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黑燕 第一卷 第八章 动心 二女同夫

kook123ko 收藏 1 210
导读:传世黑燕 第一卷 第八章 动心 二女同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也许是穿高根鞋不方便用轻功,也许是头脑太混乱了,没有想到用轻功,或者是担心用了轻功,被人看到了太惊世骇俗,林素如只是如平常女孩子般跑着。我和湘兰租的这套房子在六楼,就与湘兰这几句话的时间,林素如都已将快跑到一楼了。我运起轻功,终于在这栋公寓楼外不远追上了林素如。可是我还是有些犹豫,不知道追还是不追。看着她娇俏的背影已将远去,我咬了咬牙,还是决定追。

林素如羞愤之下,一气跑了出来。想到自己的父亲,风雷派现任掌门人,享誉武林。提起林敬天,哪个不敬佩有佳,几位师兄在武林也薄有威明。自己在派里便似公主般,被众人像捧在手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呵护,哪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如今自己偷出家门,为了能闯下些名声,受了一个多月的苦,吃不好,睡不好,还要不断的面对一些想不到的危险,早已经被压抑的有些撑不住了。没想到还被人如此的羞辱,一时间竟觉得很累很想将一切都放下,尽情的发泄一番便回家,再也不出来了。

刚想得到这里,突然竟撞进一个人怀里,心里不断的埋怨自己,怎么身为武者的灵觉都没有了。连头也没抬的就连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走路没看见,是你————”

林素如见撞到的人是我,娇喝道:“是你!你走开!我不想看到你!”看向我的眼神像要喷出火来似的杏目圆瞪。“我------我------”我张了张嘴,确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道歉的话很是难以起齿。林素如理也不理我,转身要从别的方向走。这怎么行,我当然不会让她就这么走了。

林素如一连换了三个方向,都被我挡在面前,本来渐有止势的眼泪,一下子冒得更凶了,蹲在地上就大哭了起来。我走到她身旁,嗫嗫的道:“林------素如------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对------不起------”林素如头也不抬的吼道:“你滚开,你滚开!我不要看到你!”

“对不起,要不你打我一顿出出气?”这回我说话顺畅多了。道歉这话让我谁,实在是太别扭了,我还从来没向谁道过歉的,而且以我的性格,也不会向谁道歉,这实在是第一次,只会说“对不起”这三个字。现在只能希望林素如能打我一顿,好原谅我。林素如猛的推开我,瞪着微红的眼睛吼道:“就是打了你又怎么样?我以后还怎么见人?”“我不会餐说出去的。”我话音刚落,林素如便伸拳向我面门打来,我自然反应的伸手抓住她的手。林素如使劲挣扎可起来。

我连忙松开她,林素如后退两步吼道:“我的便宜让你白占了吗?”看着眼前这张让人神魂颠倒的俏;脸,我猛的上前,将她狠狠的搂进怀里道:“嫁给我吧?”林素如激烈的挣扎道:“放开我!你这个混蛋,色狼------”顿时,各种古今通用的骂词,从林素如嘴里骂了出来。我冲耳不闻,只是紧紧的抱住她,不让她离开我的怀里。

“素如,素如。”我轻轻安抚着林素如的挣扎。“素如,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想着你要是躺在别人的怀里,我的心里会发狂,会心痛,我舍不的你离开。”

“你松手------”林素如的双手已经被我绞到了她背后,无力挣扎。慕然,一股疼痛从我肩头传来。原来是林素如急了,张嘴在我肩膀上狠狠的咬了起来。我忍着疼痛,柔声道:“素如,以后跟我在一起好吗?”

林素如惊得连忙松开口,抬头看着我,嘴角丝丝血迹,映的她的樱唇更加娇艳。“素如,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喜欢你,昨晚回来,我脑子里全是你的影子,怎么也睡不着。”林素如用力的扭着身体。惊慌的躲着我的眼神。我只是更加的用力,紧紧的搂住她。

好一会儿,林素如才安静下来,表情复杂的看着我。昨晚的相遇,已经给了她深深的震撼。分开以后,又特意跑道富源大厦附近,对照着湘兰的描述,眼前的距离差点没吓死自己。只是这两栋高楼之间的公路宽度,就难以让人相信,能有人能凭空跃过,更荒论它们高低间的差度。想到我近乎恐怖的轻功,回到住处后,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出现那个孤傲冷酷的身影,挥也挥不去,不知不觉间,已经将这个身影深深的印在了心里。

