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收复山西(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2/


连日来,太原城内的居民被周围连绵不断的炮声搞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战事。要说是蒋主席的中央军和阎长官的晋军反攻,国民党的军队早就被打垮了,反攻是绝无可能的。如果说不是中国军队反攻,可是太原城内的鬼子和汉奸又惶惶不可终日,从城外一卡车又是一卡车地拉回伤兵和尸体。及至到了11月29日半夜后,激烈的枪炮声由城外逐渐转移到城内,还夹杂着隆隆的发动机声音,城内的各个街道都在响着枪炮声。处在战争环境中的老百姓,不仅适应了这种生活方式,而且还学会了通过枪声辨别武器的型号。由于我军装备的是抗日-1型系列步兵武器,完全是改造的日式武器,所以,太原的老百姓只听得满城都是三八大盖,歪把子机枪的声音,听不到汉阳造、中正式步枪或是捷克式机枪的声音,更糊涂了,难道鬼子自己打自己?

天亮后扒窗户一看就傻了,大街上到处横七竖八地躺着鬼子和伪军的尸体,还有,这是哪国的军队呀,穿戴完全不同于中央军和晋军。清一色的钢盔,草绿色细布军装,脚下穿的是很稀罕的绿色胶鞋,少校以上的军官穿的是矮腰深棕色军靴,最显眼的还是钢盔上的八一红五角星和红色的肩章,配上草绿色军装煞是精神好看。手里的家什倒是和鬼子相似,只是刺刀比鬼子的别致多了。还有不少士兵挎着从未见过的手提机关枪(56式冲锋枪),不时地还有印着八一红五角星的坦克驶过,这装备可比中央军强多了,难怪敢硬碰小日本鬼子。

这时,一辆装甲运兵车开了过来,在顶部架着一个高音大喇叭,这是师政治部的宣传车,喇叭里传出了清脆的女生广播:太原的中国市民们,我们是八路军西北集团军,我军已经将太原、大同、原平、阳泉等地的日军全部歼灭,并已经收复上述地区,山西全境即将光复。我军现在清剿残敌,为了避免误伤,请市民们暂时呆在家里,谢谢合作!再播送一遍,太原的中国市民……。可了不得了,霎时,整个太原城都沸腾起来,人们从窗户里探出头来,有的战士数了数,最多的在一个窗口里居然探出十几个脑袋,人们大声地狂喊着,挥舞着各种能够表达激动心情的东西。性急的市民想冲到街上,被我们的战士和蔼而又坚决地劝了回去。人们向战士们抛来各种他们所能拿出的最好的食物,甚至把山西有名的老陈醋也扔了过来,高喊着:“弟兄们辛苦了,还没吃饭吧!垫补一点吧!”。有不少妇女激动地扒在窗台上痛哭失声,她们这些日子尝够了当亡国奴的滋味,满腹的苦水和委屈终于有宣泄的机会了,我们的战士们的眼睛也湿润了,是啊,不知还有多少同胞,在日寇的铁蹄下苦苦挣扎,在等待我们去解救,心中涌动着一股要为民族解放事业献身的激情。

战邪司令员接到全歼山西境内日军主力的报告后,来电对西北集团军取得的胜利予以嘉奖和祝贺,同时,针对近三千日军逃散太行山提出含蓄的批评,指出,今后在较大的战斗中,务必要全面考虑部署,事先要制定周密的作战方案,做好调查研究工作,不要怕麻烦,凡事要做到心中有数。希望认真总结此次战役的经验教训,在今后的战斗中勿重蹈覆辙。

命令野狼团抽调半数兵力,组成40-50个精干小分队,深入太行山区追杀逃散的日军,力争不使一敌漏网。

命令在我军占领区域内,所有的武装限期向我军缴械,逾期不缴者一律强行缴械,一定要把山西建成稳定可靠的后方。

命令立即修复同蒲铁路,同时,集中精锐部队配合华北集团军打通正太线,使山西解放区同华北解放区的铁路交通迅速恢复。

命令立即全面着手恢复生产,重点是钢铁和煤矿,30天内,半数以上的工厂、矿山都要恢复生产。

命令完全彻底地肃清残敌,根据华北方面军的经验,广泛地发动人民群众,建立各级抗日政权,组建地方军和民兵,把山西建成第二个抗日堡垒。

根据基地战邪司令员的命令,我军发出通告,限期一周,所有大小武装立即到我军设在太原、原平、大同的武器收缴点报到,并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就地解散,还是改编后加入我军。对延安方面的武装较客气,要么暂时请出山西地界,要么混编加入我军。有几股土匪仗着地势险要,人多枪多,拒不缴械。在过了期限的第二天夜晚,我军出动武装直升机,用火箭弹和燃烧弹把匪巢夷为一片白地,无一人幸存。很快,各色武装都争先恐后地主动同我军联系,在通告发出的两周后,除了我军以外,再也没有一人一枪的非法武装,创造出一个良好的治安环境。

