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黑燕 第一卷 第七章 收获 非礼女飞贼

kook123ko 收藏 0 43
导读:传世黑燕 第一卷 第七章 收获 非礼女飞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9/


“哇!这么多钱,我们怎么花得完呀?”湘兰把背包里的前一叠一叠,整齐的摆放在茶几,高兴得不成样子。“一叠就是一万,这总共有一百七十五叠,就是一百七十五万。哇!发材啦!”又是一声激动的高呼声。

看着眼前的钱,我的心里也有些震撼。今天晚真的很惊险,如果不是那块铁板,我们还真没办法这么轻松就逃了出来。也不能说是轻松,我的脑海里不住的回映着那空中的神来一脚,两栋大夏的直线距离,最起码有三四十米,我就这么硬着头皮的跳了过来,根本就不敢让人相信,还是在抱着一个人的情况下。回想了下当时的情况,我如果没有下决定往对面跳,肯定会跟富源公司的保安照面,虽然我不惧,但是如果被人看见我们的样子,也是非常麻烦的事情,总不可能杀了所有看到我们的保安吧?

“哇!好多的钻石啊!好漂亮的钻石!”湘兰今晚的第三声惊叫,把我从沉思中惊醒。抬头一看,湘兰正拿着一颗手指头大的钻石,那个小盒子也被打开放在茶几上。就着灯光,发出眩目光彩的钻石,刹是好看。

墙上的闹独钟已经快指向三点了,想想湘兰的高分贝声线,我怕吵嚷到左邻右舍的休息。拿掉湘兰手上的钻石,重新放回盒子里道:“洗澡、睡觉!”拉起湘兰就往浴室走。“哥哥,让我再看一会儿,就一会儿?哥哥?”不理湘兰的反抗,抱起她边走边道:“那些钻石都是你的了,明天再看也是一样。”我虽然这样说了,可湘兰的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茶几上的钻石不放就怕它们会飞了似的。

“小财迷,别看了,明天让你看个够。”我三两下就剥光了湘兰,两个人舒舒服服的洗了个鸳鸯浴。到了外面,我们再也没了那种羁绊的感觉,这套小套放,只属于我们俩的小天地,我们在里面不管干什么,也不会有人管。湘兰终于将她的热情奔放一丝不苟的表现出来,我也喜欢这种自由的感觉。

看着怀里瘫软熟睡的湘兰,仿佛刚刚她那种声嘶力竭的呻吟声,还回荡在耳边,我怎么也睡不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要好好想一想。我们提前来了上海,就是为了来找宝藏,如今宝藏已经被人先发现了,我想,客厅那一百七十五万,加上一盒的钻石,应该抵得上那埋藏的宝藏了,也许还要多,这件事已经算是完结了。学校还有一段日子才开学,我们好像突然之间无所是事了,不知道剩下的时间该干什么。

无意中朝窗帘看了一眼,才发觉天已经亮了,映得窗帘上的花纹清晰可见。我这儿还没闭眼,就天亮了。无奈,轻轻起床,继续每天的内功修练。我已经可以肯定内功精进离不开湘兰了,这也许就是书上说的阴阳调和了。孤阴不生、孤阳不长,我该想办法找找看有没有阴阳双修的功夫,我这样不知道对湘兰有没有伤害。湘兰练了半年多的内功,到现在都还没有“气感”,那学的那些招式,可以说是毫无威力,连些平常的人也对付不了。

“嘭嘭嘭------”不停的敲门声,将我惊醒。这敲门声还一直不停,床上的湘兰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不知什么时侯,还将我盖在她身上的毛毯给踢开,白白的屁股也露在外面,毫无睡像的趴着。

重新帮湘兰盖好被子,我才关上门。走进客厅,看看时间,才六点钟不到。“是你?”打开门,我就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原来门口站着的居然是昨晚的女飞贼林素如。只见她得意的扬扬头,笑道:“没错!兰兰起床了没有?”说着便挤进门来,手中还提了个旅行包。

走进客厅,林素如便将旅行包往旁边随便一扔,重重的坐到沙发上,还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今天她穿了身办公室女白领装。上身轻盈薄丝的雪白文化衫,丰满的酥胸紧裹在衣内,顶起两座雪峰,随着她的挺胸吸气,我都担心会裂衣而出。下身米白色的窄短裙,束缚出浑圆的双腿和肥大的圆臀。黑亮的秀发如锦缎般披肩而下,精致的五官灵巧展示。肌肤红润,吹弹可破,跟昨晚的女侠形象完全是两个人,不过同样的诱人,我都禁不住心里的欲望,蠢蠢欲动,连忙撇开头不再看她。

林素如打着哈欠道:“那个谁?你都倒杯水过来呀?别像个木头似的杵在那里,我都坐了老半天了,好歹我也是个客人呀?”这都什么人呀?我只好机械的伺侯她了。端着水杯,林素如心满意足的问道:“兰兰呢?她昨天不是说跟你一起的吗?她是不是在你对面住?”说着便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我连忙道:“没有,湘兰就在这房里,还没有起床,你再坐会儿,我去叫她起床。”林素如吃惊的看着我,我笑了笑,走进房间就把门又关上了。