回想昨晚,他对自己不理不睬,这种情行从来没有碰到过,让自己对自己的容貌一下子没有信心,便大清早起来,精心的打扮了一番,按照地址找了过来。见到他时,自己便鬼使神差的拿出了娇横的脾性,只是为了能引起啊的注意。然而,他的表现,无疑的再次打击了一下自己,见到自己时,根本就不像往日的那些人一样,对自己大献殷勤,表现的还是那么冷淡。而且还发现他和那个跟自己很谈得来的兰兰,根本就不是什么兄妹,反而是情侣,让自己心里浓浓的涌起一股酸楚。

被他报在怀里亲吻,自己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气愤,不知怎么的,反而还有些欣喜。然而,之后发生的事情,让自己对他非常的失望。从来没有人敢那样的对待自己,一股羞辱感犹然而生,让自己难以接受。

我看到林素如没有再用力挣扎,反而眼神复杂的看着我不说话,心里一阵轻松。这一刻我才发觉,怀里的这个女孩居然跟湘兰一样,深深的占据着我的心田。心里泛起浓浓的爱意,我低头轻轻的吻上那娇嫩的红唇。很柔,很软,丁香小舌不断被我吮吸着。林素如没有咬我,只是轻轻的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弹,渐渐的,她变得柔顺起来,笨拙的配合着我,让我深深的沉醉在这种唇舌之战中。这一刻,仿佛时间不再流逝,我们谁也不愿推开对方。

初次的接吻,林素如不知道怎么换气,只觉得呼吸一阵压抑。直到实在无法闭气了,才推开我,侧着脸贴在我胸口,红着脸大口的呼吸着,俏脸一片通红。我轻呼道:“素如------”“不要说话。”林素如紧紧的抱着我,阻止了我说话。我只能这么静静的反搂着她。好一会儿,林素如还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我只能道:“素如,你原谅我了吗?”

林素如只是回道:“不要说话,让我静一静。”林素如更加用力的搂着我了。小手慢慢的抚摸着我的后背,是那么的慢,那么的认真,那么的仔细,那神情里充满了深情,不舍。我迷惑的看着林素如,猜不透她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素如柔声道:“好了,放开我吧!”我不舍的松开她。林素如大胆的抬头凝视着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要走了,你好好的对兰兰。”终于,豆大的泪珠涌了出来,林素如踮起脚尖,在我嘴唇上吻了一下,转身就要走。我连忙拉住她的手道:“素如,不要走,我们在一起不好吗?”

林素如背对着我,哽咽着道:“不可能了,兰兰怎么办?怪只怪老天为什么让我们现在才相遇。”我心里高兴极了,听她的口气,明显是已经喜欢我了。我欣喜的从后面楼住林素如道:“没事的,湘兰会同意的。”林素如用力的推着我道:“你当我是什么?”我紧紧的楼住她道:“我已经觉定了,不管怎么样,反正你这辈子别想离开我,就是绑,我也要把你绑在我身边,永远也不分开。”

林素如用力的扳着我的手,气呼呼的道:“你怎么这么霸道?你以为你是谁?”我笑着舔了一下她的耳珠道:“小如如,你就从了我吧!”林素如浑身一抖,娇喝道:“你休想,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还不快放手?”说着更加用力的扳我的手,使劲儿的扭动着腰臀挣扎了起来,我是死也不放,林素如只好不动了.过了好一会儿,林素如才道:“你还抱着不放?快松手!我喘气都难。”

一听她这么说,我更加欣喜了,没想到这么容易俘获林素如的芳心。我微微松了点儿力气,柔声道:“小如如------”“别叫的这么肉麻,我浑身都泛起鸡皮疙瘩了。”我只好道:“素如,我真的喜欢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你放心,湘砍不会反对的。到时候,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逍遥自在?我们再取一个响亮的绰号游戏江湖,你说好不好?”林素如低着头,幽怨的道:“到时候别人怎么看我?我还是不插在你们中间好了,你就当没有见过我。”

我轻轻的拂了拂她的发丝,深情的道:“不要管别人怎么看,只要我们三个在一起觉得幸福就好。”林素如轻轻的道:“这样是理法不容的。”我笑道:“什么理法不容?谁管得到我们。谁敢管我们?要是有人敢说我们的闲话?不管是谁,我打得他连他妈也认不出他。”林素如在我手臂上狠狠的扭了一下笑道:“你很厉害吗?自大狂!”