大同前指的王鹏师长,收到向晋察冀方向搜索攻击的,华北集团军第128团报告,在一个叫贾家屯的地方,歼灭日军500余人,并解救被日军围困的雁北抗日游击队第8支队一部80余人,现已同雁北抗日游击队第8支队支队长柳林接上关系,我部在游击队的配合下,正向晋察冀腹地攻击前进,现已累计歼灭日军1500余人,伪军2000余人。柳林!王鹏是来自未来的战士,熟读中国抗日战争史,知道柳林是一位杰出的抗日民族女英雄。他立即查阅有关资料,上面是这样介绍的:柳林,福建安溪县人,1915年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幼年被侨眷领养,侨居马来西亚。1929年回国后,进厦门集美学校读书。1933年冬,就读上海爱国女中,积极参加学生抗日救亡运动。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任牺盟会大同中心区委宣传部部长,后随晋绥边区工作委员会到雁北抗日前线,宣传和组织工人、农民、学生参加抗日武装。开办训练班,编写军事、政治教材,亲自授课,积极教育和武装青年。11月,任雁北抗日游击队第8支队支队长兼政治主任,率部深入敌后与日伪军展开斗争,勇敢坚定,机智灵活,指挥有度,接连获胜。1938年春,改任整编后的独立支队骑兵营教导员,率部驰骋雁北、绥南与日伪军作战,屡建战功。同年7月,牺盟会晋绥边工委成立,调任边委会宣传委员兼管边区地方武装。后当选为晋绥边区第11行政专员公署委员。

1940年4月,日伪军集中1.2万兵力,对晋绥边区进行“扫荡”。晋绥边区特委、第5行政专员公署机关和群众团体等500余人被包围。为了掩护机关和群众突围,率骑兵连勇猛冲杀,将日伪军引开,自己却被围困于小梁家村清凉山顶。26日,在腿部和胸部多处负伤后,仍英勇抗击,毙伤日伪军6人。被日伪军包围后,她宁死不屈,用最后一发子弹射进喉部,壮烈牺牲,年仅25岁。

人才呀,英年早逝,王鹏师长不由得发出感慨,我决不能让这样的优秀的军政人才发生悲剧!他立即调了一架直升机,并立即给128团回电,在今晚7时同柳林支队长会面,安排好会面的地点。他要和这位巾帼英雄好好谈一谈,并给予全力支援和保护,他的心中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样感觉,说不出的!

1937年12月6日,日军兵分四路进攻南京,其先头部队离南京只有5公里。离南京48公里之句容县城沦陷。为了打痛日军,扰乱敌人的部署,基地战邪司令员发出命令,华北集团军和西北集团军联合行动,攻占石家庄彻底打通正太线,使正太线,平汉线连接起来,成为我解放区的内线铁路,巩固山西解放区,使山西和华北平原连接起来,形成以太行山为中心的大片解放区。同时,也希望这次行动能够阻止或迟滞日军进攻南京的速度,制止和改变发生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把日军的主力全部吸引到华北。华北集团军沿平汉线北上,从东、南两个方向进攻石家庄;西北集团军要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以30000人的兵力沿正太线,兵锋直指石家庄,从西面进攻石家庄。

又命令在冀东已经发展到万余人的1中队,动员所有力量对日军发起攻击,配合华北和西北两大野战军光复石家庄。提前授予“东北集团军”的番号,司令员周远,政委高之心,并将华北集团军在“掠夺者”和“狼吞”行动中,俘虏的伪军约4000余人,经过甄别和教育,空运到冀东,编入东北集团军,同时运去大量的抗日-1型系列武器,使东北集团军在冀东地区成为最强大的军事集团,另外,收复山西战役的伪军俘虏约4000余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教育和训练后,也将补充到东北集团军。

