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斩首、放血

梦中将军 收藏 21 2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82.html


日军预定进攻时间在1937年11月10日晨5时,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12时,钟国兴师长就用直升飞机,将特种部队空运到距土肥原贤二指挥部约5公里处,计划斩首行动在凌晨3时打响,争取1个小时内将日军指挥机构彻底砸烂。土肥原贤二的锁定位置,是根据无线电测向,附近的武工队报告,在阳邑附近的一个叫做万家坳的村内。我们的特种兵,人人精通日语,冒充日军巡逻队,接近目标,。

日军第14师团自进入中国以来,几乎是所向披靡,如入无人之境,所以,在首脑的警卫方面并不十分严密,只有一个中队的鬼子兵负责警卫。我军的特种兵,拥有夜视器材,在漆黑的夜里行动自如,无声无息地干掉外围的警卫哨兵,抵近日军最核心的指挥中心,立即分头扑向目标,用冷兵器和无声武器疯狂屠杀一切生物,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日军第14师团的首脑即告消失,土肥原贤二及其指挥部门的所有人员都被屠杀殆尽,土肥原贤二本人,由于钟国兴有交待,同时将其一行的首级斩下,在将所有设备捣毁后,由米-8直升机接应迅速撤离回到师指挥所待命。

日寇设在桥远镇的补给仓库,再一次地遭到类似的毁灭性的打击,重演了一次“掠夺者”行动,有所不同的是,苑永贤的特种兵大队带领武工队和民兵,在尽可能地捞足了各种物资外,将所有带不走的武器弹药、粮食给养以及各种装备,全部炸毁和焚毁,彻底断绝了日军的后勤供应,放光了日军赖以生存活动的血液,到了这个份上,对日军来讲,这仗还能打吗?还能打得赢吗?

另一路斩首行动的特种兵,目标是鬼子的化学部队。尽管钟国兴给部队配备了防毒面具,但是,鬼子如果真的释放化学毒剂,很难保证不给根据地的老百姓造成伤亡,而且,化学毒剂的作用影响是深远的,明年春天农民种地,毒剂能否影响到农作物产量和质量,还是个未知数。因此,无论如何,要把鬼子的毒气部队消灭在行动之前,尤其是听到就在前天,鬼子为了发泄被袭击的愤怒,将一个村子的老百姓集中到一起屠杀,有一千多中国平民成了鬼子毒剂的实验品和牺牲品。消息传来,钟国兴义愤填膺,命令部队不留一个俘虏,可以视情况使用化学武器,。

在袭击土肥原贤二指挥中心的同时,部分特种部队袭击了日军的毒气迫击炮大队,毒剂吹放大队。日军的毒气部队在特种战士眼里,不仅违反日内瓦公约,而且是最卑鄙、无耻、下流的下三烂部队。所以,在我军特种部队掠过日军的化学部队后,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特种兵战士的愤恨都集中发泄在鬼子的化学部队身上。按照钟国兴的要求,将缴获的150毫米化学迫击炮24门,30公斤毒气钢瓶120具,全部用于防范鬼子可能增援的方向,并授权,每个下士以上军衔的指挥员都有权利决定是否应用化学武器。

日军通过迫击炮发射的毒剂为芥子气,芥子气在纯液态时是一种略带甜味的无色油状液体,但工业品呈黄色或深褐色,并有芥末味或大葱、蒜臭味。比重为1.28,气态比重为5.5,沸点为217℃,冰点为13.4℃。不溶于水,易溶于乙醇、苯等有机溶剂。

芥子气对皮肤、粘膜具有持续性的糜烂刺激作用,可引起眼结膜炎,引起呼吸道粘膜发炎,严重时造成糜烂水肿,并伴有继发性感染。芥子气沾在人皮肤上引起难以痊愈的溃疡。它的蒸气能透过衣服,对人类的粘膜组织及呼吸器官都有损害作用,德国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使用过芥子氯。人吸入这种气体,会导致全身灼痛。接触芥子气后出现的症状是:出现黄疸、眼睛流泪、肺部有灼烧感。其中期后果为,导致各种癌症和先天性畸型。

芥子气是糜烂性毒剂,它能直接损伤组织细胞,引起局部炎症,吸收后能导致全身中毒。军事上它被用于装填在炮弹、炸弹、火箭、地雷及航空布洒器或地面布洒器中使用。在日军化学弹药中,有装填单一的芥子气、芥子气与路易氏剂混装或含胶粘剂的胶状芥子气及胶状路易氏剂等。从日军大量贮备及战争使用情况表明,其重要性仅次于神经性毒剂。

毒剂吹放钢瓶主要是氯气和路易氏气的混合气体,氯气是一种黄绿色有毒的气体,它主要通过呼吸道侵入人体.氯气对上呼吸道黏膜会造成有害的影响,它会溶解在黏膜所含的水分里,生成次氯酸和盐酸,次氯酸使组织受到强烈的氧化;盐酸刺激黏膜发生炎性肿胀,使呼吸道黏膜浮肿,大量分泌黏液,造成呼吸困难,所以氯气中毒的明显症状是发生剧烈的咳嗽.症状重时,会发生肺水肿,使循环作用困难而致死亡.由食道进入人体的氯气会使人恶心、呕吐、胸口疼痛和腹泻.1L空气中最多可允许含Cl20.001mg,超过这个量就会引起人体中毒.所以,氯气曾被用作强杀伤性的武器。

路易氏气“在冰冻和干热的土地中仍然有效,在这些地方水解的可能性较小”。而且水解反应的生成物——氧化路易氏气可以长时间污染一个地区,可以引发严重的水泡,而且不会蒸发,也不会被雨水冲刷掉。美国外科军医爱尔兰将军在1926年《毒气战的医学前景》一节中说,尽管水解可能阻止路易氏气发挥作用,但是当它被人皮肤上的潮气水解后,形成的水滴反而容易渗入皮肤并造成伤害。普兰迪斯少校在其1937年的书《战争中的化学》中说,路易氏气即使在水解后仍是有效的,而且普兰迪斯声称,大多数情况下,战场环境都是干燥的。美国之外也有许多文献说明了关于路易氏气威力的情况。德国汉斯里普曼在1937年出版的《来自天空的死神》一书中曾说,他“目睹”了一个人无意中进入一间充满路易氏蒸汽的房间。该人很快感到强烈的疼痛并伴随无法抑制的呕吐,4天后患慢性中毒并精神崩溃,3个月后死于路易氏气中毒。

日寇在侵华战争期间,无数次地使用化学武器,造成中国军民的大量伤亡。而且为了彻底消灭八路军特别纵队,蓄意动用了化学武器。来而不往非礼也,钟国兴为了让日本鬼子深刻体验八路军特别纵队的厉害,决定,除了用缴获的化学武器回敬鬼子外,还要用从未来带来的更强有力的神经性毒剂,沙林,VS,让日寇也尝一尝化学毒剂的味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本来,化学武器是日内瓦公约明令禁用的,但是帝国主义国家从来奉行的都是,只许他自己遥山放火,不许别人在旮旯点灯的强盗逻辑,为了防备万一,这次来这个时空,也秘密地配备了一定数量的化学武器,原不打算应用,看到日寇如此卑鄙,还有什么犹豫的,难道想当东郭先生吗?

斩首、放血行动的成功,使日军第14师团成了案板上的一块肉,下一步就是由八路军特别纵队怎样切割的问题了。当苑永贤的特种部队完成了任务,将土肥原贤二等十几个人头扔在钟国兴师长脚下的时候,钟国兴向部队下达了:开刀,收尸的命令。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