声传来,应该是我借力的铁板撞到了脚下这幢大楼了,脚踏实地,湘兰看着对面的富源大厦,哭着道:“哥哥,我过来了,我们过来了。”

拍了拍湘兰的脑袋道:“好了湘兰,别哭,我们还没有到安全的地方。”

湘兰马上不哭了,还在我肩膀上擦眼泪。再次抱住湘兰,我运起轻功快速的离开了这幢大楼。湘兰看着我们就像蹦极一样的跳到地面笑着道:“哥哥,你比电影里的幻影神偷都还厉害。”

我不敢停。这里离富源大厦还近,把轻功运到极限朝远处跃去,路上偶尔的车辆跟本就不能发现我们。湘兰早就已经习惯我的速度,跑了三四分钟,将富源大厦扔得远远的了。以我现在的功力用轻功赶路,三、四分钟最起码都有十多公里了。现在我也不知道跑哪来了,只好站在路边等出租车,十多分钟了,一辆出租车也没有等到。看来这个地段应该是很偏僻了。

谁知道出租车没等到,到来了一个会使用轻功的人,离我们五十多米远的阴影里,我清晰的听到他大口喘着粗气,要是平日我肯定过去跟他聊聊,现在吗?我们刚从富源出来,谁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呢?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追着我们的,刚刚我只顾着快点离开富源,一直直线前进,这个人应该是追着我们的方向跟来的。

我没有奈心等出租车了,搂起湘兰准备换个方向走,看能不能拦到出租车,这回没有全力运轻功,只是比平常走路快些面以,刚走了几十米,身后传来一声“等等”。湘兰轻声道:“怎么是女的?不是追我们的保安?”

我笑道:“傻瓜,我用的是轻功,那些保安能追得着我们吗?这会儿都不知道在哪儿了?”湘兰还以为我只是跑步,完全没有想到我们的速度有多快。我停下身形,湘兰好奇的看着那个女孩子。不错,的确是个女孩子,年龄大约十八、九岁。精致水嫩的爪子脸,又细又长的弯眉下一双眼睛明如秋水,留着乌黑的长长秀发,身高足有一米七左右,身材苗条,一袭黑色劲服包裹着全身,显现出她妙曼的曲线,整个人充满表春的气息。

不过此时她色苍白,娇嫩的嘴唇略微发乌,一看就知道是功力耗损过度的样子。额角透着汗珠,浑身的黑衣略微有些浸透,更加凸显出她完美的身材,惹人遐想涟涟。

湘兰看着她这身侠客装好奇不已,我平静的看着她问道:“有事吗?”黑衣女子喘着气笑道:“我还以为追丢了,原来真的是你们。”我不由皱了皱眉道:“有事吗?我们还赶时间。”黑衣女平息了下呼吸,拱手作礼道:“在下苍山风雷派林素如,不知两位怎么称呼?”我没有接话。林素如见我不答,只好又道:“两位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见两位的轻功十分厉害,所以不自然就跟了下来。”

听到这里我放下心来,没想到闯了一次富源,居然也能碰到传说中的武林中人,自林素如这身打扮,再套上蒙头巾,就成了典形的女飞贼,我别扭的也拱了下手道:“我们是武当派的弟子,刚下山没多久,还没听过你的事迹,真是不好意思。”

林素如大度的挥挥手笑道:“没关系,我也是才刚出来不到一个月,听说上海富人比较多——”林素如发觉说漏了嘴,急忙捂住嘴巴,可已经漏出了口风,只好尴尬的松开手道:“呵呵,听说上海好玩的地方比较多,我才来了上海。”

我一听就明白了,刚刚猜测的不错,这林素如还真是个女飞贼的。一直没说话的湘兰这时突然道:“林姐姐,你这身衣服哪儿有卖的?”林素如低头看了看自已。不好意思的道:“我买了块黑布自已缝的。”湘兰羡慕的跳过去拉着林素如仔细的看起了她的黑衣,未了还不忘朝我道:“哥哥,我们也去做两件黑衣服,晚上就不会让人看到了,还要取一个响亮的外号。”

湘兰突然走到林素如面前时,我还吓了一跳。看来林素如对我们没有敌意,还得意的朝湘兰道:“妹妹,我这身衣服漂亮吧?这可是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才做好的。“说着转了几个身,让湘兰仔细的欣赏。湘兰不住的点头,心里更热切了,林素如牵着湘兰的手笑道:“妹妹,你们这是要到哪儿去啊?”湘兰愣了一下,回头看了我一眼。林素如恍然大悟的笑道:“你们两不会也是去劫富济贫吧?呵呵,碰到同道中人了,姐姐我今晚打了一晚上的秋风,也没找着下手的目标,没想到你们都有已经满载而归了。”

湘兰马上像找到了知音似的,拉着林素如就开的说了起来,把我们刚才的事像倒豆子似的全说了出来,时不时的传来一两声林素如的惊呼声。我无聊的站到一边。

终于等来了一辆出租车,我招呼了湘兰一声,湘兰才依依不舍的跟林素如告别,临上车还不忘叮嘱林素如别忘了明天到我们住的地方玩。我都有些搞不懂她们才见了这么一会儿,就好得像亲姐妹似的,就差没抹眼泪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