1937年12月7日,华北大地又卷起战火,经过休整的华北集团军约60000余人,坦克200余辆,火炮700余门,沿平汉线向北分三路发起进攻。同时,西北集团军沿正太线向东发起攻击,矛头直指石家庄。东北集团军连克宽城、青龙、建昌营等城镇,并渡过滦河直接威胁昌黎和北宁线。华北的日军由于第14师团被歼,第108、109师团又被歼灭16000余人,兵力显得明显不足,把一些较小的据点交给伪军据守,日军都收缩在平汉铁路沿线,几个较大的据点里。钟国兴司令员率领的华北集团军一反常态,并未沿平汉路向北攻击,而是秘密、快速地将大部队运动到石家庄边缘,彻底切断外围日军同石家庄的联系,然后,再由南向北和由北向南,两路对进,合击并各个击破失去补给和退路的孤立之敌。这一着棋完全出乎敌人的意料,没有任何机会收缩兵力,由我军控制人为地造成分兵的不利局面。很快,邢台、内丘、临城、元氏、赞皇等地被我军收复,将战线推到滦城一线,从南面逼近石家庄。西北集团军出娘子关,占领了井陉矿区、鹿泉、平山、灵寿等地,并派出部队将石家庄至正定段的铁路破坏。西北集团军出娘子关后,利用正太铁路将大量的重武器运到华北平原,在井陉矿区一线建立起纵深达40公里的坚固防线,形成了“背靠太行,脚踏正太,面向河北,能攻能退”的局势。除了近千门的155榴弹炮和105榴弹炮,还有300余门的高射炮,组成了10个重炮群。500余辆坦克,400余辆装甲运兵车,同华北集团军的200余辆坦克组成庞大的装甲集群,在平原上纵横驰骋如入无人之境。在完成对石家庄的两面包围后并未急于攻城,而是将占领区内的残敌彻底肃清,同时,将所有各色武装强行缴械,各级抗日政权立即建立起来。每天对日军的外围阵地展开猛烈的炮击,当然,只是团和营属炮火,这就够了,日军每日遭受炮火的折磨和消耗,而且都是日制的火炮和炮弹,我军依靠正太和平汉两条铁路,物资和人员的调动有了很大的机动性。又派出大批的武装工作队,渗透到石家庄以东地区开展游击战。在抗战初期,不仅有大量的民间武装,国民党军也留下为数不少的敌后游击队,加上俘虏的伪军,华北集团军的兵力接近20万余人。这还是严格控制规模发展速度的结果,主要收编有一定军事素质的武装人员,人民群众主动要求参军暂时不予考虑,扩充太快,钟国兴司令员和崔跃进政委都感到实在没有能力消化了。把各色零星武装集中起来,经过严格的政治和军事训练,组成正规兵团,比起处于松散的游击状态,其战斗力的提高是惊人的,而且成军和形成战斗力的周期很短,这是华北集团军总结出的宝贵经验,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这也是华北集团军在快速扩充的同时,还保持强大战斗力的秘诀所在。我军先进的装备,骇人的重型武器和战斗力,本身就是巨大的凝聚力,不管是哪个政治派别的部队,只要是中国人,谁不愿意依附一个更强大的集团呢?

为什么不急于进攻呢?基地战邪司令员希望通过大闹华北,威胁华北的运输线,收复山西,包围石家庄,迫使日军停止南进,甚至从南方抽调兵力到华北,减轻南京战线的压力,避免南京城破后发生的大屠杀。他每天都要泡在电子监听站,监听已经破译的日军无线通信,但是,这一次日军没有被调动起来。东京的日军军部没有理会华北方面军的频频要求增援的电报,指示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攻占南京,已达到摧毁支那人抵抗意志之目的,待南京占领后,方考虑华北之战事。战邪司令员气得都快疯了,要不是董良政委苦劝,差一点向南京方向发射导弹攻击。其实,事已至此,导弹攻击也是杯水车薪,我军的地面部队还暂时无力向南方全面出击。战邪司令员冷静下来后,立即发布命令: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破,日军屠杀之日),向石家庄之敌发起攻击,此次战役不留俘虏,包括日方的非军事人员。同时命令全军其他部队,在这一天猛烈攻击日军占领的所有目标,竭尽全力杀伤敌有生力量,毁坏设备设施。这是一次另一版本的“百团大战”。

同时,董良政委指示政治部门,立即做好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宣传准备工作,在第一时间内向全国和全世界揭露南京大屠杀的真相,并照会日本政府,我军将以同样数量的日本军人和平民的生命作为回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