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历程 正文 山雨欲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82.html

钟国兴部在华北的作为,引起多方势力的关注,尤其是吃了大亏的日军,决心报复这支使大日本皇军蒙受耻辱的支那军,为了将其斩尽杀绝,以泄心头之恨,特从邯郸调来第14师团执行扫荡任务。

日军第14师团(常设):1905年组建,1937年9月上旬自日本到达塘沽编入第1军,在平汉路北段作战,10月攻占石家庄。按照原历史进程,第14师团将在11月在冀南邯郸及安阳作战;1938年5月徐州会战担任豫东兰封围攻;6月隶属第2军,1939年9月调回日本;在中国期间的师团长是土肥原賢二。历史的轨迹出现了越来越严重的偏转,第14师团很可能就此从日军的战斗序列中抹除了。

土肥原贤二,日本陆军大将。从1913年开始,他在中国长达30余年的间谍特务生涯中,竭力从事分裂中国、侵略中国的罪恶活动。他参与策划了“九一八事变”,1931年底,劫持溥仪到东北拼凑伪满傀儡政权,致使东北沦陷长达14年。1935年6月,他逼迫国民党政府签署“秦土协定”,攫取了察哈尔大部主权。1935年10月,他策划了以分裂中国为主要目标的“华北自治运动”。“七七事变”后,他率日军第十四师团入侵中国。

目前,第14师团已集结在西戍、阳邑两地,总兵力约28000余人,准备分两路向八路军特别纵队进攻。华北方面军第一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中将,命令该师团可以采取任何有效手段,务必剿除这股共匪,勿使一匪漏网。还配备了一个毒气迫击炮大队(150毫米化学迫击炮24门);一个毒剂吹放大队(30公斤毒气钢瓶120具),下狠心要彻底根除心腹之患。

除了日军作战部队紧锣密鼓地进行战前准备外,还派出大量的间谍渗透到太行山区,刺探和收集有关“特纵”的情报。日军航空兵也派出侦察机和轰炸机,从空中进行侦查,监视我军的地面调动情况,并随时将情报通过无线电向洪部(指挥部)报告。

钟国兴师长对小鬼子的伎俩是轻车熟路,早已做好了同鬼子打间谍战,化学战,细菌战,特种战的准备。尤其是听说土肥原贤二的师团,不禁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全身一股杀气在涌动,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股鬼子一点骨头渣也不剩地吃掉,老子一定让你们知道,谁是真正的魔鬼!

钟国兴命令苑永贤的特种兵大队化整为零,在各个边缘地区发动人民群众,同民兵一起构成严密的防谍网。可别小看当地人民的反间谍作用,钟国兴部毕竟是外来户,只要不穿军装从他们面前经过,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当地的民兵就不同了,基本上十里八村的差不多都认识,即使不认识的面生人,只要询问几句便可以确定身份。

还有儿童团,将十二岁以上的孩子组织起来,进行了简单地旗语训练,在容易被渗透的地形复杂地区,同日常一样放羊砍柴。一旦发现可疑情况,通过旗语,接力般地把信息传到民兵和特种兵那里,最后由他们负责搜索追捕。他们发放的路条采用了先进的防伪技术,以这个年代的技术水平根本伪造不了,对于野外发现的任何可疑人员,稍有反抗立即击毙。

各部都配发了防毒面具,同时进行防化,防细菌的训练。由于钟国兴部名声很大,来投奔他们的各色人员很多,难免参杂大量的间谍。苑永贤将所有外来人员集中在3个临时甄别点,动用了测谎仪,针孔摄像偷拍,电子窃听等手段,把各种伪装的间谍一个一个地揪了出来。

有意思的是,除了日本鬼子派来的间谍外,还有不少国民党军统特务和延安方面的情报人员。苑永贤遵照钟国兴的命令予以区别对待。对日谍,在不择手段地逼迫招供后,又强迫发回事先编造好的假情报,待证实的确没有说谎后,即秘密处决,由我们的情报人员继续冒名顶替迷惑敌人。

国民党的军统人员,一律先关入大牢,使其百般受苦,最后乖乖就范者,宣誓脱离军统,文字和影音材料备案,编入我方情报部门,成为我方的打入军统内部的间谍,顽固不化者一律享受日谍的待遇。延安的情报人员好吃好喝地软禁起来,待日后根据形势安排他们的出路。