我顿了顿道:“大不了我们到国外去好了?国外不是有些国家能够取四个老婆吗?我才两个而已。这下没人说了吧?又合法又合理。到时候我还能再多找两个老婆。”“你敢!”林素如娇喝一声。忽然发觉自己这样说,不是变象的承认是他的老婆了吗?羞得直往我怀里钻。我笑呵呵的道:“小如如,你终于同意做我的老婆啦!”林素如羞道:“谁同意啦?”我笑道:“哦!真的没同意?那我再找三个老婆好了。”林素如气道:“那你找好啦!”说着的同时,便在我的腰肋上狠狠的掐了起来。凭我的铜皮铁骨,当然不疼,不过还是要做做样子。

直到她解了气,才松手。我亲了亲她微撅的小嘴道:“好了,素如,我们回去吧?这会儿湘兰肯定等急啦?”搂着素如的肩臂,我们朝公寓楼走去,刚走了几步。素如身体一顿,我莫明其妙的看着她道:“素如,你怎么啦?”素如迟疑的道:“我还是不上去了。”

看着我寻问的眼神,素如肩头一塌道:“让我怎么面对兰兰呢?”我笑道:“怎么面对?不就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你又不比她多长出两只眼睛。有什么不好面对的?”素如瞪了我一眼,皱着眉头道:“我是说我不好梗在你们俩中间,你扯到哪儿去啦?”“好了好了,别胡思乱想啦?我们快上去吧?噫!素如,我看着你今天很不一样呢?”我故作惊讶的上下打量着素如,好转移她的注意。果然,素如不知所措的看着我道:“怎么不一样?”

我啧啧有声的道:“嗯!你今天比昨天漂亮多了。是不是故意穿成这样,特意来勾引我的?”素如马上就听出我是调笑她们,扬手就向我打来。我连忙道:“别打别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天大的秘密。”素如不依不挠的打了我一下才道:“什么秘密?”我左右看了看,才俯头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好性感啊!素如。我看到了你的内衣,黑色.”说完不等她反应过来,快速的在她脸庞亲了一下,转身就跑。素如惊叫一声,娇喝道:“李诗涌!你给我站住!”

我跑到远处,转身朝素如比了个意想形状。素如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再也故不得心里的羞涩,向我追来。看着她那气冲冲的样子,要是被她追上了,我肯定少不了被她狠狠的揉虐一番。不过小区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我可不想被人看到穿着窄短裙的美女狂奔,要是漏了光,我不亏死?只好停下来让素如好好的出了会儿气。当然,反抗是肯定的,素如不停的被我偷吃“豆腐”,不一会儿,就软在我怀里,双腮红扑扑的。这会儿,素如是甘愿被我占便宜,不像刚才,是被我强迫的,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心情,看来素如是完全将心交给我了。

我伸手到素如的腿弯处,将她横着抱了起来道:“很累了吧?我抱着你走,”素如羞涩的道:“色狼?”我装傻的道:“我怎么听不懂?”素如双手抱胸,看着我啐道:“你还装?”我只好笑了笑,素如红着脸,伸手一下子捏住我的耳朵道:“说不说?”手指渐渐用力。我连忙道:“说,说,快放手,我说还不行吗?”素如一点儿也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我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道:“就是------刚才你蹲下来的时候。”

素如“啊”的一声,双腿一盘,伸手挡住裙边。我笑道:“呵呵,谁让你穿窄短裙来着?你现在挡还有什么用?我都早看见了。呵呵------”素如急忙催我道:“快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走。”我低头在素如额头上吻了一下道:“素如,放心好啦!你的身体只能我看,要是别的男人看到了,我见一个,杀一个。”素如顿时安静下来,听了这么杀气腾腾的话,心里不但没有反感,反而还甜滋滋的。