湘兰还像个小猪一样撅嘴拱着枕头,眼睛闭得紧紧的。“湘兰,湘兰,起床啦!”我蹲在床边,边喊边拍着她的小屁股。湘兰翻了个身,呢喃着道:“哥哥,别吵,我好困。”看着她那庸懒的睡像,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可客厅还有人等着她呢。让人等久了可不好,湘兰是必须起床了。“湘兰,起啦!太阳晒屁股啦!”湘兰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依然故我的睡觉,让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有。看着湘兰被压得通红的玉乳煞是诱人,我忽然想到了办法。张嘴吸住右边尖端的红樱桃,用力的吮吸起来。湘兰不一会儿,就睁开了迷糊的双眼,带着哭腔道:“哥哥,你好坏,我困死啦!让我再睡会儿吗?”

见她醒了过来,我松开口,连忙将她扶着坐了起来,笑道:“小懒虫,快起来吧!有客人来啦!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林素如。”湘兰还在迷糊的道:“林素如是谁?”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湘兰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焦急的道:“哎呀!林姐姐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快!快!”同时慌乱的找起衣服。这时才想起我们昨天洗了澡以后,衣服全扔在浴室里没洗,没衣服穿。

顿时,湘兰瞄上了我身上的衣服。我连忙道:“不时吧?我的衣服你穿着肯定太大了。”由于我根本不流汗,衣服就刚好比湘兰多一套。湘兰撅着嘴道:“那我不管,哥哥,快脱下来我穿。”我一侧身,让开湘兰的手道:“别拉别拉,包里还有条沙滩裤。”

湘兰终于别扭的穿了我的沙滩裤及小背心出来。林素如都等了十几分钟,正在无聊的拨弄着茶几上的钻石,看到我们出来,由其是湘兰那夸张的穿着,一下子忍不住笑了起了。湘兰故做自然的找呼道:“林姐姐,怎么这么早过来,我都还没起床,你先坐一会儿,我先洗下脸。”

“这就是你们昨晚的收获?”林素如应该已经点过茶几上的钱了。“我下手了这么多次,从来没有哪次超过五十万的没想到你们这么厉害。光这盒钻石,都最少五百万了。”林素如笑着看着我。我笑道:“没什么,运气好而已。昨晚我们也差一点儿失手被逮住。”林素如不相信的道:“不是吧?凭你们的轻功,谁能抓得住?你不知道,昨晚我运足了全力,追了你们十来分钟,差点儿脱力了才追到,这都还是你们停下来的,当时我都已经跟丢了。我没听过武当派的轻功有这么夸张的?”我只好保持沉默。

湘兰过来了,林素如说话就没有这么沉稳了,把我晾在一边,两人马上亲热的聊了起来。“兰兰,没想到你和他睡在一起。你们不是兄妹吗?”湘兰红着脸道:“我和哥哥是邻居,从小我就这么叫的。”

林素如指指她进来时扔地上的旅行包道:“我还以为你们这儿有住的地方,搞得我把房子也退啦!现在没地方睡觉,你得帮我解决。”湘兰尴尬的道:“现在哥哥有很多钱,等下帮姐姐租套房子好啦!”林素如一听,连忙严肃的道:“兰兰,你说这些钱自己用?这样不行,我辈行侠仗义,像这样的非议之财,应该用于接济贫乏,怎么能自己留着?这样就违背了道义,理所不容。”

湘兰目瞪口呆的道:“为什么要接济贫乏?这些钱本来就是富源欠哥哥的,现在拿回来,当然要归哥哥啦?姐姐,你以前偷的钱,都送给别人了吗?”林素如愤然道:“我这是劫富济贫,是大侠风范,怎么能用‘偷’这个字眼,你要摆正眼光。对了,你说富源欠他的钱?怎么回事?”湘兰笑道:“是啊!我昨天不是说我们来上海,是来寻宝的吗?就是富源的老总,把哥哥的宝藏挖去了,所以我们才去富源大厦的。”

林素如想了想就明白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叮嘱道:“兰兰,以后你们劫来的钱财,可不能乱用了,一定要接济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辈行走江湖,要以道义为先,不然与魔道小丑又有何分别?”湘兰捂住嘴笑道:“姐姐,我都还不会轻功,哪儿有劫富济贫的本事,你去跟哥哥说好啦!呵呵。”林素如愣了一下,侧头朝我看了一眼,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湘兰见了笑道:“哥哥,林姐姐叫你劫富济贫呢?听到没有?”

我在旁边,听着林素如一付老江湖的口吻,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跟她对着来。撇撇嘴道;“我也穷,怎么没人接济我?”林素如顿时忘了和我的隔阂。“你哪里穷啦?这桌子上的六七百万不是钱吗?”