钟国兴命令各部严密伪装,只留出几千人进行佯动欺骗敌人。同西线一样,在“掠夺者”行动胜利后,立即派出大量的武装工作队深入敌占区,敌工部的郭凯传部长带领情报部和特工部的人员,亲自坐镇指挥这项工作。现在,敌人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中,随时将敌军动态信息从各个角落传到指挥部。

今天是1937年11月2日,此时,钟国兴师长和崔跃进政委,正在召集旅以上指挥员的会议,制定歼敌作战计划。钟国兴师长根本没把第14师团放在眼里,用钟国兴师长的话讲,日本鬼子太小瞧我们了,居然敢用不到三万人来进攻打我们,就是再加一倍也能让它有来无回。但是嘴上却反复强调,不可轻敌,就是死老虎也要当活老虎打。

钟国兴师长事先已经同政委崔跃进,召集副师长兼特种兵大队长苑永贤、参谋长薛飞以及部分旅长团长,都是来自未来的战士,研究制定了一份作战计划草案,大胆地将全歼日军第14师团,作为这次战斗任务的最终目标。

钟国兴师长对敌我双方的情况进行了详细地分析,尽管我军在数量上仅占微弱的优势,但是在通讯设备、武器装备、单兵素质、情报收集等方面远远优于敌人。敌人最致命的弱点是根本不了解我军实力,而我军对敌人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因此,有充分地条件全部歼灭第14师团。

根据搜集和提供的情报,制定了行动计划代号“狼吞”。因为日军第14师团毕竟是长着牙齿的豺狼,在中国战场多次同国民党军作战中没有败绩,再加上日军单兵作战素质普遍较高,战争初期日军中有战斗经验的老兵比例较高,应该承认日军第14师团还是有很强的战斗力的。因此,我军同第14师团不宜正面打拼,钟国兴师长决定首先采取斩首行动,打掉土肥原的师团指挥机关,拉开全歼日军第14师团“狼吞”行动的序幕。然后,充分利用我军的火力优势和装甲优势大胆穿插,最大限度地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彻底打乱敌人的战略部署,予以分割包围各个击破,最终达到全歼日军第14师团的目的。

尽管都是来自未来的战士,都具备良好的军事理论基础,和十分过硬的军事方面的技能,而且大部分人都有实战经验。但是,听完钟国兴师长的战略构想,都为师长超级的大胆感到意外,对完成全歼日军第14师团的任务有些没底,一时间大家面面相觑闷在那里。崔跃进政委多少对钟国兴师长的想法知道一些,两人在日常又经常在一起探讨和沟通,所以崔跃进政委对全歼日军第14师团的大胆想法,经过反复地争论后认为还是有可能的,尽管自己也认为没有十分的把握。

崔跃进政委看到大家都闷在那里,便打破沉默风趣地说道:“钟师长异想天开想一步登天,但是他自己好像有点力不从心,需要众位弟兄借一把力。你们看一看,你们能不能帮他这个忙,如果帮不上也说一说理由。如果大家都认为不可能,咱们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师长掉下来摔死,得把他拽住。大家可以充分发表意见,通过军事民主,好好地论证是否可行,这一仗我们可不能打砸了!”

参谋长薛飞首先发言:“说句心里话,我个人对全歼14师团有点底气不足。虽然我有实战经验,但只是一名在战场冲锋陷阵的战士体验,我们师从上到下好像没有一个人,有指挥过团以上规模的作战经验。虽然后来到军校系统学习,在军事理论方面掌握很多,毕竟还是没经过实战的检验。另外,我们师成立才一个月,从训练成绩来看,已经完全达到标准,但是在实战中的协同怎么样,能不能形成战斗力就很难说了。因此,对待穷凶极恶的,兵力占优势的,武器装备还算精良的日军第14师团。我的意见是在大量杀伤敌有生力量的前提下,还是以击溃为主比较稳妥一些。”

副师长兼特种兵大队长苑永贤发言:“老薛说的是实情,就拿我来说吧,从排长一下子升到副师长兼特种兵大队长,从心理上还没适应过来,就要开始指挥至少是营以上规模的作战了,自己现在都拿不准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实战能力。而且,这是我们师成立以来的第一仗,具有很重要的政治和军事意义,只能打好不能打坏。所以,我也倾向老薛的意见。但是,如果我们特种兵大队,真的能在战斗正式开始前,把敌人的指挥首脑机关打掉。然后,我们的炮兵、装甲兵、陆军航空兵,以猛烈的火力杀伤敌人,掩护步兵实施分割包围,这事儿还有得商量。听听其他人的意见吧!”