推开门的时候,就看见湘兰倚在沙发上睡着了。不知道这丫头又梦到了什么,睡着了,嘴角还挂着笑容。素如沉默了一下,指了指湘兰,又指了指自己,就拿眼神看着我,默不作声。我知道素如的意思,就是让我跟湘兰解释,我笑着走到湘兰州身边,任谁看了着么可爱的睡美人,也不忍心将她吵醒。素如看着我残酷的捏住湘兰的俏鼻,有心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怒瞪着我。

湘兰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擦了擦眼睛,高兴的道:“哥哥,林姐姐,你们怎么着么久才回来?我衣服都洗好了,也不见你们回来。”我讪讪的道:“你林姐姐跑得快吗?我追了很远才追到。”湘兰不疑有它,转头看着素如笑道:“林姐姐,你干吗哪么生气?哥哥只是跟你开玩笑的。”

素如瞪着我道:“那叫开玩笑?你问问他都干了什么?”话音刚落,忽然看到我正斜眼看着她的胸脯,素如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湘兰疑惑的道:“这没什么呀?就是亲一亲吗?”我收回眼神,深吸了口气,对湘兰道:“湘兰,我有件事要跟你说。”素如马上紧张了起来。湘兰左右看了看我们,忽然“噗哧”一声,笑了起来道:“哥哥,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吗?干吗把气氛弄的这么压抑的?”

湘兰这么一说,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看了看不远处的素如,我向她招了招手。素如疑惑的靠了过来,不等她开口,我便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对湘兰道:“我喜欢她!”湘兰听了一愣,呆呆的看着我,失神的道:“你要取她?”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怀里的素如,身体微微的颤动着。

湘兰顿时面色苍白,眼睛慢慢的湿润了起来,紧跟着泪水汹涌而出,哭道:“哥哥,你说过会取我的,你说过会取我的?”素如连忙把我推向湘兰,看着湘兰那无助的神情,我怜惜的搂住她柔声道:“湘兰,湘兰,哥哥也要取你的。”湘兰的眼睛瞬间有了光彩,扑在我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我紧紧的搂着湘兰道:“湘兰,哥哥也喜欢你,哥哥也会取你的。”湘兰得到我的诚诺,微微平息了下哭泣。好一会儿才停下来,泪眼婆娑的看着我道:“哥哥,你取了我,又要取她,不是犯了重婚罪吗?”湘兰的语气里还是对素如有些怨恨,连姐姐也不叫了。素如理解的笑了笑。我笑着坐到湘兰身边,搂住她的肩膀,伸出另一只手看着素如,素如乖巧的坐了过来。我这才开口道:“重婚罪?什么是重婚罪?法律上指已经结婚,而又同别的人结婚。可是你们要法律能管得到我们才行啊?“

湘兰抬起头看着我道:“法律怎么管不到我们?结婚要登记,房子要房产证,还有户口、身份证等等,好多好多,哪一样不被法律管?”我笑着道:“那我们结婚不去登记,不就行啦?”湘兰瞪着眼睛道:“那怎么行?不登记,哪能算是结婚?没有结婚证,别人不会承认的。”我奇怪的看着湘兰道:“我们结婚,干吗要别人承认?来来来,我们现在就结婚,以天地为证。”

牵起湘兰和素如,走到唯一的小阳台前跪下,我举起右手朗声道:“天地为证,我李诗涌愿与林素如、王湘兰,从此结为夫妻,同甘共苦,永不离弃。”素如和湘兰互相看了看挖我,红着脸学着我的样子,举起右手念出这段誓言。

我们这就算是结婚了。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我的严肃劲儿马上就消失了,搂着还跪在两旁的素如和湘兰,我眨眨眼笑道:“两位老婆,我们现在也拜了天地,是不是该完成最后的程序?”湘兰疑惑的道:“哥哥,还有什么程序?”我笑着一边亲了一口道:“当然是入‘洞房’啦!”还没等湘兰反应过来,素如便狠狠的将我推倒,啐骂道:“去死,色狼!哪能这么便宜你。”

我沮丧着脸道:“不是吧老婆?拜完天地,还不准‘洞房’的?哪有这么回事?”素如拉着湘兰的手,回头道:“今天都让你占了这么多便宜,还想得寸进尺?你做梦去吧!以后还得看你的表现,若是不好就休了你。兰兰,你说好不好?”湘兰捂着嘴笑着直点头。

我悲惨的叫道:“哇!不是吧?这哪叫取妻,根本就是嫁夫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