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实体版》 第十一章 11-6

卫悲回 收藏 18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4/




“二班长,老丘!你怎么样!”

趴在后面的卫生员发现死死抱着反坦克炮、浑身是血的炮兵士官已经昏迷过去。

“老柳!”

江垒发现躺在炮架旁边的老柳没有动弹,我们俩慌忙抱起老柳匆忙检查他的伤势。还好,没有伤口。老柳离洞口近,但他动作快先卧倒,只是被震昏过去。

“老丘!你别死啊!你醒醒!咱们接着开炮!”

卫生员搂着炮兵士官放声大哭。

我们赫然看见抱在卫生员怀里的炮兵士官只有上半截身体是完整的,他的一条腿被弹片干脆利落地切掉了,另一条腿也只是挂在身上。

卫生员哀哀地哭着,边用手擦拭炮兵士官脸上厚厚的尘土。他的脸色如同死人般蜡黄,嘴唇也没有丝毫血色。

那个炮兵士官的手仍然死死地搂着火炮的炮身,卫生员半天没有挪动他的身体。我们俩把处于昏迷的老柳搀到坑道后面墙角处,转身准备帮助卫生员抬起满身鲜血的炮兵士官的时候,他悠然醒来。

“别,我们接着开炮!发什么呆!啊!装弹!啊!”

炮兵士官努力着坐正身体。他的牙齿深深咬啮着,鼻腔里传出低沉的喘息。鲜血随着身体的挪动不断喷溅出来,浇沃在满是尘土的炮架上。

卫生员边哭着边抱起一颗炮弹,我打开炮栓。上膛,关炮栓。

炮兵士官的回光返照太令人震撼了,他的手臂居然有力气转动着手轮。

“目标983米!预备!放!”

随着炮兵士官的喊声准备拉绳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火炮没有像往常一样灵活地转动。

火炮被炸坏了!

驻退机被炸开,暗黄的液体随着炮身的转动流得满地都是。

“浑蛋!为什么不开炮?”

炮兵士官烈火般的目光瞪着我。手指触及驻退液,感到黏稠,他抬起手看看。

愣愣地呆了一会,炮兵士官默默地前伏,双手紧紧搂抱着已经损坏的火炮。

“修……”他好像呢喃了一声。

当我们三个人正默默地围在炮兵士官身边寻找可以安慰他的词语的时候,后面坑道传来忙乱的脚步声,接着有人在黑暗中高声下令。

“撤退,听到没有,撤退,到第二道防线。快!”

终于坚持不住了。

我们的炮兵阵地几乎被敌人的炮火炸个稀烂,表面阵地的堑壕也早已被敌人彻底轰平。没有足够的反坦克武器,战士们现在只能依托光秃秃的坑道出口作为狙击阵地。再不向坑道里撤退我们就只能在表面阵地任人宰割。

“撤退!老丘!咱们撤退吧。”

卫生员小声地对炮兵士官说道,也不管他还能不能听得见。

炮兵士官一动不动地伏在炮身上。

“老丘?老丘?你醒醒!老丘!”

卫生员抱着炮兵士官已经僵硬的身体哭号着,疯狂地摇晃着他的身体。我也去扶他。发现他几乎是冰凉的。是啊,血流尽的人,身体冷下来特别地快。

江垒不忍地扭过他的头仰看着坑道墙顶,不让旁边的人看见他扑簌簌落下的泪。

已经损毁的反坦克炮还执著地昂首挺立在炮位上,身上涂满了戍卫者的鲜血。一位战死者仍然死死地拥抱着炮身,炮管威严地伸向夜空,无言地表达着不屈。

黑暗中在坑道里迅速集结撤退的人群默声不语地从我们身边走过,所有从炮位走过的人都会摘下自己的头盔停下来一会儿。

卫生员还在淌着泪试图唤醒炮兵士官。

“撤退了。”

一个军官摸样的人拍拍卫生员的肩膀后消失在黑暗中。

我实在无法劝阻那位悲痛欲绝的卫生员,只有在墙角唤醒还处于昏迷的老柳。

敌人的炮火开始稀疏下来,我知道,敌人地面部队开始接近我们现在的位置。

“江垒,拉上卫生员。我们走!”我扶起老柳向江垒喊道。

别了,弟兄!

我最后看一眼还紧紧趴在炮身上却永远不会苏醒的那位炮兵士官,搀着老柳踉跄地跟着部队撤退的人流离开这个我才停留了半个小时的地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