我随手拿起几叠钱翻了番道:“就这些?我买栋别墅、一辆‘宝马’,再养个‘小秘’,到时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难道让我饿死?”林素如气得悄脸通红,指着我道:“就你现在的钱,很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你还不满足?”我扔掉钱,不在意的道:“那是他们没本事,谁拦着他们挣钱啦?”

看着林素如气得不断的喘着粗气,我心里就禁不住的一阵得意湘兰也在一旁捂着嘴偷笑不已。好半天才平下气,林素如一本正经的道:“钱财乃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们有得吃穿就行了,你可不要走入邪道,毁了自己啊?”

我歪着脑袋看着林素如道:“咦!我怎么走了邪道啦?你劫富是济贫,我劫富是为了济自己,有什么分别?相对于那些千万富翁、亿万富豪,我也是穷人。”林素如听得有些抓狂了,我更加刺激她道:“走,湘兰,到外面去找找看有没有我未来的‘小秘’住的房子?”

林素如立马就站了起来,盯着我很是犹豫了一会儿道:“既然你冥顽不灵,我只好替天行道,铲除你这个武林败类!”说着便挥掌朝我打来。我这么刺激她,当然早就防着她过激的行动,没想到林素如还真的来个全武行,说打就打。让过她冲来的手掌,我极快的在她身上连点了三处穴道,

林素如的身形从极动变成极静,呆呆的定在我的身边动弹不得。点穴,不错,就是点穴,谁叫我学了那本《刺穴精释》呢?上面就有点穴的功夫。这一切快的就像电光火石一般,湘兰直到林素如被我点住穴道不能动弹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你怎么会点穴?”林素如焦急中透着慌乱,连话音都有些色厉内荐。我得意的道:“当然会!一个点穴简单得很。”林素如难已致信的道:“怎么可能?点穴法不是失传了吗?”

听了林素如的话,我也有些难以相信,这点穴法这么简单,怎么会失传?不过我现在也懒得想,失传就失传,关我什么事,就我会那更好。我没有回答林素如的话,对着头脑还有些转不过了的湘兰笑道:“湘兰,这个野蛮女刚才想杀我,我 亲她一口就当她赔罪好不好?”看着不能动弹的林素如,湘兰眼里满是消意,哥哥,你亲好了,呵呵,不过你要教我点穴的功夫,这可比轻功有趣多啦!"林素如也听到了,连忙道:“不行,呜------”

没等林素如说完,我就用嘴堵住了她那张娇艳的红唇,当然,我的手也悄悄移到她那饱满的胸脯上。林素如没办法反抗,只能瞪着我想张嘴咬我。我当然不会傻傻的伸舌头给她咬。“比谁嘴巴大吗?”“你混------呜------”就她那张樱桃小嘴,当然比不过我了,虽然不能真正的接吻,但是过过嘴瘾,过过手瘾也是好的。

“哥哥,林姐姐哭起来了。”我瞬间清醒过来,才发觉林素如正静静的看着我,眼泪顺着俏脸不停的往下流着。晰白的俏脸上浮着淡淡的红晕,水灵的双眸中种种我说不出的眼神,不甘、惊讶、愤怒、哀求、怨恨、柔情、迷惘。柔弱中透着楚楚可怜,让我心里禁不住的升起一股浓浓的怜惜。

“坏了,过火了。”我心里懊悔极了。连忙抽出手,身体往后腿开。林素如突然失去支撑,整个身体僵硬着往后倒去。我连忙伸手又将她搂进怀里,随手解开她身上的穴道。林素如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只是默默的看着我,一言不发。我不敢与她对视,侧头躲开她的目光,扶着她站稳。

湘兰靠上前来,凝惑的看着我们问道:“林姐姐,你怎么啦?哥哥只是开玩笑的?”这丫头平日跟我一起这样玩儿闹慣了,所以像这样亲一亲,习以为常,根本没有想到别人的感觉是怎么样的。湘兰的让我冷汗直冒,幸好她没有看到我的手伸进林素如的衣服里,不然都不知道会引出什么样的事情来。暗暗松了口气,我侧眼看了一眼湘兰,突然感觉从胸口传来一阵大力,身体不自禁的往后退开。

原来是林素如猛的推开我,话也不说的转身就往外跑去,我站稳的时候,她已经拉开了门,连行李也不要了。湘兰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着我道:“哥哥,这儿是怎么啦?林姐姐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只是玩笑吗?”

湘兰问的我有些心虚,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听着林素如的高根鞋在楼梯间“嗒嗒嗒”的声音慢慢的减弱,湘兰连忙道:“哥哥,快去把林姐姐追回来!”我有些犹豫的挪动了两下脚步,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追。

湘兰见我磨磨蹭蹭的,焦急的催着我道:“哎呀!快去呀!哥哥,一定要把林姐姐追回来,记住要先向林姐姐道个歉。”我想想觉得也对,毕竟是我对不起林素如,向她道歉是应该的,提起功力往门口冲去。湘兰紧跟两步喊道:“哥哥!一定要把林姐姐请回来!不然你也别回来啦!”等湘兰跑到门口,哪里还有我的影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