薛国军旅长说道:“我的心理同二位上级一样,我对我军的现有火力没有顾虑,最大的担心就是方方面面的协调问题。训练中倒是很好,但是不管怎说都是新兵,就怕到时乱了套就麻烦了。”

师长钟国兴点燃一支红塔山,认真听完大家发表意见后说道:“我承认,同志们说的都是实际情况。但是,同志们,你们只注意到了我们的不利因素,缺乏对自己和部队准确的认识,因此就导致自信心不足。我在这里分析一下我们的优势。

第一, 我们对眼前的敌人十分地了解,除了土肥原拉屎是不是便秘我们不知道,其他的一切尽在掌握中,这是最最重要的一点。

第二, 敌人对我们几乎是一无所知,甚至还停留在对国民党军认识的水平,必然要导致战略判断失误,以及采取错误的战术。这样的话,战场的主动权会始终掌握在我们手里,为我们打击的突然性和隐蔽性,提供了极好的条件。

第三, 我们的武器装备占绝对优势,我们的机动性占绝对优势,我们的后勤保障占绝对优势,我们的通讯占绝对优势。试想一下,作为一支军队所拥有的胜利条件,我们还有哪些不具备?

第四, 我们的指挥员都是最全面的,这是你们自己没有认识到的。是的,从我和政委开始,的确没有一个人,以前指挥过别说团级,就是营级规模的战斗,都没有指挥过。但是,没指挥过不等于没有这个能力,我们来自未来的每一名战士,其军政才能在这个时空中,担任师长都是绰绰有余的。这一点,通过开展群众工作,新部队成立筹备工作,新部队训练工作已经证明了的,难道我们还应该再怀疑我们自己的能力吗?

第五, 你们担心新兵不能上战场问题,可以说基本上不存在,至少有半数以上的新兵,都是经过甄别以后,收编的国民党军、伪军、土匪,这些人已经有过战斗经历,比如王志勇等人。经过一个月的突击军政训练,期间还夹杂着小规模的战斗,训练成果你们比我有数。况且,我们崔政委的政治工作水平,你们在座的谁敢提出异议?对你们的战士难道还没有自信吗?

第六, 我们的夜视镜,电子干扰等特种战装备,还有我们一顶十的特种兵大队,对日本鬼子来说都是空白,更增添了我们取胜的把握。

同志们,我以上说的六条优势,难道还不能抵消日军的微弱兵力优势,以及你们刚才提到的我军存在的种种不足吗?”

钟国兴师长说完后,气氛活跃起来,大家认为钟师长的分析很客观,很全面,我军完全有全歼第14师团的能力。经过一番热烈地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只要指挥部署得当,充分地扬长避短,发挥我军的优势,这场战斗一定能够打胜。

钟国兴师长看到大家讨论的差不多了,已经在认识上达到了统一,对胜利已经充满了自信心而感到十分满意。他示意大家停止讨论然后说道:“刚刚收到基地战邪司令员来电:根据我电子监听部门破译日军通讯的纪录,敌人将在11月10日后大举进攻。明日你部师旅级指挥员来基地参加作战会议,同时将此次作战计划一并带到基地。既然大家已经统一认识,立即开始战前动员工作,并且抓紧时间有针对性地进行最后的突击训练。”

会后,钟国兴师长把特种兵大队长苑永贤留下,命令他立即选拔精兵,开始进行斩首行动的模拟训练。

钟国兴师长语重心长地说道:“老苑,‘狼吞’行动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你们特种兵大队的斩首行动,这可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大事啊,你必须要圆满地完成任务!一定要狠!现在的士气怎么样?”

“师长放心吧,我的特种兵们现在就是一群嗷嗷叫的饿狼,学了天大的本事就等拿日本鬼子实习呢,我担心为了抢这个任务相互间咬起来!”

苑永贤副师长兼特种兵大队长,受到“狼吞”代号的启示,为他的特种兵部队引入了特别的文化,使他的特种兵大队发展成为赫赫有名的,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野狼团”,此乃后话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